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散文诗词-> 《大解放的小人物》-> 第五百九十三章 人品
第五百九十三章 人品 作者:炉中青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3
  •     (求订阅支持~~~)
        “妈妈……”小丫头儿嘟了嘟小嘴儿,“你真要走呀??你什么时候走,到时候丫丫送送你……”
        “噗哧……”古云凤当时就乐了,“丫丫可真是个孝顺的好孩子……”
        “你放心吧,你妈妈不会走,就是你师父用棍子打她,她都不会走……”袁思雨就瞅了小丫丫一眼,说道。
        “气死我了,我怎么有这么傻的闺女儿呀……”白姐捂着脸,痛苦的说道。
        “妈妈,我不傻,师母都说我聪明……”小丫丫听到妈妈说自己傻,当时就不乐意了,大声抗议道。
        “哈哈哈哈……”古云凤笑得眼泪都下来了,“的确是不傻,一点儿都不傻,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好了,传喜都给大家倒好了酒了,咱们还是赶紧让郑大爷接着敬酒吧……”秦小君笑眯眯的说道。
        “啊??”郑东方也跟着乐呢,哪成想秦小君还记着敬酒的事儿呢,当时就给傻了眼,“这个……还记着呢??”说着,就端起酒杯来,“先干为敬……”一仰脖,就把酒水给吞进了喉中。
        “郑大爷都先干为敬了,咱们也不能无动于衷……”女孩儿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说道。
        秦小君都发了话儿,众人自然也不敢多说什么,也都豪爽的将杯中的酒干了。
        “来来来,我再给大家倒酒……”赵传喜抱起酒坛子。又要张罗着给大家倒酒。
        “按咱们刚才说的……”女孩儿一摆手,“给郑大爷倒酒。其他人的,有丫鬟不用,那就是**裸的犯罪……梅梅,一会儿记得给大家倒水……”
        “是……”美熟女连忙就美滋滋的应了下来。
        “可是我想喝酒……”袁思雨瞅了女孩儿一眼,“还是酒有味道……”
        “对呀对呀……”王雪莹就开始附和了,“师母,没听说吃饭喝水的,咱们要想跟郑大爷拼酒。以后有的是机会,干嘛非得在饭桌儿上呀??再说了,有菜垫肚子,咱们灌着郑大爷也没嘛劲……”
        “对呀,小君……”聂苍龙就凑到了女孩儿的耳边儿,“这酒是以前的,对郑大爷这样的高手来说。作用不是太大,要是咱们到了大城市里,从药房里弄点儿酒精来,说不得还能对郑大爷儿作用……”
        “唔……”女孩儿眉头微微一皱,“也是这么个理儿……”
        “所以说嘛……”聂苍龙趁热打铁,“这酒都是上了年头儿的。要是让郑大爷一个人喝了,那还不得便宜死他??给我老丈人也比给他好呀……”
        “对……”女孩儿听到男人最后一句话,当时就被打动了,对呀,这么好的酒。留给自己老爹喝,总比让郑大爷给牛饮了要好。
        “对吧……”聂苍龙当时就乐了。“我老丈人那也是爱酒的,平常也就舍得喝十块钱一壶的散酒,只有到了咱姥爷家拜年的时候,才能喝上一点儿土酒,还一喝就高,让咱姥爷挺不满意的……”
        “苦了我爸了……”女孩儿听到男人这么一说,那眼泪当时就下来了。
        “可不……”聂苍龙不由得就叹息了一声,“为了讨好咱爸,我把我爷爷藏了三十年的茅台都给邮过去了……”
        “嗯??”女孩儿当时就是一愣,“怪不得我爸这么喜欢你呢,敢情你贿赂过他??这个贪官,为了一瓶茅台,就把闺女儿给卖了……”
