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侦探推理-> 《都市俗医》-> 第1538章 纯属意外
第1538章 纯属意外 作者:五十二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3
  •     夜。
        黑幕笼罩着大地,整个人滨海已经是陷入一片的灯红酒绿。。。
        陈凡并不后悔杀了司徒圣杰,他知道如果不杀司徒圣杰的话,只会惹来更多的麻烦,以司徒圣杰这种小肚鸡肠的人,他们之间的过节根本就没有办法化解!
        不他死,就是我亡!
        坐在车上,察觉着自己体内的变化,那丹田绿sè旋涡已经不见,换来的则是丹田里已经形成着一片灿烂的星空,原始生气比起以前更加的纯净,浑厚,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已经是快要无限的接近着更高一层的境界,但是又好像还差那么一点。
        就连现在的他也没有办法搞清楚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也许就连王六也不知道他此时身体的情况是如何。
        但,不管怎么样,实力的进步,最起码让他有了更大的本钱,那怕是在遇到更强的对手,也用不着在学在英国时,只能是躲在暗处观看着聚神期高手的生死搏斗,也完全有了在面对聚神期高手时的一拼之力!!
        大火冲天,火光照亮着整个夜空,显得格外的迷人,看着那别墅里传来的熊熊烈火,陈凡并不会为此而感到可惜,或才是难过。
        但是,却让他感觉到一丝说不出来的稀嘘,就连他自己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成如今这个样子,虽然他杀的都是该死之人,但是。这跟当初他初出山村时,立志只想做一个济世救民的医者来说。却是有着很大的出入。
        也许,这就是人在成长时的改变吧。。。。。
        嗖——!
        “事情都已经办好,绝对不会有人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
        司徒康在做完一切之后,已经是闪身出现在陈凡的车子旁边,对着车上的陈凡是开口说道。
        “上车。”
        。。。。。
        夜,完全的降临下来。
        五光十sè的灯光照在马路上,像镶嵌了一串美丽的珍珠,过路行人的身上仿佛都披上了漂亮的彩衣。
        只是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车子已经是回到了南泉山别墅区,车子也是慢慢的开进了陈凡所住的别墅。
        虽然陈凡所住的别墅很气派,不过在司徒康的眼里,那完全就算不上什么,这跟司徒家的住处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一地的差别,这气派的别墅。在他的眼里也只不过是跟一间茅房没有什么区。
        “少爷,你回来了。”
        刘丽在第一时就看到回来的陈凡,立马就是迎了上去,不过当看到陈凡竟然是光着上身回来的时候,却是让她这俏脸是没来的由的红了起来。
        “芳华小姐她们在干什么?”陈凡点了下头随口问道。
        “小姐她们都在楼上忙着自己的事情,需要我去叫她们下来吗?”刘丽应声的说道。
        “不用了。你去给我准备套干净的衣服,我先去洗个澡。”陈凡摇了下头,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让白芳华等人看到现在的这个样子。
        “是,少爷。”
        。。。。。。。
        带着司徒康走进别墅,陈凡直接对着司徒康。道:“我先带你去见王伯,事情你给他解释清楚。”
        “好。”
        司徒康并不反对的点了点头。必竟现在的他就好像是一个战俘,陈凡所提的要求,他是一点意见也没有。
        陈凡在问了下佣人,知道王六在房间里,便是带着司徒康来到王六的房间,陈凡只是敲了两下门,接着房门就打了开来。
        “少爷,你。。。。”
        王六这一开门,当看到陈凡的时候,这嘴里的话才刚说到一半,便已经是注意到陈凡身旁的司徒康,顿时脸大变的变得冰冷异常,身上的气势更是一下子就暴发出来。
        “是你?司徒家的走狗!”说着,王六已经是挥掌就劈了出去。
        “王伯不可。”
        陈凡连忙的喊到一声,可这时那里还来急,当下只好是一挥手,便是轻描淡写的将王六这犀利的一掌给完全的化解掉,而且还不激起任何的一点劲风,就好像是石子扔进大海,连一点波纹都不曾渐起。
        呃?
        王六顿时是傻眼了,这才注意到此时的陈凡跟今早上出去的时候已经是完全的不一样了,如果说以前王六还能感觉到陈凡身上气动的话,那么现在在他的眼里,陈凡完全就跟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区别,让他是完全看不起陈凡此时修为的深浅。
        “少爷,你突破了?”王六惊讶的看着陈凡问道。
        “纯属意外。”
        陈凡并不否认的点了点头,老实说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那样的情况下突破的,所以这还真是跟意外没有什么区别。
        意外?
