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探皇宫 作者:一夜梨花开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06
  •         陈笙想不到,这张人皮面具竟是师傅留的。
        师傅——
        想到师傅不知所踪,陈笙心里又是一阵难过。
        两个人乔装打扮了一番,因为陈笙此刻的面容极其的平凡,放在人堆里一点都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所以安文泽也将自己打扮的犹如一个普通的小伙计,两个人没费任何功夫就混进了安都。
        四处观察一番,陈笙发现,奇怪的是,城里也不见四处追捕自己的告示,看来,完颜烈是没有告诉雷泽可汗自己被抓的事情,可是,完颜炎也知道这件事啊,难道,他也没有任何的行动吗?
        这两兄弟,葫芦里到底卖得什么药啊?
        不过大街上特别显眼热闹的地方,都贴着十日后雷泽可汗大寿的告示。告示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十日后雷泽可汗要骑马游街,以显示他的伟大和身体健壮。看到这些,陈笙和安文泽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眼,这真是天赐良机啊,他们还正愁该如何进行,想不到他自己就送机会上门来。
        陈笙和安文泽两个人正准备离开,忽然旁边一个也看告示的人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于是,他们悄悄的跟随在那人的身后,直到看着那人从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巷进了一家酒楼的后门。
        他在这干什么?
        “将军,我进去看看怎么回事?”安文泽悄声说道。
        陈笙点了点头:“一切小心,我在外面接应。”
        看着安文泽进去,陈笙假装成一个劳累的行人坐在小门的不远处休息,不久,就看到安文泽一个人满面喜气的从里面出来了。
        “将军,果然是子业,而且,他还告诉了我其他几个人的去向,这次,我们一定能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有了人手,陈笙和安文泽心里就越发的坚定起来,他们暗暗的联系到子业和子业带来的人,给他们一一派下任务。
        这次就算不能要了雷泽的命,可是,她一定能让雷泽可汗气得吐血。
        在他们紧锣密鼓的安排下,雷泽可汗的大寿终于到来了。
        突厥的皇宫门口,远远的看着那浩浩荡荡的一对人马簇拥着一个身穿铠甲,威严高大的,目光中迸射着骇人的气势,骑在一匹枣红色上的人,陈笙不禁也从心底发出一声感叹,这雷泽可汗,的确是气势逼人啊,怪不得他当年可以弑兄夺位,从一个王爷一夜而成为一代可汗,可以很快的平复内乱,又接连收服好几个部落。
        在雷泽的身边,是他的两个儿子,完颜炎和完颜烈。
        今日,他们两个也是满身黄金甲,威风凛凛的端坐在坐骑上,彰显着他们高贵的身份和不容侵犯的威严。
        “将军,看来今日这皇宫真的是群龙无首啊”安文泽小声的在陈笙耳边低语。
        陈笙低下头,默默的点了点头。
        此刻,还不是他们高兴的时候,一切,要等到了夜晚才行。
        游街之后便就是去城外狩猎,夜晚还要在外面狂欢庆祝,这一行人要回来,恐怕也是明日天亮之后的事情了。
        热热闹闹的人群渐渐的散去,随着大队人马出城,安都里反而显得宁静了起来。夜幕,就在这安静中渐渐的笼罩了整个大地。
        夜越来越深,整个皇宫也渐渐的陷入了黑暗,除了偶尔巡查的守卫提着灯笼从宫里穿过,甚至于连一丁点儿的声音都听不见。
        陈笙手一挥,几个黑色的身影很快的没入黑暗中,还有两个身影悄悄的隐藏在宫墙外漆黑的树下。
        “子业和小卓去雷泽的寝宫,文泽带阿郎去军机处,小虎跟我去御书房。”陈笙吩咐完毕后,不等文泽反对,就带着小虎向御书房方向而去。
        看着急匆匆离开的陈笙,安文泽心里虽然担心,可是却只得带着阿郎向军机处而去。
        躲过好几队巡逻的侍卫,陈笙他们来到了御书房里。
        小虎在门口守着,陈笙快速的来到玉案前翻阅。想不到,这完颜炎竟是联合了很多的大臣来说服雷泽可汗攻打大汉,甚至于他还建议从云镇进入大汉,直捣大汉的都城洛阳。不过奇怪的是,雷泽可汗竟然没有朱批。可从奏折单独而放的方式来看,雷泽可汗似乎也不是完全反对。
        翻阅了很多的奏折,竟然没有完颜烈对此事的看法,他,那夜明明与忽塔洛他们商量了,怎么会一点表态也没有呢?
        翻过玉案上的奏折,陈笙转身翻看御书房书架上的东西。当她拿起一本佛经时,从里面忽然掉出来一封信,信封上什么字也没有写,可是手捏起来能明显的感觉到里面有信。
        出于好奇心,陈笙打开了信。
        “尊敬的雷泽大王”这封信一看就是某人在雷泽还是大王时写给他的信,陈笙迅速的翻过第一页,就在第二页的下面看到了让她惊讶不已的落款“张奉天敬上”
        雷泽和张奉天竟然早在十几年前就有书信往来!
        陈笙赶紧将信从头到尾细细的看来,越是看,她的心就越是忍不住痛起来,恨意也越来越浓。
        想不到,自己做梦也不会想到。恐怕娘亲也不会想到,她临死前拼劲全力想要回到身边的人,竟然就是亲手将她送给别人的人。
        内心压抑的愤怒和悲痛很快袭遍全身,陈笙忍不住呜咽出声。
        “将军——有人来了”门口守卫的小虎赶紧出声提醒,可是已经迟了,门外很快就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我们走!”陈笙赶紧将信塞在怀里,与小虎一起奔出御书房,迎面一把长枪就刺了过来。
        “小虎,小心”
        陈笙急忙拉过小虎躲过完颜霖的长枪,可小虎还是被刺伤了一只胳膊。
        “大胆毛贼,竟然敢来皇宫行窃。”说话间,完颜霖又是一枪。自己负责真个安都和皇宫的安全,如今大汗不在,他岂容有人来皇宫行窃。
        “小虎,你先走!”陈笙飞身躲过完颜霖的长枪,顺势将小虎往一边一推,让他赶紧先跟其他人汇合。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