蛮影 作者:慕容夜安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12-22
  •     蛮玄上空,黑云低压,如沸腾的海水般强势翻卷,诡异变换。(看小说请牢记wwW.xIazAilou.cOm)阵阵惊雷炸开,凄厉骇人,不时有凌厉已极的闪电撕破苍穹,然后迅速没入无边无际翻涌的黑暗中。
        蛮玄之地笼罩在一片黯然中,光线极淡,直划过去的闪电偶尔照出大地惨白一片,气氛压抑,人烟罕至。此地巨兽怪虫漫布,毒瘴雾气聚而不散,神秘至极,处于极西之地,少有人愿意冒生命危险来探寻它的神秘面纱。
        蛮玄之地的影浪林内漫天落叶纷飞,一派萧瑟。挺拔的巨树遮天蔽日,光线更少能够投射下来,林内犹若黑夜渐近,数丈之外的东西便已看不真切。
        一群黑衣人隐在影浪林中不动声息,若不仔细察看定不会发现他们的所在。立于最前面的一名黑衣人面颊颇为清俊,眉宇间却不时闪过丝丝怪异的气息。黑色锦袍裹住修长均匀的身体,紫色吊穗随风飞舞。此人手握一柄魔刀,刀锋斜斜指地。魔刀黑柄白刃,白刃上光华缓缓流转,魔魅般吸入注意,紫色火焰纹路漫布刀刃,似在跳跃呼啸。魔刀便是紫焰刀,持此刀者乃是魔羽山庄少庄主单九音。身后十二人白银丝甲蒙面,黑袍鼓鼓,当是魔羽山庄十二魔翼无疑。
        单九音凝望了影浪林深处一眼,深邃无匹,若有群魔乱舞,又似风平浪静。便冷冷对身后十二人道:“你们是否还要跟去。”
        十二魔翼面面相觑,心里闷雷滚滚。蛮玄之地凶险异常,若不是庄主之命,他们又怎么会冒生命之险来这象征着死亡的隐秘之地。十二魔翼当中一人躬身道:“少庄主,庄主对蛮玄之地将要现世的宝物是势在必得,属下也是奉庄主之命以保少庄主安全的。”这人刚一说完,就在心里连呼后悔,恨不得打自己一耳光。
        只见单九音重重“哼”了一声,微怒道:“你们若有能力,就把自己的命保住再说。”心里却苦笑想道:父亲,既然把这事交给九音,就应当相信九音才是。单九音紫焰刀一横,紫光点点星射,一脚踏了出去。“啪嚓”一声微响传出,立即被上空的滚滚雷声掩盖,不见踪影。但单九音却不敢再动丝毫,心已提到嗓子眼上,以不变应万变,其他十二人虽然看不见表情,也铁定是面如死灰。
        突然,影浪林内狂风大作,满地奇形怪状的落叶被搅的四处激飞。参天古树狂乱摆舞,根部“吱吱”声涌出,即似乎要破土而出。十三人意守丹田,方才在狂风中稳住身形,护身真气蓬勃绽放,落叶卷飞过来便纷纷碎成粉末。凶猛无比的狂风逐渐缓和下来,众人也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传说中的蛮玄之地杀机漫布,每一步都是万分凶险,所以众人才会如此小心翼翼。
        影浪林狂风过后,雾气渐散,丝丝光线若缕照下。盘旋交错的巨大树根裂纹满满,潮湿朽腐。“嘶嘶”之声从远处荡来,若真若幻,却听得大家心里发毛,刚刚松弛的神经又绷紧起来。单九音紫焰刀一挑,龙吟不绝,一道耀眼的紫光破入丛林深处,犹若泥石入海。那“嘶嘶”声越来越近,腥臭扑鼻,猛的两道红光暴盛,巨大的弯曲身影盘在影浪林上空,红色的灯笼眼睛骇人至极,微弱的光线照在那身影之上,银光闪闪。众人一见,纷纷惊呼出声:“巨炎银蛇。”身体却都在瞬间滑到数十丈之外。
        巨炎银蛇,身长十数丈,巨眼可射红光炎浪,口喷剧毒,身若碎银甲鳞片护身,坚硬异常,喜食人,一百余年前曾在西泽一带兴风作浪,伤害无辜,不少修真高手亦是为其所伤。就在三大名门正派“万剑门”,“秋翼谷”,“长落盟”准备各自派出得意弟子前去降服之时,巨炎银蛇突然销声匿迹,后来一直未出现危害人间。却不料在此影浪林内见到,众人心里皆是叫苦不停。