        王六听到这两字,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他不知道停留在此时的境界有多少年了,一直都是突破不了,只能是让体内的真气越来越浑厚,越来越jīng纯,但却怎么也突破不了那最后的一步。
        所以陈凡的这个意外,让他还真是更加的意外,而这种意外他怎么就一直都遇不到了?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该扔!
        “那你现在是什么境界?是不是已经到了聚神期的境界?”王六这好奇得是连司徒康都给凉到了一边。
        “不知道。”
        陈凡摇了下头,道:“不过,我能感觉到现在的我离聚神这个境界还差那么一小步,并没有到达真正聚神这个境界。”
        的确。
        这就是陈凡现在的感觉,至于是不是,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对了王伯,你先别跟他动手,听完我的解释你在动手也不迟。”说着,陈凡是连忙就将先前的事情给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道:“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我想他说得应该不会是假话,而且司徒圣杰的确也有杀他之心。”
        唔?
        听完,王六不由皱了下眉头,抬头看了下一旁的司徒康,原本他还想不通那天晚上为何司徒康会处处对他留手,现在看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会这司徒康才会这个样子做。
        “少爷,衣服已经帮你准备好了。”
        这时,刘丽已经是走了过来,看到三人这都站在房口说话,这让她也是感到十分的好奇怪。不过,做为一下人这不应该问的,还是不要问。
        “知道了。”
        陈凡点了下头,看了看王六跟司徒康两人,道:“王伯,你先跟他好好的聊聊吧,我先去洗个澡。”
        “嗯,你去吧。”王六点了点头,看了眼司徒康道:“进来坐。”
        “谢谢。”
        陈凡看到这个样子,已经是完全的放心下来,他还真怕两人一言不合的又开打起来,现在王伯愿意让司徒康进他的房间,那就证明王六已经是选择相信了司徒康。
        走进房间,王六直接就让司徒康是坐在了沙发上,老实说,他也相信司徒康所说的是真话,要不然的话,那晚司徒康就不会在听到他喊出司徒天铭的名字时,会如此的激动,而且还对我自己一在忍让,最后不得不拼个两败俱伤。
        想想,这让王六都意识到那天晚上自己实在是有些太过冲动了,如果静下来听他说完的话,也许两人就不用拼成那个样子。
        “对了,能让我看看天铭少爷的相片吗?”坐在沙发上,司徒康是突然抬头看着王六说道。
        “可以。”
        点了下头,王六是起身就将司徒天铭的相片给拿了过来,递给了司徒康道:“老爷,一直都不喜欢拍照,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几张相片之一。”
        接过相片,司徒康看着那张司徒天铭三十多岁时所照的相片,那熟悉的样貌,让司徒康的身子已经是微微的颤抖起来,伸手慢慢的擦着那黑白的黑片,希望可以让将上面上的一些不雪花给擦干净,好让自己可以看得更加的清楚。
        “少爷,少爷,没想到这一别就是数十年,而此时却已经是yīn阳相隔,是我对不起你。。。。”
        说着,司徒康已经是老泪纵/横,就好像是小孩子一般的失声痛哭起来,让一旁的王六看和眼角上也已经是泛起了一阵的泪珠,现在的他终于相信司徒康的话,因为如果没有那么深的感情,他不可能哭得如此的伤心,更何况还是对于一名六七十岁的老人来说,情感这种东西是最为真实的倒影。
        “老爷过世已经快一年了,如果早在前几年的话,也许你还能得到老爷的身影,不过现在。。。。”说到这,王六已经是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天铭少爷走的很安详,没有丝毫的通苦。。。。”司徒康点了点头,虽然情绪还有着激动,不过他却还能控制得住,静静的诉说起来:“我跟少爷自小在一起长大。。。。。。”
        时间,在诉说中一分一秒不停的流逝着。
        王六并没有开口打断着司徒康诉说,只是充当着一个听众,因为关于司徒天铭的许多事情他所知道的,也并不是很多,现在能听司徒康从头到尾的诉说,对于他来说也能更加了解司徒天铭的过去。
        一个讲,一个听,房间里只有司徒康那轻声的诉说之声,让两个加起来已经是将近一百五十岁的老人是陷入了当初年轻时的回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