        “什么一瓶茅台??”聂苍龙就翻了白眼儿了,“那可是整整一箱,而且还是大箱,我爷爷发现他的宝贝不见了,急的都住院了……”
        “你可真不孝顺……”女孩儿当时就乐了,男人用他爷爷的宝贝讨好自己的爸爸,她当然高兴了。
        “那后来呢??你爷爷急死了没有??”白姐一脸好奇的问道。
        “你怎么说话呢你??”聂苍龙就白了白姐一眼,“我爷爷虽然年纪大了,可身板儿硬朗,再活个百八十年的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嘻嘻……”白姐吐了吐舌头,不敢多说了。
        “后来怎么解决的??”袁思雨就好奇的问道。
        “我当时一听我爷爷住院了,就赶紧往医院跑,到了医院才知道,敢情是为了酒的事儿,我就跟他说,那酒是我拿的,让我送给我老丈人了,结果老爷子一听,当时就蹦起来了……”聂苍龙说得还挺眉飞色舞的。
        “怎么着??揍了你一顿??”袁思雨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揍什么揍??”聂苍龙就翻了白眼儿了,“我爷爷是给他一帮老战友打电话去了,一个个的搜刮他们的库存,像是什么茅台啦,五粮液啦,汾酒啦之类的,都是上年头儿的……”
        “我的天呀……”袁思雨的眼睛当时就直了,“太不可思议了……”
        “最后弄了多少我就记不得了,反正挺多的,据估算,总价值大概在三百万左右吧,老秦可是着实的贪污了一把呀……”聂苍龙不由得啧啧感叹了起来。
        “我一直以为秦大书记是一个大大的清官,谁知道……他贪起来更狠……”袁思雨就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可不叫贪污……”郑东方抓住了讨好秦小君的机会,当然不会就此放过了,“苍龙送的这个礼,那不是为了他市委书记的权力去的,而是为了人家家长的权力去的,所以说,这样的礼,别说是三百万了,就算是三千万,三亿,收下来都没有问题……”
        “都说闺女儿是赔钱货,老秦这闺女儿可赚了大钱了……”袁思雨就一脸嫉妒的望着女孩儿,说道。
        “滚……”女孩儿就美滋滋的白了袁思雨一眼。“你爸才是卖闺女儿的呢……”
        “唉……”聂苍龙却是叹息了一声,“为了这些个库存呀。我爷爷可是欠了老大的人情了,好多年轻的时候穿一条裤子的老战友,都不让他进门儿了,一想起来,我就羞愧难当……”
        “你看你这人……”女孩儿却是白了男人一眼,“不就是酒么??我姥爷库存里,那酒多得是呢,让你爷爷还了人情不就得了??”说着。就凑到了男人耳边儿,“偷偷告诉你哦,我姥爷的酒,都是药酒,喝了之后,对人身体倍儿有好处……”
        “真的……”聂苍龙的眼睛当时就亮了,“那要是这么说的话。这酒还不能少拿了,少拿了,就显得咱姥爷这人太小气……”
        “嘿……”女孩儿当时就不乐意了,“我可告诉你啊,我姥爷那酒,那都是能上拍卖会的。一斤就得好几十万呢,顶多就给你十斤……”
        “放心吧……”聂苍龙淡淡一笑,“到时候,我跟咱姥爷说去,我这人从来都是倍儿让人稀罕。只要我把咱姥爷哄高兴了,咱姥爷那库存。还不是我想拿多少就拿多少??”
        “嘿……”女孩儿眉毛一竖,“那是我姥爷,你别一口一个咱姥爷……”
        “看看这人,可真是够现实的……”袁思雨就撇嘴了,“刚才苍龙说给你爸送礼的时候,人家说的多暧昧你都没反应,这会儿一说把你姥爷的库存搬空了,你就我姥爷了??”
