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 酆都鬼城 作者:莲妖银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2-27
  •     七月十五。(请牢记我们的网址wWw.xiAZaiLoU.CoM)()http://www.beijingaishu.com
        中元节。
        中元又称鬼节,日落之后,鬼门大开,小鬼入世,阳世的人亦可从鬼门进入鬼界。
        所谓鬼门,位于素有“鬼城”之称的“酆都”。
        “墨姑娘当真要前往鬼界?”
        “嗯。我想知道……琼华覆灭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还有可能得到答案的地方,只有鬼界了吧。”
        “如此……还请墨姑娘一路小心。”
        “我知道。唔,只有灵魂才能进入鬼界,我进去以后……呃……”
        “墨姑娘且安心,少恭定会照顾好你的……身体。”
        最后那两个字分明带着浓浓的笑意。
        白衣的少女往法阵跨出一步,匆忙得像是落荒而逃一般。
        白光闪过,少女的身体软软地向后倒去,恰好落入青年怀中。
        “一路……小心呢,墨姑娘。”青年眸中盛着笑意,眉宇间却有几分凝重。
        墨北微进了鬼界便取出了断水握在手里,小心翼翼地放出感知探查四周。
        森森的鬼气到处流动,到了墨北微身边却像是害怕什么似的避了开去。
        游荡的鬼魂四处可见,有的地方上一秒什么也没有,下一瞬突然冒出一个青面獠牙的鬼来,偶然看到一些建筑,俱是宏伟,却有着不同程度的破败,更显荒凉。
        墨北微扣起手印,给自己加上了模糊感知的精神异术“迷雾”,这才静悄悄地避开鬼卒往里走去。
        紫胤说,从酆都只能到达鬼界外围,要进无常殿得从不周山过。
        她向女娲娘娘询问过,女娲娘娘道,地界本就相通,阎罗殿岂会无道路通往鬼界外围。
        只不过,那条路不大好走而已,若是普通的魂魄,恐怕一接近禁制就再也动弹不得。
        回想着女娲娘娘指点的方位,墨北微加快了步伐。
        鬼界外围巡逻的鬼卒本无多少实力,大约跟鬼界很少遇到外敌有关。须知鬼界不同别处,只有魂魄方可进入。不论你原先有多少实力,一旦魂魄剥离了身体,本事总要打个折扣,鬼卒们掌握的法术与别不同,均是针对魂魄而为,是以即使道行不多,若然群起而上,亦可捉拿强敌。
        墨北微自从知道云天青可能还在鬼界,多年来多次有过来鬼界的念头,但是想到其中的危险,再想到那次贸然前往归墟的后果,只得暂且搁置,直到今日,她修习灵魂异术小有所成,才抱着姑且一试的想法潜入鬼界。
        ——或者说,正是因为见到了“尹千觞”,乌蒙灵谷的事情再度鲜明起来,紧接着,她就想到了这个世界里覆灭不存的琼华,以及,被囚于归墟的玄霄和滞留鬼界的云天青。
        随着和通向无常殿那道禁制距离的缩短,路上的鬼卒越来越强,到后来,有几次墨北微差点被识破了所在,她一咬牙,右手快速地变幻着手印,低声念道。
        “眠。”
        与精神异术不同的是,灵魂异术的咒文都是单字。
        “眠”的作用与催眠术类似,只不过针对的是灵魂而非。若是这个异术对着活人使用,那么,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个人的身体醒着,却不会有任何感觉,也不会对外界做出回应,只会凭本能行事,全无理智可言。
        灵魂异术亦是以精神力作为根源,消耗的精神力是同等级的精神异术的十倍,若是没有一定的基础,贸然使用灵魂异术必定受伤,就好比去年重阳之后墨北微一个不慎,练习“眠”的时候遭到反噬,若不是断水剑灵即时敲晕了她的身体,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等到“眠”的效果过去,墨北微头疼了整整一周——精神领域受损的后果。
        一名察觉到不对而转身的鬼卒动作一顿,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墨北微趁着那瞬间的空隙掠了过去,以灵力护住魂魄,向着禁制冲了过去。
        墨北微只觉得仿佛触到了什么柔软的屏障,刹那的眩晕之后,她再次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周围的景象完全变了,不再是鬼界外围的荒芜苍凉,这里是——鬼界内里了?
