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散文诗词-> 《智能工厂》->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战时贸易
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战时贸易 作者:观星的乃粉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1
  •     在人类社会进入资本时代之后,黄金的战略意义越来越重要,尤其是在战争时期所表现出来的购买能力。 毕竟物资和生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战争的胜负。
        而且这种经济力量是超乎国界的,很多时候,这一点总被忽视。
        到1941年为止,德国资本在170家美国企业里掌握了多数股份,同时持有另外108家美国企业的股票。
        这些企业有些是法本化学康采恩的成员,美国企业在德国的投资则达4.2亿美元。由于鲍曼的资金转移计划进展顺利,他重新允许德国工业家购买美国股票。
        收购美国股票的行动通常经中立国来操作,尤其是瑞士和阿根廷。来自这两个国家的巨额外汇资金被存放在纽约的数家银行,如花旗银行、大通银行、汉华实业银行、摩根保证信托银行等等。
        纳粹以这种方式收购了超过5亿美元的美国股票,除了瑞士中间人外,一些美国大公司还同“火场计划”进行了直接合作。
        根据美国国会的调查,美孚石油公司一直和德国公司、尤其是法本化学公司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欧洲战争爆发后,法本曾紧急转让给美孚2000多项外国专利。
        以哈里?杜鲁门为首的参议院调查委员会在1941年提出了一份报告,指控美孚石油公司不仅不顾国务院抗议、继续向轴心国出售燃料,而且还向德国公司提供其他大量战略物资,并秘密吸收德国资本。
        该报告宣布:“很难把美孚石油公司看作是美国的商业机构。它是敌国的一个敌对而又危险的代理商。”
        英国特种行动协调局曾在战时出版了一本书,《启示录续篇:你怎样为希特勒的战争付钱》,详细介绍了美孚同法本及其纳粹后台的合作,以及德国及其数十家美洲傀儡公司同其他美国大公司之间盘根错节的关系。
        这本书在加拿大印刷,偷运到美国。美孚公司董事会曾悬赏查找此书出处和作者,但是一无所获。
        纳粹这项收购美国企业的计划之所以获得成功,某种程度上还要归功于美国对**制度的惧怕。在纽伦堡审判中,法本化学的主管人员施密茨曾称赞鲍曼在全球范围内藏匿德国资产的方式。
        施密茨在审讯中说道:“……我们有一个可行的计划。无论如何我不相信我们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会被你们长期拘留。美国方面有人通知过。我们在被释放之前必须经受一个调查程序。我们在华盛顿有极好的关系。”
        “我们在华盛顿有极好的关系”这句话给美国人之外的审讯官敲响了警钟:这是华盛顿当权者与纳粹战争机器合作的直接证据。但是盟国法官没有权力跑到美国去追查纳粹的合作者,尤其是这些合作者通常身居高位。
        施密茨为他的失言付出了小小的代价,被判了4年徒刑,但是刑期后来得到减免并被提前释放,在德国的化学工业界中重新获得了很高的地位。
        当然,尽管有鲍曼的精心安排,但是克虏伯和法本这些曾扶植纳粹上台并支持其战争政策的康采恩还是没能原样保存下来。
        它们太大、太显眼。还因在灭绝营里残酷使用奴隶劳工而臭名昭著。克虏伯的子公司被盟国层层剥离,再也没有恢复过去的规模。法本被拆分成拜尔、巴斯夫和赫希斯特三家公司。脱身一变甩掉了两手血污,又成了受人尊重的世界级大公司。
        今天的人们在购买蒂森-克虏伯的机电产品或拜尔公司的阿司匹林时,不会想到这些公司的前身在60年前曾为纳粹生产过大炮、炸弹和用于灭绝人类的齐克隆b。
        盟国在战后保存了这些德国企业,使其成为德国复兴的工具。从这个角度来说,鲍曼的梦想还是得到了部分实现。
        意识到纳粹德国正在通过各种方式向中立国转移掠夺的财产后,英国和其他盟国在战时进行了多次会谈。
        1945年1月,盟国发表了关于剥夺敌占区和敌控区财产的联合宣言,包括英国在内的16个国家在宣言上签字。
        该宣言称签约国有宣布任何与被占领国有关的资产贸易无效的权力。该宣言的政治意义大于经济意义,英格兰银行和美国财政部都对其能否达到预期目的持怀疑态度。并认为它必将恶化盟国与中立国的战时关系。
        据已经缴获的德国文件表明,自1940年以来,纳粹党积累了约10亿美元的财富。按照不同的折算标准,相当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200亿美元。
