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黑道教父的兽爱》-> 73 她的眼睛怎么了?
73 她的眼睛怎么了? 作者:黄昏雪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06
  •     她的手还在抓着他的胳膊,力度大到指甲陷入他的皮肤。刺得他手臂针扎般的疼,也在他的心头猛地刺了一针!

        “你给我看清楚,我不是冷峻!”赵宇擎怒不可遏的扣住她的肩膀,冲她咬牙低吼。

        “嗯?”冉旭十分不解的嗯了一声,双眼满是迷茫。

        “你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是谁!”她这副无知彷徨的样子,让他更加暴躁。

        “……”她被他凶狠的模样吓到了,咬着唇角一个劲的往后缩身子。

        “我告诉你,我是赵宇擎不是冷峻,你给我记住了,你现在是在赵家,冷峻早就不要你了,是他亲手把你推倒我的身边……今生今世,你都不要妄想他会来救你。”

        “……赵宇擎!”她这才如梦初醒的回过神,在看清身边男人的面容后立刻失声叫道。

        “现在把我想起来了?”看到她眼中的惊恐,他不禁勾唇冷笑。

        “怎么会是你?”刚才,她明明看到的是冷峻,怎么会是赵宇擎呢?

        “你刚才是在故意装傻,还是说你天天念想着冷峻,已经想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了?”

        “你说呢?”她挑衅似地笑了起来,他就是多疑,根本看不出她是被大量的镇定剂害成这样的,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幻觉了,有时候还会糊涂的像个孩子一样。

        笑过后,她说道:“我就适意的,你越是生气我才越高兴。”

        “你要这样和我对着干到什么时候?你这样惹怒我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我越是生气,你的下场就越是惨,惹我,你是在自讨苦吃!”

        “无所谓,反正我每天都过的生不如死,我就不信我还能惨到什么地步。”她推开扣在肩头的手,转动着轮椅准备回卧室。

        “是不是我太久没碰你了,你忘记有多痛了?”赵宇擎伸手搭住轮椅后方的把手,臂膀一伸就连人带车拽了回来,“我看就不用着急回房了,在这里办了就行。”

        话音未落,他就“嘶”的一声撕烂了她身上的单薄睡衣,一下子露出了大片白雪的颈背。

        “我不要你碰我!”她尖叫了一声,一手护在胸前,一手击向他的腰腹。

        赵宇擎抬手正要接住这挥来的一拳,才发现这一拳是虚晃的动作,冉旭已经转动着轮椅从他身侧溜掉。

        “你以为你能跑到哪?”

        赵宇擎只需跨出几步,就能一把抓到她。

        正在他信心满满的走出第一步的时候,在她前面的冉旭因为听到了他危险的语气而更加慌乱的躲闪,在楼梯转角的时候将轮椅猛地转动了一下,轮椅瞬间向一边倾倒,冉旭她瘫在多日,在镇定剂的影响下身体敏捷度大不如之前,她想扒住旁边的栏杆,可是在她刚刚伸出手的时候轮椅已经顺着旋转楼梯,一股脑的翻滚了下去。

        “咚——啪!”

        连着两声巨响,冉旭和轮椅滚落到一楼客厅。

        重实的轮椅啪的一下就砸在她的额角。

        冉旭侧身躺在地板上,连呼痛声都发布出来,后脑在楼梯的台阶上撞击了多次,又在地板上狠狠摔了一下,她现在痛的窒息,双眼也一片漆黑,睁着眼睛也什么都看不见。

        额角好像流血了,顺着眉尾一下子滴落到眼中。

        “噔,噔……”赵宇擎不慌不忙的从楼梯上走下,脚步声越来越近。

        她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她不想再这里被他强迫,可是她痛的厉害,全身都好像散架了,分离了身体。

        感觉到赵宇擎走到身爆她张了张嘴,半个音调也没发出。

        她现在如同猎人手中将死的小鹿,被折腾的仅剩下半口气,却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是怎么被猎人血淋淋的生吞活剥。