        “我就现实了,现在的女人,有不现实的么??”女孩儿却是翻了翻白眼儿,说道。
        “我就不现实……”袁思雨当时就一挺胸膛,“为了跟苍龙在一起,我就是当小三都乐意……”
        “小青蛇这么2的人,有什么好的??竟然让你当小三都乐意……”女孩儿的眉毛挑了挑,说道。
        “因为爱情……”袁思雨顿时就一脸虔诚的说道。
        “切……”女孩儿却是撇了撇小嘴儿,“小青蛇要不是陆地神仙,你还会因为爱情么??”
        “小青蛇要不是陆地神仙,就没你什么事儿了姑娘……”袁思雨却是翻了翻白眼儿,说道。
        “这话说得倒是挺在理儿的……”白姐就相当认同的点了点头,说道。
        “在理儿么??”女孩儿瞅了白姐一眼,有些诧异地说道。
        “你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白姐瞅了女孩儿一眼,神色间不由得就多了一丝戒备之色。
        “听真话……”女孩儿眉毛一挑,说道。
        “姑娘……”白姐深吸了一口气,“小青蛇要不是陆地神仙,早就让我们抢去做压寨夫人了……不,是压寨夫君,根本就没您的什么事儿了……”
        “小青蛇要是连你们都打不过,难道你们还这么稀罕他么??”女孩儿顿时就有些诧异了。
        “爱情跟力量是两码事儿……”白姐就撇了撇小嘴儿,“我们看上小青蛇,那是因为他的人品,可不是因为他是陆地神仙,现在是什么时代了??要想修成陆地神仙,顶多就是时间的问题,可人品这东西,就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了……”
        “小青蛇这么2的人,也有人品么??”女孩儿有些诧异的瞅了聂苍龙一眼,“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呀??”
        “我怎么就没有人品了??我什么时候2过??”聂苍龙就有些不乐意了,白了女孩儿一眼,“你伤害了我纯洁幼小的心灵你知道么??”
        “哼……”女孩儿只是轻哼了一声,连理都没理他,只是望着白姐,看看白姐怎么说。
        “人呀,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小青蛇是你碗里的,你只管吃就行了,当然用不着看了……”白姐没有说话儿,袁思雨倒是叹息了一声,酸溜溜的说道。
        “嘿……”女孩儿当时就不乐意了,柳眉倒竖怒视着袁思雨,“我什么时候看着锅里的了??”说的跟姐还盯着别的男人似的。
        “袁思雨,你什么意思??”聂苍龙就不乐意了,怒视着袁思雨,说道。
        “没什么意思……”袁思雨撇了撇小嘴儿。瞟了男人一眼,“我跟你说哦。就跟男人喜欢看美女似的,其实美女也喜欢****帅哥儿,不信的话,你问问姓古的还有白姐……”
        “我可从来都没有****过帅哥儿……”古云凤连忙举起手来,义正词严的澄清自己,“我古云凤可是很传统的女人,从来都不会做****这样的事儿……”
        “你快得了吧……”白姐就撇嘴了,“你当我是瞎子呀??你从混进我们当中之后。就一直在****苍龙,看着看着,眼睛就会发直,有时候还会流口水,我们都没好意思拆穿你……”
        “你你你……”古云凤的脸蛋儿当时就红了,羞怒的望着白姐,“你胡说。我才没有****呢……”
        “是是是……”白姐连连点头,“当初是苍龙赶车,你坐在后面儿,眼睛往前一瞅,就能看到苍龙的背影,这不算****。这是明目张胆的看……”
        “白姐……”古云凤顿时就有些眩晕了,“你胡说,你就是胡说,你不要逼我把你做春梦的事儿给说出来呀……”
        “你都说出来了……”白姐就翻了翻白眼儿,“告诉你吧。姐长这么大,根本就没有做过春梦……”
        “咱们俩睡过这么多天了。你做没做过春梦,难道我还不知道么??”古云凤咬牙切齿的说道。
        “没做过就是没做过……”白姐撇了撇小嘴儿,“这春梦一直都是无知小女生才会做的,绝对不可能包括姐,姐可是连孩子都有了……”
        “你老公那样的人,跟苍龙比得了么??那么丑一个男人,你跟他一块儿睡,你就不膈应的慌??”古云凤一脸鄙夷地说道。
        “郎才女貌,男人看才干跟人品,女人才看长相……”白姐翻了翻白眼儿,说道。
        “那你老公有什么才干呀??”古云凤撇了撇小嘴儿,“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呀??你不要告诉我,他会做冰箱,也会做汽车……”
        “似乎人品也不怎么样……”袁思雨就撇了撇小嘴儿,“跟你以前吹的可差了老远了……”
        “这不人都是会变得么??”这古云凤跟袁思雨这么一挤兑,白姐当时就尴尬了起来,“不过我们丫丫的爷爷奶奶,那人品可是……”
        “唉唉唉……”古云凤就打断了白姐的话,“咱们正说着你老公呢,你说你老公的爹妈干嘛呀??”
