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达人4-> 《关情》-> 枉杀落花空自春(完)
枉杀落花空自春(完) 作者:千岁忧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天色微明,殿堂里燃了一夜的灯火仍未熄灭。仁帝一脸灰暗,听着慕容毅详细回禀当夜的情形。邵老太君人虽未死,却已经疯癫,关于先皇后的一切,仁帝如今已深信不疑,当初他不愿让皇室失了脸面,掩盖真相,却累得风华夫人惨死,而且死在了自己女儿手上……如今真相未能掩得住,也无法弥补风华夫人,心中伤痛后悔,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陛下,臣留了人手在邵府外头,紧紧看住了邵之思,还有阮家大胎儿不保,如今也还在邵府住着,是否要将这二人带来查问?”他想了想又道:“我看梦华的意思,是不想追查他们的罪。”

        仁帝一手撑着头道:“就依着她罢了,如今最要紧的,便是将几条秘道封死,不能再容人在这深宫里作乱!”

        云澜回到子夜宫后,与慕容毅兵分两路,一路将芷慧宫堵死,他则与南华等人潜入秘道,搜寻了半夜才循通向宫外的一条秘道找着怀姑姑,当时她已探知邵府的事,带了黑衣杀手准备潜入宫中作乱,被云澜当场格杀。

        此事本该告一段落,可慕容毅派侍卫搜寻秘道时,发现一条秘道竟是通往仁帝的寝宫,秘道尽头封闭的小室里另有乾坤,竟能透过一面晶镜清楚地看到陛下的龙床!这可让仁帝大吃一惊,旋即想到这条秘道用处何在,脸上青红白三色交替,特意嘱咐慕容毅深藏此事,毁了秘道。

        旭日东升,仁帝拖着疲惫的身躯上朝,应对来自各方的疑问。确实,上京城里不说人人都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事,起码一多半的人已经知道,无不绘声绘色地谈论****相残、亲女杀母的事。

        “试问我子夜的公主如何能有如此多的非议!”

        “陛下,臣恳请陛下收回成命!”

        朝中反对册立公主之声如潮,却独有慕容将军一改前态,大声道:“陛下,臣认为册立公主之事不宜再拖,想那胡国派使臣前来,有联姻之意,我朝除华真公主外再无他人……”

        此言一出,众人都想到了日前传言沧浪欲与胡国联姻之事,若是任由沧浪、胡国结盟,子夜岂不危险?想通这个关节,原先反对册立之事的臣子均默然不再反对,有公主比没公主好像强那么一点点。

        消息传来传去,大家只知仁帝在殿上动了真怒,厉声斥责以慕容将军为首的多名重臣,却不知最终是何结果。

        阮梦华只回过一次子夜宫,她将母亲生前所用之物全数从宫中搬赚为风华夫人陪葬用,其他东西一概未拿。待仁帝终于想好如何开口欲见她时,却无处可寻。他赶到风华夫人府,那里人去府空,只有慕容毅候在府中,见了他来也不行礼,只默默呈上一封书信。

        信是云澜所留,寥寥几句,简单说了如何为风华夫人办了丧事外,竟要携阮梦华远行,从此不再归来!

        这一日,正是之前仁帝下旨定好的册封之日,

        信纸从仁帝手中滑落,被风吹得打了个旋儿才落地,又如同一只深秋的孤雁缓缓飘出去很远,直至再也看不见。

        终章

        冬日,暖阳。

        一艘普通客船上,阮梦华正靠坐在软椅中,半眯着眼晒太阳,绯玉在一边轻轻地服侍着茶水,船身摇晃中她渐渐犯起了困。刚打算进船舱里小睡一会儿,突然水声大作,她睁开一条眼缝望了一圈,随即诧异地睁大,坐直身子,直直地看着远处。

        一艘快船乘风破浪从后方而来,极具气势,不多时便已与他们的船并排而行。

        河面宽广,能容得下三船并行,可追上来的这艘船却似有意同行一般,快速而来,追上后便缓下来,与阮梦华所乘的船同等船速,两条船激荡起的水气溅到了船上,阮梦华不得不从甲板上撤了下来,退到舱房中。

        只听一人朗声道:“敢问云公子可在船上?”

