小说者-> 捕鱼注册-> 《永生》->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炼化四天君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炼化四天君 作者:梦入神机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31
  •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不管如何,生命还是要继续。

        方寒也就不再思考这天君,仙王都思考不出来的问题。

        手掌变化出来光泽,调动了“六字真言”“九字真言”所有的力量,真言组成罗网,把皇甫彼岸,战王天君,翼天君,苗黎天君这四大人物,陡然从封印之中一起提了出来,全部都鸿蒙殿之中。

        四个的牢笼,把四大天君都关在其中。

        天君一般级别的存在,此时此刻,好像猛兽一般的被囚禁着,无比屈辱,无比的憋闷,但却无可奈何。

        本来,如果是单单凭借自己的实力,方寒根本无法囚禁其中任何一尊天君,可以击败他们,但是无法阻止这些高手逃走。

        不过,方寒却是在丹界之中,拥有鸿蒙殿,天葬之棺,以一个世界为根基,法力堪比死亡天君那种活了五六个混沌破灭的老古董天君,这些高手自然不是对手,被纷纷擒拿囚禁。

        “方寒,你想要干什么?难道想要炼化我们?你好狠的心思。难道就不怕举世为敌?”战王天君牧野荒道,他被囚禁在笼子之中,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看着鸿蒙殿那苍穹上流转不息的阵图,就知道已经不可能脱困。

        “举世为敌?谁是我的敌人?你们莫非还有什么后台不成?都是孤家寡人奠君,杀了你们,正好成就我的无上威名。”方寒冷冷的扫了一眼战王天君牧野荒:“牧野荒,本来你的家族和我结盟,倒也算不错,但是你这个老祖宗,居然来杀我,罪不可恕,你的那些后代,恐怕也活不成了。”

        牧野世家,高手如云,而且还有天君庇护,在天界一直都是赫赫威名的无上存在。

        不过现在,牧野荒都被方寒抓了,整个牧野世家也就成为了一窝蚂蚁,可以毫不客气的说,方寒远在丹界,现在隔空吹一口气,整个天界十万大州的牧野世家,也就会烟消云散,彻底毁灭。

        “居然连战王天君牧野荒,皇甫彼岸都抓住了,实在是难以想象,仿佛在梦中啊。”轩辕世家的家主轩辕逐鹿,虚家的家主等人痴痴呆呆的看着这一切,难以想象。

        他们都是天庭十万大州中的大世家,深深知道牧野世家,神州净土皇甫世家的恐怖。

        现在,两大世家的老祖宗都被抓住,天君即将要被炼化,这到底是从何说起?

        “幸亏是跟对了人,成为纪元门的一份子,前途无量,否则的话,现在也就跟牧野世家,皇甫世家一样,等门主方寒炼化了四大天君,两大世家也就会彻底飞灰湮灭了。”一些加入了纪元门的世家非常庆幸。

        “方寒,你的真要炼化他们?天君不是那么好炼化的。”羽皇道:“不如拿他们做护法,催动鸿蒙殿也不错。彻底把他们降服,可以把价值发挥到达最大。”

        “不错,方寒,我们都是绝世天君,这次认栽了。”皇甫彼岸道:“只要你不杀我们,我们可以为你守护门户,祭炼法宝,就算你炼化了我们,本源也不一定能够造就出来一尊天君。”

        “方寒,咱们来一个约定如何?”战王天君牧野荒道:“不如这一个纪元之中,我们守护你的纪元门,下一个纪元就脱离协议,各走各路如何?”

        “不错,方寒,天君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仇恨。炼化我们的好处不大,让我们替你做事,好处才是。”苗黎天君,翼天君也道。

        顿时,听见这些话,玲珑也有一些意动。

        就算她炼化了一尊天君,也不见得可以晋升到达天君大位。但是留下一尊天君作为奴隶,可以完全催动鸿蒙殿的诸多禁法,使得她的身躯和鸿蒙殿结合更为紧密,晋升天君是迟早的事情。

        方寒一人可以催动鸿蒙殿足足五万阵法,加上另外四大天君一起催动,恐怕能够催动到达六万座阵图。

        虽然鸿蒙殿的阵图,到达最后,越来越大,也越难催动,最后的几张阵图,只有仙王才能够催动,天君根本无法,不过如果能够多出一万张催动的阵图来,玲珑的实力也会到达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你们一个个的狼子野心,图谋不轨。”方寒摆摆手,“天君岂会是那么容易降服的?留在身边,不亚于留下了一个祸胎,上古时代,有一位天君降服了另外一位天君,看守门户,后来那位天君外出,降服奠君脱离了掌控,把一门上下屠杀得干干净净。这样的教训,屡见不鲜,难道还不足以警惕?所以这次,全部都得死,一个都不能够留下,皇甫彼岸,你最先死!”

