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侦探推理-> 《特种军医》-> 第一千零四十章 **一刻
第一千零四十章 **一刻 作者:特种军医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3
  •     天还是yīn沉的可怕,乌云遮住太阳,大雨随时都有卷土重来的可能,cháo湿闷热的空气让人觉得呼吸的时候都会被水汽呛到似的。
        吐出的气息在只有两个人的空城中,就像是唯一的生命体一般让夏雪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有点纠结与自己,而让她如此纠结的罪魁祸首此刻正真真切切的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撑在她两边肆意的磨蹭着她的发髻,漆黑的双眸里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剥了一般牢牢的锁住。
        搞不清楚是怎么就被拐带上了他的贼船,明明只是来送个文件的却被糊里糊涂的诱拐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身下还是肮脏的水泥地面,睁开眼就能看见乌云密布的天空,这是在打野战吗?这个词突然冒上了脑海中,夏雪猛的想要推开萧凛,却被对方最后的握住了双手。
        “老婆,这个时候开小差,老公我会郁闷的。”萧凛坏笑的看着夏雪,刚刚尝过的美味此刻又有了蠢蠢yù动的念头,他不会再放开这个女人了,对于相通的这一点,萧凛勾起了嘴角,没有什么比身边有这个女人存在更让他有斗志的了。
        “我们分手了!”夏雪说的没有底气但也事实,挪动了下身子,从腰间传来的酸楚都在控诉着这个男人的过分,她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就跟这鬼天气一般cháo湿。
        “我没有答应过分手。”
        “是你提出来的!”
        “我反悔了!”像个耍赖的孩子,伸出舌头去逗弄着夏雪敏感的耳际。
        “我要误机了!”哎哎,真是不公平,总是能准确无误的找到她的敏感点加以攻击,这个男人绝对是可恶到极点了。
        “已经误机了!”萧凛浅笑了下,看着他的女人cháo红的脸,他温柔的吻着她的唇瓣。“我们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认真并且贯彻的谈一下,比如你为什么来这里?”
        双手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停滞,拂过她纤细的侧要来到了她的双腿间·舌尖挑逗着她的贝齿,拒绝她说不这个字。
        夏雪瞪着她美丽的瞳孔,尽管有着不甘心,泛起的水花却也无比的挑逗着萧凛的视觉神经·她的委屈楚楚可怜,让这个男人坚硬的心也随之慢慢融化。“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你,留在我身边,无论是哪里都不会再放开你。”
        或许只有失去后才会有珍惜,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那么幸运,在错失之后还有机会重来,萧凛不是没有想过夏雪的拒绝会成真·她不是一般的女人,说出的话不会收回,让也不清楚自己是否会真的有把握在处理完所有的事之后还有机会追回这个女人,但是现在上帝把她送到了自己的面前,他不会再推开。
        撑开她的双腿将自己的身体挤入了当中,挺动着腰肢打磨着夏雪的下腹,感受到了萧凛哪里的硕大,夏雪的脸红到了耳根·她勾起双臂攀住他的脖子,星眸中燃起了一股yù火,迷蒙视线温柔几乎将萧凛融化·这一刻什么动不用去想,只要好好体会。
        得到邀请的人蓄势待发的一把托起女人的腰,将脸埋首在她的胸口,夏雪的体香总是令萧凛的意志一点点剥离而全身心的投入,尽管如此在那一刹那的瞬间,他还是捕捉到了一丝异常,对于突然停下来的人,夏雪全身停滞了起来,娇喘连连的她疑惑的瞪着他。
        “嘘!”萧凛将衣服盖在了夏雪的身上,拾起地面上一颗石子朝着他前方亮点在的方向shè去·只能的一声,像是打在了某个金属上,令萧凛发出轻轻的犹豫声。“今天先到这里,晚上再继续。”说着人已经站了起来,他并没有离开夏雪而朝着两点钟的方向掠去,在这个时候女人远比真相更重要。
        “不过去看看吗?”夏雪在萧凛的身后迅速穿好衣物·把衬衣披在了他的身上。
        “先回车上再说!”萧凛一脸的yīn郁的牵起夏雪的手,大手包裹着小手,臭臭的表情让夏雪突然很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喂,你确定你现在还可以走出去?”她调侃着萧凛,视线有意无意的瞟向了他那还高高挂起的小帐篷,不是已经做过一次了,怎么还没有满足嘞。
        萧凛狠狠的瞪了夏雪一眼。“女人,再嗦我就真干啦,我介意让观众看个过瘾的。”
        “你舍得吗?”夏雪掩着嘴呵呵的笑了起来,故意将半个身子挂在了萧凛的右肩上,对着他的耳根吹着气,柔弱无骨的身体在触发到萧凛灼热的身体后,夏雪愣了一下,她不在放肆的调戏着这个男人,乖乖的用另一只手扶住他的手。“是危险的人物吗?”
        萧凛摇摇头,他轻咳了一声,车子停在外面,他们还得从刚才进来的地方出去,两点钟方向已经没有了人影,以他的推测可能是jǐng察,闲的无聊进来兜兜顺便在顺手牵羊点东西,空城不代表里面的东西也是空的。
        “交给特洛伊处理,我带你去见见我的另一个宝贝,今后它就是你的了。”说着萧凛用鼻尖闻了闻夏雪。
        “你身上有我的气味,它应该会喜欢你的。”
        “这么快就有新欢了?”说着夏雪挑起一端的眉毛,女人多不是一件坏事,证明自己的男人有魅力,但是偷腥吃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我闻到酸味了!”正大光明的从jǐng察的眼皮子底下上了车开往萧邦的住所,他还有很多疑惑需要搞清楚,最重要的一点是夏雪为什么会出现在西西里,为什么他可以毫不费力的闹到了地契书,以她目前的名声和财力根本就做不到这点,能让巴勒莫市长卖面子的定有他人在背后推波助澜,想到这里,萧凛不由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
        “没什么,我在想你会到这里的原因,我不是只你来买土地的事!”能让巴勒莫拱手相让的人或许就有这么一个人,一个女人,想到慕容冷月,萧凛的脑袋大了起来。
        “因为一份EMAI!”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