        几个长着翅膀的圆球吵吵闹闹地飘过,留下类似于 “好吵的鬼”、“我要吃饼”、“笨蛋你走错路”这些破碎的字句。
        墨北微从一根柱子后走出来,悄悄缀在那几只奇怪的球后面,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她终于能将自己所在的位置和女娲绘制的地图对上,立刻调整方向往转轮镜台而去。
        转轮镜台。
        “想不到竟然还有人记得我云天青……不对,你是谁?”
        云天青抱着胳膊看着眼前的人,眨了眨眼睛,摇头,“我想自己没见过你。”
        墨北微被问得傻了眼。
        她知道这里和她之前在的琼华是两个世界,也知道这个世界没有自己,可刚刚喊出“云天青”的名字时,她偏偏忘了——这个世界的云天青根本不认识她啊!
        “咦,你这一身……”
        云天青绕着墨北微走了一圈,将她身体僵硬的窘况看在眼里,眼珠一转。
        “好似是琼华的道袍啊,看这制式,跟我同辈。这可怪了,我怎不记得我有这么一个师姐妹?”
        “这衣服还分辈分?”
        云天青“噗”地笑了出来,“我说哪,你到底是不是琼华派的?”
        “我、我当然是。”
        墨北微硬着头皮回答。
        “哎?”云天青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摇头,再点头,“唔,就当你是吧。你怎么现在才来,难道你得罪了东海的神将,被多关了几十年?啧,可怜的,头发都白了才死。”
        墨北微一头黑线。
        “我还没死呢——!”
        “哈啊?”云天青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再上下打量墨北微片刻,皱起了眉,“你们这些小鬼是越来越胡闹了,一个个地都喜欢跑到鬼界来,当这儿好玩的吗?一不小心,假死就成了真死了。”
        “……谁是小鬼啊。”
        墨北微嘴角抽了抽。
        云天青好笑地轻哼一声,笑道:“不是小鬼,怎会不分轻重地胡来。我不管你是怎么逃脱了天界的眼睛,鬼界不是久待的地方,问完该问的话,赶快给老子滚蛋。”
        墨北微瞬间起了“原来我认识的云天青还是挺不错的”这种念头。
        这里这个云天青……是什么啊?!
        “哈哈,说着你还不高兴了?好吧好吧,我也不欺负小师妹了。特意喊我出来,总不是在这儿干站着吧,说吧,有什么事儿。”
        云天青右手一拨额前的流海,“不知名的小师妹,请。”
        墨北微愣了会儿。
        云天青就这么相信她是琼华派的了?
        “你……就不怀疑我是骗你的?”
        云天青双手一摊,“琼华这个被天火毁了的门派,现在还有几个人知道?又有几个人有胆子冒充,不怕被雷劈死了吗?”
        就……这种原因……?
        墨北微默默地把心里那点儿敬佩给掐死。
        “琼华派到底是怎么毁的?”
        云天青微愣,盯着墨北微看了好一会儿,目光落在她衣袖上不引人注意的暗纹上,脱口而出:“原来你是重光长老的弟子!”
        “你怎么知道!”墨北微惊讶地抬头。
        云天青伸手指了指墨北微的袖子,努了努嘴。
        “压边的花纹是云破日出,这是重光长老的表记,非嫡传弟子不得使用。若不是琼华弟子不会识得……怪了。”
        云天青狐疑地看着墨北微的脸,清湛的眸中掠过犀利的光芒。
        “我记得,重光长老……不曾收徒。”
        墨北微立刻冒出了冷汗。
        怎么解释?
        云天青可不是女娲,万一他有所察觉,只要一句“你不是这世界的人”,就会让她万劫不复。
        墨北微下意识地握紧了手,左手拇指按在断水剑的剑格上,磕的生疼。
        两人沉默地对峙着,气氛一瞬间压抑到了极点。
        云天青突然笑着打破了沉默,“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管你是不想回答还是不能回答,就算重光长老偷偷摸摸收个女弟子也不稀奇,但是,你总得给个证明。”
        墨北微松了口气,“什么证明?”
        云天青嬉皮笑脸地说:“我怎知道这衣服本来就是你的,还是你扒了死人衣服来穿?也可能你见我小师妹年轻貌美,就顺手把她给——了。”
        他忽然一拍手,指着墨北微。
        “啊,这么说来,你现在的长相真的是你本来的样子吗,该不会其实你是个鹤发鸡皮的老太婆披了年轻的人皮出来了吧?”
