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侦探推理-> 《美女赢家》-> 正文 第一二二二章 不小了
正文 第一二二二章 不小了 作者:灵宇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6-25
  •     房子里,坐在自己专用单人沙发上的丁桑鹏放下手中书本,对进来的人笑脸相迎,老人的笑得淡,但也透着慈祥和蔼。

        杨景行喜庆呢:“您看谁来了。”

        丁桑鹏抬下手,干老的面容上笑得多了一些。

        杨景行的确显摆:“我女朋友。”

        何沛媛完全无视无赖,保持着自己的节奏走近了后再鞠躬问候:“丁老好。”

        “好,坐吧。”丁桑鹏指一下,苍老的声音显慈爱:“饿了吧?”

        何沛媛来不及拒绝男朋友挨着自己坐,要回答老人:“不饿,时间还早。”

        “那不急。”丁桑鹏了解年轻人的:“多等一会胃口更好。”

        “您也多吃点……”何沛媛开始微笑:“杨景行说您家的饭好吃。”

        杨景行点头:“就为吃饭来的。”

        何沛媛依然无视男朋友:“这两天起风了,杨景行爸爸妈妈下来要来看您,天气好陪您到外面走走。”

        丁桑鹏笑着微微点头:“不要浪费时间……”

        何沛媛是不是学会拍马屁了,说什么跟丁老学习肯定受益匪浅才是珍惜时间呢,主人上茶的时候她也立刻接手,甚至吹牛皮要去厨房帮忙。丁桑鹏喝的是人参茶,杨景行知道怎么弄,何沛媛也跟着学。

        丁桑鹏也会话家常:“见了景行的爸爸妈妈?”

        何沛媛这回好像没啥警惕心,所以有点措手不及:“……见他妈妈了。”

        杨景行笑女朋友:“贵人多忘事,几年前就都见过了。”

        何沛媛没炸毛,反而有点尴尬地点点头。

        丁桑鹏几乎呵出声来:“九纯还没去过吧?”

        何沛媛摇头……

        丁桑鹏的儿子晚回来了一会,虽然年过花甲但精气神还不错,声音也还洪亮,进门就:“小何来了,欢迎……”

        何沛媛起立:“您好。”

        儿子没什么老艺术家姿态的:“坐,喝茶……几只螃蟹,上午还在阳澄湖里,送货的不负责,让我自己跑了一趟。”

        何沛媛点头:“麻烦您了。”

        丁桑鹏儿子把东西送去厨房后就来陪客人聊天,问杨景行手头上的几件重要事情进展如何,也关心一下何沛媛的学习工作是,甚至问到姑娘父母长辈的情况。

        浦海人之间聊起来了,虽然差了两代也能有话题,二十年前怎么怎么了。丁桑鹏和杨景行都不是浦海出生浦海成长的,好像对这个城市没那么多感情。

        丁桑鹏儿子又跟杨景行说起来,市里又要搞什么活动,邀请老艺术家们齐聚一堂,家里是推辞又婉拒,可是现在有些年轻人真是好大喜功,还登门来劝说……

        男人之间的话题了,何沛媛好像插不上嘴,就主动申请去厨房看看,而且一去不回。

        杨景行抽空去厨房门口瞧一看,发现何沛媛的帮忙形式就是站在一旁陪女主人聊天,好像还聊得挺投机,丁桑鹏的儿媳妇正在回忆公公以前还没退下来时的精彩岁月。

        看见杨景行,女主人连忙:“小何你去外面坐,马上好了,在这沾了油烟。”

        杨景行却说:“学一下也好。”

        何沛媛迅速瞪眼一下……

        近六点了才开饭,何沛媛还是能端端菜拿拿碗筷的,这方面明显比齐清诺积极。女主人也明显欢喜有人伸把手,连连夸何沛媛能干。何沛媛当然也感谢女主人辛苦并赞叹手艺,虽然六菜一汤挺家常。

        是不是有点饭来张口的惭愧,丁桑鹏儿子今天没制止老婆收不住的话匣子,反正也都有何沛媛接着。

        何沛媛很斯文,螃蟹都不想吃。杨景行倒是好意思跟主人家一起劝,就当是自己家里。何沛媛似乎当真了,跟杨景行一起怂恿丁桑鹏多吃一只螃蟹,没事的。

        吃完饭,何沛媛又帮着收拾,都让女主人感叹人不可貌相了,真的,她真没想到小何还能会家务。

        饭后喝茶休息,长辈要关心一下年轻人的工作学习了。何沛媛真给杨景行面子,跟丁桑鹏说两个乐团对第二交响曲演出的准备都挺积极的,民族乐团的几个首席做了表率,包括对纽爱那边的应对也挺积极。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演奏员,但是何沛媛所表现出来的对《杨景行第二交响曲》的了解让丁桑鹏也称赞了几句。