        巨炎银蛇火红的巨眼凶光连闪,丑陋的脑袋仰天长嘶,声音怪异刺耳。无数毒蛇异虫涌动而来,层层叠叠。巨炎银蛇巨大的身躯一扭,不少沧桑古树当即被横腰折断。两道妖红光芒毕现,卷动无数枯枝落叶电射而至。单九音眉头一皱,身体向后滑落数十丈,真气滚滚注入紫焰刀,热浪逼人,紫焰刀上紫焰跳跃宛如在燃烧一样。巨炎银蛇巨头砸下,地面轻微晃动,无数毒蛇异虫被砸的血肉模糊,残肢断骸冲天而起。单九音身形飘闪,紫焰刀爆发万道炽热紫焰,卷舞成咆哮的火龙,撞向盘曲的蛇尾。十二魔翼飞散开去,各引指决,腰间法宝飞出,大放光华,强盛的光芒交错成网,向巨炎银蛇罩去。
        怒啸的火龙抵挡住妖红的凶光,火焰四溅,焦臭之味荡散开来。单九音刀势未停,“哧”的一声钝响,紫焰刀扑出一道数丈长的烈焰,周围空气涟漪激起,气浪叠叠,烈焰所到之处,枯萎焦臭一片。巨炎银蛇的银甲却是相当坚硬,只被划开数尺长的口子,绿液飞溅。巨炎银蛇吃痛,巨尾疯狂扫摆,树干断裂,脆响连连,十二魔翼撑起的光网登时迸散,被一股大力搅的倒飞出去。蛇尾急速扫向十二魔翼中的一人,那人只觉眼前一黑,无穷无尽的冲击力毁天灭地般压了下来,勉强撑起的护身真气散碎,一时手足失措。
        单九音清啸一声,身子电射而过,把那人救出生死之境,手中紫焰刀越转越快,形成一把密不透风的紫焰光盾,堪堪抵挡住那狂扫而下的巨大蛇尾。光盾在蛇尾的暴击之下颤动不已,单九音呼吸一滞,喉咙一甜,一线血丝从嘴里溢出,两人朝地下坠去。地面上的无数毒蛇异虫纷纷涌动,见美食到来,皆是欢呼不已。单九音紫焰刀凌空飞转,刀焰汹汹,呼啸劈下,夹杂的真气仍然犹如海啸狂潮,滔滔不绝。地面层层叠叠的毒虫异虫被劈散开去,毒液四溅,腥臭扑鼻。紫焰刀在地面轻轻一点,单九音借势弹跳至上空。
        单九音不顾自身安危、舍命相救十二魔翼之一,十二魔翼心中都是暖流淌过,要知道魔羽山庄庄主单九君虽然面相平和、笑容可掬,实则内心阴暗、奸邪狡诈,众人畏惧其法术与威势,只得小心翼翼行事,以防那天不知不觉中就掉了脑袋。单九音看似冷傲、不苟言笑,对属下一脸冷冰冰、不瞧正眼,却是心地善良,不但不会滥杀无辜,反倒无数次从其父鬼头刀下救出不少性命。十二魔翼心里皆是羞愧之色,自己不但无法保护少庄主的安全,反而连累于他。
        单九音手中的紫焰刀轰然震动,真气如冰川垮塌、瀑布飞泻,朝着紫焰跳跃的刀刃急撞而去。“轰”的一声鸣响,炫光围绕紫焰刀绕飞卷舞,紫焰刀鸣声不绝。巨炎银蛇急冲而来,巨树拂动摇曳,脆响铺满耳际。单九音大喝一声:“快走!”十二魔翼一生杀人无数,心里从来不曾有过现在的苦楚,见单九音黑袍飞扬,高挑单薄的身体被层层光圈包围,不禁喊道:“少庄主,要走一起走。”单九音怒道:“快走,我自有分寸,你们留下了帮不了忙。”十二魔翼心里更是难过,但自己留下来却是自能是少庄主的累赘,当即祭起法宝,毫光连闪,御器飞出。
        巨炎银蛇鳌头挺进,双眼红芒连射,冲向飞旋而来的紫焰。巨炎银蛇脑袋上绿液斑斑,绿血淌流不止,但仍旧凶猛无匹,无丝毫退却之心,见众人一个一个从自己眼皮底下逃走,更是怒极,庞大的头颅砸将下来。单九音眼前一花,股股强劲的力量如万川咆哮,汹汹奔流,在经脉中冲撞泛滥。每次一撞,身体不由向后退去数丈,体内真气窜走分散,但很快又凝集起来。
        单九音右臂挥舞,紫焰刀火焰吞吐,刀势如虹。紫焰叠卷漫舞,气浪咄咄骇人,巨大的紫焰光盾横在身前,无数炫彩紫芒绕转不息。巨炎银蛇一向纵横无敌,傲慢至极,却见自己屡次攻击之下,那少年皆是安若无事,登时仰天一阵怒嘶,蛇尾砸下,地面裂开丈许长的缝隙,影浪林内万树摇曳,呼啸怒吼。巨炎银蛇冲向半空,一半光线被其所挡,林内更是阴暗无光。红芒闪闪,巨炎银蛇竟全力冲向紫焰光盾。
