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1) 作者:夏洛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0-12
  •     喜欢《我的完美先生》可以或通过下方的按钮分享给更多书友。为您推荐了一些和《》同样好看的小说,希望您能喜欢:
        虽然同住一栋大楼,相隔一层楼,但邬曼绿的工作相当紧凑忙碌,要挪出空档并且“巧遇”段培风,其实并不容易,何况他也不是成天在大楼中庭闲晃等着碰见她。 网
        所以,“那件事”便一直挂在她心中,以她急性子的程度,简直是像有根羽毛搔着她的脚底板,按捺不住想冲去帮他“心理治疗”的念头。
        终于,她得空了,但已经晚上十一点。
        她找出存在手机里的段培风的电话,拨给他。
        “我小绿,你在哪里?”
        “在回家的路上,快到了,怎么了?”她的声音听来好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倾身向前,吩咐司机:“开快一点。”
        “不用、不用,你慢慢开,回到家后忙完了打电话给我。”
        二十分钟后,段培风的车子抵达停车场,他立刻通知邬曼绿。“我在地下室,要不要先去你那里?”
        “不用。我跟你说——”邬曼绿在电话中说道:“你先回家,洗个澡,放松一下,我大概半个小时后下去找你,只是聊聊天,没什么重要的事。”
        “好的。”他听完了放心许多,便先回到住处。
        半个小时过去,门铃准时响起。
        段培风前去开门,见到邬曼绿不觉眼睛一亮。
        她穿了件粉红色V领纱质洋装,腰间系了条细腰带,脚上是白色编织楔型凉鞋,绑马尾,还搽了口红,整个人十分清丽秀气。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穿裙子,第一次强烈地感受到她的女性特质。
        她的一双腿好细、好直又好白,身段是那样纤弱、柔软,低垂着长睫,略带羞涩的表情,好有女人味,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
        “不请我进去?”他如果再继续这样目不转睛像看着怪物般地盯着她看,恐怕下一秒她会失去勇气,落荒而逃。
        没错,她是来勾引他的,特地打扮过,只是她大概天生缺乏女性荷尔蒙,刚刚换上裙子后,站在镜子前犹豫了好久,怎么看怎么怪。
        如果段培风对茱莉这样的大美人的勾引不为所动,却对她这个男人婆有反应,那么他大概不是生理上的障碍而是精神上的了。
        邬曼绿虽然质疑自己成功的机率究竟有没有大于十个百分比,不过,既已决定的事,她就非得试试,不成再说。
        所以,她来了。
        在他打开门的那一刹那,在他露出一种类似受到惊吓的表情时,她其实已经明白自己作了一个蠢决定。
        “请进……”他察觉自己的失态,尴尬地退后一步,邀请她进屋。
        她在经过他身旁时,匆地闻到一股属于女性香水的脂粉味,还有……酒味?
        “你喝酒了?”不好意思,她不仅视力好,连嗅觉也是超灵敏,所以不去当员警抓坏人抓毒虫实在很浪费。
        “刚跟一个客户约在酒店签约,喝了些酒。”
        “有美女陪的那种酒店?”太好了!“酒后乱性”,这大大提升了她的成功机率。
        “是,客户硬是安排两个小姐坐我旁边。”他坦白承认。
        “真好,客人主动打电话跟你买车、请你喝酒,还安排漂亮美眉陪你。”她实在大开眼界。
        若不是几次在聊天时听见他接电话时的对话,她也很难相信事实真的就像茱莉说的,光是经由老客户介绍的新客户,他已经得先安排行程才能“抽空”接生意。
        当然,她明白在此之前他必定认真诚恳服务每一位向他买车的客户,赢得口碑,值得信赖,客户才会在亲朋好友想购车时热心地向他们推荐段培风。
        他但笑不语,没想到她听见他上酒店,反应竟然是“真好”。
        她的个性,她的反应,她的一切言行举止,不知为什么,在他眼中,都是那么让人觉得单纯、欢喜。
        “喝什么?果汁、咖啡、牛奶?”他问。
        “有没有酒?”她也想来点酒精壮胆。“我是来找你谈心事的,要借酒浇愁。”
        他倒了杯葡萄酒给她。
        她先灌一大口,旋即屁股一挪,挨到他身边去。“你说,我是不是没有女人味?”
        这哪是借酒浇愁,根本是借酒装疯。
        是说,才刚喝口酒,下一秒立刻发作,酒精的功效有没有这么神的啊!
        “当然不是。”他温柔地安慰她。“你不只漂亮,还很有个性,有属于你自己独一无二的女人味。”
        哇,这么会说话,“属于她自己独一无二的女人味”,她没从这个角度看过自己,没错,她虽不像茱莉那样美艳,但对自己还是挺满意的。
        “可是,男人喜欢的不是我这种女人味。”她的目的是闹他、蹭他,如果他有反应她就立刻开溜,若是没有反应,她就说服他去看医生。
        总之,为了朋友她两肋插刀,亲自下海,在所不辞。
        “会有的,只是你尚未遇到。”
        他就喜欢像她这样直来直往的个性,在他眼中,她绝对是百分之百令人心动的女人,不过,如果她只当他是个谈得来的朋友,他愿意成为她可以安心说话,没有压力的朋友。
        “你骗我,我知道自己身材不好、不像女人……呜……”她假哭,伤心地倒进他怀里。“人家长这么大从没交过男朋友,如果我真的有女人味,为什么没有男人喜欢我?”
