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科幻小说-> 《过境小兵》->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壳很硬的盗贼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壳很硬的盗贼 作者:摩天玩偶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3
  •     思锋岛,别墅之外堆积成小山的礼品盒,正在被智能玩偶分批送入别墅一层的临时小仓库内,冷蕊与冷思星、冷思敏正在为礼品分类。
        能够来参加冷纤婚礼的,都是联邦内的高层人士,所送礼物自然价值不菲,但此刻上千份礼物堆积在平台边,却也要好一番归类才好收起。
        冷纤与骆君策,在婚礼举行完毕后,正在冷芒的注视下,稍显疲惫地坐在一张餐桌上用餐,刘欣霜做为家中辈份最高的长辈,自然早已回到别墅中休息。
        韦展兴此刻则是与前统帅赫龙宾一同离去,约好了下午到平北市郊区的宁运湖去钓鱼。
        首都星第一名厨曹孟夏德夫,则是正在指挥着手十数十名厨师,小心的拆卸着那透明建筑,并将其折叠起来装入小型集装箱内,准备运回首都星dì dū酒店大厦。
        思锋岛上空的能量罩依旧开启着,上千名宾客在婚宴结束后,基本都已告辞离去,就连那丢了星际瓜角的毛忠思夫妇也已告辞离去,并没有发现毛夫人手饰上的重要宝石已丢失。
        韦思茵在步下楼时,发现韦思茵已经上楼去歇息,这才松了口气,疾步走出别墅,到达平台前冷芒三人所在桌前,见旁边并无他人,才将冷锋分身要见他们的事说出。
        冷芒这时才知道大哥归来,而且正在楼上,立即眼现喜悦地起身,骆君策自然是扶起冷纤,跟随着韦思茵快速进入别墅。
        进入三楼冷锋夫妇的房间后,冷锋分身仔细瞧了瞧冷芒,在发觉冷芒显得更加成熟稳重后,不由满意点了点头。
        联邦之内。冷芒目前身居副统帅之职。实际上在赫龙宾在任时。就基本负责了统帅部的大量工作,这许多年过来,自然要成熟稳健得多,再也不仅仅是以往那个率领部队在前线冲锋的指挥官。
        “小芒、小纤还有君策。叫你们来,我有重要的事要宣布。”冷锋分身面sè郑重地瞧向三人说道。
        “大哥,什么事?难道银河系边境出了大事不成?如果有事,我应该事先得到通知啊?”冷芒本来还处于与长兄数年未见后的惊喜当中。但此刻却是惊讶问道。
        “大伯,什么事,你快说啊?”冷纤也有些奇怪地问道。
        骆君策倒是并未发话,只是凝视着冷锋,等待冷锋说下去。
        “是这样的,先坐下来,我再对你们讲。”冷锋分身示意三人跟随他到桌边坐下。
        冷芒三人这才在冷锋分身示意下坐在桌边,韦思茵则是拿起茶具为四人斟上一杯茶水。
        “小芒,睛紫的子宇宙桥接技术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子宇宙桥接单身通道已经完成。但她将率领舰队进入子宇宙完成双向桥接。”冷锋分身凝视着冷芒说道。
        “什么?桥接技术已经完成,那我们人类联邦如果遇到巨大威胁。也将有退身之地了,这是天大的好消息啊!”冷芒在听后,眼中立时现出欣喜之sè,但随即他突然怔住了。
        他面容立即转变得有些古怪,声音有些变化地说道:“大哥,你是说睛紫要率队进入子宇宙中去,如果她回不来怎么办?或者是太长时间无法与家里人取得联络,你让我们如何向妈解释?”
        “妈妈就是因为这个没来得及参加我的婚礼,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想破坏我婚礼的气氛,要不她肯定不会瞒着我的!”
        冷纤却是双眼瞬间便向外渗出晶莹泪水,母亲不能参加她的婚礼,并不只是为了工作繁忙而已,反而是要进入子宇宙去执行危险任务。
        从冷锋分身的话语中,冷纤可以猜得到,依睛紫不但未能参加她的婚礼,更是因为不想让她担心,并没有将此次进入子宇宙之事告知家中任何人。
        “小纤,你 ” ” 别哭啊!”