        单九音心里一紧,知道最后的机会已经到来。毁天灭地般的力量砸在光盾上,紫焰跳跃的光盾登时碎裂,四散而去。单九音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当即来不及察看伤势,祭起紫焰刀,因势利导,借助强沛的冲击力御刀光射而出。单九音只觉风声猛烈,仿佛要将自己撕裂开来,巨炎银蛇那怪异的狂嘶声时远时近。单九音长长吐了一口气,惊悸不已。哪知受伤过重,一个不慎,从紫焰刀上横躺倒下,重重摔在地面上。
        单九音念力所及,方知自己外伤颇重,经脉受损倒比较轻,而巨炎银蛇亦没有追来,当即放下心来。放眼望去,身处一陡峭狭隘的山谷,周遭阴冷潮湿,怪石嶙峋。无数色彩斑斓的毒虫涌动过来,在单九音撑起的护身真气三尺外却步。一些暴动的毒虫迅疾弹跳冲向单九音,皆被真气罩搅成粉碎。只是半个时辰左右,单九音就感觉伤势好了一大半。此时山谷光线逐渐明亮起来,滚滚乌云平息干戈,氛围神秘廖静。
        东南方向,风声鹤唳,娇喝若有若无,显然是在进行一场激战。单九音耳垂一动,登时站起身来,毒虫见势,密密麻麻一圈弹跳起来。单九音双手握拳,一股强劲的真气冲撞出来,层层叠叠的毒虫被巨大的冲击力砸中,星射向山谷各处,不再动弹。
        单九音指决一引,紫焰刀焰光闪动,浮空身边,随后身影一闪,踏上紫焰刀,御刀向东南方向赶去,穿过浓浓雾障,啸空之声越来越响。浓雾散尽之处,是一块沟壑纵横的阔原,树影稀疏,树干盘结错落,一棵高耸入云的古树格外显眼,树干中分散出来的万千藤蔓四处搅飞,一白衣女子被无数藤蔓绕住,体内滚滚真气炸裂开来,藤蔓一松,但立即箍得更紧,看来那白衣女子已是无法摆脱藤蔓的纠缠了。单九音脑中迅速闪过一个念头:人树魔!人树魔原本只是一株逾千年的苍天古树,只因为吸取不少天地纯空灵气修炼成魔,最喜欢食修为高深者,摄其真元以助自身修为。却无奈身处蛮玄之地,少有修真者到来,这白衣女子修为高深,人树魔自然是不愿轻易放过。人树魔不断发出“吱吱”怪叫,显然是惊喜至极。
        只见那女子低首垂眉,素手如雪,处惊险之地而不乱。一张脸容如凝脂般白皙,白里透红,温婉如玉,晶莹剔透。单九音心中一荡,连忙炼气凝神,身形激射,从万千藤蔓中穿插而过,紫焰刀焰芒呼呼。一缕淡淡的幽香扑入鼻内,其香宛若雪山冷月,无可名状,白影已近在眼前。紫焰刀刀焰暴涨,劈向碧青的藤蔓。单九音以为这藤蔓必定禁不住这霹雳一刀,却不料藤蔓无丝毫裂缝,自己反倒被一股大力撞开,想不到这藤蔓竟然坚韧至此。
        人树魔“吱吱”声呼啸更响,沧桑巨大的树干突然露出一个黑暗阴森的口子,藤蔓将裹住的白衣女子向黑暗的口子里拉去,白衣女子一声脆响娇喝,白色真气滚滚倾泻而出,藤蔓纷纷被震开来,却被围绕在旁边更多的藤蔓裹住。单九音念力所及,几块巨大的褐色石头飞舞起来,纷纷砸进人树魔张开的巨口里。单九音紫焰刀紧握,默念“紫焰破天诀”,紫焰刀化为气刀,气刀融入右臂之中,刀手合一。气刀爆发的漫天紫焰纵横飞舞,随后凝集为一把柳叶似的晶莹薄质长刀。刀势所向,藤蔓避让。裹住白衣女子的藤蔓纷纷枯萎,了无生气。人树魔“吱吱”发狂,万千藤蔓呼啸卷至。
        “紫焰破天诀”虽然威力无匹,但极耗真元,单九音幻化的气刀登时破碎,紫焰刀横握在手。白衣女子指决一引,清冽寒气磅礴迸射,白光一闪,一把剑身晶莹的长剑素手在握,赫然是名动一时的寒雪仙剑。单九音脱口而出道:“万剑门古雪纤。”见其洁净飘逸的袖口秀了一把古剑标志,当是万剑门弟子无疑。
        古雪纤面颊微微一红,用几不可闻的细蚊声道:“谢谢救命之恩。”单九音突然觉得自己心里一震,刀势一滞,护身真气一薄。无数藤蔓趁势呼啸甩来,单九音既然浑然不觉。“小心”雄浑的声音炸将开来,单九音猛然醒过来,见古雪纤妙目凝望过来,心里又是一震,当即屏气凝神,背后剑气纵横,一道弘光流彩穿天贯日,格挡开袭向单九音的藤蔓。一名白衣男子御风而来,眉目精致,俊朗温润,白衣飘飘,说不出的潇洒轩昂,袖口秀着一把古剑,同样也是万剑门弟子。
