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 作者:莫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9-28
  •     喜欢《恶擒冰美人》可以或通过下方的按钮分享给更多书友。为您推荐了一些和《》同样好看的小说,希望您能喜欢:
        「你总算是出现了。 牛bb小说网」见到姗姗来迟的卫君廷,裘文硰一脸似笑非笑。
        「最近又偶然遇上了几个神似的女孩子呀?」武少琅调侃道。
        卫君廷唇边噙着浅浅的笑,那抹笑容里有一丝神秘的喜悦。
        「我回国这么久没见你打声招呼,现下碰了头你也一声不吭,怎么?对我有什么不满吗?」裘文硰笔直的盯着卫君廷。
        「我为什么要对你不满?」
        「因为你对我的婚姻有意见。」裘文硰点出显而易见的事实,当然,必须是甯巧儿不在场的情况下。
        卫君廷这回笑开了,露出洁白的牙齿。「我对你的婚姻没有意见。」裘文硰瞧住他半晌。「若真是这样最好。」
        「电话里说有重要的事要谈,是什么?」卫君廷端起侍者适时送上的咖啡啜了一口。
        「你赶时间?」武少琅挑眉。
        卫君廷顿了下,答道:「不至于。」虽然他很想赶快回家陪冷忧。
        「最近中东战事频传,你应该知道吧?」裘文硰很快的进入主题。
        卫君廷点点头,不明白那关他什么事。「我们并没有把生意扩展到中东地区,那里的情势应该与我们无关,不是吗?」
        「是无关,但是我们想捐点钱给那些生活在烽火连天的难民们。」裘文硰道出目的。
        「捐钱给难民?」卫君廷不禁莞尔。「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乐善好施?」裘文硰横了他一眼,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其实是妻命难违。
        「好吧,捐钱并非啥大不了的事,用不着特别讨论,只要咱们支票一开,任谁都抢着收。」
        「不只是我们开张支票这么简单,硰的意思是想办一场慈善晚会,从那些政商名流身上多挖点钱一并送去。」武少琅说明。
        卫君廷微怔,而后摇了摇头。「我不相信这会是硰的主意。」
        「算你聪明,但巧儿如今是硰的老婆,人家妇唱夫随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武少琅悄悄眨眼。
        「你是认真的吗?」卫君廷望着裘文硰。
        「怀疑吗?」裘文硰反问。
        卫君廷耸了耸肩,「要办就办,我没意见。」
        「事实上,不管同不同意,你都不可能置身事外的。」武少琅笑道。
        「没错。」裘文硰附和。
        卫君廷轻叹,「我知道。」
        冷忧无法成眠。
        虽然床很大、枕头很软、棉被很舒服,但她还是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这全都得怪他!
        那家伙嘴唇的触感还一直鲜明地留着……她下意识地紧咬住唇,想以疼痛盖过那挥之不去的柔软。
        清醒后,许多事情接踵而来,让她甚至没有机会哀悼瞬间被冲刷掉的记忆。
        此刻,她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思路不停地运转着,这才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竟然没有「回忆」这种东西,占据她整个脑海的,只有那个叫卫君廷的家伙。
        他对她说过的话、他对她做过的事,不断地在脑中重复,令她哭笑不得。
        他对她而言,很可能是个危险的陌生人,但如今她却只能依靠他,连下一步该怎么做都茫无头绪;然而,她也明白自己是不可能永远赖着他的。
        怎么办?
        想到一片茫然的未来,她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
        蓦地,窗外一阵细微的声响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什么东西?
        思及这幢大得吓人的房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她立刻警戒地全身绷紧。
        会不会是小偷?
        谁都晓得阳明山上的住户非官即商,全都是有钱人,屋里的装潢摆设辉煌奢华;不论是用想的还是用看的,净是值钱的玩意儿,大部分的偷儿会选这里当下手目标也是理所当然。
        怎么办、怎么办?要真是小偷的话该怎么办才好?