        “丫丫的爷爷奶奶人品有多硬,他们的儿子以前就有多硬,这不都是这世界末日给闹的么??”白姐就一脸尴尬的说道。
        “先不说小青蛇了……”袁思雨撇了撇小嘴儿,然后手指头一指赵传喜,“看看人家传喜,人家怎么就没让世界末日给闹了??就传喜这性格儿,在世界末日以前,那人品肯定没有你老公硬……”
        “嘿……”赵传喜当时就不乐意了,“我人品一直都是这样,怎么就没有白姐的老公硬了??”
        “怎么??你不服气??”袁思雨眉头一皱,冷眼瞅着赵传喜,说道。
        “我不服气……”赵传喜一梗脖子,强硬的说道。
        “对……”白素云听到袁思雨这么说自己的男人,自然也不乐意了,“我们就不服气……”
        “赵传喜是苍龙的弟弟,看在苍龙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跟他计较,可你一个白蛇精,竟然也敢跟我炸翅儿??你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袁思雨目露凶光,恶狠狠地望着白素云,说道。
        “老公……”白素云那眼泪当时就下来了,抓着赵传喜的胳膊,“她要扒我的皮……”
        “借她俩胆儿……”赵传喜却是撇了撇嘴,“当着咱哥的面儿呢,她一个手指头都不敢碰你……”
        “你说我不敢碰她??”袁思雨腾的站起身来,走到了两人身后,掐着腰怒视着两人。
        “你不敢……”赵传喜冷笑一声,说道。
        “你看我敢不敢……”袁思雨面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伸出一根手指头,就在白素云的屁股蛋儿上戳了两下儿。
        “啊……”白素云被戳的浑身一僵,情不自禁的惊叫了起来。
        “哥……”赵传喜就把目光望向了老哥,“袁大神仙欺负你弟妹……”
        “啊??”聂苍龙一脸迷茫的瞅了瞅赵传喜,“哦,你说什么??”
        “哥……”赵传喜的脑门子上当时就冒出了黑线来,“你就别装傻了,袁大神仙欺负你弟妹了……”
        “欺负我弟妹了??”聂苍龙不由得眉头一皱,“我弟妹那不是你媳妇儿么??”
        “对呀,就是我媳妇儿……”赵传喜有些迷糊的点了点头,说道。
        “哦……”聂苍龙点了点头,“那等她欺负我媳妇儿的时候,我再收拾她……”
        “哥……”赵传喜的脸色当时就黑了,“你不管啦??”
        “她又没有欺负我媳妇儿,我管得着么??”聂苍龙就白了赵传喜一眼,说道。
        “嘿嘿嘿……”袁思雨当时就坏笑了起来,手指头在白素云的屁股蛋儿上一个劲儿的戳,“不管用了吧??某人把他哥当成了大树,结果这大树太高了,一点儿风都挡不了……”
        “老公……”白素云噙着眼泪,强忍着被人欺负的委屈,可怜兮兮的望着赵传喜。
        ps:求推荐,求收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