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散文诗词-> 《明朝美好生活》-> 第130章 紫禁城是你家开的?
第130章 紫禁城是你家开的? 作者:方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4-24
  •     秉承周太后的懿旨,朱佑桓全不顾梁芳频频递过来的眼色,大肆鸡蛋里挑着骨头,没事找事。(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
        “稍显富态,不行。”
        “个子不够高,不行。”
        “过于纤瘦,不行。”
        来来回回反复都是这几套说辞,借口非常可笑,却丝毫不触犯到秀女们的尊严,结果闹得女孩们啼笑皆非,心里升起感激。[搜索最新更新尽在bsp;  梁芳怒道:“副使大人,你这是在无事生非,胡闹之举,真是岂有此理。”
        朱佑桓笑吟吟的端起茶盏,叹道:“主使大人,不要忘记太后她老人家的嘱咐,最后能进宫的秀女人数,必须控制在五百人左右。”
        “往年惯例,明明是千人规模,今次天下臣民踊跃,自然得翻一倍才好。”梁芳冷冷的说道。
        “这紫禁城难道是你家开的?”
        话一说完,朱佑桓随手把青花茶盏往外一仍,啪!瞬间摔的粉碎,吓得周遭人们心里一哆嗦。
        “你梁太监才是岂有此理,一介奴才,竟敢替我朱家做主怎地?笑话!”
        看都不看脸色气的铁青一片的梁芳,朱佑桓施施然起身,朗声道:“实话告诉大家,本次选秀是为了太子和成王殿下的大婚,从天下精挑细选出德才兼备的女子嫁入皇室。而其余皇子年纪还小,婚配事还得过几年再说。
        也就是说,你们当中唯有区区六个人能够最终脱颖而出,其余不是封为圣上的嫔妃,就是成为女官或者宫女,操持宫中各种贱役不说,甚至一辈子都出不了宫门,见不到亲人。”
        梁芳心中动怒,偏偏却不知该如何反驳,诚然朱佑桓这番话颇有些大逆不道的意思,但别说宫女终生不得出宫,即使贵为嫔妃一样难得回次家省亲,这都是人尽皆知的规矩,只是往日没人敢当众说出来而已。
        万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神态悠闲的等着欣赏接下来的好戏。
        院子里五百位秀女至此悚然动容,毕竟哪怕心比天高,也不敢保证自己就是那千里挑一的幸运儿,区区六人能够屏雀中选,其难度可想而知?一旦不被看中,那一辈子都要呆在暗无天日的皇宫里,何其恐怖?
        不由得很多女孩都打起了退堂鼓,身边没有亲人的不停督促,谁会甘心进宫受罪?
        朱佑桓索性好人做到底,转身一指梁芳,阴森森的质问道:“我问你,增加秀女是你的主意,还是圣上和万娘娘的意思?若有一句虚言,你粱太监可就是犯了欺君大罪。”
        梁芳立时哑口无言,虽说成化皇帝喜好美色,可也没贪婪到想霸占几千美人的程度,预先不过含含糊糊的吐露过,送来十几位乖巧可人的美人就够了。
        至于万贵妃那边,还用问嘛?
        果然是下面人为了好处,往年不停的增加进宫人数,使得宫人的人数极度膨胀,一座紫禁城,竟然住着十几万太监,上万多宫女。
        远处的张梦儿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惊呼道:“姐夫当真好霸气。”
        “唉。”张灵儿为之苦笑,出头鸟岂是好做的?幸亏桓儿还未成年,尚有胡闹的本钱,将来定要时时劝他谨慎做人。
        一席话,挤兑的梁芳束手无策,心中恼恨,面上不敢继续争辩。
        很多宫人越发深信,随着朱佑桓的出现,已经预示着万贵妃的日薄西山,紫禁城,再不是万娘娘能够一手遮天了。
        朱佑桓对此坦然不惧,本身自己占着理,得罪万贵妃梁芳等小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债多了不愁。
        如此这位大爷随手拎起一把椅子,堂而皇之的坐在院子当中,背后是雕梁画栋的储秀宫,面前是众多年轻貌美的女孩子。
        一阵春风袭来,暖意融融,伴随着湿润的泥土芳香,似乎一时间,春天真个来了。
        如此,只要每一位秀女稍有犹豫,就会被朱佑桓一口淘汰,恍恍惚惚的道个万福,缓缓出宫去了。
        诗姗和芷珊携手走出院子,心情愉悦的漫步在宫殿里,忽闻等候在三大殿前响起巨大的欢呼声,笑声中饱含着太多的喜悦和解脱。
        诗姗嫣然一笑,喜滋滋的娇声道:“经此一事,哥哥真是造福了太多的姑娘,有这么位好哥哥,真好。”
        芷珊同样激动,笑道:“这才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敢为咱们仗义执言,这阴森森的紫禁城,曾经吞噬了多少无辜性命?哥哥功德无量。”
        芷珊此言非虚,永乐年间,就有多达三千多的宫女,一日之间无故遭受屠戮,历年枉死的芳魂,数都数不清。
        大多数的女孩都欣然上前,满心欢喜的等着被淘汰出局,也有为数不少的秀女执意留下来,观音儿就在此列,张灵儿姐妹俩,还有万安的长女万贞儿,万吉的亲妹妹万芳等。