        骆君策一见冷纤眼中流泪,任他是一方星区的最高军事指挥官,也不由得显得慌乱起来,连忙拿出纸巾来为冷纤擦拭眼角泪水。
        见冷芒与冷纤他们如此反应,冷锋分身不由感到有些头疼,无奈摊摊手说道:“这件事我也是刚刚得知,为了避免母亲知道后担心,我才让思茵将你们叫过来。按照系统网络的规则,你们三人是可以去与睛紫道别的。不过,明天上午睛紫就会率领舰队通过桥接通道。因此,如果想要和睛紫道别,恐怕就需要在今晚之前动身前去巨人分层世界。”
        “大哥,那还等什么?我们立即带着小纤和君策起程便是。”
        听到冷锋如此说,冷芒恨不得立即就赶到巨人分层世界,与要远离母宇宙去执行危险任务的妻子会面。
        冷纤与骆君策也是一脸焦急之sè,冷纤是因为母亲,骆君策则是首次看到冷纤如此担忧母亲。虽然并不知子宇宙计划是什么,他在之前也没有权限知道这项计划,但却也从冷锋等人的对话中,知道未来的岳母依睛紫将要执行的计划,很可能是九死一生有去无回的任务。
        “不要急着走,现在已经是下午时分,妈说晚上还有家庭会议召开,若是我们都不见了,到时妈必定会极为生气,甚至起了疑心。所以,即使你们心急于与睛紫相见,也得等晚上的家庭会议结束,我再带你们离开。”冷锋分身摇摇头,皱眉瞧向冷芒说道。
        说起来,冷芒与依睛紫这对夫妻的感情不错,虽然也时常闹些小矛盾,但却是很快就会合好。冷芒多年来在前线军队中服役,回家的次数极少,依睛紫也是将大半jīng力都投入到系统网络的工作当中,实际上这对夫妻相聚的时间还真是少得可怜。
        对于早就踏入星空强者等级的冷芒夫妇来说,短暂的分别并不是坏事,反而有种小别胜新婚的感觉。在无尽的强者岁月中,这样的生活本来算是极为恰当与适合地,但现在依睛紫却是要进入宇宙中去冒险,这却是身为丈夫的冷芒所难以接受地。
        依睛紫是为了联邦民众率领舰队进入子宇宙。冷芒虽然不能阻止。但却也还是极为珍惜与妻子道别的短暂时间。
        冷纤也是如此。自有记忆以来,母亲的亲切与慈祥始终刻画在他的脑海里,只是母亲依睛紫出现在家中的时间实在太少,因此冷纤总是觉得与母亲呆在一起的时间太过短暂。也太过甜蜜。
        现在,母亲竟然要冒着死亡威胁进入子宇宙中去,冷纤自然也是急着前往巨人分层世界,只是她做为晚辈。不好像冷芒那般与冷锋直接提出要求而已。
        “家庭会议?”冷芒听后,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瞧向冷锋分身皱眉说道:“大哥,这一定是因为你几年都未归来,才会让妈心头不快。这么多年来,家中人也算是首次聚得比较齐,看来只能等妈召开家庭会议之后,再去与睛紫道别了。”
        冷纤依旧是轻啜着,骆君策小心地在旁为她擦拭眼泪。
        “嗯,你明白就好!嗯?”冷锋分身放于桌面上的智脑终端突然发出响声。
        智脑终端上显示,正是卢龙松发来的紧急通讯。
        “刷!”卢龙松的立体影像在冷锋分身接通后。出现在房间之内。
        他在出现后,立即瞧见了房间内多了几个人。他立即面容严肃地瞧向冷锋分身说道:“元帅大人,能不能单独和你谈一谈?”
        冷锋分身立即点点头,转脸向韦思茵、冷芒几人扫视一下,韦思茵、冷芒、骆君策与冷纤,立即会意向门外走去。
        房门关闭之后,冷锋分身这才瞧向卢龙松,郑重问道:“卢总,刚刚结束通讯不久,怎么这么快就再次联络,出了什么事?”
