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达人4-> 《龙家主母》-> 第五十五章 两男的心事
第五十五章 两男的心事 作者:醉漪如轩原子弹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7-06
  •     当紫魄临寻到龙小小的时候,正见她拖着装垃圾的竹筐奋力的朝大门前进着。

        “龙小小你在干什么呢?”

        “哎呀,是皇上啊,小小在踏青郊游扑蝶兼葬花了。”他瞎了没见着自己拉着一簸篓不可再生的垃圾准备去丢?

        “哦,是吗?看来小小你还是个雅人清致的女子,不过你要不要把踏青郊游扑蝶兼葬花这事先放一放,你家大少爷叫你回屋了。”

        “如此?那不如皇上帮小小在这踏青郊游扑蝶兼葬花的可好,小小先回房了。”龙轻云自己下午甩开她的,现在又来寻她,寻的还这般没有诚意,派着马仔来寻,虽然这个马仔很有来头,但是马仔就是马仔。

        不带好气,龙小小丢开手中的簸篓,踩着三七步,笑不及眼底的盯着紫魄临。

        紫魄临看看簸篓的各种骨头和残债,抿唇扇着扇子,不置可否的站离了小小一步之遥:“就由朕陪你踏青郊游即可,这扑蝶兼葬花的的事还是需要你女儿家自个儿做”

        龙小小斜睨了紫魄临一眼,明白他是少爷毛病作祟,又拾起筐子往前缀“小小真是谢谢皇上的美意。”

        紫魄临跟在龙小小身后,见得她怡然自得的模样,好似享受着现在所做的一切,寄人篱下,为人下人该有的卑微和低贱:“龙小小,你很爱笑。”

        龙小小打开大门,就见着门外马拖车,车旁她都死而复生过一次了,还有什么看不透的,笑一笑十年少么,回着紫魄临的话:“还可以。”

        将簸篓交给收垃圾的人,龙小小同收垃圾的人心知肚明的相视一笑,在旁人看来只是客气,再接回簸篓龙小小在外人面前改了对紫魄临的称呼说道:“紫公子,小小蝶也扑过了,花也葬完了,您也不用殷勤的陪着踏青了,我把篓子放回去就自会找大少爷的。”

        紫魄临却没有打算跟龙小小就此一别,后会有期,继续问着:“龙小小做丫鬟你好像很快乐。”

        “能自得时还自乐,到无心处便无忧。”她的手下都是丐帮中人,还有什么脏没见过,倒个垃圾而已,难不成要她痛哭流涕的去倒?又不是金水浇筑出来的,哪那么多贵不可言的毛病:“知足常乐吧,皇上,痛苦源自于什么?皇上知道吗?”

        寥寥几字的话蕴含着无尽的道理,紫魄临没想到这种似参透人生的话会从龙小小一嫩娃娃的口里说出,一时怔忪,呐呐开口问:“什么?”

        “得不到满足咯!”

        龙小小在前面赚紫魄临却停下了脚步,‘痛苦源自于得不到满足。’世间那么多疾苦,从来不知道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便可囊括,紫魄临玩世不恭的心下有什么东西颤动着,回神再看走远的龙小小,追了上去。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你快乐只是因为你无欲无求?”

        龙小小狐疑着看了一眼紫魄临,这人缠她来讨论哲学?

        “无欲无求那我不就该出家剃度当尼姑了么,了,人一辈子有很多,吃饭是,穿衣是,睡觉是,赚钱是,我有有追求,但不会过于追求,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得到的,就是我最大的满足,简单点说,我积极,我向上,奋斗后,便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不过这话听上去有点颓废,你听听就算,不太适合你当皇上的。”

        龙小小的话逗笑了紫魄临:“那什么话才适合当皇上的?”

