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替嫁傻妾》-> 054 血色杀机
054 血色杀机 作者:颜稣洛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6-27
  •     日升月落,新的一天开启在金灿灿的阳光中,但再暖和的日光也温暖不了宰相府后院,安初一闺房中的冰冷气息。

        安放这两日心情可谓极其的阴霾,皇帝命他禁足一个月,还打了他板子,这一切都是拜他那个傻女儿所赐。安放心情烦乱的将自己关在房间中,命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准打扰。

        于是,那群愚蠢的废物竟然连大一夜未归这样的大事都敢知情不报!

        安放在得知安初一一夜未归这令他脸色巨变的消息的时候,也是他知道安初一满身是血被人抬回来的同时。

        “你说什么?!”一贯沉稳阴狠的安放,此刻像一只暴怒的狮子,那张脸扭曲了一抹骇人的弧度,一把抓住前来报信小厮的衣领。

        小厮吓得面无血色,全身瘫软哆哆嗦嗦的重复道:“宰…相大人,大被人抬回来了,满身是血…啊……”

        小厮话未说完,安放已经风一般的离去。

        砰地一声,安放大力的推开了安初一的房门,刚走几步,入目的便是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还有那刺耳的冷嘲热讽的尖锐笑声。

        “都给我闭嘴!”安放横眉冷对,一声怒吼,房间里的其余女儿和小老婆连忙噤声、退开。

        当他们全都退开,安放那双虎目之中的便是满身鲜红趴在,几乎看不出生死的安初一!

        “一一!”安放那双阴狠的眸子刹那间染上血色,步伐紊乱的上前,紧握的大拳上青筋暴跳,可见惊怒得不轻。

        “爹……”安初一苍白无血色的脸,紧闭的眸子微微张开,从干裂染血的唇瓣嘶哑的蹦出一个字已经气尽力浆在没有了以往的骄傲与美艳。

        “老爷,大这是怎么了呢?和当年的安七夕可有得一拼哦。”小老婆捏着嗓子看似担忧实则幸灾乐祸的道。

        安放一挥手,一阵劲风猛地将那说话的小老婆打了出去,那女人甚至来不及惨叫,就已经一口鲜血喷出,当场死亡!

        “啊!”满屋子的女人们惊恐的尖叫,安放一声怒吼:“滚!”一屋子人见鬼了般疯狂逃走。

        谁会想到,一朝重臣,还是文官首辅的安放,竟然身怀绝技,武功超群!

        “一一,告诉爹,是谁?”安放那双虎目中隐约是带了泪光的,语气轻柔,但阴寒的令人心惊肉跳。

        大手贴上安初一的后背,一股股雄厚的热源源源不断的安初一的体内,令她苍白的面容快速的染上一层暖色,就连脸上痛苦的表情也减少很多。

        “是凰子渊还有北堂烈!”她的声音已经不那么断续,阴毒的语气不见丝毫软弱,满眼狰狞嘶吼道:“我一定会要他们不得好死!爹,您帮帮一一,北堂弦,我一定要得到他!我一定要他!”

        “你放心,爹不会放过伤害你的人,爹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凰子渊,你好大的胆子,就算你身份尊贵,可你真当老夫就惧怕了你么!”安放同样满目狰狞阴狠,言辞狠辣。

        “一一,现在这种时候不要再想着儿女情长了,爹会给你报仇的。对了,他们为什么突然针对你?”安放忽地眸光一闪,惊疑道。

        说道这,安初一想起了在那阴森恶臭的地牢中,凰子渊扒(禁)光她的衣裙,竟然用鞭子一鞭一鞭沾着盐水鞭挞着她,每打一下就骂她一句贱人,那么憎恨的目光,几乎要将她毁灭,她怎么哭骂求饶他都不放过她,竟然就那样折磨了她整整一夜,在她昏死过去的时候用冷水浇醒再打!

        而北堂烈,竟然站在一旁看得兴高采烈,他是帮凶,他一样该死!

        可是最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凰子渊在最后折磨够了她,送她出来的时候说的那句令她感觉晴天霹雳的话。

        ‘再敢碰安七夕,我就卸了你的胳膊腿,你最好祈祷她健康安全,不然我不知道你的脑袋能否保住!’

        安七夕,安七夕,竟然又是因为安七夕那个贱人!

        北堂弦为了安七夕硬生生的踩碎了她的右手所有骨头,还警告她远离安七夕,不准动她,凰子渊也是这样。

        为什么?那个贱人傻子有什么好的?为什么在短短时间内就让北堂弦和凰子渊为了她而改变?变得那么可怕?

        “一一?”一位她是害怕,安放心疼的轻唤。

        “爹!”安初一眼中前所未有的疯狂,嘶哑的吼叫着:“爹,杀了安七夕!您帮女儿杀了安七夕那个贱货!我要杀了她,都是因为她!啊啊,北堂弦不爱我了,我好不容易才得到北堂弦的心,可是他竟然因为安七夕而伤害我,他们都不准我伤害安七夕,可是他们都在伤害我,我有什么错?凭什么都怪我?北堂弦,凰子渊,北堂烈,你们一定会后悔的,你们不是在乎安七夕么,我就要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安初一疯了一般的不停喊着杀了安七夕,安放也阴沉下了脸,他算是听明白了,所有的一切,归根究底,竟然都是因为安七夕那个孽障!

        “小贱人!被人祸害了还敢兴风作浪,这一次,老夫一定不留她!”安放阴森的怒声道。

        “爹?您真的会帮女儿杀了她?”安初一也不叫了,震惊的问,心里却弥漫开了一曲血色凶杀!

        “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一一,我的一一是这世上最最美好的孩子,爹一定会让北堂弦娶你做王妃,安七夕,也一定会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上,还有那个凰子渊,他也别想好过!”安放放轻语气,每说一句,安初一的眼睛就亮一点,说到最后,依然难少阴狠毒辣。

        安放对安初一的疼爱有种偏激的执着,谁都知道,但谁也不敢说出来,这其中的秘密,只有安放自己知道。

        父女两个对视阴笑,阴谋在两个人的视线中酝酿。

        ——

        “王爷,您感觉怎么样?”管家紧张的看着的北堂弦,昨夜发现北堂弦竟然晕倒在书房,吓得管家衣不解带的照看,请御医。

        北堂弦面色看起来只是淡淡的疲惫,哑声道:“无妨,她……”

        “王妃来了,在外面等着,老奴没敢告诉王妃您晕倒了。”管家慈眉善目,态度恭敬却并无多少的忌惮,可见也是北堂弦心腹之人。

        “恩,让她……离去吧,本王不想见她,你在她周围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别的气息?”北堂弦淡淡的问。

        管家褶皱的眼皮一跳,恭敬回答:“是的,有一股毫不隐藏的不输于飞鹰的气息。”

        “恩,想办法不让王妃发现的情况下,将那人请来。”北堂弦只觉得眼皮,明知道夜空会在,他却更觉得烦闷。

        “不用了,我自己来了!”邪魅的嗓音骤然在窗前响起,老管家一惊,就听北堂弦说:“所有人离去,将王妃也带走。”

        “是。”管家低眉顺目的离去。

        屋子里只剩下两个还算不上情敌的男人,北堂弦坐起来凤眸眯出一抹审视的线条,气势凌厉,夜空同样在审视,两个男人在空气中接壤的目光噼里啪啦擦出火花,流动的空气拉出一道的弦,那根弦牵动着两个男人的心,三个人的命运情感!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