        “折腾吧,我等着你折腾够了,再也没有力气折腾的时候。”

        赵宇擎的话语宛若从天际传来,好模糊,遥远。

        一股强大的黑暗袭来,她再也坚持不住,头一歪便骤然跌进了无尽的深渊中。

        ……

        她梦见了小时候,她家门前的种满了白色的曼陀罗花,突然在那一天,所有的曼陀罗都悄然绽放,一股浓浓的清香之气就会弥漫整座房子,萦绕在空气中久久不散。

        她淘气的要去摘下花朵,却被从后面走来的母亲制止。

        她的妈妈奉善信佛,脸上总是带着三分浅笑,穿着好看的浅紫色的连衣裙,指着盛开的那片曼陀罗花说:“小旭不要摘,这花有灵性,有个典故。说是在古代的时候,有位姑娘长相貌美,却被她深爱的夫君杀害,佛祖见她可怜,便将她变为花朵,取名曼陀罗,希望她不要生存怨念。可她的怨气太重了,化作成花后看起来无害,却株身剧毒。一旦花开,就会有人死。”

        她似懂非懂的问着妈妈,那这花是复仇之花?

        “这个花虽然有毒,但也有药用价值。我觉得,这花并不只是想要复仇,她更想用无间的爱去帮助别人。”

        “无间的爱?是不是很多很多爱?”

        她的妈妈抿唇一笑,“佛曰,不可说。”

        她只觉得好深奥,妈妈说的她都听不懂。

        也就是在曼陀罗花开放的那天,她的妈妈和爸爸死了,只是出去乘车买一趟东西,就再也回不来了。

        她扑到在血地里的时候,她的妈妈还留有最后一口气,一直望着她,好像有千言万语要告诉她,就在张嘴的那一刻一口鲜血呕了上来,就横死街头。

        曼陀罗花,一旦花开,就会有人死……

        “不要死,妈妈你不要死……”冉旭哭着从梦中惊醒。

        身边立刻有人将她扶起,急切的问道:“别怕,没有人死,没事的。”

        “不要,不要死,不要丢下小旭……小旭以后会更加听话,再也不惹爸爸和妈妈生气了,小旭错了,真的不会淘气了……”她像个五六岁的孩子,紧紧拉着来人的手臂,一遍一遍的恳求。

        “,是我,我仕章。”

        “顾章?”

        “对,我仕章。”顾章拿出纸巾擦去她脸上的眼泪,最近她变得越来越糊涂,反应越来越差,就在两天前还从楼梯上滚下去,她这一摔,就整整昏迷了三夜两天。

        “……唔……顾章是谁啊?”她慢慢放开他的手臂,向后躲着,她的身后就是床爆再退下去就要摔到床底下了。

        “,不能再后退了,后面是空的。”顾章伸手要抓她,结果她已经扑通一声掉了下去。

        “呜,好黑啊,为什么不开灯?”这里好黑,她什么都看不到,这下栽摔得她屁股好疼。

        “黑?你说这里黑?”顾章吃惊的问着。

        “好黑,真的好黑,什么都看不到,为什么不开灯,小旭很怕黑的。”她摸索着往爬,嘴里嘟囔着怕黑。

        她又说了一遍“好黑”,这一句几乎让顾章魂不附体。

        顾章丢开手中的纸巾,转身望向窗外——窗外明媚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的玻璃,映射到洁白的地板上,整间卧室都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

        他失魂落魄的回过头看着坐在的冉旭,这么亮的屋子,这么强烈的光犀她都看不到?

        她的眼睛怎么了?她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题外话------

        今天倒霉死了,下午3点钟开始停电,晚上7点多,好不容易写了800个字,结果下起了暴雨,又断电!今天的文拖到现在才写完……【还有谁比我更悲催的吗?我估计我悲催到家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