        云天青说的轻松,墨北微听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按理说这些话是在给云天青所谓的“小师妹”打抱不平,可是墨北微总觉得,这好像就是在诅咒以及讽刺她。尤其是那句,披了年轻的人皮……老太婆……年轻的人皮……老太婆……
        锵的一声,断水出鞘。
        墨北微好不容易才忍住用剑指向云天青的冲动,剑尖下垂,斜指地面。
        “那你就给我看着,这是不是琼华的剑术!”
        一分钟后。
        云天青冷汗涔涔地逃跑,边跑边喊:“师妹快停手!我相信你真的是重光老头的弟子了!哇——你真要杀人啊?!”
        墨北微拦在云天青前方,长剑直指他咽喉,剑尖颤了颤,随即收回鞘内。
        “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云天青。”
        “自然自然。”
        云天青拍拍心口,“你让我想想。都好几百年的事情了,唉,人老了记性不行啊。”
        墨北微握着剑鞘的手向上一抬。
        “我想起来了!”
        云天青双手一拍,讲快板似的把当年的事情说了一遍,大体上和紫胤说的并无区别,不过他毕竟经历过当时的事情,在说到和妖界的战争时,先是含糊其辞,后来突然叹了口气,干脆利落地说出了大战的情况,譬如哪些人死了,哪些人受了伤,说到夙玉找他下山的时候,眉宇间闪过一缕怀念。
        墨北微听完之后,没有多想,开口就是,“夙玉师姐怎么会看上你?”
        云天青立时瞪了墨北微一眼,随后露出有些落寞的神情。
        “是啊……我也不知道啊。”
        “夙玉师姐和那个红毛怎么回事?”
        “红毛?你说……玄霄师兄?”云天青看着墨北微点了头,顿时嘴角抽搐,“我第一次听到有‘师妹’会称呼玄霄师兄……红毛……”
        “少废话。是不是红毛对不起夙玉师姐?”
        墨北微想到那一次夙玉泫然欲泣的模样,再想到刚刚云天青说夙玉星夜找他离山,脑中立刻闪过种种玄霄愧对夙玉的假想图。
        “……我不知道。夙玉喊我一起下山,我就与她一同离开。我不知道她和玄霄师兄发生了什么,也不想去问……”
        云天青微微侧头,“或者,你去问玄霄师兄就会知道答案了。”
        云天青这句话完全是推脱。玄霄被囚于归墟,那里岂是凡人所能接近的地方。
        他想着眼前这女孩八成和双剑有那么点关系,被掌门和几位长老藏着掖着没在人前露面,妖界来临的时候,若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就是重光长老有意让她避开,才导致了她对当时的事情一无所知。或许她当年和夙玉颇有交情,这才为夙玉打抱不平,但是,已经过了五百多年,再追寻往事还有何意。反正他给个回答,她定会知难而——
        “好,我去跟他问个明白!”
        云天青立刻脚下打跌,诧异地望着眼前的人。
        “喂,你不是认真的吧?!”
        “我本来就要去归墟找羲和,现在只是多问句话而已。”
        墨北微平静地回答。
        “羲和?”云天青下意识地皱眉,忽然之间福至心灵,出手如电,握住墨北微的手腕,搭上脉门,立刻变了脸色。
        墨北微条件反射地甩开了云天青的手,“你做什么?!”
        云天青脸上的笑意褪了个干净,神色凝重。
        “你是望舒……新的宿主?不对,若是有你,琼华不必让菱纱……是了……原来……是这样……”
        云天青低低地笑了起来,“重光长老对自己唯一的弟子果然好得很,救人救到底,难怪你什么都不知道了……”
        墨北微一头雾水。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云天青摇摇头,重新露出轻松的笑容。
        “没什么,你不用懂。怪不得你要找羲和。依我看玄霄师兄未必肯把羲和给你,莫非你想和师兄双修?只怕他不愿意……”
        墨北微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他肯不肯关我什么事,抢了就是。”
        云天青张大了嘴吧,半晌,僵硬地点头。
        “……师妹好气魄。”
        墨北微本着尽量少在鬼界逗留的原则问完话立刻返回人界,全然不知转轮镜台前云天青意犹未尽地感慨着,师妹果真好气魄,抢男人也说得这么理直气壮。要是他那个傻儿子有这种气势,早该来鬼界抢回韩菱纱的魂魄了,何苦等到韩菱纱苦役百年又放弃了轮回以鬼吏之身返回人界才得重聚。
        作者有话要说:有时候很抽,V章看不到,只能看到作者有话说,所以再放一份。等到它抽好了再说吧。
        
        七月十五。
        中元节。
        中元又称鬼节,日落之后,鬼门大开,小鬼入世,阳世的人亦可从鬼门进入鬼界。
        所谓鬼门,位于素有“鬼城”之称的“酆都”。
        “墨姑娘当真要前往鬼界?”