        最终留下的依然多达六百人,除了少数心存侥幸,梦想亲近龙颜,一步登天的野心女人外,大多属于背负家族重任,身不由己。
        朱佑桓对此自然无话可说,含笑起身径自去了。反而是梁芳气的脸色黑黑,他收了那么多好处,许诺了无数人家,这下子算是彻底失信于人了。
        不提梁芳算是与朱佑桓结了仇,万吉眼见二人都扬长而去,只得起身走到院子当中。
        心中不舍的深深看了眼张灵儿,万吉心里一叹,赶忙扭过头来,再不敢多看对方一眼,此时此刻起,彼此之间就算是缘分彻底断绝了。
        万吉心情惆怅,面上朗声道:“恭喜诸位贵人,从即刻起荣升为淑女,今后就得住在宫里了,一切还望诸位贵人好自为之,各自珍重,外臣万吉这就告退了。”
        “恭送大人。”女孩们忙盈盈回礼。
        淑女们表情各异,有郁郁寡欢,有强作笑容,有欢喜不尽,有默默垂泪,也有张灵儿这般神态自若,张梦儿这般骄傲依旧的。
        万尚宫目送万吉远去,这才缓缓走到众女面前,沉声道:“不要以为被封为淑女就万事大吉,明日还有一关,将决定你们今后的际遇,不管最终结局如何,你们都要从此住在这储秀宫内。”
        一指一侧面无表情的几十位年长宫娥,万尚宫继续说道:“今后日常起居,都要你们这些大家闺秀亲力亲为,不要指望有丫鬟贴身服侍,宫里自有宫里的森严规矩,那昔日的大小姐架子,统统都收起来,记住要时刻谨言慎行,低头做人,宫里的责罚可不是说笑的。”
        “一间房里住六个人,有一位妈妈负责教导你们平日里的各种规矩,日常安排自有妈妈告诉你们,总之记住了,宫里不是你家,多做事少开口,谨记祸从口出。”
        “是,谢妈妈教诲。”
        众女齐声道谢,到底是大家闺秀出身,预先都被亲人反复告诫过,即使是张梦儿都不敢大意。
        一位中年宫娥头一个唱名:“张灵儿,张梦儿,万贞儿,万芳,刘曼荷,郭翠彤。”
        在场的淑女心里羡慕的看着六位女孩越众而出,人人毫不意外,前四人的身份自不必说,那刘曼荷乃是阁老刘吉的孙女,郭翠彤则是兴国公郭家的嫡出大小姐。
        接下来随着宫娥继续点名,家族身份显贵的赫然都排在前列,安排的住处都是格外宽敞明亮的正房。
        观音儿家世一般,甚至是在场最寒酸的一位,自然排在最后,等了老半天,才听见喊出自己的闺名。
        身边一位个头高挑,容貌甜美的女孩嘟哝道:“狗眼看人低,大家既然同是淑女,为何还要区分为三六九等?真真是气死人了。”
        斜阳西下,气温已然由高转低,其她四位女孩冷的小脸发白,一个女孩跺跺脚,气道:“向阳的正房都被那些豪门小姐占据了,留给咱们的,必定是最阴暗潮湿的厢房,说不定还会是柴房呢。”
        “议论什么?都闭嘴。”
        最后一位中年宫娥缓缓走过来,皱眉道:“先前没听见万尚宫的嘱咐嘛?谨言慎语,少发牢骚,你们都必须时刻谨记在心,小心被有心人抓到把柄,那时谁也救不了你们。”
        “是!”
        六位女孩老老实实的应承,大家都觉得这位妈妈衣衫华贵,面相慈祥,不由得心生几分亲近。
        那容貌甜美的女孩,低声道:“妈妈,明明都进了宫,都是伺候娘娘们的奴婢,我们不就是家世不好,难道进了宫还要攀比家世?就得任由人作践?”
        宫娥意味深长的笑道:“奴家姓周,你们今后就称呼为我周妈妈就好,谁说宫里作践你们了?跟我来。”
        说完周妈妈转身就走,六位女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急忙抬脚跟了上去。
        进了储秀宫,一路上不时听闻从各间房里传出来不满声,什么嫌弃锦被质地不好,房间太过局促,梳洗台还得几个人共用等等。
        更多的是唉声叹气,对着床铺大发脾气,这没有人伺候的生活,对于豪门千金来说何等不习惯?
        正走着,旁边房里走出来一位姑娘,气呼呼的端着铜盆,骂道:“这大冷的天,还得自己去打水?岂有此理。”
        周妈妈闻言停下脚步,皱眉道:“把铜盆放在过道,摇一摇那悬着的铃铛,自有小公公替你打水,你们贵为淑女,粗活用不着亲手做。”
        那姑娘急忙放下铜盆,规规矩矩的低头道:“是,多谢妈妈告知。”
        周妈妈笑了笑,看了看躲在远处的宫娥,知道她们忍受不了这些大家闺秀的气,谜底没有揭晓之前,自然谁都不想轻易得罪这些娇生惯养的淑女们。
        姑娘奇怪的看着鱼贯而来六位女孩,这几日,谁家家世如何,互相早就打听过了。
        “咦!你们怎么还往里头走?那里可是豪门小姐的地盘。”
        这话一出口,顿时从房里冲出来多位少女,神色惊奇的七嘴八舌。
        “或许是安排她们过去扮丫头吧,伺候那些贵人。”一位女孩幸灾乐祸。
        大多女孩露出鄙夷神色,哪怕她们不过是出身于普通官宦家,其中一位讽刺道:“哎呦,兴许是安排她们住一等一的上房呢,哈哈!”
        面对女孩们的取笑,六位姑娘心中愤怒,纷纷低下头去,一个个俏脸涨得通红。
        谁知周妈妈转过身来,一本正经的笑道:“你们还真的猜对了,这六位贵人,住的乃是储秀宫最好的房间,芳翠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