        卢龙松眼中光芒耀眼之极,面容严 ..  ””肃地说道:“元帅大人,那司徒摘星穿着孔君表的人皮,以孔君表的身份与一家货运公司的总监接洽,将那星际瓜角以上百万晶币的价格转卖掉。接下来,他则是圆台着飞船自超空间中向首都星区外围飞去,从他小飞船的导航记录来看,他所飞向的目标正是司芒星。”
        “我查阅了购买那枚星际瓜角的货运公司的背景,发现其上层集团背后有着几位帝国贵族的投资,但那家公司明面的负责人,母亲因为患上晚期基因衰变综合症,已经快不治身亡。那星际瓜角已经运送到泰坦星第一医院,由那位负责人镶嵌到一件首饰上,戴在了其母亲腕上。可以说,购买星际瓜角的这名负责人,目的就是为了救治其母亲,才不惜花费巨邀请司徒摘星这样的强者盗贼出手。”
        “这份悬赏是通过联邦网络中的一个秘密论坛发布的,我命手下查到这个论坛,还真查到了不少联邦内星际盗贼的线索。这司徒摘星,出身于第三大矿藏星鲁德夫,晋阶到S级时,就离开了鲁德夫星不知所踪,并没有进入强者联盟的名录当中。”
        “像他背景差不多的星际盗贼,都在那家秘密论坛上接过任务。秘密论坛的首创者,是在六年前开办的论坛。元帅大人,你恐怕根本猜不到,这星际盗贼论坛的创始人会是谁!”
        说到这里,卢龙松眼神有些复杂地瞧向冷锋分身。
        冷锋分身立时有些jǐng觉地问道:“难道是与我有关的人,甚至是亲近之人不成?”
        “元帅大人,创立星际盗贼论坛的,正是您的小儿子冷雨。不过,据我所查,这孩子当年只是为了好玩,才会汇总资料创立这个论坛。他在创立论坛不久后,就将这论坛的管理权转移给了边境赤火星区的一名星际盗贼……”卢龙松说到这里,不由再也说不下去。
        因为,此刻的冷锋分身脸sè涨得通红,眼中更是迸shè出无边怒火来。
        “卢总,你是说,我的小儿子竟然创立了星际盗贼论坛?六年前他不过才三岁而已!”冷锋分身并不认为卢龙松在骗他,只是他实在不愿相信,自己的小儿子竟然会在那么小的年纪,就促使了一个星际盗贼地下交易网络的形成,这实在是太让他无法接受了。
        冷雨小时候就jīng灵古怪,两岁大就敢于逃离新殖满星。通过拨号系统跨越上千光年。进入执法军团基地。并哄得执法军团派军舰将其送到冷家。
        因此,若是他三岁时在网络上因为一时兴趣,去弄一个星际盗贼论坛,也并非是绝对不可能之事。
        只是。冷锋分身自认为冷家家教极严,冷雨又在刘欣霜的管教之下,怎么敢做出如此事来,这实在让他难以想像。
        “元帅大人。这只是小孩子当年不懂事罢了。回头您好好教育一下孩子也就是了,不必大动肝火。那司徒摘星正在向司芒星进发,从立体影像中他所说的情况来看,克隆皮肤是他自己利用科技仪器所做,孔君表被他弄至昏迷也不知关在何处,为了尽快结案我决定立即收网。不过,当我派出六名星空强者前去围堵他时,却被他以幻术技能迷惑住六名强者,因此被他侥幸逃脱。我已经派出大量联盟强者,正在撒网围捕他。联邦内的视频采集器已重新锁定他的坐标。现在,我是在向您报告案情进度。”卢龙松见冷锋分身如此愤怒。不由转移话题说道。
        冷锋分身听到卢龙松如此说,不由得点点头。冷雨三岁时创立了盗贼论坛这件事,或许可以事后处理。但这司徒摘星,竟然是个游离于联邦强者联盟之外的强者,而且jīng习于幻术,能够以克隆皮肤技术潜入联邦首都星,且进入冷家的私人岛屿婚礼现场上明目张胆进行偷盗,此人竟然能在六位星空强者的围堵下成功逃脱一次,这让冷锋分身也是稍稍有些吃惊。
        “卢总,本来这件事我只是想委托你去处理。但现在既然这司徒摘星逃脱过一次围捕,如果此人狗急了跳墙,若是损毁一颗移民星,那都将成为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你将他最近的坐标发给我,我去将他捉回来便是。”冷锋分身没有心思”过境小兵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壳很硬的盗贼”去斥责冷雨,而是先要将司徒摘星这个盗贼擒住。
