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侦探推理-> 《误入官场》-> 第一百三十三章不愧是年轻人啊
第一百三十三章不愧是年轻人啊 作者:可大可小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1
  •     第一百三十三章不愧是年轻人啊
        感谢书友:“黑幕※※黑手”投的第13第第136张月票;投的第137张月票。
        弱弱的问一下,月票还有吗?
        曹长宽在电话里接到朱代东关于树木岭计生工作的汇报,根本就不相信,以为朱代东是在跟他开玩笑。这怎么可能嘛,树木岭是什么样的情况,他不用去看,在县城闻都能闻到,那里可是计生工作的重灾区,他心里可是装着一本账的。
        “代东,我跟你讲,撒谎可不是好同志。作为党员干部,诚实可信是基本原则。”曹长宽揶揄道。
        “耳听为虎,眼见为实,要不曹县长下来看看?”朱代东苦笑道,天地良心,自己说的可是没有一丁点儿水分。
        “不用看,树木岭的情况我很清楚。”曹长宽自以为是的说道。
        “曹县长,你可听说过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树木岭的计生工作,是不是达了标,你可以来检查嘛。”朱代东有些不喜的道。
        “好吧,我抽时间下来看看。”曹长宽还是有些不相信,敷衍了一句。
        曹长宽脸上的表情,朱代东通过电话线都能看到,对方不相信,打心眼里就没相信过。县里有县里的布局,县里的领导哪里知道朱大仙的大名?
        朱代东弄了个材料,讲树木岭乡计划生育工作得到乡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人力物力给予大力支持,工作中加强宣传,转变农民的生育观念,计划外怀孕妇女主动堕胎等等。信息当然有些夸大,但取得实效没假。原本朱代东想直接交给曹长宽的,可看他这个态度,自己交上去,他也未必相信。毕竟这个材料里的资料,跟在芙蓉县听到的报告,大同小异。让人一看之下,就有一种官话、套话的感觉。
        最后朱代东想到政府大院门口有个资料信息交换站,干脆直接放那里,曹长宽到时也能看到,说不定王力军也能注意到。可是等了几天,没一点儿动静。朱代东有些泄气,娘的,朱大仙的名号都传了出去,如果不能引起上面的重视,岂不是白忙活了?朱代东决定采取自己的办法。
        因为省检查组还要几个月才能下来,因此,这几个月,朱代东每个月除了骑着摩托车去各个车溜达一圈外,工作的重点就开始慢慢转移到其他工作中来。
        饲料厂、养殖场的运作一切正常,朱代东适时在市晚报发表了一些文章,主要是介绍树木岭为解决市民吃菜难、买菜难的情况,办起来集体养殖场。虽然养殖场的蛋、肉还没有出产,但提前给树木岭打打广告也是好的。
        除此之外,朱代东还需要解决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树木岭乡政府的财政收入问题。现在财政上还有五十多万,但那些钱只进不出,坐吃山空,不用多长时间,乡政府又要陷入困境。而现在有了这么一笔钱,朱代东就想干点事。但是要干点什么事,朱代东暂时还没有完全考虑好,他总不想再走陈树立的老路,找个假专家,就要办硅藻土厂,当时幸好自己提醒他,否则那个烂摊子又得自己来收拾。
        再有就是树木岭的工程项目,自从朱代东到树木岭后,就没见树木岭搞过什么项目,无他,上面找不到支持,乡里想干点什么事又没钱。朱代东既然想干出成绩,就得搞几个项目,既可为自己长政绩,也能让树木岭的百姓受益。
        当养殖场的第一批鸡、鸭蛋经过包装,送到市里的各个农贸市场时,省里的计划生育检查组也到了雨花县。
        得到消息后,朱代东忙放下手头上的工作,还在是雨花宾馆,朱代东还在宾馆对面的小摊上吃着馄饨,在王力军招待省检查组时,他已经准确的捕捉到了组长的声音。那是一个说话洪亮而尖锐的老太太,等到县长一行人离开,朱代东就径直敲开了老太太的门,甚至都没有惊动宾馆的服务员。
        听到外面的敲门声,老太太很快便来开门,虽然她年纪较大,但目光十分犀利,朱代东迎上她的目光,感觉对方双眸中各装着一个强光源似的。朱代东介绍自己是树木岭乡主管副乡长后,说想请教您几个问题,老太太才侧身让他进去,有事里面谈。
        “什么事问题?”老太太直视朱代东,视线透过他的双眸,好像要直达五脏六腑。
        “您别生气,我是问您去不去我们乡?”朱代东微微一笑,对方的目光再犀利,也不是实质,自己底气十足,可坦然受之。
        “你是怕检查?”老太太的声音尖而且大,要不是朱代东现在双耳有自动调节能力,恐怕会嗡嗡直响。
        “不,我想让您去。”朱代东直了直身子,诚恳的说。
        “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县里的意思?”老太太稍一迟疑,她还没见过主动请检查组去检查的乡镇领导,要知道她带的可不是一般的检查组,而是计划生育检查组,要是被检查出问题,虽然不一定真的把书记、乡长就地免职,但至少对他们的成长会有很大的影响。
        “我个人的想法。”朱代东说道,他来的时候就是悄悄地,当然不可代表树木岭,更不能代表县政府。
        “为什么?”老太太突然饶有兴趣的问,她很好奇,这个年轻人是要追求表现,还是真金不怕火炼?