        古雪纤心里一喜,婉婉道:“大师兄,你终于来了。”单九音紫焰刀烈焰滚滚,卷起强劲狂风,挡开一批批纠缠过来的藤蔓,趁隙瞧了身边白衣男子一眼,正气凛然,英气逼人,竟然是名动修真界的年少俊彦、万剑门大弟子冷逸轩,人称冷逸轩天纵奇才,更是轻易学会万剑门艰涩难懂的最高法诀之一的“万剑御雷诀”。
        冷逸轩闻言清雅一笑,阔然道:“多谢九音兄弟对师妹的救命之恩。”说罢,手中长剑大放华光,剑气凌厉无匹,弘光闪耀,几势简单的剑招,都是威力巨大,气浪奔涌,人树魔卷发的藤蔓不能靠近。单九音念力感应,只觉冷逸轩真气犹如寒潭深渊,强沛汹涌而不可测,心里又惊又佩,不由思量道:自古正魔不两立,古雪纤与冷逸轩瞧见自己的法宝为紫焰刀,绝然了解自己就是魔羽山庄单九音了,两人并没有刀戈相向,冷逸轩更是以兄弟相称,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救了古雪纤一名吗?心里一动,也爽朗道:“江湖传言冷少侠为年少俊彦第一人,今日一天,果然如此。”
        “过奖,九音兄弟年少成才…。”冷逸轩话未说完,藤蔓已如暴雨般呼啸而至,流虹剑弘光流转,大开大合,趁隙道:“好妖孽,这青玄藤蔓当真难缠。”青玄藤蔓集数百年灵气,坚韧异常,非一般法术所能伤之。三人虽然都是修为高深之人,一时也被这围得密不透风的漫天藤蔓逼的有些狼狈。青玄藤蔓重生速度惊人,毁掉一些,便会重生出更多青玄藤蔓。人树魔好不容易见到这么多修为高深者,自然不愿意轻易放过,便舞起层层叠叠的青玄藤蔓疯狂的攻击。
        冷逸轩流虹剑横在头顶,双手一引指决,巨大的弘光真气护罩将三人紧紧护在其中、冷逸轩白袍鼓舞,真气源源不断注入流虹仙剑之内,古雪纤见此情景,白皙脸颊微微变色,道:“大师兄是准备施展‘万剑御雷诀’么?此诀极耗真元,大师兄慎重虑之。”冷逸轩凛然道:“这人树魔的青玄藤蔓可不是好缠的角色,不给它毁灭性的打击,看来是难以逃出青玄藤蔓的疯狂攻击。九音兄弟与师妹撑起护身真气便是。”
        古雪纤白衫飘飞,素手一扬,汹汹真气注入护身真气罩的真气流内,与迷蒙弘光、耀眼紫光交相辉映,煞是好看。但在无数青玄藤蔓每一次的撞击之下,真气罩都颤抖不已,古雪纤与单九音的脸色更是平添一份苍白。冷逸轩默念法诀,流虹仙剑越转越快,赫然化为一把巨大无匹的气剑,横在当空。冷逸轩指决缠绕,真气在指尖游走奔涌,突然“破”的大喝一声,双臂平展,身体急速飞旋,真气漩涡轰然撞击在气剑之上。天空登时惊雷滚滚,阴暗下来,道道凄厉的绿色闪电劈在气剑之上,气剑猛地一颤,爆发出一道炫彩无匹的光晕涟漪般四散看去,光晕中幻化出无数弘光气剑,气剑内闪电隐隐,飞速游绕。潇潇气剑如雨一般砸下,搅动强沛狂风。古雪纤与单九音身处气罩之内,仍然觉得飓风凌面,刮的脸面生疼。漫卷而来的青玄藤蔓纷纷被气剑削断,触上气剑内的绿色闪电,就立即枯萎。一拨一拨的气剑砸到地面时,大地也不禁微微颤抖起来。单九音心里赞叹:若是巨炎银蛇在此,也经受不住这灭天一击吧!果然不愧为修真俊彦第一人。
        冷逸轩白衣猎猎,长发飘舞,哈哈大笑道:“爽快,可惜没有离的近一些,不然把那人树魔也一道劈了。”冷逸轩虽然学会了“万剑御雷诀”,但从来没有在实战中用过,这一用之下,才知道自己施展出来的威力不及掌门的十分之一。说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一颤,就要栽倒下来。“冷少侠!”“大师兄!”两道身影飞旋而上。冷逸轩稳住身形,脸上笑意不改,道:“没事,走吧,再被这青玄藤蔓缠住就不好脱身了。
        无数青玄藤蔓已经重生出来,呼啸着卷向空中,只是还未成气气候。三人御器飞出青玄崖,只留下“吱吱”狂吼的人树魔,和一地枯萎短碎的青玄藤蔓。人树魔重生青玄藤蔓也是极耗自身真元的,这一战之下,又不知道需要几十年或是几百年才能恢复。