        “心怀天下,不择手段。”

        ……

        这一次,紫魄临站在原地没有再追上龙小小,不明白为什么她的话总是那么简短,却又如同锋利的长剑,能直插人心。好像她已经是历尽千帆,曾经沧海过了一样,望着龙小小消失在拐角的身影,紫魄临的心,有止不住的失落,不知为何……

        将筐子放好,龙小小洗了手,然后回到龙轻云的房内。

        “大少爷找我?”进屋就见龙轻云淡漠的身影在桌前忙碌,他好像总有忙不完的事务,哪像自己,当甩手掌柜,什么事都交给长老和四个娃娃兵打点,想想都汗颜。

        “这有副简单的刺绣,你过来学着绣。”刚才龙行水找龙轻云谈过接手龙堡当家的事,所以他不由想到小小若嫁给自己后就是龙家主母,势必要性子沉稳才能当家,于是找娘要了两幅绣,想让小小磨磨好动的性子。

        “刺绣?!!”刚缝完衫就绣刺绣?!!龙轻云是打算把她培养成苏州顶级绣娘,然后到宫里去竞聘吗?

        “刺绣能平性子,你太浮躁了。”

        浮躁……浮躁……浮躁!!!下午是他发的脾气,晚上居然还说她浮躁,龙小小真是快爆炸了:“大少爷,我本性如此,你改了我的性子,那我还是我吗?”龙小小将手边的一把针插在绣布上,心怒难耐,老娘不伺候了,大不了就是不给饭吃,她都快光缝衫都快成斗鸡眼了。

        想想自己才受了龙轻雨用耳坠给她有娘生,没娘教,缺少教养的羞辱,回来就遇见龙轻云的刁难。

        说实话,她为人够和善了,再愤怒也就在心底抓狂而已,她任劳任怨,尽职尽责,守的本分,堡中哪一件事她做的不好,非要强求她做一些不擅长的事来折磨她。

        龙小小真就想不明白,为什么龙轻云就一定要如此为难自己,越想越想不通的龙小小气极反笑,盯着龙轻云哈哈大笑,前俯后仰的擦着眼泪,直到笑的龙轻云终于放下了笔,关上了账本,意识到什么不对的时候。

        龙小小的笑戛然而止,脸上再没有了笑意,全然是冷淡,转身朝床榻上行去,除去鞋袜,展开了和龙轻云的第一次冷战。

        这是龙小小第一次用最真实的脾性面对龙轻云,这也是龙轻云第一次见识到女人的脾气,一生有史以来没有女人敢对自己如此,呈现在他眼前的从来都是最美而不真实的一面。

        龙小小的反常终于让龙轻云有了不好的意识,看着那背对自己的瘦弱身躯,龙轻云一夜无眠。

        天还未亮,紫魄临就被全宝满脸胆怯的硬叫了起来,说是轻云找他,看来自己这个做皇帝的在全宝心里还没龙轻云来的可怕。

        书房内,紫魄临挂到椅子上朝书桌前的人问话:“听说你找我?”

        ……握笔的手不动。

        “有事?”

        ……桌上的账本是反的。

        “轻云,人总是经历过很多没经历过的事,求人没什么丢脸的,所以不要求人还板着一张脸,看你脸色不太好呀,是昨夜劳过度吗?”

        终于有了反应:“女人……很难懂!”即使心下全是无措,龙轻云的万年冷脸依然贼冷,贼冷。

        “说说”

        龙轻云徐徐道来,一盏茶的时间,紫魄临听的差点吐血而亡:“轻云,女人不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你想想你平时的生意手段,以对方弱点进行商价打压,用各种利益来维持买卖的联系,女人你能用钱取得吗?除非你把龙小小当青楼女子。”紫魄临的话让龙轻云皱了眉头。

        “我不过是打比方而已,你不用动怒,你用对付王老板李老板那一套,你能征服生意对手,但能征服喜欢的女人嘛?我真是第一次见你这么……那啥,的男人。”那个蠢字,紫魄临硬生生的咽了回去,龙轻云蠢天下就没人够得上聪明了。

        初听,紫魄临还以为轻云只是想逗龙小小,越听到后面,才越发现,他根本就是笨的用商场那一套对付女子,事前调查,然后瞅准对方弱点,找出相应办法攻击,打乱对方阵脚,最后吃掉,如果这么对待女子,最后只有一个结果,不是吃掉,而是跑掉。

        “女人很难懂?我看是你比较难懂,我要是龙小小早就逃跑了,你到底喜欢过女人没有啊?”

        “没有。”干脆利落。

        ……

        好吧,天下第一帅确实没有喜欢过人,这一点,他紫魄临是常年见证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