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降将 作者:丹东大米汤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7-13
  •     许无忌看到吕方点头,信心大增,接着说道:“我家叔父打算先退兵至石城山,以观其变,此地乃是杭越二州之间的要冲,可进可退。诸贼心中已有嫌隙,不过是因为有强敌在外,才能勉强维持,若我军退兵,必相互吞并,那时再乘机进击,无有不胜之理,只是武勇都兵卒不过六千,野战有余,攻城不足,希望吕公遣精兵千人,战船三十,待攻占浙东之后,武勇都士卒一定唯使君马首是瞻。”

        说道这里,许无忌不顾右肩上的伤势,拜了一拜。

        吕方赶紧扶住许无忌,笑道:“此事干系重大,待吕某与诸将吏商议后再做决定,无忌身上伤势不轻,且好生歇息几天才是。”说道这里,吕方双手击掌,对闻声而来的仆役道:“许公子乃本观察贵客,要好生伺候,不可怠慢,还有他身上伤势未复,不可与他烈酒。”

        说到这里,吕方拦住许无忌的拜谢,又好生宽慰了几句,方才离去,待回到家中,与吕、沈二人用过饭食,便遣人召集幕府中人,商议武勇都求援之事。

        军议中,众将莫衷一是,反对的一方说吴王对我等有猜忌之心,且顾全武与钱传褄在苏州招募亡叛,训练士卒,若应武勇都之求,给兵多则本州不稳,给兵少则徒然为他人谋,说不定还会为许再思吞并,再说武勇都乃虎狼之辈,若让其尽得浙东诸州,只怕他日反遭其害,不如不予其兵。而支持的一方则说莫邪都北方已是强敌,若许再思无法在浙东打开局面,便是腹背受敌的局面,浙东诸州牧守皆是钱缪旧属,与顾全武、钱传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若他们联结出兵,我等便无片土可以安寝。所以出兵支援许再思,不但是助人,亦是自助,更何况浙东诸州地域广大,势力错综复杂,便是钱缪花了四五年时间也只是粗粗平定,许再思兵力缺乏,便是取胜,最多也不过取下越州这个容身之地,还是要依靠莫邪都支援,应该出兵支援。

        两边越争越是激烈,谁也说服不了对方,到了最后众人都看着上首的吕方,准备等候他的决定。吕方坐在上首,按他本来的想法是不愿出兵的,眼下江南的形势虽然看起来平静,实际上却是几股势力相持不下的结果,只要稍有变动,便是石破天惊的结果,若是一个对应不慎,便是全军覆没的下场。可若拒绝出援,不但浙东还在对自己怀有敌意的钱缪旧部手中,而且现在自己没有足够的土地分给士卒,只要向外扩张才能让莫邪都不断发展。他思忖良久,还是无法决定,却看到降将陈璋脸上颇有讥讽之色,好似已经胸有成竹一般,正要开口问他,转念又顿住了,道:“此时天色已晚,诸位且先回家中休息,明日早上再来商量便是。”

        众将吏便起身行礼,纷纷离去,陈璋落在后面,刚刚走到门口,一名仆役快步赶过来,低声道:“陈将军,吕使君相招,请随我来。”

        陈璋一愣,转而若有所思的一笑,便随那仆役去了,不一会儿便进了一座小宅院,只见吕方坐在院中,一旁坐着两名妇人,想必是他的妻妾一流人物。吕方见陈璋来了,起身拱手笑道:“陈将军,来来来,这鲈鱼脍味道可是不错,一同来喝几杯。”

        陈璋赶紧敛衽还礼,又对那两名妇人拜了一拜,才坐在下首位置,只见吕方身着便袍,头上也没有带纀头,正吃着鲈鱼脍,脸上满是欢愉之色,哪里还有方才堂上的威严模样。陈璋也不谦让,也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脍放入口中,果然鲜美异常,放入口中便如同化了一般,融入口中,不由得又一连吃了两块,喝了一杯酒,将鱼肉冲了下去,叹道:“使君倒是好福气,这等鲈鱼脍某家还是第一次品尝。”

        吕方笑道:“这可是奉天的本事,我等有这口福可都要感谢他。”

        “末将听说高判官投入主公麾下前,乃是沙门,不食荤腥,想不到他还有一手制鲈鱼脍的绝活。”

        吕方脸上露出了促狭的笑容,低声解释道,原来高奉天出使广陵时,常去一家酒肆吃这道鲈鱼脍,那酒肆老板的女儿当街买酒,见其姿容闲雅,气度非凡,属意非常,居然夜奔至其住处,自荐枕席。高奉天刚刚还俗,也无妻室,见那女子也容貌艳丽,便与这女子住到了一起,回杭州时便将那女子一同带了回来。此女做的一手好菜,尤其是鲈鱼脍更是美味,吕方吃过一次便赞不绝口,沈丽娘见状,便向那女子学来了,所以吕方有此一说。