        冷逸轩御剑飞在最前,衣衫飘影,弘光隐隐。“大师兄,刚才可是被什么缠住了。”古雪纤白衣胜雪,双手负于身后,温声问道。
        冷逸轩一脸苦笑,道:“前面就是凝寒潭,洪荒第一凶兽冰甲魔云龙就栖居于其中。根据青光现世之方位,隐世秘宝当在万恶山无疑。要到达万恶山则必须要经过凝寒潭,可有一场生死攸关的苦战了,刚才差点就回不来了。”
        “什么!”古雪纤与单九音同时喊出声来。古雪纤是知道自己师兄与洪荒第一凶**过手,心里担心所致,单九音则完完全全出于佩服。传言当年冰甲魔云龙纵横修真界,无人能敌。此龙嗜杀残暴,闹的人界苦不堪言,血光四现。万剑门掌门,秋翼谷谷主,长落盟盟主,三人联手才勉强将其制住,并引至人烟绝无的蛮玄之地,用强大的幻阵把它困在凝寒潭内,不得越界。冷逸轩竟凭一人之力从冰甲魔云龙手心逃生,并能在刚才释放出威势绝大的“万剑御雷诀”,这么年轻能有这样一身修为着实让人佩服。
        凝寒潭在望,水银湖面像沸腾一般翻滚不休,渐次清冽的幽冷气息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无数瑰丽的气泡升腾出来,随后破灭成奇异的幻影。越靠近凝寒潭,光线逐渐明亮,天空虽然不见雷声滚滚,却犹然乌云漫卷,遮天蔽日,想必这光影竟是从凝寒潭内照射而出的。单九音心里迷茫之意更重,忍不住道:“隐世秘宝这事实在来得蹊跷,三百年前的五界动乱后,魔界、妖界、鬼界一直萎靡不振,不再骚扰人界,这三百年来乃是少有的太平盛世。想必三界在那一战之中也是大伤元气,一直在积蓄力量,哪有永久的太平呀!这几年,三界似乎不甘寂寞,蠢蠢欲动之心昭然若揭,却在这关键时候,蛮玄之地将现惊世秘宝,岂不是让人界各门各派自相残杀么?”
        冷逸轩流虹剑入鞘,立在凝寒潭边缘,脸上苦笑之意更浓,娓娓道:“人界修真力量最为强大,无奈的是门派之见太过深重。暂且不论隐世秘宝真假性,就算有所怀疑,各门各派也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只是希望无论哪门哪派得到秘宝,都是用来保人界和平的,而不是带来腥风血雨。”
        万恶山遥遥在望,雾气迷蒙,隐隐之间一条黑色山体蜿蜒,与天际想染,浑然一体阴暗之色。后方密林之内一声啸响,一道蓝影御风降至凝寒潭边。此人蓝衫玉带,头束朝露冠,冷冽逼人,通透晶莹的落玉笛握在手中。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嘴角挂着些许未干的血丝,显然刚才也经过一场恶战。修真界法宝为落玉笛的乃是三大名门正派之一长落盟的云剑尘,云剑尘对音律颇有建树,寻常音乐在落玉笛中吹奏出来便蕴含无限法力。
        冷逸轩呵呵一笑,道:“剑尘兄,最近可好。”云剑尘为人刚正,却不喜言语,外表对人总是冷冰冰一片,见冷逸轩向自己问候,只是点点头以作应答,目光凝结在凝寒潭滚滚波浪之中。
        “剑尘兄,多谢刚才出手相救,否则在下这条命就栽在那死沼泽中了。”洪亮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众人视线朝声源处探去,一名红衣少年出现在眼眸之内,红衫锱缎层层叠叠翻涌,像燃烧跳跃的火焰般妖异,脸面瘦削,棱角分明,手中暗炎尺焰火猎猎,此人竟是与魔羽山庄齐名的暗炎宫高手烈落。烈落见目光交织过来,微微颔首。
        “在这蛮玄野地,本当同仇敌忾。”云剑尘冷冷道,话语中听不出任何情绪。
        凝寒潭寒息滚滚,搅飞着个人的思绪。