        卢龙松面容有些发涨,做为系统网络目前唯一的智者,又是强者联盟的盟主,核心成员还在司徒摘星手中,这是他急于收网的原因。
        如果不是系统网络子宇宙计划即将开始实施,他卢龙松说什么也不会心以这种方式,来令冷锋分身出手去擒拿司徒摘星。
        “元帅大人,那就谢谢你出手了!那司徒摘星的幻术境界远远超出他的强者等级,或许联邦内也只有您出手,才能一举将他擒下。”卢龙松面容发涨地向冷锋分身说道。
        “卢总,不必客气了!将坐标发给我,我立即出发。”冷锋分身面容郑重说道。
        他早就看出卢龙松不能轻易离开巨人分层世界外出,这才有意请他出手,只是不便明说而已。
        “马上传过去!”卢龙松立即答应一声。
        一串嗡嗡震动声,迅速便出现在冷锋分身的智脑终端中。
        “嗯,知道他的方位就好办了。”
        冷锋分身瞧了下司徒摘星的坐标,随即关闭通信。
        推开房门,冷锋分身对独自站在门外的韦思茵说道:“我去抓那个司徒摘星,稍等片刻即回。”
        还没等韦思茵反应过来,冷锋分身便在一团光芒中消失不见。
        “去捉那司徒摘星?那司徒摘星不是交给卢盟主去处理了么?刚刚卢盟主找锋就是因为需要他出手?”韦思茵有些不解地喃喃道。
        “大嫂,妈让你叫大哥下楼吃饭,说那道星际豆芽凉透了就不好吃了!”冷芒的声音,自楼下传来。
        “这下好了,我还得找理由向妈解释下,锋离开的原因!都成了银河系元帅了,还要负责去抓小偷,真是让人难以想像!”韦思茵摇摇头,脸sè有些古怪地喃喃说着,脑海中露出马脚在思索着如何向婆婆解释冷锋分身消失地原因。
        ……
        “首都星还是检查严密啊!幸好并没有影响到我的交易,只是孔君表那艘小飞船损毁却是有些可惜!如今我只能肉身在超空间中飞行了!”
        已经蜕去孔君表外皮的司徒摘星,一脸jīng明地模样,正在光芒点点地超空间中疾速飞行,眼中虽然得意之sè,但却还是加速赶路。
        “只要脱离联邦疆域,视频采集器与那些强者探测仪器就大大减少。在那之后。我若赶到达司芒星。以无记名帐户购买到第一旋臂中的那些资源丰富的星系。咱可就成了星际领主,被冰封的爸妈苏醒后,我一定让他们在有生之年享受到人生的真正乐趣。”
        “那六名强者的攻击手段还真强大,若不是我有宝器领域护身。恐怕就算拥有幻术迷惑他们,也会重伤后难以逃脱。嘿嘿!堂堂强者联盟的六大强者,在我司徒摘星面前也不过是土鸡瓦狗而已!哈哈哈!”
        超空间中,司徒摘星体表的领域护罩。始终闪烁着黑sè与白sè光芒,间或还有少许土sè光芒。很明显,司徒摘星不但有着暗物质属xìng与空间属xìng,还有着土系属xìng,只是不大明显而已。
        “强者联盟的六大强者都难以困得住我,想必那强者联盟的盟主卢龙松也强不到哪里去。可惜我的攻击偏弱,幻术又不能伤到他们。否则,若是我能灭杀他们中的几个,那我在联邦之内可就会成为第一星际盗贼了!”
        司徒摘星一路在超空间中飞行,再也不敢半路跳出超空间。避免联邦的视频采集器锁定他的坐标,引来更多强者。
        “嗡!”
        一阵微弱地波动。自超空间中荡漾而起,一层层涟漪瞬间形成狂cháo涌向正在疾速飞行的司徒摘星。
        “嗯!”过境小兵”这能量波动,难道就是乱流,不大像,难道是能量爆流?不对,银河系的超空间哪里会有能量爆流……”司徒摘星受到那涟漪波动阻碍,飞行速度不由稍稍减缓,他立即惊疑不定的释放出大量能量向外。
        “刷!”
        一道周身笼罩在耀眼金光中的人影突兀现身于司徒摘星眼前,“啪!”一个嘴巴立即扇在他脸上,将他在超空间中扇得疾速旋转。
        “谁?谁在打我?”司徒摘星立即惊骇无比地大吼出声,试图稳定住身躯。
        “啪!”