        “嗯。我想知道……琼华覆灭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还有可能得到答案的地方,只有鬼界了吧。”
        “如此……还请墨姑娘一路小心。”
        “我知道。唔,只有灵魂才能进入鬼界,我进去以后……呃……”
        “墨姑娘且安心,少恭定会照顾好你的……身体。”
        最后那两个字分明带着浓浓的笑意。
        白衣的少女往法阵跨出一步,匆忙得像是落荒而逃一般。
        白光闪过,少女的身体软软地向后倒去,恰好落入青年怀中。
        “一路……小心呢,墨姑娘。”青年眸中盛着笑意,眉宇间却有几分凝重。
        墨北微进了鬼界便取出了断水握在手里,小心翼翼地放出感知探查四周。
        森森的鬼气到处流动,到了墨北微身边却像是害怕什么似的避了开去。
        游荡的鬼魂四处可见,有的地方上一秒什么也没有,下一瞬突然冒出一个青面獠牙的鬼来,偶然看到一些建筑,俱是宏伟,却有着不同程度的破败,更显荒凉。
        墨北微扣起手印,给自己加上了模糊感知的精神异术“迷雾”,这才静悄悄地避开鬼卒往里走去。
        紫胤说,从酆都只能到达鬼界外围,要进无常殿得从不周山过。
        她向女娲娘娘询问过,女娲娘娘道,地界本就相通,阎罗殿岂会无道路通往鬼界外围。
        只不过,那条路不大好走而已,若是普通的魂魄,恐怕一接近禁制就再也动弹不得。
        回想着女娲娘娘指点的方位,墨北微加快了步伐。
        鬼界外围巡逻的鬼卒本无多少实力,大约跟鬼界很少遇到外敌有关。须知鬼界不同别处,只有魂魄方可进入。不论你原先有多少实力,一旦魂魄剥离了身体,本事总要打个折扣,鬼卒们掌握的法术与别不同,均是针对魂魄而为,是以即使道行不多,若然群起而上,亦可捉拿强敌。
        墨北微自从知道云天青可能还在鬼界,多年来多次有过来鬼界的念头,但是想到其中的危险,再想到那次贸然前往归墟的后果,只得暂且搁置,直到今日,她修习灵魂异术小有所成,才抱着姑且一试的想法潜入鬼界。
        ——或者说,正是因为见到了“尹千觞”,乌蒙灵谷的事情再度鲜明起来,紧接着,她就想到了这个世界里覆灭不存的琼华,以及,被囚于归墟的玄霄和滞留鬼界的云天青。
        随着和通向无常殿那道禁制距离的缩短,路上的鬼卒越来越强,到后来,有几次墨北微差点被识破了所在,她一咬牙,右手快速地变幻着手印,低声念道。
        “眠。”
        与精神异术不同的是,灵魂异术的咒文都是单字。
        “眠”的作用与催眠术类似,只不过针对的是灵魂而非。若是这个异术对着活人使用,那么,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那个人的身体醒着,却不会有任何感觉,也不会对外界做出回应,只会凭本能行事,全无理智可言。
        灵魂异术亦是以精神力作为根源,消耗的精神力是同等级的精神异术的十倍,若是没有一定的基础,贸然使用灵魂异术必定受伤,就好比去年重阳之后墨北微一个不慎,练习“眠”的时候遭到反噬,若不是断水剑灵即时敲晕了她的身体,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等到“眠”的效果过去,墨北微头疼了整整一周——精神领域受损的后果。
        一名察觉到不对而转身的鬼卒动作一顿,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墨北微趁着那瞬间的空隙掠了过去,以灵力护住魂魄,向着禁制冲了过去。
        墨北微只觉得仿佛触到了什么柔软的屏障,刹那的眩晕之后,她再次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周围的景象完全变了,不再是鬼界外围的荒芜苍凉,这里是——鬼界内里了?
        几个长着翅膀的圆球吵吵闹闹地飘过,留下类似于 “好吵的鬼”、“我要吃饼”、“笨蛋你走错路”这些破碎的字句。
        墨北微从一根柱子后走出来,悄悄缀在那几只奇怪的球后面,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她终于能将自己所在的位置和女娲绘制的地图对上,立刻调整方向往转轮镜台而去。
        转轮镜台。
        “想不到竟然还有人记得我云天青……不对,你是谁?”