        “不知是何人要找云某?”船行得缓下来,云澜自会带着南华出面应酬,阮梦华只要呆在舱房中听着就行。

        “在下乃是龙云阁阁主龙云,几日前十二连环坞蒙寨主传信于我,才知道云公子大驾已到龙某的地头,特来拜见。”

        “龙阁主客气了,云某与舍弟路经此地,不敢打扰阁主……”

        又是这一套,短短十几日,如今日这般你来我往的会面不下十次,来的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还有和尚道士,据云澜讲,全都是江湖异人。

        南华还好,兴致勃勃地跟着云澜见客,阮梦华却已听得发腻,对江湖之事再无好奇心,倒是那些人拜会之时都要奉上些礼物,金银算是普通的,有两个人还送了些精巧的玩物,都是可以佩在身上当兵器使,比她手臂上的连环焰差不到哪儿去。

        “……自家兄弟,龙阁主何必客气。”

        听到这里,阮梦华已知这场会面到了尾声,那龙阁主喜道:“能得云公子称一声兄弟,是龙某的福份,日后若再来蓟州,定要来找在下才是。”

        “一定,一定。”云澜笑得云淡风清,听不出来一丝敷衍。

        龙云阁的人告辞离去,客船又恢复正常行驶,南华来敲阮梦华的门:“梦华,你不出来瞧瞧有没有好东西吗?”

        “有什么好瞧的,都是些黄白俗物,当我们没见过吗?”说是这么说,她还是出去瞧那位龙阁主送了什么。

        “说得也是,云大哥医术高明,哪里缺这些了,招招手自会有人送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南华在夸大,总之千羽山是什么地方阮梦华不知道,这些日子下来,她也看出来了,云澜似乎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云澜瞧她对送来的东西兴致缺缺,还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凑上前去:“龙云阁是蓟州大派,阁主是位风雅人物,送来的寒玉棋质材不差……”

        阮梦华翻着看,把玉石棋子在手里抛来抛去,她自是认得出东西好坏,察觉到他走到近前,暗自一笑,离开上京后,她第一件事就是质问云澜究竟瞒着她多少事,与邵家有何关系,之后气劲十足要他离得远远地,等她气消了才准过来。

        其实不光是生他的气,还为了风华夫人的死伤心难过,一想起上京城发生过的事,便止不住意志消沉。如同上一回离京时那般匆忙,她拒绝了仁帝的召见与安抚,将母亲葬在一处安静的山林后,便不声不响与云澜一起离开了上京,没有留下只字片语。

        阿姊是否清醒,邵之思是否陪在她身爆仁帝会如何处置邵老太君,这一切都不再重要,她想,召召临去时说的那些话,毕竟是有些真意的。

        云澜着意哄了许久,都无法让她开怀,直到不断前来拜会的江湖异人才引得她忘记了烦忧。本来云澜不喜有人打扰,为了她那点好奇心才耐着性子与来人打交道,直到前两日有人送礼竟送了两名女子,说是来服侍他,这才让阮梦华恼起来。

        “他们全都是受过你的恩惠?”

        “恩惠谈不上,都是冲着千羽山去的,虽说山上开销用不了这么些,可有总比没有强。”

        “前两日那个什么寨主送来两个美人,也是要送给千羽山,不是给你的吗?”她刻意在“你”上加重了语气。

        “咳,活人我自然不会收。”

        “当真没收过?”他这回没收,难保以前没收过,阮梦华狐疑地看着他,转过头问南华:“还有多久下船?”

        “云大哥说还有两日。”终于可以上千羽山,南华比谁都要兴奋。

        阮梦华不明白他为何兴奋:“你说,咱们上了山会不会发现那里人满为患,全是女子啊?”

        南华看了眼一脸笑意的云澜,正色道:“怎会如此,千羽山可不是谁想去就去的,否则那里早被求医问药的人给踏平了。”

        阮梦华将信将疑,云澜上前携了她的手道:“丫头,来,我好好给你讲讲千羽山是什么地方。”

        虽然有些羞意,可她终究没有挣脱他的手,二人移步到了船头,低声私语,不知是在讲古老的传说,还是在诉说无尽情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