        陈璋没想到一道鲈鱼脍后面还有这么曲折的一段故事,笑道:“想不到市井中竟还有这种女子,倒是有眼光的很。”

        两人说了几句高奉天的八卦,一同饮酒吃菜,吕方又将吕、沈二人介绍给陈璋,一时间气氛便十分融洽。这时,吕方啜饮了一口酒,笑道:“方才堂上议事时,陈将军好像有话要说,却又止住了,却不知为何呀。”

        陈璋微微一惊,正想开口否认,却看到吕方脸上的笑意,转念道:“不错,某本有陋见,后来觉得身处嫌疑之地,便又不说了。”

        “那此时并无他人,淑娴和丽娘也非寻常妇人,不会将其泄露,将军大可放心说吧。”

        陈璋微微犹豫了一下,道:“也好,某以为应当出兵,只是出兵何处,用什么兵却有讲究。”

        吕方闻言,饶有兴味的看着陈璋,道:“嗯,陈将军请细说。”

        陈璋大起精神,将石桌上的盘碟移开,伸出手指在酒海中沾湿,在桌面上一面画图,一面讲解道:“反对出兵的人理由无非有二,一时不愿辛苦一番,却为他人做了嫁衣。其二是与兵多则动摇根本,为他人所乘;与兵少则易为许再思吞并,不如不出兵。然浙东诸州并非只有越州一地,与其出兵援助许再思,不如遣一偏师,出旻岭关,取睦、歙、衢诸州,这几地精锐士卒在武勇都之乱时已经入援杭州,悉为主公所破,守军皆已胆寒,我遣一军击之,既能分武勇都当面之敌,且得一地即为主公所有,岂不为美。”

        吕方听了,低头沉吟了片刻,问道:“可攻伐这几州,若调用大军,只怕州中局势不稳,为他人所乘。”

        陈璋显然早已考虑清楚,不假思索答道:“不须调用本部,主公麾下有近五千镇海降兵,其中颇有睦、歙、衢三州之人,只要将兵甲配齐,许诺带其回乡,其士气定然百倍,以思归之卒击胆寒之寇,岂有不胜之理。”

        吕方点了点头,的确这些降兵留在杭州用之则不得其心,释放则会重新来打自己,不如用其攻略浙东诸州,只是。吕方突然抬起头来,问道:“那陈将军以为用何人为将最好呢?”

        “某统领浙兵多年,在军中亦薄有威名,且熟知浙东人情地形,若是以我统兵,当有七八成把握。”

        陈璋话音刚落,座中气氛顿时凝重了起来,吕方沉吟了片刻,道:“此事干系重大,容某仔细考虑后再做决定,今日已经晚了,将军请回吧。”

        陈璋颜色如常,仿佛吕方的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起身拱手拜了一拜,便转身离去了。待其行远后,吕方低声道:“彼以降将之身,却毫无顾忌,我到底当如何处之?”

        方才一直沉默不出声的吕淑娴答道:“夫君莫非是担心此人反复不成?”

        “不错,我破杭州城之时,顾君恩与此人领兵反扑,顾君恩勇悍非常,一连击破我两都兵马,锋刃及于亲卫,形势危急,若非他反戈相向,胜负尚未可知。有钱缪的前车之鉴,由不得不小心呀。”此时的吕方脸色凝重,声音低沉,全无方才的欢愉模样。

        吕淑娴笑道:“夫君忘了当年赶车之事,我家那头犍牛力大,可与他牛撘不得伙,如非小弟,他人若赶那牛车,便必然倾覆。”

        “淑娴莫非是须遣一人挟制他,才能使其出兵?”

        “不错,夫君出身低微,身边并无世代家臣可用,亲信不过淮上旧部罢了,若成大事,须借众人之力。这陈璋颇识兵法,又通晓浙东情形,夫君若要取浙东之地,离不得此人。若信不过此人,只需遣他人为主将,任其为掌书记,不掌兵权便是,夫君再掌大军押后,其纵有异心,又岂能做出什么事情来不成?”

        “不错,不错。”吕方点了点头,自己缺乏人才,再说眼下乃是乱世,人无敬上之心,若一定绝对忠诚才能用之,只怕便无人可用了,只要自己小心防备,不让他独领大军,自然他也不会行谋逆之事。想到这里,他便下了决心,准备出兵浙东。

        越州城,西门。数日前武勇都大军已经撤退,被围城多日之后,城中物质缺乏,城门口排着数十丈长的长龙,拥挤非常。

        突然城门口*爆发出一阵争吵声:“你这厮是哪里人,怎的想蒙混进城。”原来城门口的守兵觉得来人口音不对,便伸手制止,想不到对方竟然硬往里面冲,于是便争吵起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