        云天青抱着胳膊看着眼前的人,眨了眨眼睛,摇头,“我想自己没见过你。”
        墨北微被问得傻了眼。
        她知道这里和她之前在的琼华是两个世界,也知道这个世界没有自己,可刚刚喊出“云天青”的名字时,她偏偏忘了——这个世界的云天青根本不认识她啊!
        “咦,你这一身……”
        云天青绕着墨北微走了一圈,将她身体僵硬的窘况看在眼里,眼珠一转。
        “好似是琼华的道袍啊,看这制式,跟我同辈。这可怪了,我怎不记得我有这么一个师姐妹?”
        “这衣服还分辈分?”
        云天青“噗”地笑了出来,“我说哪,你到底是不是琼华派的?”
        “我、我当然是。”
        墨北微硬着头皮回答。
        “哎?”云天青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摇头,再点头,“唔,就当你是吧。你怎么现在才来,难道你得罪了东海的神将,被多关了几十年?啧,可怜的,头发都白了才死。”
        墨北微一头黑线。
        “我还没死呢——!”
        “哈啊?”云天青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再上下打量墨北微片刻,皱起了眉,“你们这些小鬼是越来越胡闹了,一个个地都喜欢跑到鬼界来,当这儿好玩的吗?一不小心,假死就成了真死了。”
        “……谁是小鬼啊。”
        墨北微嘴角抽了抽。
        云天青好笑地轻哼一声,笑道:“不是小鬼,怎会不分轻重地胡来。我不管你是怎么逃脱了天界的眼睛,鬼界不是久待的地方,问完该问的话,赶快给老子滚蛋。”
        墨北微瞬间起了“原来我认识的云天青还是挺不错的”这种念头。
        这里这个云天青……是什么啊?!
        “哈哈,说着你还不高兴了?好吧好吧,我也不欺负小师妹了。特意喊我出来,总不是在这儿干站着吧,说吧,有什么事儿。”
        云天青右手一拨额前的流海,“不知名的小师妹,请。”
        墨北微愣了会儿。
        云天青就这么相信她是琼华派的了?
        “你……就不怀疑我是骗你的?”
        云天青双手一摊,“琼华这个被天火毁了的门派,现在还有几个人知道?又有几个人有胆子冒充,不怕被雷劈死了吗?”
        就……这种原因……?
        墨北微默默地把心里那点儿敬佩给掐死。
        “琼华派到底是怎么毁的?”
        云天青微愣,盯着墨北微看了好一会儿,目光落在她衣袖上不引人注意的暗纹上,脱口而出:“原来你是重光长老的弟子!”
        “你怎么知道!”墨北微惊讶地抬头。
        云天青伸手指了指墨北微的袖子,努了努嘴。
        “压边的花纹是云破日出,这是重光长老的表记,非嫡传弟子不得使用。若不是琼华弟子不会识得……怪了。”
        云天青狐疑地看着墨北微的脸,清湛的眸中掠过犀利的光芒。
        “我记得,重光长老……不曾收徒。”
        墨北微立刻冒出了冷汗。
        怎么解释?
        云天青可不是女娲,万一他有所察觉,只要一句“你不是这世界的人”,就会让她万劫不复。
        墨北微下意识地握紧了手,左手拇指按在断水剑的剑格上,磕的生疼。
        两人沉默地对峙着,气氛一瞬间压抑到了极点。
        云天青突然笑着打破了沉默,“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管你是不想回答还是不能回答,就算重光长老偷偷摸摸收个女弟子也不稀奇,但是,你总得给个证明。”
        墨北微松了口气,“什么证明?”
        云天青嬉皮笑脸地说:“我怎知道这衣服本来就是你的,还是你扒了死人衣服来穿?也可能你见我小师妹年轻貌美,就顺手把她给——了。”
        他忽然一拍手,指着墨北微。
        “啊,这么说来,你现在的长相真的是你本来的样子吗,该不会其实你是个鹤发鸡皮的老太婆披了年轻的人皮出来了吧?”
        云天青说的轻松,墨北微听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按理说这些话是在给云天青所谓的“小师妹”打抱不平,可是墨北微总觉得,这好像就是在诅咒以及讽刺她。尤其是那句,披了年轻的人皮……老太婆……年轻的人皮……老太婆……
        锵的一声,断水出鞘。
        墨北微好不容易才忍住用剑指向云天青的冲动,剑尖下垂,斜指地面。
        “那你就给我看着,这是不是琼华的剑术!”