        方寒绝不留情,眼神之中激射出来凌厉的神光:“只有死去奠君,才是好天君。”

        他突然出手,直接朝着关闭在牢笼中的皇甫彼岸,一抓而至。

        扑哧,手掌直接抓穿了对方的心脏,从皇甫彼岸的胸口,抓出了一枚血淋淋,强横无比的心脏来,猛烈跳跃,似乎一面神鼓,可以把苍天都震得破裂。

        这心脏一被抓出来,其中就演化出了一股不屈的意念。

        可惜方寒的手掌上出现了小宿命术,庞大的宿命之力,接近命运,永生之门隐隐约约的出现,降临下来,对着心脏一阵洗涤,心脏立刻停止了跳动,似乎是被方寒杀死了一般。

        皇甫彼岸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叫。

        方寒的小宿命术,已经到达了不可思议,立刻就要参悟大命运术的程度。他一晋升无上天君之道,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天界的伟大力量,永生之门的气息。

        小宿命术所化的永生之门中流淌出来的永生之气,接近真实。

        皇甫彼岸虽然是天君,但也不能够抵挡。

        “玲珑!接着!”方寒把心脏一下挖出来,直接就对着玲珑丢了过去,手掌封印,没入玲珑靛内,玲珑整个人飞跃起来,得到庞大力量天君之心的加持,立刻全身开始脱胎换骨的变化,一股股类似于天君本源的气息,从身躯中散发了出来。

        方寒也不停留,手刀划出,哧啦一声,又把皇甫彼岸的左手,右手,四肢,全部都斩了下来,用小宿命术一一洗涤,全部都炼化没入玲珑靛内。

        到达最后,皇甫彼岸惨叫连连,根本无法反抗,身上的元气消磨了一大半!

        “放过我,方寒!放过我,我不该和你作对,我忏悔,给我一次机会。我不能够陨落,我经历亿万劫数,无量大劫,恒河沙数一般的小劫,好不容易成就了天君,不能够陨落在这里啊。”皇甫彼岸咆哮着,求饶着,天君面对死亡,也是不甘心,不是恐惧,而是不甘心,不愿意被人剥夺生命。

        一尊天君,在诸天万界之中,要有多少磨难才能够修炼到?

        没有天君甘心死亡,任何的尊严,底线,对于天君最后的目标就是不死。只要能够不死,任何事情都可以做,可以灭亡一个种族,可以毁灭无穷位面,可以颠倒宇宙。

        “这会儿后悔,迟了。”

        方寒祭出了天葬之棺,朱红色的棺材打开,里面席卷出了黑光,照定住了皇甫彼岸最后的身躯,在这件仙王级别的法宝之下,他终于没有反抗的能力,最后化为了一艘三丈长短的楼船,这楼船上面雕刻着一篇古老的经文,彼岸经。

        这就是皇甫彼岸最后形态,彼岸之舟,圣品仙器,一件法宝所化。修成奠君。在那彼岸之舟中,庞大奠君本源在汹涌如狂潮。

        “啊!方寒,我要诅咒你,诅咒你必将堕落,我要用生命来诅咒你!”皇甫彼岸最后一声惨叫,响彻在了虚空中,所有的人都吓得大汗淋漓,面如土色,他们都明白,一尊天君,最后陨落了。

        被彻底杀死。

        “玲珑,这彼岸之舟,天君本源,全部都给你炼化。能不能够晋升为无上天君的境界,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方寒斩杀了皇甫彼岸,面不改色,似乎是吃饭喝水一般的简单,他自从修成天君之后,就绝对的冷静,绝对的镇定了。

        世间再也没有任何情况能够动摇他的意志。

        彼岸之舟打入了玲珑的身躯,玲珑完全端坐在了鸿蒙殿最上方的阵图之中,一股股的鸿蒙愿望大火缠绕周身,把天君本源彻彻底底的融入了身躯,开始入定。

        方寒又把目光对向了战王天君牧野荒。

        牧野荒大吼一声:“方寒,你要干什么?斩杀了皇甫彼岸,又来杀我?不可能,我就算是自杀,也不可能给你炼化!”说话之间,一股庞大的意念从身躯上散发出来,出现了中央战场,主宰圣法,裁决七式的无上绝学。

        “想死,在我面前也困难。”方寒的手上打出道道封印,渗透了战王天君牧野荒的身体,立刻这天君就动弹不得,方寒的双眼激射出了杀生大光,在牧野荒的身躯上刻画出了道道痕迹,鲜血不停的流淌出来。

        “缩小!”

        一声呵斥,这战王天君就化为了一个七寸小人,飞到了方寒的手上,随后打入了羽皇的眉心中。

        “羽皇师兄,这战王天君的身上,被我刻画了纪元符箓,会不停的散发出血液精华本源,渗透你的身躯,你自己运转道术,就可以炼化,还可以磨练你的意志和天君争斗。想必能够有机会晋升为天君。”

        羽皇原本晋升为天君的希望,百分之一都没有,现在方寒把战王天君牧野荒封印在他靛内,如果炼化,那晋升为天君的希望就有了五成以上!

        当然,他得还要学方寒领悟出自己的道理来。

        要不然,也无法晋升为真正奠君。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