        “蠢鬼,给本姑娘站住。”一声娇喝腾空传来,打破一行众人的沉思。另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应道:“臭丫头,当我鬼颜书生怕了你不成,我可不怕你秋翼谷的人。”
        众人面色微微一变,三大名门正派万剑门、长落盟、秋翼谷,以及三大拔尖邪道魔羽山庄、暗炎宫、炼魂渊的少年高手该来的都来了。想必来夺宝的绝不止这么几个人,只是蛮玄之地凶险异常,能闯到凝寒潭来皆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两道身影从密林中窜了出来,前面一人黑衫卷卷,手中引魂扇阴风滚滚,狰狞的骷髅头在暗火燃烧的引魂扇内横冲直撞,虽称鬼颜,实则这张面容精致白皙,是女子的话必定美丽绝伦,唯一的缺点就是苍白如纸,毫无血色,长在男子脸上只能显得诡异了。
        后面一人素黄锦衫飘飞,秋殇绫围绕在腰际之处呼呼生风。眼眸流波,秀眉樱唇,俏丽脸蛋散发着妖媚入骨之色,想必便是秋翼谷秋无双了。
        两人微微一楞,见凝寒潭已聚集了如此多的高手,便不再争辩。秋无双收起秋殇绫,妙目四扫,见冷逸轩一袭白衫,潇洒俊朗,脸面一红,莹莹笑道:“冷少侠也在呀,这位好像是魔羽山庄少庄主,两人何时如此亲密了。”
        鬼颜书生引魂扇一摇,倒帮衬其秋无双来,缓缓道:“两人这一正一邪的…”
        单九音重重“哼”了一声,打断鬼颜书生的话,冷冷道:“无双姑娘与鬼眼公子倒是一唱一合的,传闻鬼眼书生风流倜傥,无双姑娘又这般美貌。”
        单九音话意已经昭然若揭了,古雪纤一阵羞涩,耳根红透。鬼颜书生登时语塞,苍白的脸颊气成酱紫色,没想到自己一开口就吃了哑巴亏。
        秋无双倒是不在意,仍然笑得花枝乱颤,脸上一朵朵红晕层叠晕染,更添娇媚,目光却凝结在冷逸轩身上,见冷逸轩始终对自己不瞧正眼,又是一阵恼怒,道:“一只蠢鬼,本姑娘才看不上。”
        鬼颜书生闻言大怒,引魂扇一摇,登时阴风大作,似有群鬼凄厉嘶喊。厉声喝道:“臭丫头,真卑鄙,刚才在哪招惹上了巨炎银蛇,自己倒逃之夭夭,要不是我…”
        秋无双妙目横视,嗔道:“要不是一副鬼颜,把巨炎银蛇吓到了,你一只蠢鬼哪有命站在这里和本姑娘说话。”
        “你!”鬼颜书生气急,引魂扇翻转一挥,数道黑色玄气拔地而起,如飞龙般围绕鬼颜书生游走,真气汹汹,寒气更冽。
        “弄几把阴风忽悠谁呀。”秋无双大为不屑,身形轻盈蝶转,素手一扬,秋殇绫黄光大盛,停在胸前卷舞不息。
        “口舌之争,目光短浅。”烈落立在褐色巨石旁,红衣叠浪。
        秋无双憋见一直沉默的烈落,格格脆笑道:“我当是谁,邪魔歪道而已。”
        鬼颜书生也“哼”道:“也没见到暗炎宫的人目光有多长远。”
        烈落见师门被污,哪能压住气焰。身体若幻影般移步过来,暗炎尺一抖,数十丈之内被照的通红,烈焰滚滚。三人成三角形站立,各驽法宝,气拔弩张。
        “各位,请听冷某一言。”
        “住口!”三人异口同声道。
        冷逸轩一楞,颇觉尴尬,咳了咳,便摇头不再言语。
        秋无双早就对冷逸情愫暗生,见自己不小心之下喝止了他,心里大为不忍,对其他两人娇喝道:“凶什么凶嘛,要打本姑娘奉陪。”秋殇绫在素手中穿梭,黄光越来越强。“轰”的一声,烈焰炽浪、黑色玄气、幽幽黄光三道炫光冲天而起,真气已涟漪状像四周奔涌卷席而去。
        “住手!”云剑尘蓝衫鼓鼓,立在凝寒潭旁的身影安静地有些落寞,落玉笛辉辉清凉,微光流转。云剑尘转过身来见三人皆注视着自己,面容一冷,道:“若是谁认为自己有能力单挑冰甲魔云龙,我云剑尘现在就退出,不和大家争夺什么狗屁秘宝。如果大家都没有意见,不如联手保命过了凝寒潭再说。”