        一分钟后。
        云天青冷汗涔涔地逃跑,边跑边喊:“师妹快停手!我相信你真的是重光老头的弟子了!哇——你真要杀人啊?!”
        墨北微拦在云天青前方,长剑直指他咽喉,剑尖颤了颤,随即收回鞘内。
        “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云天青。”
        “自然自然。”
        云天青拍拍心口,“你让我想想。都好几百年的事情了,唉,人老了记性不行啊。”
        墨北微握着剑鞘的手向上一抬。
        “我想起来了!”
        云天青双手一拍,讲快板似的把当年的事情说了一遍,大体上和紫胤说的并无区别,不过他毕竟经历过当时的事情,在说到和妖界的战争时,先是含糊其辞,后来突然叹了口气,干脆利落地说出了大战的情况,譬如哪些人死了,哪些人受了伤,说到夙玉找他下山的时候,眉宇间闪过一缕怀念。
        墨北微听完之后,没有多想,开口就是,“夙玉师姐怎么会看上你?”
        云天青立时瞪了墨北微一眼,随后露出有些落寞的神情。
        “是啊……我也不知道啊。”
        “夙玉师姐和那个红毛怎么回事?”
        “红毛?你说……玄霄师兄?”云天青看着墨北微点了头,顿时嘴角抽搐,“我第一次听到有‘师妹’会称呼玄霄师兄……红毛……”
        “少废话。是不是红毛对不起夙玉师姐?”
        墨北微想到那一次夙玉泫然欲泣的模样,再想到刚刚云天青说夙玉星夜找他离山,脑中立刻闪过种种玄霄愧对夙玉的假想图。
        “……我不知道。夙玉喊我一起下山,我就与她一同离开。我不知道她和玄霄师兄发生了什么,也不想去问……”
        云天青微微侧头,“或者,你去问玄霄师兄就会知道答案了。”
        云天青这句话完全是推脱。玄霄被囚于归墟,那里岂是凡人所能接近的地方。
        他想着眼前这女孩八成和双剑有那么点关系,被掌门和几位长老藏着掖着没在人前露面,妖界来临的时候,若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就是重光长老有意让她避开,才导致了她对当时的事情一无所知。或许她当年和夙玉颇有交情,这才为夙玉打抱不平,但是,已经过了五百多年,再追寻往事还有何意。反正他给个回答,她定会知难而——
        “好,我去跟他问个明白!”
        云天青立刻脚下打跌,诧异地望着眼前的人。
        “喂,你不是认真的吧?!”
        “我本来就要去归墟找羲和,现在只是多问句话而已。”
        墨北微平静地回答。
        “羲和?”云天青下意识地皱眉,忽然之间福至心灵,出手如电,握住墨北微的手腕,搭上脉门,立刻变了脸色。
        墨北微条件反射地甩开了云天青的手,“你做什么?!”
        云天青脸上的笑意褪了个干净,神色凝重。
        “你是望舒……新的宿主?不对,若是有你,琼华不必让菱纱……是了……原来……是这样……”
        云天青低低地笑了起来,“重光长老对自己唯一的弟子果然好得很,救人救到底,难怪你什么都不知道了……”
        墨北微一头雾水。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云天青摇摇头,重新露出轻松的笑容。
        “没什么,你不用懂。怪不得你要找羲和。依我看玄霄师兄未必肯把羲和给你,莫非你想和师兄双修?只怕他不愿意……”
        墨北微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他肯不肯关我什么事,抢了就是。”
        云天青张大了嘴吧,半晌,僵硬地点头。
        “……师妹好气魄。”
        墨北微本着尽量少在鬼界逗留的原则问完话立刻返回人界,全然不知转轮镜台前云天青意犹未尽地感慨着,师妹果真好气魄,抢男人也说得这么理直气壮。要是他那个傻儿子有这种气势,早该来鬼界抢回韩菱纱的魂魄了,何苦等到韩菱纱苦役百年又放弃了轮回以鬼吏之身返回人界才得重聚。
        =w=
        我表示两个世界的琼华除了结局不同其他都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重光真的对北微很好,哪怕这货当初只是剁狗少女,他还是认了北微是嫡传弟子。
        ……忽然发现,北微现在真正是把琼华的剑术发挥到了极致吧……这家伙以剑入道啊……
        剁狗少女——以剑入道。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这个世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