        又一个嘴巴重重扇在他脸上,嘴角立即向外喷出金sè血液,在如此重击之下,司徒摘星终于在瞬间回过神来。
        “不好,这是何等强者,才能在超空间中瞬移,且又能轻易地扇我的嘴巴?难道是那强者联盟的卢龙松不成,这下糟了!”司徒摘星在意识到遇到了比他强大得多的强者同时,立时抱紧身躯,整个身体蜷缩到一起。
        “嗡!”
        一个rǔ白sè卵形物体,立即将司徒摘星笼罩在内,并疾速在超空间中以数百倍光速向前飞行。
        在超空间中,以光速飞行都能在几分钟后跨越数个恒星系的距离,司徒摘星这一加速,立即将那道身影远远抛在后方。
        “哈哈!你应该是那卢龙松吧!哈哈,想要抓住我,整个联邦内应该还找不出人来!我这件宝器进入黑洞都不会损毁,你即使是星系级强者也难以重创我!即使你能在超空间中瞬移,但在超空间中瞬移耗费的能量可不是小数量,但你又能瞬移几次?哈哈哈!”
        司徒摘星蜷缩在卵形物体之内,大笑着发出波动,疾速逃跑之中,还不忘调侃背后追踪之人。
        随着司徒摘星的大笑声,一团黑sè霉气也自卵形物体内疾速飞出,笼罩向正加速追来的金光中的那名强者。
        “嗖!”
        黑雾在接近那名金光中的强者时,瞬间便攻击进入其体内。
        金光中的强者速度立时减缓许多,司徒摘星蜷缩在卵形宝器内立即大笑道:“在我的幻境中,你根本就分不清真假,所以再见了!强者联盟的盟主也不过如此,即使能轻伤我,却也抓不到本人!哈哈哈!”
        “嗡!”
        速度减缓的金sè人影,突然光芒再次狂涨,并且速度猛然加快,竟然以数百倍光速,在超空间中疾速向司徒摘星的卵形宝器追来。
        “嘎!怎么可能?我的幻术竟然这么快就被他破了?”司徒摘星顿时心中大为骇然。
        “司徒摘星,你是逃不掉的!除非你能瞬移到上千万光年之外,否则绝逃不过我的追踪!”一道年轻冰冷的声音波动,自后方传入司徒摘星耳内。
        “扯蛋!卢龙松你简直是说大话不腰疼,我司徒摘星若是让你逮到那可就成为笑话了。你有种就瞬移过来,我这宝器可不怕你攻击。只要我留在超空间中。迟早会甩掉耗尽能量的你。在超空间中。即使你能叫来帮手。但也休想留得住大爷!逃到上千万光年外才算逃跑成功,这算什么,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虽然惊骇于后方强者对幻术的破除速度,但拥有着卵形宝器的司徒摘星。却还是极有底气能逃脱后方强者的追击,并且得意嚣张地大声嘲笑着后方强者。
        “刷!”
        金光身影陡然在遥远地后方消失,接下来则是一拳重重击打在卵形宝器之上。
        “轰!”
        卵形宝器在无尽波动形成地攻击,竟然完好无损。在攻击之下陡然加速向超空间前方飞去。
        “噗!”
        ”娱乐秀”卵形宝器内的司徒摘星,虽然凭借着宝器看似轻易抵挡住了这次攻击,但那攻击波动产生的伤害余波,却是透过卵形宝器令他喷出了一大口金sè血液。
        “怎么可能?方才他打我嘴巴时的力量已经足够强横,但在宝器护身的情况下,我应该毫发无损才是,这卢龙松竟然如此厉害!”司徒摘星此刻眼中现出骇然之sè,立即自体内释放出大量土系属xìng能量,释放到卵形宝器当中去。
        “竟然没有轰爆那双属xìng球体宝器,星辰之体初期实在是太弱了!虽然能勉强使用出波动第三重技能。但攻击力却是弱得可怜。连这个小家伙的宝器都轰不碎!”
        虚空中,仍旧在追着司徒摘星的冷锋分身。不由得对自己的攻击力低下而微微叹息。
        “看来只能动用兵器了!”
