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达人4-> 《轻笑忘》-> 第八章 叙长短(三)
第八章 叙长短(三) 作者:归晔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7
  •     日子缓缓逝去,初见连续在屋里练了三日的描红,极为安分乖顺,因为接近年关,家里事情也多,母亲又要打理家里的事,又要过去绣房帮忙,自然,许多琐碎的事情就到了陈姨娘那里去管理了。
        初见自知陈姨娘对自己并不是十分顺眼,也就能避开就尽量避开,不再给母亲添麻烦。
        听说陈姨娘最近很勤快为玉雪苓找家世良好的夫家,初见对此陈姨娘如此急迫想要把玉雪苓嫁出去的举动不抱太多信心,在私来说,她自然希望玉雪苓赶紧嫁出去,她便不必担心总有一天会被玉雪苓看出她什么马脚来,另一方面,她觉得玉雪苓虽早熟,但也只不过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且她心有所属,若被陈姨娘强迫嫁了去,怕这辈子会是个遗憾。
        叹了口气,初见整了整衣襟,将字帖收拾一下递给灵玉,“马车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姑娘。”灵玉接过字帖,放到书案后面的架上,那里已有厚厚的一叠字帖了。
        “走吧。”初见揉了揉眉心,今日她要去静容斋上课,之前她以为是与众多姑娘家一同上课,她能听些关于这个社会的八卦,如今得知原来是秦甄单独给她上课,她兴趣马上减了一百八十分,何况那秦甄还不知总是在她身上试探什么,感觉特别诡异。
        “姑娘,您这大氅不带去么?”灵玉指着软榻上那叠得整整齐齐的黑色大氅,这半个月来,姑娘一有空就缝制那大氅,还向夫人请教了刺绣的手法,指尖被针扎了又扎,看得她都心疼不已,劝姑娘不如到裳楼选一个,或者让她代为缝制,哪知姑娘竟执着誓不信自己搞不定一件大氅,于是磕磕碰碰总算把一件大氅给做出来了,虽然手工算不上精致,但凭着姑娘这股热诚专注,这件大氅却比其他任何一件看起来都要好看。
        初见咬住唇瓣,瞪着那大氅,那是要送给齐礡的,母亲误会她是因为心仪齐礡,才要亲手缝制大氅给他,她却坚决认为这是她为了表示诚意才会亲手做,她以前是一名服装设计师,缝制对她来说其实不是很难,只不过……好吧,那确实很难,因为在现代的时候她通常是用缝衣机而非用手一针一针缝衣服,不过,她对这件大氅还是很满意的,她在领口处加了一层里棉,相当与一条围巾,能预防脖子受冷,她本来还想加一些现代流行元素上去的,后来想想还是作罢,这封建的社会,她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下是不想去挑战最低限度的。
        “不带了,等下去有机会再说吧。”初见想了想,摇头,她突然感到窘迫。
        灵玉闻言,讶异看着初见,随即轻笑出声,“姑娘这大氅是打算送给王爷的吧?”
        初见俏脸一热,瞪了灵玉一眼,“才……才不是送给他的,谁跟你说要送给齐礡的?”
        灵玉掩嘴笑着。“奴婢错了。不该说把姑娘地心事说出来。”
        初见跺脚。“你这个死丫头。”
        灵玉忙讨饶。“姑娘莫气。这时候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去静容斋吧。”
        初见看了那在软榻上突然特别显眼地大氅一眼。心里一时感觉怪异。加快脚步离开攒眉园。她地脚和脸颊地肿痛已经消了。痛虽消失了。但她却觉得与玉老爷之间仍旧存在着隔阂。只是他们在母亲面前会尽量避开那些尖锐地话题。那日在瀚院她对玉老爷说地话。她知道玉老爷是放进了心。她也不会忘记那日玉老爷看她地时候那种怨恨地眼神。
        小玉初见与她父亲之间地问题。怕不是一天两天地事情了。长年地累积。彼此都不愿退开一步。如今她成了玉初见。不知他们之间问题究竟在哪里。即使想改善父女关系。怕也不是易事。
        叹了一口气。初见走出了攒眉园。穿过一个垂花拱门。再过一个花园便是后门了。
        初见脚步缓了下来,看着那个站在花园白玉石砌成的台阶上抬头看天的身影,那绰约身姿在清风中看起来竟有些孤寂。
        “姐姐”前行的道路被挡住,初见只能给那站在台阶上的玉雪苓打招呼。
        玉雪苓眉头陡然一扬,笑意盎然地看着初见,“初见这是要去哪呢?”
        “二姑娘要赶着去上课。”一旁的灵玉担心初见迟了去静容斋,心急着开口。
        玉雪苓淡淡扫了灵玉一眼,“攒眉园的丫环都是这么没大没小么?”
        灵玉语气一滞,有怒却不敢言。
        初见笑了笑,“姐姐莫要见怪,灵玉不是有意顶撞,实在是时候不早,我们要赶着去静容斋,姐姐可否给让个道?”初见对玉雪苓已是一忍再忍,她知道那夜齐礡送她回来一事定是她与父亲告密,事情虽已过去,但她相信玉雪苓不会就此罢休。
        “能去静容斋上课,确实令人羡慕。”玉雪苓笑容依旧,却丝毫没有打算让道的意思。
        “凭姐姐资质才华,即使不去静容斋,也胜过许多人了。”初见语气不见一丝不耐,仍是客客气气笑容温和地与玉雪苓说着。
        玉雪苓沉默片刻,目光看着远处,似想起什么悲伤的事情,瞳孔收缩深幽,她低声文,“你可知举考已经结束了?”
        初见闻言,惊讶叫了一声,随即绽开如蔷薇般灿烂的笑容,“啊,已经结束了吗?”
        “你不知道?”玉雪苓嘴角为勾,挑开一个苦涩的笑容。
        “呃”初见干笑几声,“最近忙着练字,也没去注意外面生的事情。”她确实不知这举考究竟要几天。
        “你对他丝毫不上心,我对他却是事事看重于自己,为何他心里只有你?”玉雪苓冷冷看着初见,眼底蕴满嫉恨。
        “你误会了,我与崔子音之间只是友谊之情,并无其他。”初见温声解释,不想玉雪苓误会。
        玉雪苓哼了一声,侧开身子,“即便他心中有你,我也断不会放弃。”
        初见叹息,“姐姐请便。”话毕,初见下了台阶,头也不回走出了后门,往静容斋去了。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