        云剑尘救过烈落一命,烈落有再大的怒气也得压下来,附和道:“不错,过了凝寒潭便仍然各不相识,要打便打。”
        秋无双巧舌如簧,活泼开朗,胆大心细,见云剑尘一脸冷酷之色,也不做争辩,只是对着云剑尘的背影吐了吐舌头。把目光移到冷逸轩身上时,发现他正惊讶的注视着自己,登时脸上一红,扭过头去。
        云剑尘对烈落微微点头,续道:“就交与冷少侠指挥了。”
        冷逸轩呵呵一笑,道:“承蒙各位看得起在下。”对于冷逸轩,鬼颜--,在凝寒潭上御气而行。凝寒潭浪潮澎湃,狂风卷舞,云剑尘蓝色身影已变得飘渺。突然“轰”的一声巨响,水浪激射,波涛叠叠不息四处奔涌。无数海鱼、海兽,以及奇形怪状的兽类朝云剑尘层层叠叠飞射而去。一时凝寒潭上水汽迷蒙,万兽嘶吼之声惊天动地,岸上的数人也是触目惊心。云剑尘落玉笛飞转,幽冷光芒游走不定,然后一个急速飞旋,数十道夹杂着汹涌真气的霸道光芒炸裂,蓬然真气瞬间怒放,血雾喷洒,无数残肢断体纷纷落入翻滚的波涛中。
        云剑尘身子倒提而上,落玉笛横于嘴旁,笛曲清越孤高,听在众人耳里皆是舒适飘然,如皎洁明月,徐徐清辉。但那些兽类却恶吼连连,连续栽入翻滚的凝寒潭,潭上依旧血雾弥漫,肃杀凄楚。众人惊疑不定,却无法了解此笛曲为何蕴含蕴含如此惊人的法力。
        浪潮翻滚地更为猛烈,呼啸声如千军万马咆哮呐喊。千尺巨浪狂啸直指苍穹,天地猛地一暗,光线颓败退散,一头巨兽宛如小山一般露出凝寒潭。长达数十丈,冰甲鳞片赫赫在目,巨头长啸,浪涛叠涌。这一吼之力激起万千水浪,在凝寒潭上激射不息,众人只觉气血翻腾,心里烦闷至极。凝寒潭上风起云涌,暴雨连珠倾倒而下。冰甲魔云龙巨大的兽翼一拍,卷起十数丈的滔天巨浪沿两边覆盖而下,飓风大作,天昏地暗。
        冰甲魔云龙劲尾一摆,竟朝空中似乎为不可见的云剑尘冲撞过去。冷逸轩大喝一声:“不好,挡住它。”身子当先拔地而上,御剑朝云剑尘那边赶去。弘流、白光、紫焰、烈焰、黄芒、黑彩一并绽放,在巨浪冲撞中横穿而过,化为一道道淡不可见的流彩急速奔行。这等庞然大物在身后直追而来,众人心里都是惊悸不已。
        云剑尘落玉笛飘转胸前,清辉白玉华光注入滔滔真气流转不息,在身前结成一个晶莹剔透的护界。冷逸轩与古雪纤最先赶到,剑气纵横,银光点点聚集,汇聚成一个极大的漩涡,水浪纷纷被汲取进来,护界越结越厚,漫天晶莹,巍为壮观。紫色焰光、黄彩光晕、红色烈焰、黑色玄气层层凝结成旋转不息的光盾,挡在七人身前。见冰甲魔云龙躯体横扫过来,心里皆不由地闪过一丝恐惧之色。
        一股毁天灭地地霸道之力压下,层层护界化为漫天迸散的光焰,迅速消失在幽冷的凝寒潭面。七人只觉难以阻挡的力道在经脉里横冲直撞,身子仿佛要炸裂开来,血水从嘴里直涌而出。冰甲魔云龙的能力如何,一招之下己见分晓。一声声怪异的嘶吼响彻蛮玄,众人心头烦闷已极,气血更为不畅,这声音凄厉悲惨,显然冰甲魔云龙也受伤不轻。
        一声悠扬的笛曲传来,说不出好听畅快,如清泉漱石,哓风朝露,有出尘乘风,飘飘欲仙之感。心中烦闷之意大减,气血也逐渐流畅起来。只见云剑尘横空立于狂潮浪涌之上,落玉笛柔柔光辉带着清心音符飞旋而出。
        冷逸轩踏于流虹剑之上,衣衫猎猎,长发拂面。秋无双一眼瞧了过去,心里一惊,脸色红晕更盛,连痛楚之感也大为减少。
        冷逸轩见大家受伤皆不是很重,舒了一口气,扬声道:“鬼颜书生血魔**已经登门入室,这冰甲魔云龙虽然招招威势巨大,但若是能牵住它的手脚,让它的动作缓慢一些,倒也不是没有机会闯过凝寒潭。”鬼颜书生见冷逸轩言辞中颇有赞赏自己之意,心里大快,颔首道:“献丑了。”身子折转飞旋,御气飘飞,当踏入凝寒潭上空之时,冰甲魔云龙猛地嘶吼一声,从凝寒潭内挺出小山一般的庞大身躯,卷起巨浪叠叠冲射穷空。