        冷锋分身摇摇头,随即自六星徽章中取出一把炽炼银长刀。
        “刷!”
        一个瞬移出现在卵形宝器之后,冷锋分身一刀斩下。
        “轰!”
        rǔ白sè的卵形宝器瞬间爆裂,内部蜷缩成一团的司徒摘星,在宝器爆炸之时,一声惨叫立即伸展四肢yù逃。
        “啪!”
        金光中的冷锋分身随手收起炽炼银长刀,再次追上司徒摘星,重重地给了他一个嘴巴。
        “你这个小偷,竟然敢到我侄女的婚宴上偷东西。你不是说你的龟壳很硬么?现在它碎了,你还有什么手段逃跑,尽管使出来便是!”
        冷锋分身飞速跟随着被击飞的司徒摘星,脸sè冰冷地说道。
        “龟壳很硬!你他妈……嘎,你说我在你侄女的婚宴上偷东西,你难道就是联邦第一强者……”先是在听到冷锋分身说他的护身宝器是龟壳后有些恼羞成怒,接下来头脑并不愚笨地司徒摘星,却立即反应过来一个事实,因此他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嘴角仍有血渍的脸庞瞧向冷锋分身问道。
        他在首都星冷锋的私人岛屿上刚刚偷窃了毛忠司夫人的那枚星际瓜角,自然清楚婚礼上的当事人是谁。眼前强者,竟然说冷纤是他的侄女,那此人岂不就是联邦第一强者冷锋?
        联邦第一强者冷锋,即使是他这个盗贼也是极为敬仰的。不过,为了完成任务,到婚宴上偷盗东西,这也是司徒摘星必须要做之事。
        他没想到,这次在首都星看似完美地偷盗,竟然会惹上联邦第一强者冷锋,这位联邦传说中无敌的存在。
        “没错!我就是冷锋,你这小子还想逃么?”冷锋分身脸sè冰冷瞧向司徒摘星问道。
        听到冷锋自认身份,司徒摘星脸上立即显出绝望神sè,连连摇头说道:“元帅大人,我再也不敢逃了!”
        “嗡!”
        一道rǔ白sè光芒,瞬间在两人周身泛起,令得两人在超空间中缓缓减速。
        “嗯!你将孔君表关在哪里?”冷锋分身冰冷问道。
        “元帅大人,孔君表关在边境星系名为迪卢的废弃矿藏星上,我的克隆实验室也修建在那地表之下。”见冷锋分身问起,司徒摘星丝毫没有犹豫便向冷锋说道。
        “废弃矿藏星迪卢?”冷锋分身随手取出超空间通讯器,迅速接通创世主脑,查阅这颗星球所在地。
        “好,如果他还活着,你就等待着强者联盟的审判吧!我不会立即灭杀你!”冷锋分身很快就查阅到了目标星球的坐标。
        “嗡!”
        一只手抓着司徒摘星的肩膀,冷锋分身随即跨步,自超空间裂缝中步回正常空间。
        “元帅大人,迪卢星距离遥远,若是肉身飞行得至少三个月。要是能利用拨号系统,就能快速抵达那附近……”司徒摘星并不敢有半点反抗,只是小心的向冷锋分身建议道。
        “你倒是对军方的事知道不少,连拨号系统这种机密科技都知道。等事后,我要你将这些年来的案底都交代出来,否则我绝不会轻饶你!”冷锋分身冰冷瞪了一眼司徒摘星说道。
        司徒摘星立即吓得闭上了嘴,后悔自己不应该乱说话。他曾经用幻术迷惑过某些强者军官,并在早年偷偷经过拨号系统前往联邦各处,只是后来军方的扫描仪器越来越jīng密,他才在后来无法再进行这类活动。否则普通地星际盗贼,怎会知道有拨号系统安置在迪卢星系附近?
        “刷!”
        一条黑sè通道中,冷锋分身拎着矮小的司徒摘星,瞬间便自首都星区外围直接抵达边境赤火星区境内的迪卢星大气层外。
        这种直接横跨数千光年的手段,立即令司徒摘星仅有的侥幸心理丧失殆尽。
        “我的乖乖!这位冷锋元帅,一次瞬移竟然能够跨越数千光年,从首都星区直达边境星区,这能算是人么?”司徒摘星被冷锋分身的这种强悍手段完全震慑住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