        朱代东迟疑了一下,慢慢说道:“我不知道树木岭乡的计生工作存在什么问题,如果您能……”
        这句话是朱代东设计了好久的台词,以退为进,争取让检查组主动去树木岭。
        果然,老太太打断了朱代东的话:“你想用这种方式提醒我别去?”这个年轻人的心计也太深了吧?竟然算计起我来了,老太太心想。
        “不,我没有这个意思。”朱代东连忙摇了摇手,多了点做戏的成分。
        “怎么检查是检查组的事,希望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老太太严厉的说道。
        “我没请求领导,私自跑来,打扰您了。”朱代东站起来,躬着身子,一副承认错误的样子。
        “你还这么年轻,前途一片光明,我不会把今晚的事告诉任何人。”老太太的神色缓和了下来。
        出了屋后,朱代东发觉背上全湿了,老太太眼神咄咄逼人,要请动她,既要做点戏,又不能让她看出来,这绝对需要专业级的演技。还好,现在朱代东这方面的技能突飞猛进,一日千里,他在官场中,是越来越如鱼得水。
        晚上朱代东给老太太留下的印象很深,她当然不会相信朱代东的话,一个主管副乡长会跑到检查组来请教计生工作中存在的问题?鬼才相信他。老太太认定,树木岭有问题,搞不好还是大问题。这个年轻人就是想用这种以退为进的方法,让自己不去。
        第二天,检查组的第一站就是树木岭,而且树木岭是唯一没有经过抽签,直接由老太太指定的。当老太太说出树木岭乡时,陪同在一旁的郭临安和王力军都愣了,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诧异和一丝慌乱,树木岭可别出事才好。
        郭临安没有陪检查组去树木岭,但出发的时候,他找到王力军,让他务必要提醒树木岭作好准备,全力以赴迎接检查组的验收。王力军听出了郭临安话中的意思,说树木岭肯定会全力以赴的,他说“全力以赴”这几个字时,咬也稍微有些重,郭临安听了,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这边还没出发,王力军就打了电话给陈树立,让他把乡政府所有的干部全部调动起来,各个村的村干部、党员、民兵也都要到位,迎接省计划生育检查组的到来。王力军在电话中强调,树木岭绝对不能出问题,否则拿陈树立是问。
        “县长,如果是别的检查,树木岭可能会如临大敌,但计划生育检查,我现在就敢向县委县政府保证,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陈树立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的保证有个屁用,陈树立,我跟你讲,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马上做好准备,一个小时省检查组就到了,这次来的是个老太婆,厉害着呢,铁面无私,如果你犯到她手上,就地免职还是轻的”王力军严肃的说道。
        “是,我马上去安排。”陈树立被臭骂了一顿,老实多了,现在不是卖弄的时候,反正省检查组马上就要到了,到时让事实来说话吧。
        省检查组的检查一帆风顺,不管是进村进户还是查数据报表,树木岭的计生工作让一向挑剔的老太太也说不出一个“不”字来。看到老太太冰霜的脸逐渐融化,一直跟在身边的王力军也是暗暗高兴,树木岭来了个开门红,下面就算出了点什么小问题,相信也有回旋的余地。这次检查,树木岭当记一功
        临上车的时候,老太太意味深长的对朱代东说:“不愧是年轻人啊。”
        旁边的人都不解,这是朱代东与老太太之间的秘密。
        省检查组走之前,老太太评价了雨花县的计生工作,总体上满意,也提出了一点意见和建议,还有以后需要弥补的方面。同时对有些乡镇也提出了表扬,这其中就有树木岭。作为树木岭主管计生工作的朱代东,再一次进入了县领导的视野。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