        冷忧慌乱地望望四周,结果所能找到的武器只有一把原木梳子。
        当她认真思考着手上的小武器所具备的威胁性究竟有多少之际,一道人影倏地跃入,她惊叫一声,反射性地将梳子丢了出去,接着是身边任何的物品——「住手,是我!」闻言,冷忧停止动作,这才看清楚潜入房里的正是滕隐。
        「你、你怎么进来的?」
        「没有什么地方是我进不去的。」
        「对不起,昨夜……」她不该因卫君廷一个吻而忘了他的存在。
        「不用跟我道歉。」
        「我后来有回去找你,但你已经走了。」
        「你跟他回来也好。」滕隐心中有所盘算。
        「对了,你说过我们是搭档,我可不可以了解是什么样的搭档呢?」冷忧亟欲厘清事实。
        「我们是工作伙伴。」
        「什么工作?」滕隐若有所思地凝视着她,淡淡抿了下唇,「卫君廷不是告诉你了?」
        「我真的是杀手?」冷忧的音量不自觉地提高几度。
        「而且是顶尖的。」滕隐唇边的笑意加深,他一直以她为豪。
        「怎么可能……」冷忧一脸难以置信,无法想像自己是如何办到。
        天!以前的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冷忧,有一点我必须让你明白。」滕隐表情变得严肃。「我们一旦接下任务,除非死,否则无论如何都得将任务完成。」冷忧微微一震,呐呐地道:「你的意思是……我必须杀死卫君廷?」滕隐颔首,「这是我没有阻止你跟他回来的原因。」
        「如果、如果我办不到呢?」
        「背叛组织只有死路一条。」平板的声调没有温度。
        冷忧不由得战栗了下。「你要我怎么做?」
        「卸下他的心防,伺机动手。」滕隐做了个划过脖子的手势。
        「可是我……我下不了手……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杀人呀!」冷忧惶惑无措的结巴道。
        滕隐抬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记住,现实是非常残酷的,如果他不死,那你就得亡。」冷忧脸色惨白,嘴唇微微颤抖着,发不出半点声音。
        这时,滕隐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放开她到一旁接听电话。
        片刻后,他走回她身边,从口袋里拿出一支手机交给她。「我的电话号码已经输入在里面,发生任何问题马上打给我,知道吗?」冷忧木然地点了点头。
        「我另外有事,先走了。」滕隐拍拍她的脸颊。「谨慎点,别让卫君廷瞧出破绽。」看着滕隐离开后,冷忧跌坐在床上,手里握着手机,愣愣地发起呆……
        「为什么他还在?」冷冽的质问从椅背后传出。
        「出了点意外。」坐在椅中的人终于转过身看着滕隐。「冷忧会出什么意外?」
        「她发生车祸。」滕隐直视着冷傲的老者。
        「她从来没有出过状况,这回是怎么了?」老者面无表情地道。
        「BOSS,再给她一点时间,她会完成任务的。」
        「你希望我再给她多久的时间?」
        「半个月。」
        「半个月?」老者微不可见地牵了牵嘴角。「不会太长了点吗?」
        「请BOSS成全。」老者凝视他好半晌才道:「就半个月,但冷忧若没在时间内将任务完成,那么届时你得拿他们两个的命来见我,如何?」滕隐望向老者,两人的目光对视一会儿,滕隐先收回视线,不疾不徐地回答:「我明白了。」
        傍晚,卫君廷回到家,唤了几声都得不到冷忧回应,于是他直接打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正是她独自窝在床边傻傻发呆的模样。
        「怎么啦?」他坐到她身边关切地问。
        感觉到一只手贴上额头,冷忧这才如梦初醒。
        「你、你回来了呀!」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卫君廷检视她。
        「没有。」
        「那你在发什么呆?」冷忧摇摇头,眸子闪过一丝心虚。
        「睡得好吗?」她点点头,没让他知道她根本睡不着。
        「肚子饿了吧?走,我带你出去吃饭。」卫君廷拉起她。
        「不——我……不饿。」
        「你睡了一天,滴水未进,怎么可能不饿?」卫君廷仔细端详她,眼中有着探究。「你真的没什么事?」
        「没事。」冷忧对他笑了笑。「怎么办?我突然想吃牛排。」
        「有一家餐厅的牛排很棒,你绝对会喜欢。」虽然直觉她有事情瞒着他,但他没再往下问。
        「嗯,你先出去,让我换件衣服。」冷忧将他往门外推。
        -
        准备休息了?方便下次继续阅读《恶擒冰美人》,喜爱《恶擒冰美人》的书友为您推荐如下小说,看看是否符合您的口味?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