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散文诗词-> 《妻主曲》-> 第055章 噩耗前兆
第055章 噩耗前兆 作者:紫飞珏阳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01-11
  •     “礼儿,你说那个……李若尘的身体……这几天怎么样了?好点没有?”蓝邪儿看了眼铜镜里正认真为自己梳理发丝的礼儿,话语顿了顿,一双清澈明亮的凤眸的眸光闪了下,有些略带尴尬地问道。  

        本来他是想去看看的,但一则妻主没有同意,二则他想李若尘应该恨他恨不得咬牙戳骨杀掉他吧?  

        就算带着真心去看望他别人应该也会觉得他是落井下石假好心,然,说不定李若尘见到他定会凶神恶煞的扑上来与他打一架,到时候李若尘不慎受伤了妻主又得责怪他没事竟惹麻烦。  

        所以他这几天就只是下人打听一下他的状况,顺便也暗自的让厨房里弄一些上好的补血药给他补身。  

        蓝邪儿心里暗叹了口气,大家都男儿,男儿生来命皆苦,更何况李若尘的经历也够凄凉悲痛的了,他现在拥有了妻主和亲人的宠爱和关心,而李若尘却什么都没有,他又何必去为难一个同为男儿身的他呢?  

        “主子,你傻了吗?”礼儿停下手中的动作,怒目嗔怪地瞪了眼铜镜里美丽的小主子,撅起嘴语气愤恨地滔滔不绝:“主子是没看到这几天那李玉看奴的眼神似像奴欠了他什么一般,瞪人的眼神恐怖骇人,恨不得想把奴推进万蛇坑里狠狠折磨一番,还有,还有那个李公子更不是省油的灯,奴还听那边伺候的下人们私下的说他……他前几天还想利用伤害自己的身体来博取王爷的同情和怜悯,幸好当时王爷火眼晶晶看透了他的坏心思,不然……”  

        “好了,你别说了,本宫问你一句,你却说了这么多。”蓝邪儿实在听不下去身后唠唠叨叨不停的人,及时打断道。  

        “不说就不说,反正主子也不要再去担心他们的事情了,还是多想想怎么紧紧抓住王爷的心,而不要让那李公子勾走才是真的。”  

        “我……”蓝邪儿美丽的丹凤眼里复杂的眸光闪了闪,最后勾起嘴角笑道:“我相信妻主她是爱我的,更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  

        一袭蓝色衣袍的虞文素脚刚踏进房间就听见那绝美的人儿说出让她感动不已的话语,眼睛定定地望向他,不由得激动的说道:“谢谢邪儿!”  

        “啊……妻主……你怎么这么快就回府了?”见着妻主突然站在自己后面,蓝邪儿不由得闹了个大红脸。  

        妻主今早不是被女皇招去宫里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想到自己刚刚说出那般对妻主信任坚定的话,心里抖抖有些心虚,虽然,虽然他是很相信妻主,但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作怪因子……  

        “王爷……”礼儿见王爷回来,也是愣了片刻最后颔首退出了房间。  

        “女皇无疑也是想问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开始怀疑我以前是在装傻弄笨地骗过众人,所以心里更是对我们姐妹两起了防范之心,恐怕以后……”她苦笑着揉了揉身旁人儿的小脑袋,一脸欲言又止道。  

        虞文素那幽深而深沉的眼里隐隐透着一丝担忧、不安和害怕的眸光,以后他们的生活再也回不到从前那般悠闲了,她这个废材也该是脱掉她的外壳而光明正大的面对敌人作战,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他们暂时在京城还好,不管是女皇还是各位试图想争夺那宝座的皇女都不会对他们轻举妄动的动,因为他们的最终目标还是姐姐。  

        只是她担心姐姐,姐姐在西关那边随时都会面临着各种危险,她这几天每天晚上都辗转难矛甚至一闭上眼就会看见姐姐一身血淋淋的,她满是痛苦的想伸手拉住她,她一双带血的骇人血瞳紧盯着她,怒火翻滚的血脸扭曲了本来俊逸的面孔,表情十分痛恨的告诉她一定要为她报仇雪恨……  

        这几天她每天晚上都会做同样的噩梦半夜惊醒,绞弄得她总是心神不宁,甚至她害怕夜晚的来临,更害怕闭上双眼……  

        “妻主不用担心,你不是还有邪儿吗?邪儿还有大青国做靠山,我相信女皇暂时还不敢对妻主下黑手的,其他的皇女就更别说了。”  

        蓝邪儿见虞文素紧皱眉头不安的神色,心里十分心疼,轻轻的拥住她,一双手紧紧地搂住她的腰肢。  

        他要让妻主感觉到她不是一个人迎战,她还有她的夫郎:蓝魔教教的教主、大青国女皇最宠爱的弟弟他蓝邪儿一起陪同着她共同面对一切艰险。  

        他不会拖妻主的后退,更不会让妻主为自己的安危担忧。  

        黑夜的狂风犹如魔鬼一般嚎叫着,一袭袭的乌云缓缓吞并着柔亮的弯月,蓦然,整个朦胧的银辉天地眨眼见便被黑暗笼罩起来。  

        狂风袭卷带着地上的杂物肆意地吹打着门窗,时时传出门窗碰撞的‘砰砰……’巨响。  

        “四皇女几天前是几个皇女中最早去王府探望过五王爷,虽明着是因担心,实则谁不知道她真正的目的。”  

        泛着冰冷寒光的黑色面具下的女子语气里带着一丝冷笑,一双如鹰般犀利的双眼定定地望着不断拍打的门窗,深邃的黑眸里透着满眼高深莫测的邪笑与狡黠的阴鸷眸光。  

        “那……主人的意思……”女子后面颔首站着的黑衣蒙面人话语拖了一下,一双漆黑的眼里满是明白之意,但话语又似在等待主人的安排,  

        “你说……如果没了二皇女,谁才是女皇心中的最佳皇位继承人?”黑色面具女子缓缓转过身来,黑夜中一双阴鸷的黑眸意味不明地斜睨了身前的人。  

        “当然……当然是太……”  

        “啪!”话语还未完,狂乱的黑屋中顿时响起一记狠厉响亮的耳光声,随着便听见一声愤怒的爆吼:“废物,一群废物……”  

        被闪到地上的黑衣蒙面人腾地跪好在地上,惊骇地着强壮的身体,话语颤颤:“奴婢……奴婢知错了……请主人……责罚……”  

        “骸”黑衣面具女子很怒地冷哼一声甩袖转过身不再看地上的人,好半响,方才一口威严道:“这次西关的事情你们一定要做得漂亮干净一点,最好把所有种种迹象的矛头都指向四皇女,听明白没有?”  

        “是,主人,属下……明白。”跪在地上的黑衣的人声音抖了一下,立即颔首应道。  

        “要是再出现上次的情况让女皇有所怀疑——”黑衣面具女子声音一顿,一双本就阴鸷骇人的双眼猛地变得阴森威恐,话语狠厉道:“你们所有的人一家老小都得给本皇女陪葬。”  

        就算死,她也得提前为自己找好替死鬼。  

        “是,这次属下们绝对不负主人众望,定当誓死办好主人所吩咐的事情,绝不会再有一丝麻烦牵连到主人。”  

        “嗯”黑衣面具女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顿时,屋外黑夜里,狂风越来越凶猛,犹如来即将来势汹汹的战事一般,一刹那,倾盆大雨迅猛倒下,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