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科幻小说-> 《绝代女王爷》-> 第七十一章 心痛难当
第七十一章 心痛难当 作者:清风逐月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02-22
  •     上官文满脸凝重,大夫人也不再开口了,而二夫人和上官魅在初时的惊讶后,也恢复过来,毕竟这是上官夜的选择,主要还是看当事人的反应。

        上官夜脑里在不断回荡着凤九歌的话,凤天皇朝?凤天皇朝?她是凤天皇朝的女子?

        那不是意味着她不能诞下他的子嗣?如果他和凤九歌在一起,他将不能拥有自己的孩子?

        这个念头一下一下地撞击着上官夜的心……

        为什么,为什么他第一次有喜欢的女人,却是这样的结果?

        老天爷待他真是不公啊!

        上官夜抬头对上凤九歌的眸子,想从里面找出一丝破绽,或者她是为了不让他继续纠*缠她才这么说的,会吗?

        凤九歌清澈如水的眸子直视着上官夜,她说的都是真的,她的眼神告诉上官夜这一切是真的,她没有骗他。

        “啊!……”

        上官夜顿时压抑不住地狂吼了出来,上官府一家人都适时地跳离了饭桌,远离上官夜发暴的雷区,只有凤九歌不明所以的仍然坐在板凳上。

        只见上官夜仰天长啸,掩不住的悲戚浓浓地溢满了眼底,犀利地出掌,一掌便劈向了饭桌。

        上官夜这一举动却着着实实地让凤九歌吃了一惊,笨笨的上官夜她见过,嘴硬心软的上官夜她也见过,却没有见过如此哀伤的上官夜,那眸子的颜色亦加深邃,只能说明他的心低沉到了极点,仿佛要就此沉沦一般。

        凤九歌的心出不由地一动,她果然是伤害了上官夜啊!

        而此时的上官家人正在暗暗抚胸,幸好啊,幸好躲得快啊,不过都在庆幸着上官文有远见,早就将桌子都换成了大理石材质的,否则,不是又可惜了一张好桌子。

        一手劈了桌子之后,上官夜沉痛地看了一眼凤九歌后,便转身离去,他的心很乱,他需要平静。

        凤九歌看着那个满怀着悲伤离去的男子,视线却紧紧地跟在了他的身后,他本应该是一个好男子,他本应该意气风发,他本应该有一位如花美眷,奈何,奈何命运将他们牵到了一起啊?

        这一生,恐怕她和上官夜注定是无缘的!

        凤九歌轻轻起身,对着仍然站定在一旁的上官文他们点了点头,人也飘然而去。

        如今,上官夜这样离去,那他们的约定还算数吗?

        凤九歌不愿做一个毁约之人,那就等着上官夜主动让她走吧,那样,她的心里才会坦然。

        而看着上官夜与凤九歌相继离去的上官文一行人这才慢慢步至饭桌旁,刚想落座,却只听见“嗞”的一声,这大理石做成的饭桌竟然从中间裂开了一条缝,慢慢地,随着“嗞嗞”声不断加大,这条细缝慢慢变大,贯穿了整个桌子,接着,“轰隆隆”的一声,坚固的大理石桌子最终毁在了上官夜的一掌之下。

        看着轰然倒塌的饭桌,一行人呆若木鸡,离上官文最近的大夫人扯了扯上官文的衣袖,说道:“老爷,我们下次做铁桌子吧!”

        上官文木然地点了点头,看来这次他这个儿子伤得不轻啊。

        凤九歌如果真的是凤天皇朝的人,那么上官夜不是注定和她不可能了吗?真是可怜了那个孩子,难得这么喜欢一个女人,竟然不能生育,唉!

        不过,凤天皇朝以女子为尊,这凤九歌看来气质不凡,必定不是常人,别看上官文一顿饭没怎么说话,但却在细细观察着凤九歌,凭他那么多年的识人眼光,便知道了凤九歌的身份必定不简单,只是到底是什么,恐怕他要安排人好好去调查一番了。

        上官魅却看着凤九歌离去的方向,暗暗地皱起了眉头,没有想到她竟然是凤天皇朝的人,这么漂亮一个美人,真是可惜了,凤天皇朝的女子注定和游龙国的男子无缘,不管他的哥哥上官夜多么喜欢她,恐怕也只能放弃了。

        而急急奔出去的上官夜在夜色中狂奔着,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些什么,心中只闪现着一句话:凤天皇朝的女子和游龙国的男子注定不能在一起,不能在一起……

        “为什么?为什么?”上官夜奔向了树林,狂乱地劈着树木,发泄着自己心中快要爆炸的情绪,颗颗断裂的树木倒在了上官夜的身后,见证着这个男人此刻的疯狂。

        凤九歌对月而望,暗自冥想,这一刻,上官夜跑到哪里去了?

        不会做出什么傻事了吧,她不免有些为他担心了。

        不知道劈倒了多少颗树木,上官夜只觉得双手火辣辣地痛着,但却怎么也比不上他的心痛,那个女人,她知道他在痛吗?她又会为他担心吗?

        该死!

        上官夜低咒一声,颓然地跌坐在了地上。

        该死的她为什么从来不说?

        他倒宁愿她一直都不说,那么他就不会知道,那么他就不会有今天的失控了。

        该死的自己,为什么明明知道她是凤天皇朝的女子,还会不可自拔的爱着她?

        就算她不能生孕他的子嗣,但只要留在他的身爆让他能够看着她,爱着她,只要这样,也不可以吗?

        上官夜低垂着头,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了下来,那是对现实的不甘,那是对现实的无奈……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大陆上有了女权国家,还要有男权国家,为什么男权国的男子无法和女权国的女子长相厮守?

        上官夜的思绪停留在男权与女权的字眼上,突然,他眼睛一亮,脑中白光乍现,他怎么没有想起,他曾经听龙之毅淡淡提过关于游龙国由来的传说。

        说不定,查到游龙国由来的根源,就会有解决的办法?

        说不定,他和她,是有机会在一起的!

        想到这里,上官夜的眼中又多了一丝希望,多了一份坚定,他要进宫找龙之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