        八点过,客人告辞了。杨景行下周末还要和父母再过来的,丁桑鹏儿媳妇再三要求何沛媛也要一起来:“我发现你跟景行妈妈肯定谈得来。”

        何沛媛羞愧尴尬还想谦虚否认:“……还好。”

        丁桑鹏也家常一下:“年纪都不小了,都要懂事理一些。”

        杨景行立刻:“您放心,我一定努力进步。”

        丁桑鹏不偏袒:“小何也一样,很不错。”

        老前辈的肯定,何沛媛不得不接受:“谢谢您……”

        上车离开,何沛媛又开始伸懒腰放松:“菜是不是好淡?我看都只放一点点盐,不过盐少健康。”

        杨景行笑:“那你还信口开河,我什么时候说过丁老家饭好吃?”

        何沛媛噘嘴:“我帮你说话还不行?”

        杨景行笑:“当然好,不过有点受宠若惊。”

        何沛媛哼:“……你跟老齐来的时候,他们晚辈也不在家?”

        杨景行说:“都有自己的家,有时候回来有时候不来。”

        何沛媛明白了:“你们来了好多次?”

        杨景行想了一下:“我觉得吧,就像新官上任,与其在意前领导做了些什么不如做好自己,只要把该做的工作都做好了……”

        “你想得美!谁在意了?”

        吵了一架后,按计划是早点回家休息,但是何沛媛又想起来要去买点干粮,免得杨景行要半夜出门找吃的,不健康还事小,万一遇到个狐狸精,浦音女生可就伤心了。

        时间不多了,将就点就去住处最近的超市吧,杨景行想着:“……纸巾也快没了。”

        何沛媛瞟瞟男朋友:“想什么?”

        杨景行干脆直白:“你那次买的卫生用品还有没?”

        何沛媛生气了,真的生气了,足足五分钟没吭一声不瞧司机一眼。

        杨景行苦口婆心:“……我是一个人用不着,用得着的话买了成百上千了……媛媛,我觉得我们之间能聊这个了吧?”

        “你知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尴尬!?”何沛媛终于开口,但确实严重生气了,没有噘嘴皱眉,眼睛圆瞪的。

        杨景行觉得:“当时是当时,现在还尴尬?哼,你没当我是男朋友。”

        “不一样!”何沛媛怒声:“我也是你女朋友,为什么我提老齐陶萌,你一样会不高兴?”

        “我哪有。”杨景行解释:“我是怕你自己说得不开心。”

        何沛媛气得叫起来:“那是因为……你没经历过,那种想死的心情你懂不懂?”

        杨景行害怕起来:“哪那么严重……”

        何沛媛想到了:“我男朋友?为什么还要提最让我难堪的事情?”

        杨景行诚惶诚恐:“上次我们也说过,你也没……”

        “不一样!”何沛媛更来气了:“那我也是强撑着!”

        杨景行先表态:“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提了。”

        何沛媛还气:“提也没必要用嘲笑的语气!”

        “哪有嘲笑……”杨景行好委屈:“我明明是很魅惑……其实意思就是,媛媛,我们聊点私密话题吧。”

        “滚……魅惑你个头!”

        杨景行想到了:“这样吧,我也让你见到我最难堪的一面,好不好?”

        何沛媛谨慎地难免好奇:“……什么?”

        杨景行说:“我能想到的,你别生气,纯学术,我觉得最难堪的就是对着媛媛的照片干坏事却被媛媛发现了……”

        何沛媛要把车顶掀开了,真是无耻下流,而且:“你会难堪吗?我怕你……”

        杨景行失落:“也是呀……我们就假装还不是男女朋友嘛。”

        何沛媛习惯性找漏洞:“那我怎么会发现?”

