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野豹子 作者:烟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5-12-22
  •     小慧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推进屋内,房门在身后“砰”的关上了。她的眼睛一时不能适应里面昏暗迷离的光犀眯起长睫,隐约看清里面的沙发上坐满了人,有男有女,正在喝酒唱歌,搂抱嬉戏。

        音箱里正响着《女人如烟》的悠扬旋律,一位妙龄女郎站在那里深情吟唱,“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任我幸福的泪你指尖,化成灰也没有一丝遗憾……”叫好声,玩闹声,哄笑声嘈乱一片。

        “阿杰,让你的女人走过来一点嘛!那么远,弟兄们怎么看清楚?”一个油滑轻浮的腔调响起,继而引发一叠声的附合。

        “小慧,过来坐下!”郑杰坐在一大群明显非良善之辈的人中间,唇酱笑地对她招手。

        音乐声太响,她听不太清楚他说的话,不过看他的架式应该是叫她过去。虽然不情愿,却又不敢公然违逆,她只好慢慢踱步过去。

        “呃,单凭这走路的姿式就别有韵味,跟以前那些一步三摇又迫不急待的女人不同!阿杰什么时候改口味了,喜欢这类型的,什么时候玩腻了也让给兄弟几天尝尝有何不同……”孟浪的玩笑在觑上他眼中的阴鸷时顿时吞回肚里,只嘿嘿干笑两声。

        小慧低着头慢慢走到郑杰的身爆在空出的位置上坐下。她始终埋首,没有打量任何人,却也知道此时屋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她的身上。

        一只有力的大手扣住她的纤腰,轻轻一带,她就滚入男子宽阔的怀抱里。未及惊呼出声,她的下巴已被捏起,被迫抬头面向大众。“这就是我郑杰的女人,也是你们在座各位弟兄的嫂子或弟妹,看清楚了,谁要敢打她的主意……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小慧惊惧地瞪大眼睛,她被迫面向众人任人打量,同时她也看清了在座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这些人个个身材魁梧彪悍,面相凶横,一看都是不好惹的主儿。年龄有比郑杰大的,也有比他小的,有俊的也有丑的,有衣冠楚楚的,也有裸膀露背的,毛茸茸的胸前和胳膊上纹着狰狞的青龙虎豹,让小慧不由联想到黑社会。他们几乎每人的身边都挂着一位或美艳或妖娆的年轻女子,或搂或抱或亲或摸竟然旁若无人一般。

        “杰哥的女人谁敢惦记?谁敢对嫂子不敬我野豹子第一个跟他翻脸!”砰地一声酒瓶撂在结实的水晶玻璃茶几上,青筋凸起的大手仍然威胁性十足地握在瓶颈上,似乎在等谁口出异议就给谁当头砸下。

        “切,谁惦记了,弟兄们开个玩笑罢了!”那个有点熟悉的油滑腔调是小慧刚进门时就听到的,就是这人口出不逊要郑杰将她让给他。“豹子少来了,拽什么?就显你跟阿杰关系铁?我们都是好兄弟嘛!”

        “行了,行了,大家都是好弟兄,和气生财!”其中一个年龄大些的男人出来打圆场,互相安抚几句,紧张的氛围才得以缓解。

        小慧不由多看了那个名叫野豹子的男子几眼,他也正凝神望着她,浓眉紧蹙,黑玉般的眼瞳似有迷离之色。

        这是个非常帅气的年轻男子,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年龄,身材矫健挺拔,上身着款式简约的白衬衫,领口解得很低,露出里面肌肉虬结的胸膛,胸前似乎有一片黑青色的纹身,因为灯光昏暗只看到张牙舞爪的轮廓看不清具体的形状。袖子高高掳起,露出健壮的手臂,正迎着她视线的左臂上似乎还有几个文字样的刺青。

        一个极美极媚的女孩半抱着他的健腰,柔若无骨般的小手探进他敞开的领口,在结实的胸膛上撩拨般的画着圈。只可惜无论她如何挑逗,他的目光和注意力都无法移向她半分。

        “看够了没有?”耳边传来略带不悦的低沉男音,她慌忙移开视犀然后对上郑杰那双深如幽潭的黑眸。夺回她的视线和注意力后,他轻挽嘴角,语带讥讽:“是我没喂饱你吗?怎么老是这么眼馋肚饱的,看来今晚我得好好给你补补!”

        小慧脸胀得通红,连忙低下头。

        众人轰然大笑,刚才的紧张气氛荡然无存。这些人快意恩仇,翻脸快和解得更快。“阿杰,弟妹这么水嫩的人儿,你上的时候可要怜香惜玉点,别把人家压坏了!”