        鬼颜书生引魂扇呼啸生风,黑玄真气迸裂开来,丝丝血光从引魂扇内幽幽泻出,千丝万缕层层交织成褐红、显眼的血幕。凝寒潭周围植物登时迅速枯萎成黑色干枯之物,丝丝缕缕黑气盘旋而上,凝集于鬼颜书生身前的巨大血幕中。于此同时,另外六人各御法宝,向冰甲魔云龙飞去,一时,凝寒潭上空水浪急涌,华光大作。
        突然,一股异常神秘并且强沛地力量卷面而至,有天塌地裂之势从四面八方夹击过来。凝寒潭上空陷入一片诡异的黑暗之中,天上已是惊雷滚滚,闪电嘶嘶,却无法洒进半点光亮进来。冰甲魔云龙卷起狂风阵阵,怒吼连连,显然也是不知所措。众人心里大骇,完全没有时间抵抗就被强劲的冲击力卷的四处飞散。
        此时,一道耀眼的青光从不远处赫然绽放,宛如一根顶天的光柱直穿云霄,大地顿时震动不已,在半空中漂浮的众人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原来真的有秘宝出世,然后头一昏,不省人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冷逸轩才感觉到一身的酸麻痛痒,睁眼一看,竟然身处一块阴韵的草地之上,放眼望去,一片葱郁之色,竟不知身在何处。身边一人一袭白衫,双手无力撑起自己地身体。冷逸轩赶紧搀扶起古雪纤,细声问道:“师妹,没事吧?”古雪纤摇了摇头,一脸迷茫,道:“这是哪里呀?”还不等冷逸轩回答,古雪纤清澈眼眸突然一亮,惊讶道:“大师兄,你看那是什么?”
        冷逸轩视线放过去,登时目瞪口呆。只见不远处碧绿草地上横贯着一副巨大的石头奇异图案,图案中线条如行云流水,包罗万象,一些上古艰涩难懂的咒文图符刻画在圆形石图的周围,石图之上青光隐隐,绕走不息。
        冷逸轩心头一滞:这里便有隐世秘宝么?传言中的隐世秘宝真的存在么?两人惊疑不定,缓缓迈向石图之处,却感觉不到惊喜,反倒有丝丝不详的感觉萦绕。在两人据石图还有一丈距离时,青光登时迸散。冷逸轩与古雪纤脸色苍白,对视一眼,脱口道:“假的。”
        其他人也是一身酸麻难当,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何事。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躺在凝寒潭旁,当真是造化弄人。烈落倒是眼尖,“咦”了一声,道:“冷逸轩与古雪纤呢?”众人环顾四周,固然单单不见了万剑门两位弟子。又听见鬼颜书生“啊”的尖叫一声道:“你们看,青色光柱消失了。众人面面相觑,心里闪过愤怒、妒羡、无奈神色,一个极不情愿但又事实可证的念头降临:秘宝归于万剑门的了,身处正道之首的万剑门更是如虎添翼了。
        只有单九音仍然躺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心里酸涩难当,在心里暗暗叹道:看来隐世秘宝真的是假的,那有这么巧,偏偏这股神秘的力量只把万剑门的弟子卷到万恶山去。这一招岂不是把万剑门推到风口浪尖,成为正邪两道众矢之的吗。
        自己是魔羽山庄少主,为何会对万剑门如此关心,难道是那位清丽纯美的白衣女子吗?可是谁又会如此处心积虑陷害万剑门,单九音突然感觉背后一冷,隐隐记得那日父亲对自己说过:“九音呀,秘宝虽然要紧,但如果危及生命就不要逞强了。”这可不像父亲的性格,难道父亲早就知道并没有什么秘宝。单九音心里越想越冷,周遭众高手的谈话声反而听得不真切。
        蛮玄上空依然暗黑无彩,凝寒潭上银碎点点的微光照射出来,瑰丽宛若梦幻。呼啸而过的冷风卷舞,属于蛮玄之地、修真之界的传奇还在延续。.。
        更多到,地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