        杨景行构思:“你到我家去玩,然后我说有点事回一下房间,然后好久没出去,你就来看看,天呐,杨景行你在干什么……”

        何沛媛都不管什么安全不安全了,双拳齐打,毫不留情,严令禁止流氓再说下去。

        停车进超市前,何沛媛依然不放心,瞪视无赖。

        杨景行莫名其妙:“怎么了?没来过吧?入口在那边……”

        何沛媛却又跺脚不满。

        俩人推了推车,直奔食品区域。杨景行问女朋友要不要坐车车,又挨打。虽然快九点,超市人还不少,何沛媛尽快投入战斗:“买点水果吧。”

        感觉何沛媛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购物热情,她有什么宝贵建议如果男朋友不采纳,她还不高兴呢。于是就苹果提子、牛奶酸奶、果汁苹果醋、开心果松子、曲奇玫瑰饼……

        “这儿也有!”何沛媛状态越来越好,发现了杨景行道歉礼物中的巧克力,当然就有点不屑:“算什么贡品,哼……根本用不了你说的那么多时间,现在才多久?半个小时,够装几大盒了!”

        杨景行觉得:“反正你也不吃,买得越多越嫌弃……”

        “我吃!想象成我自己买的。”何沛媛有觉悟:“杜绝浪费,快吃完了。”

        杨景行点头:“知道了,等会再让媛媛生气一次。”

        何沛媛哼,扭头就走。

        杨景行追:“好好好,行了,我马上装一盒……”

        俩人逛了近一个小时的超市,也没白逛,购物车是堆满了的。肯定没啥遗漏了,杨景行选了那条“莫名其妙觉得有亲切感”的结账通道。何沛媛并不露馅,但是机敏地发现男朋友看了架子上的卫生用品后她就不客气了,死掐杨景行的胳膊让他吱吱直叫唤。

        回家,上楼的时候何沛媛都不得不帮男朋友分担两大包,然后进屋就开始忙活,分门别类,不同的东西放在不同的地方。姑娘提着袋子几地来回,同时指挥着男朋友并不时批评指正。蜂蜜当然要放在冰箱里,超市?超市是开封摆放的吗?你不喝吗?

        何沛媛甚至对东西的摆放方式也有要求,所以就忙活到了十点多,真是比那坏事还累人,然后姑娘就把她用保鲜袋仔细装好了放进冰箱的提子再拿出来,分出一半,让杨景行学着应该怎么洗才洗得干净。哎呀,怎么忘记买手套了。

        洗着葡萄,发现杨景行在往自己身后移动,何沛媛猛地警醒:“臭流氓你别过来……去客厅……立刻马上!”

        杨景行站去厨房门口:“这里行了吧?”

        何沛媛抱怨:“果盘太大了,一点都不可爱……”

        洗完了之后,何沛媛还不准男朋友偷拿,得过去客厅坐下再吃。杨景行也灵光一回,先剥出来一颗,往女朋友嘴边递。

        何沛媛有些躲:“干嘛?”

        杨景行嘿:“我想吃。”

        何沛媛皱眉:“……自己吃。”

        杨景行不要脸:“尝尝嘛。”

        何沛媛张嘴,看男朋友送近后就一口叼了,一口吞了,再张口得意:“没了。”

        不过经过再三努力后,杨景行还是尝到了葡萄味的女朋友,但也仅此而已,因为何沛媛提倡克制。

        一天之内说了好几次今天要早点回家,可又近十点半了才想起来这茬,何沛媛又着急了:“……我自己回去,你别送了。”

        杨景行当然不同意:“……我还去趟虹口。”

        何沛媛就要问清楚,到底是去虹口还是送自己……

        路上没耽误,何沛媛也希望杨景行能早点回家,不过等杨景行到了成路那边再打电话,何沛媛在通话中一共说了五六次你去忙吧,但是每次她自己又想起什么事情来,毕竟是刚建立起来的关系,是有许多问题要解决,很多事情要商议。

        按照女朋友,杨景行凌晨三点到家后就发了汇报短信。

        何沛媛居然打来电话,满是慵懒:“烦死了,把我吵醒了。”

        杨景行也委屈:“你多大铃声呀?”

        何沛媛问:“你真到了?饿吗?”

        杨景行说:“先前跟他们吃了点。”

        何沛媛哦:“……不该给你买那么多,扔了。快睡吧!”

        杨景行嗯:“晚安,明天见。”

        何沛媛没声。

        安静了几秒,杨景行问:“睡了?”

        “没有。”

        “睡呀……媛媛,我爱你。”

        “晚安,快睡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