        “怎么没有,我就喜欢你呀!”他尽量表现坦荡,不往男女私情上想。
        “有多喜欢?是朋友的喜欢,还是女人的喜欢?”她抬起假哭但没有眼泪的眼眸,可怜兮兮地望向他。“有喜欢到想扑倒我吗?”
        “这……”这也太白、太难以启齿了。
        “你看!你说喜欢我,可是又不想扑倒我,那就代表我一点女性魅力也没有……你只把我当哥儿们,呜……我要把自己灌醉!”她又喝一大口酒后,再次倒向他,用那细致光滑的脸颊磨蹭他的胸膛,自认没什么看头的“飞机场”也顺势贴上他紧实的腹部。
        “那种事要两情相悦,不是单方面想就可以……”他渐渐感到浑身燥热,但理智仍在。
        邬曼绿不晓得自己的酒量何时退步这么多,才喝两口已经醺醺然了。
        呼——好热,心跳好快。
        “没关系,你单方面想扑倒我就扑吧!”妈呀!这够牺牲了吧!明天见到他一定要假装喝醉,什么事都记不得。
        “小绿……你是不是心情不好?发生了什么事吗?”他知道她没醉,但不知是何原因,她跟平常很不一样,不只是穿着,连行为举止也有很大落差。
        究竟受了什么刺激?
        “对,我心情不好,没有男人爱我,从婴儿期到现在空窗二十七年了,最近唯一认识的男人就是你了,可是连你也对我没兴趣……”她猛捏大腿,勉强挤出了一滴眼泪,赶紧眨眨泪汪汪的黑眸,凑近他。
        我的天啊,眼前这男人也长得太好看,身材练得太好了吧!她都快分不清此刻是想测试他的“性功能”正不正常,还是真的希望他扑倒她?
        或者,其实她比较想直接“霸王硬上弓”?
        望着她粉嫩的小嘴,听她吱吱喳喳不休,非逼得他承认喜欢她不可,段培风退无可退。
        他原不是容易冲动的个性,也不曾让**驾驭理智,可此时他只看见邬曼绿的长长睫毛,只看见她明亮灵动的星眸,只听见她如黄莺出谷的美妙声音,只感觉熨贴着自己的窈窕曲线……他的世界已没有所谓理智的存在,只有她。
        他不自觉地低下头,吻了她那看来好柔软、好甜蜜的唇瓣。
        “唔……”她愣住。
        他探出舌尖轻轻**。
        “唔……”她感到一阵酥麻自脚底窜往头皮,手臂起满鸡皮疙瘩。
        高手!
        他揽住她的细腰,让两人之间更加紧密贴合,渴望感受她更多。
        “噢……”现在发生什么事?为什么她全身软绵绵,只觉天旋地转?
        没有人清楚事情怎么发生的,是谁挑起的,这**,啪地一声,瞬间已陷入炽热欲火,情难自禁。
        待段培风稍稍找回神智时才发现两人已横躺在沙发上,而他竟将邬曼绿压在身下,大手贴在她光滑的大腿上,姿势十分“暧昧”。
        一阵心惊。
        前后相差不到五秒,她也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双手勾着段培风的脖子,两脚夹着他的腰,自动送上门的意图太明显,只差没喊出“欢迎光临”。
        等等……她隐约感到下腹被某种硬物抵着,半晌才赫然意识到是他的“生理反应”!
        “咦,你不是性无能?”她脱口而出。
        “什么?”他没听清楚。
        “呃……不是……啊?我在哪里?我喝醉了吗?突然好想睡……”她脑袋里忽然塞进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法细想,只好先藉酒意脱身。“我先走了,拜拜!”
        她不敢看段培风的表情如何,低着头火速逃离现场。
        一直到回到家中,她双手捣着脸颊,才后知后觉地感觉腿软,心悸、**高涨、全身发烫。
        她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错得如此离谱?!
        ***
        邬曼绿又做了蠢事,很心虚,不敢主动找段培风。
        不过,她模拟过许多遍,万一恰巧在中庭、顶楼花园或是电梯里遇见他,要如何自然而然地提到那天她“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化解两人差点擦枪走火的尴尬。
        但是,不知怎的,她一天进门出门好几趟,没事就假装到顶楼浇花,可偏偏遇不到他。
        莫非好脾气的段培风这次动怒了,故意躲着她?
        试想,一个男人平白无故被认为是性无能,多难堪?
        而他一直对她这么好,若是发现那晚她上门去胡搅蛮缠,只是为了测试他是不是“功能正常”,以为她八卦多事,那他会对她多失望?
        重点是,她把他撩拨到“失火”又一走了之,教他如何“收拾善后”?
        一向光明磊落,腰杆挺得比谁都直的邬曼绿,这次整个人缩得像“卒仔”,天天被内疚折磨。
        “唉……”每到三更半夜,工作伙伴都离开了,她睡不着觉,独自一人对着布景的假窗户叹气。
        见不到面的日子,她才发觉自己见鬼地想念他。
        -
        准备休息了?方便下次继续阅读《我的完美先生》,喜爱《我的完美先生》的书友为您推荐如下小说,看看是否符合您的口味?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