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一辈子 作者:日晴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7-02-10
  •     被龙冥抱起,来到了书桌爆龙冥将怀中的少女轻放在桌子边的檀木椅子上,伸手指向了还放在桌子上的,刚刚完成的画作:“怎样,很有神韵吧。”

        顺着龙冥的手指,凤浅的目光瞄向了书桌上的白纸,那白纸上画着一个少女。她身穿浅蓝色的裙子,站在一棵大树下,淡粉色的在四周飞舞着,少女依靠着大树站立,脸上是淡淡的笑意。尤善丹青,图写特妙。据说,冥王能文能武。论武艺,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可以打得过他。冥王善于吟诗,写的一手刚劲有力的好字,画的画也能够传神。用现代人的话说,就是一个标准的人才。

        看着画在纸上的少女,她的一笑一颦,都很传神,如果没有经过仔细的观察,是画不出这样的效果。这场景,很眼熟。是在凤羽皇宫,那一次,应该说是他们第三次见面。只是,那时,她并不知道他就是当年的那个男孩。

        “每一次见你,你都有些变化。而现在,”龙冥的大手抬起了凤浅的下颚,茶色的眸子盯着少女没有什么表情的面孔,“现在的你,比起以前,更加的美丽了,浅浅。”

        握住了龙冥的手,凤浅想要把男人的狼爪移开,却被龙冥一把反握住了柔荑。想要挣脱出,却敌不过男人的力度。无视少女有些愤怒的眼神,一个挤身,龙冥挤坐在了檀木椅子上,顺手捞起了少女,搂着,放在了腿上。男人的下巴,抵在了少女的肩膀上,低声说着:“浅浅,觉得我画的怎样。”

        知道无论怎样挣扎都敌不过他,何况,她还是个病号。索性,凤浅也放弃了那无谓的挣扎,乖乖的任由龙冥抱着。眼睛,又一次的瞄向了在桌子上铺展开的丹青。他的每一笔都很传神,如同将画上的人画活了一般。

        “还不错。”他要是想听赞美的话,她说便是。

        “真的?”龙冥剑眉一挑,“我怎么觉得你有种敷衍我的感觉。”

        “没有。”凤浅看着画中的少女,那时的她虽然每天过着几乎是一尘不变的生活,虽然是不被人待见的痴公主,可是,那时的她哪里会有现在的这些烦心事。和龙冥相处的日子久了,那些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烦恼一股脑儿的袭击着她。她不想考虑事情,可是现在的情形,哪里容得上她继续浑浑噩噩的过日子。

        “浅浅,知道吗?我不轻易为人作画。而你,是第一个。”男人的大手,包裹住了少女的小手,说话时吐出的温热气息,洒在了凤浅的耳边。

        第一个,又是第一个。她是龙冥身边的第一个女人,第一个可以接近他的身边的女人,第一个可以叫他名字的女人。而她,又是龙冥第一个愿意为她作画的女人。第一个,这么多的第一个,让她情何以堪。

        “龙冥,看得出,你是一个很贴心的男人。很多女人都会喜欢你。”垂着头,凤浅低声说着,女人喜欢被男人捧在手心里,精心的呵护着,更何况,他是冥王,只要他愿意,多少女人会投怀送抱,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该说的她还是要说,“何必,将心思花费在一个没有心的人的身上。这样,太不值了。”

        小手,忽然被龙冥的大手拿起,贴在了自己的左胸口处,手,感到了胸口处那蹦蹦的心跳声。虽然龙冥没有碰到她的禁地,可是,这样还是让她不由的脸红了。张口还未吐出一个字,便被龙冥打断了。

        “浅浅,有时我真的想把你的心捞出来看看是什么样的,是不是真的是铁石心肠。”轻轻的一笑,龙冥有些无奈的微眯着眼睛,“有一点你说对了,浅浅,你真的无心。要是别的女人,得到我冥王的青睐,早就扑了上来。可是你--”

        “如果,我和她们一样,是不是你就会放过我。”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也只是说,这是男人自大的心理在作怪。

        听到凤浅的话,龙冥苦涩的一笑:“不!”

        他没有任何的犹豫,斩钉截铁的说道:“浅浅,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那么,龙冥,我想问你,这个世界上有真爱吗?”爱情,在有些问题方面,真的不堪一击。比如说,权利,比如说,金钱。

        “有没有我不知道,”大手捧住了凤浅的脸,迫使她看向了自己,龙冥慢慢的说着,唇则一点一点的逼近少女的红唇,在离少女的唇还有微小的距离时,停住,“但是,我暗恋了你十二年,你说,我的感情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

        错愕的看着龙冥,被他的话所怔住,他刚刚说,他暗恋了她十二年。那一次的恶作剧,就让他喜欢上了她。骗人的,不可能!

        乘着少女分神的时候,龙冥微微的一笑,乘机将唇完全的贴在了少女柔嫩的唇上,眼睛,则是瞄向了书房的屋顶,冷冷的一笑,浅尝则止般的,他放开了少女。而凤浅,却还是处于魂游太虚的震惊状态。刚刚的那个吻,她必是没有感觉的到。不然,她怎会乖乖的任由自己亲吻着她。

        “不,你骗我!”忽然间,凤浅才恍惚过来,不可思议的眼睛看着龙冥,满眼的不敢相信,“那时,只不过是个孩子,又知道什么感情。”

        “可是,表里不一的你,确实是让我很有兴趣。”手轻点着凤浅的鼻子,龙冥满声细语的说着,“谁会想到,传闻中的痴公主竟会是如此可爱的一个人,发现了这个秘密,自然会对你好奇。”

        “那么,时间这么久了,你的好奇心是不是也该淡去了。”别过了头,身子往前挪了挪,想要拉开和龙冥的距离,却被龙冥拉着腰猛的向后一带,紧紧的贴在了男人的怀里。

        “不够,我还没有了解你。最主要的,浅浅,我说过,我这个人很会记仇的。而你惹恼我的代价,便是,你的一生都要归我,明白吗?”茶色的眸子里流过一丝波动,似有意无意的,龙冥的眸子又一次的瞄向了屋顶。

        沉沉的一笑,凤浅的身子微微的着:“一生?我只不过是小小的报复了你一下,你便要我伺候你一辈子,一直做你的丫鬟。龙冥,你这也太狠了。”

        按住了凤浅因为笑而的身子,龙冥手一倾,将凤浅仰搂在了怀里,大手,摩挲着凤浅的脸蛋:“浅浅,你真的不明白我的意思?”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