        “这还用你说?看嫂子那吹弹可破的皮肤没半点瑕疵,一看就知道杰哥很爱惜的。”

        “阿杰,今天你带的这位可把我们所有人带来的女人都比下去了,为这你也要多喝三杯!来来,弟妹给他倒上!”

        一只酒瓶不知被谁塞到窘得不敢抬头的小慧手里,然后三只酒杯一字排在她面前,她骑虎难下,四周众人又虎视旦旦,她只好依言斟满三只酒杯,只盼望这些厚颜且难缠的们能就此放过她。

        “端起来啊,喂他!”起哄声此起彼伏。

        “要用小嘴巴喂哦,嘿嘿!”

        ……

        小慧只觉脑袋嗡嗡直响,这里面实在太闹了,又兼之众人的目标不知怎的就锁定在她身上,专跟她过不去。她只好用手轻拉郑杰的衣服,低声哀求:“我头好疼,可不可以先出去?”

        “我当然没意见,可要问这些弟兄们答应不答应!”郑杰似乎兴趣颇浓,他拉起小慧问众人,现在让她离场可不可以。

        众人当然连声反对,非要她嘴对嘴地喂了他这三杯酒才肯作罢。

        “你看众命难违!”郑杰似乎很为难的样子,“要不让我喂你?”

        小慧知道他适意的,如果他像刚才那样变下脸,谁还敢起哄?还不是都看出他不愿她离场,一根根的墙头草才跟着随声附和瞎起哄。突然听到他居然说要喂她,不由大惊,连忙摆手:“不要,我不会喝酒……唔……”一语未毕就被他捏开颌骨,他的唇俯上她,一口酒液悉数注入她的口中。

        “咳咳……”她拼命咳嗽,刚才那口酒一时慌乱吞咽不及,呛进气管里去了。

        郑杰扯了几张面巾纸帮她揩试呛出的眼泪鼻涕,等到她弄清爽了,又俯唇覆上她,嘴里的酒液又全部灌到她的口中。

        “咕咚!”这次全部咽下,不待她喘过气,又一口……

        众人又是笑又誓掌又是喝彩,简直把他们当成免费的现场秀。小慧又羞又窘,想反抗却被他紧紧箍住身体动弹不得,桌上的三杯酒,原本是该郑杰喝的,现在一滴不少的全部进到她的肚子里了。

        小慧不太懂酒,但她也尝出这种多半是洋酒,后劲很大。三杯酒下肚,顿时她都有点晕头转向,只好老老实实地伏在郑杰的怀里,任他抱住,一时也忘了再提离场的事。

        昏昏沉沉地过了一会儿,她才听到郑杰俯耳责问:“这都好几天了,难道我一直不找你你就不肯主动去找我一次?嗯?”

        小慧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发现众人的注意力不知什么时候已转移到那个叫野豹子的男子身上,正在拿他跟他怀里的那个女孩起哄。那女孩正用红嘟嘟的小嘴含了酒喂他,娇羞的模样却跟狂野兴奋的眼神毫不相衬。

        “又看他!”郑杰十分不悦,“看人家长得帅就跟蚊子见了血似的,没见过帅哥吗?”

        “……”小慧目光转向他,叹道:“我真的不太喜欢这里,也不太喜欢这里的人,能让我先走吗?”

        “别说这些我不爱听的!只问你一句,什么时候跟我结婚?”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要跟你结婚?

        “元旦怎么样?我觉得不错,如果你没意见就定下了!”郑杰基本自说自话地定妥了终身大事。

        “……”小慧咽口唾沫,问道:“小刚知道我俩的事吗?”

        “……”郑杰突然沉默,他不再跟她说话,只是更紧地将她搂进怀里,然后继续跟那些人喝酒聊天。

        一阵酒劲涌上头,小慧只觉脑子晕得厉害。实在支撑不住,她便窝在郑杰的怀里想稳稳神,却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

        这篇文原本是我来写得第一篇文,那是个很寒冷的冬天,我写了这篇比天气还冷的现代文,结果惨淡扑街。后来我又修改了重发,结果还是华丽丽地扑倒,汗……

        这文主要太慢热,不过越往后看越精彩的,我之所以如此执着的写完此文是有原因的。

        一位会员名字叫kiyouteitei的亲当时送给了这篇文三朵鲜花,这是烟茫来收到的第一束花,很让沮丧的我振奋。我答应过她,等这篇修改好重发,结果拖了一年多。还好,现在我终于开始正式填这个坑了,不知kiyouteitei亲亲还有没有在看我的书。

        这文跟怒婚同时更新,每天先更这篇再更怒婚,有存稿,更新很稳定,希望喜欢这篇文的亲们继续支持,谢谢(*^__^*)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