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爱?可笑! 作者:千雪苡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5-12-31
  •     衙门清点银子完毕,左彦前后一共捐出白银六百万两,大米面粉等粮食共一千石,再加上其他商人所捐,和老百姓购买“国债”的散碎银子,一共是白银七百八十多万两,粮食近两千石。

        这样一笔惊人的数目,几乎相当于燕离国整个国库全年收入的三分之一了,燕离疏的精神似乎也好了许多。

        “银子一半运往京城,充作军饷,另一半拨出一部分用来沿途购买粮食,就近送往南方各城,令各地官府分发给饥民,解决百姓的生存问题,剩下的银子,用来凿山挖井,修渠引水,灌溉农田,以解决干旱的根本,总是一味放粮赈济灾民,也不是个长久的办法。”燕离疏伏在桌案上,手中毛笔在宣纸上写写画画,青丝垂下,遮住他一张俊脸。

        夜莜雪挽袖,在他身侧亲手磨墨,晶莹的眼眸默默地看着他一笔一划,将银子分配得井井有条,心中赞叹不已,禁不住舒了一口气。

        “雪儿……”燕离疏闻声放下手中狼毫,仰起脸,明眸似水地望着她,“还在为夜藏墨的事情生气吗?”

        “没有,那种人不值得我再生气。”夜莜雪摇,轻笑起来,“他不来就算了,来了,我只能叫他老脸没处搁!”下午自己身上的戾气,该把离疏惊到了。

        没办法,前世带来的嗜血气势,总是在不经意间便显露了出来,虽然这一世,她已经收敛了很多。

        “雪儿想得开就好,雪儿要记得,你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我,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燕离疏淡雅一笑。

        以太子之尊护卫,就算夜藏墨撒起横来,也不敢太过放肆。

        不过,那个老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怎能让他如了愿?夜莜雪嘴边噙上一丝冷笑。

        “你现在应该担心燕离觞才是,他千里迢迢地从京城赶来,又与左彦是一伙的,他来做什么,想也想得出。”夜莜雪拧眉蓄目道。

        燕离疏低叹了一口气:“他总归是不罢休的,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只是雪儿,你要小心他,他下午看你的眼神,令我心中不安。”与他斗了这么多年,燕离觞的眼神代表什么,他还能不清楚么?

        他望向雪儿的时候,那种如果不能收为己用,便急欲毁之的幽暗神色,明明白白地写在他的脸上。

        他的皇弟,无时无刻不在算计之中,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机会,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自己有威胁之人,他若早早地预料到危险,恐怕危险尚未成形,便会被他扼杀在襁褓之中。

        而雪儿所做的一切事情,显然已经让他嗅到了威胁的气息。

        “我正想会他一会呢。”夜莜雪倨傲地抿紧红唇,眼里的光彩如跳动的小簇火苗。同样的,她亦不会放过他,这个工于心计的男人,本与她无关,可是他伤害了离疏这个好男人,而恰好的,离疏是她现在要拼尽一切保护的人。

        波谲云诡,风云变幻,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

        当夜幕笼罩大地之时,一道幽灵般的身影在夜色中穿梭,如乘风而行,窈窕的身姿在左府一座座房顶上急速掠过,除了风声,几未闻听任何一点声响。

        直至鬼魅般地落在一处屋舍之上,盘踞在屋瓦上聆听了片刻,确定了屋中之人,正是她要找的人,这才弯腰轻声揭开了青同眯眼适应了屋中射来的光亮,凝息往屋内看去。

        “既然你已经与她退婚了,那她现在就是没有婚配之女。”衣服上绣着牡丹的俊逸公子,坐在书桌旁,手中轻捻桌上一盏柔灯,橘黄的灯光一层一层变亮,亮的他整个脸都红了起来,那双眼眸更如暗礁遍布的深海一般,他拿起一旁的金丝薄纱灯罩,轻轻地罩在上面,光线总算柔和了许多。

        左彦背身站在窗前,幽幽地仰望夜空,像没有听到燕离觞的话似的,一声也不吭。

        窗外疏影横斜,夜风吹起了枝叶,那声音,仿佛有人在低低唱着什么。

        往昔云烟如幻,千帆过尽,一切如流水,再怎样,也挽不住一个心思已在他人身上的女人。

        “左彦,我这次来,感觉你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不是你自己了……”燕离觞侧目望向他的背影,他身上散发出浅浅的忧伤气息,就像被灯罩笼住的灯光一样,朦朦胧胧的。

        “是吗?”左彦终于出声,声声如雨滴落在乱石之上,“人都会变的,她变了,我也变了……”

        “你是在后悔吗?”燕离觞又问,眼中一抹精光。

        左彦仰起头,深呼吸道:“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有耗子药!房顶上的人在心中加了一句。

        燕离觞不禁皱起眉头:“我可是要告诉你,不管你现在是什么想法,也不管你还帮不帮我,咱们的事情暂且放在一爆那个女人,我娶定了!”

        房顶上的人影不由一震。

        左彦也震了震,转过身去,狐疑问道:“你才见过她一面,便爱上她了?”

        “爱?”燕离觞嗤笑一声,不屑地撇了唇,“笑话,那么丑的女人,配得到我的爱吗?”

        爱这个字,在他身上可笑之极!他不懂爱,也不想去懂。

        若有一日,对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他瞠目欲裂,声嘶力竭地呼喊:“雪儿,我答应你,再不争了,再不抢了,将所有的权利都束之高阁,你能再回头看我一眼吗?只一眼便足矣--”声声催人泪下,又当如何?

        左彦迷人的黑瞳里微微闪过一丝恼怒,为着他轻蔑的话,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既然不爱,就不要打她的主意。”

        房顶上的身影微眯了眼,心道:你总算说了一句公道话。

        燕离觞盯着他,眼神凛冽:“既然你们已经退婚了,就再无瓜葛,我要怎样,该不用经过你的同意吧?”

        他的语气隐含怒气,显然是在因为左彦之前所做的一些事情,而怪责于他。

        左彦摇了,道:“她对你没有用处!”

        “可是在别人身爆对我有坏处,既然她已经引起我的注意了,娶回家也不失为一件有益之事。”燕离觞轻描淡写地说道,仿佛他不是在说娶一个妻子回家,而是在考虑买个小猫小狗的宠物回去。

        左彦皱眉,转身继续盯着窗外,手中捏紧了金扇的扇柄,却并未言语。

        “说真的,我很好奇,她原本该是一张绝世无双的脸吧?怎么毁的?该不会是你不想娶,进而……”燕离觞往前挪了挪,离了椅背,邪肆地盯着左彦的背影,未说完的话,任谁也能听出来是什么意思。

        左彦终于怒了,转身一掷,金扇重重地丢在燕离觞面前的书桌上,咬牙道:“我左彦还没有那么卑鄙!”

        “啧啧!”燕离觞邪肆地摇了,又仰倒在椅子上,“左公子,你最近情绪越来越无法自控了,怎么说两句就要怒了?”

        左彦拧眉,鼻间的呼吸沉重起来:是啊,怎么总是容易就情绪波动起来了……

        “好了。”燕离觞若无其事地轻轻敲击桌面,“儿女情长之事暂且不提,现在来说说那几百万两银子的去向,肯定是要分作两路,一路往京城,一路往南边之地去的。”

        左彦敛了心神,挑眉道:“怎么?你要劫银?”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