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都怪父王过分妖孽》-> 第六十章:玉竹公子
第六十章:玉竹公子 作者:如小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03-07
  •     夜霄抱着冰冰落马,打算背她上去,孰料,待他套了马绳返回,冰冰已经率先往上爬了。这三天,女孩和他们一样彻夜赶路,马不停蹄,也不做任何休息。别说冷月霜,即便是现在的夜霄,也疲惫不堪。若不是心忧王爷,他可能也坚持不下来。

        黑眸往上,女孩的背影有些佝偻,肩膀微微,腰板却挺地笔直。这道背影,似乎给了夜霄和冷月霜无限的动力,没有任何语言或眼神交流,两人快速追上女孩。

        原本是很冷的,如今却觉得热了。冰冰一边喘气,一边打量着高度。感觉这石梯非常熟悉,好像来过,又想了想,想起曾经去过的泰山,不过那时候,她没有用爬的,是爸爸妈妈轮流背着她上去。

        冰冰努力回想着以前的事儿,以此来扰乱思绪,抵消脚的麻木无力。就在她真的没有力气的时候,夜霄蹲在她前面。

        夜霄的背很结实,即便衣裳宽松厚实,也隐约可见强壮的肌肉。冰冰怔怔地盯着,没有动。她知道夜霄也很累,这三天,她偶尔还能在夜霄怀里睡一会儿,可是夜霄和冷姐姐却不能。王爷爹爹的病很严重,他们不敢停下一分一秒,即便是吃饭,也草率行之。

        离开家的时候,她是怎么说的?绝不连累夜霄和冷姐姐,也绝对不会给他们添麻烦。那现在呢?

        女孩的目光闪了闪,毅然避开夜霄,迈着小小的步子,一步一步继续往上爬。就像兰若晨说的,王爷爹爹是为了救她,才会受伤,所以,不管多累,她也要坚持下去。她如今能为王爷爹爹做的,就是求他的师父玉竹公子救治他!

        夜霄愣在原地,随后,黑眸中露出赞赏坚毅,更多的则是敬佩。此时此刻,走在他前面的人,似乎不再是一个小小的女孩。

        “老师,你会飞,你先上去吧,我和冷姐姐随后就到。”冰冰突然回头,气喘吁吁地叮嘱道。

        夜霄摇,冷月霜接口,“没用的,若要求助玉竹公子,就必须脚踏实地爬上去,否则,他不会相见。”

        冰冰皱眉,“反正这儿也没人,他怎么知道我们不是一步一步爬上去的?”

        冷月霜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夜霄,表情颇为无奈。冰冰不是江湖人,自然不知道玉竹公子是何等高人,而夜霄和冷月霜却明白,此人的功夫才真正可以说是高深莫测。

        玉竹公子,门派无,擅长……因为什么都擅长,几乎是找不出缺点的人。所以,在确定晋王爷不是普通的伤,而是中了一种奇毒之后,夜霄的反应便是寻求玉竹公子。

        两人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冰冰不再多话,继续爬梯子。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冰冰停下稍作休息,夜霄和冷月霜走在前面,她也没打算叫他们。反正,就算自己很努力,也依旧会拖延时间,还不如走在后面。

        眼看着,夜霄和冷月霜越来越远,冰冰再度打起精神,长长呼吸一口气,拖着明显沉重的步子,继续!

        山谷幽静,偶尔有鸟鸣传来,路边有白色小花绽放,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渐渐的,花香愈浓,冰冰借着这些让自己忽略自身的疲劳。

        忽然,有箫声传来。那声音由远而近,又似飘远,在空谷中,绵延不绝。冰冰精神一振,莫非那玉竹公子来了?

        都说高人出场总有配乐的,这箫声飘渺虚无,那这人?

        是不是也不牢靠?冰冰眉头皱起,浑然不觉她身后,悬崖爆枯木之上,悬立着一位白衣飘飘的男子。

        清风拂面,男子只着了一件雪白的中衣,衣袂翻飞,发丝舞动,看不清容颜,只给人一种闲云野鹤、飘逸轻盈之感。

        冰冰还在继续,夜霄和冷月霜却同时停下了,不约而同地左右张望,最后锁定那一抹白影。

        夜霄转身,黑眸收缩,惊喜一览无余。

        冷月霜则满脸印制不住的激动,直直盯着那一抹白影。

        冰冰走到二人身爆颇为不屑地问道:“他就是玉竹公子吗?”

        夜霄点点头,因为想到王爷有救,激动的手微微起来。

        冰冰顺着夜霄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那白影,惊讶当然是有的,然而,确定他们所说的玉竹公子是一位如此年轻的人后。她觉得有些不靠谱,这人看起来和王爷爹爹的年纪差不多,怎么可能是王爷爹爹的师父?

        高人,不应该都和那位老爷爷一样吗?瘦不拉几,俗称道骨仙风。而这人,边都没沾上一点儿。

        冰冰的不屑,与另外两人的表情可谓形成了极大的发差。

        清眸微敛,眼里多了几分玩味之意。对于夜霄,玉竹公子自然是认识的,而另外两位女孩,除开那年纪大的没兴趣,倒是那年纪小的,让他凭空生出兴致来。

        一眨眼,白影已到了三人身爆一丈远的地方。

        夜霄立刻屈膝跪地,“求玉竹公子解救我家王爷。”

        那玉竹公子似乎没瞧见夜霄一般,直盯着冰冰瞧。冰冰也不示弱,迎上他探究的目光。半晌,玉竹公子的目光才转移到夜霄那爆朱唇轻启,风轻云淡地问:“我那徒儿有麻烦?”

        这不是废话吗?没有麻烦怎么会找来?冰冰正欲还嘴,夜霄已经抢先道:“王爷遭人暗算,身中不解之毒,请玉竹公子移驾晋王府。”声音冷淡,多少有些恳求之意,想来,这已经是夜霄将身段放的最低了。

        一声轻笑,玉竹公子似乎有些不信,“我那徒儿也会遭人暗算?夜霄,你是小瞧了晋王爷,还是小瞧了在下?”

        夜霄紧紧抿住嘴唇,没有说话。

        冰冰本来就心急,虽然觉得这人不靠谱,但夜霄老师的行为似乎又表示这人很厉害,但,他不重视和漫不经心的模样,惹恼了冰冰。

        “你到底救不救?废话怎么这么多?还是你根本就没办法救王爷爹爹!”冰冰说的一点儿也不客气,小脸本来就红,这下更红了。加上气红的双眸,整个模样看起来就像一只发怒的小狮子。

        玉竹公子惊呼一声,修长白净的手指,掩住嘴唇,惊讶地问道:“莫访娘你,就是我那徒儿多出来的女儿?”

        冰冰懒得和他废话,抓住夜霄的手臂,问道:“他到底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

        夜霄脸色不好,看看女孩,没说话,只点点头。

        冰冰又看向冷月霜,冷月霜也朝她使了眼色,却不敢直视玉竹公子。冰冰这下是真的相信了,有点儿懊恼,觉得自己冲动的不是时候,这下得罪了玉竹公子,他如果不救王爷爹爹怎么办?

        玉竹公子嘴角噙着一抹笑,欣赏女孩脸上千变万化的表情,不禁失笑道:“若要求我,就快点,否则,我可就走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