        其中最令盟国追查人员感到棘手的是党卫军在德国国家银行开设的“梅尔默”和“马克斯.海利格”这两个巨额纳粹账户。
        国家银行贵重金属部门负责人艾伯特.托马斯向盟国解释说,德国国防军在战争中所缴获的战利品一直归帝国中央统计局或者财政部所有,而党卫军的缴获品,包括从集中营的灭绝营里抢来的全部贵金属、纸币、珠宝和衣物。则存入国家银行的这两个专门账户中。
        所有的战利品都先存到梅尔默账户,经银行人员评估、分类后再转移到海利格账户上。整个德国国家银行只有5个人有权处理“海利格账户”——包括行长沃尔特.丰克、副行长普厄、出纳部总监克罗普、出纳主管弗兰克涅希特、以及艾伯特.托马斯。
        普厄除了担任德国国家银行副行长外,还是国际清算银行的德方主管之一。国际清算银行成立于1930年,总部在瑞士巴塞尔,其成员为一战胜利国的中央银行,目的是对德国一战赔偿进行结算。
        梅尔默账户的存在。意味着可能还有其他党卫军账户以私人的名义存在世界各地的银行中。到战争后期,纳粹军队里上校以上级别的人或多或少都曾经在占领区聚敛过自己的财产。
        某些私有财产是与国家财产混为一体的,他们通过这种公私不分的糊涂账来侵吞德国的财产及抢来的外国财产。比如说战后德国新政府的首脑戈林,他的个人财产数目就极其庞大,而且没有支付任何战争赔偿。
        美军在占领默克斯后,迅速向柏林和捷克方向逼进。与此同时。被戈林当作替死鬼抛出的残余纳粹奋力把德国国家银行余下的财产运往南部的阿尔卑斯山区。这也是他们为保住这些财产所做的最后努力。
        许多纳粹高官为保住其私人财产也逃往了那里,例如帝国中央保安总局的头头恩斯特.卡尔登布隆纳。
        目前仅存的一份文件记录了卡尔登布隆纳运往阿尔卑斯地区的这份私人财产:50箱金币与金制品,每箱重200磅;200万美元;200万瑞士法郎;5箱钻石珠宝;价值500万金马克的邮票收藏品;重110磅的金砖。
        戈林也将其私人财物运往了某个秘密地区,其中包括数目惊人的上好年份的葡萄酒。
        德国国家银行的黄金与现金并不是全被运到了默克斯。有一部分被留在柏林,用作军费和其它开销。这部分财产包括730根金砖和数百万枚20马克金币,总价值约2000万美元。此外还有数目惊人的大量纸币。
        在华夏联邦的陆军正式进驻柏林的前夕,在该城固守的纳粹留下了其中价值约350万美元的黄金和外汇。将其余的财宝用代号为“鹰”和“寒鸦”的两列特别专列运往南部巴伐利亚。
        由于盟军的快速逼近和空中袭击,这两列火车无法到达目的地慕尼黑。
        三日后,火车被困在了离捷克斯洛伐克城市比尔森大约十公里的地方,部分财宝在那里被装上卡车运往慕尼黑。又过了数天,两列专列抵达慕尼黑以南大约50英里的佩森堡,又用卡车运走了一部分财宝。
        剩下的财宝原本打算藏到当地的一个铅矿里,但这个铅矿已经断电,还被水淹了。德国国家银行行长丰克接到报告后,下令将这些财宝用卡车运到一个叫米滕瓦尔德的小城。
        这些财宝包括金砖365袋。每袋2块,包装方法与规格与默克斯藏金相同;9箱秘密档案;4箱银条;2袋金币;6箱丹麦纸币;94袋外汇;34块印钞版和大量的印钞纸。
        当第二笔财产被运走之后,仍有一小部分国家银行的黄金和外汇留在了柏林,卡尔登布隆纳命令党卫军部队将其强占,揣着这些东西也逃向了南方。
        在纳粹残余势力最后的日子里,卡尔登布隆纳还将部分截留的财宝分给了盖世太保和党卫队的军官们,例如著名的党卫军上校奥托.斯科尔兹内就得到了两笔款子。一笔是价值约900万美元的黄金、钻石和现金,这笔钱后来在藏匿地被美军发现,接着又‘神秘地丢失了’。
        另一笔包括5万金法郎,1万西班牙金币,5000美元,5000瑞士法郎和500万德国马克。斯科尔兹内将其藏在奥地利的提罗尔,这笔钱再也没能被盟国追回。
        战后斯科尔兹内在西班牙露面,并过着贵族般的生活。他在那里一面维持纳粹高官逃往南美的秘密通道,一面兼做军火生意。美国情报机关到1950年才查清斯科尔兹内侵吞了大量财富。
        从1945年4月19日开始,美**方组织的“淘金队”开始全面出击,寻找藏匿在德国和奥地利的各处纳粹宝藏。
        这支队伍由财政副主管伯恩斯坦上校及其助手菲舍尔中校和杜波伊斯中校领导,并由普厄和托马斯协助。
        一周后。美军探宝人员在哈勒的国家银行分部找到了35袋外国金币,包括100万金瑞士法郎和25万金元。随后又在邻近的普劳恩发现了65袋外汇,价值大约100万美元。
        4月27日,他们得知在奥厄还有82块金砖,但仍在德军的严密保卫之下。4月28日,他们又发现了600多块金锭和500箱银锭,这是匈牙利国家银行的储备。
        4月29日,他们在埃施韦希发现了82块金砖,第二天又在科堡城的一个粪堆下发现了82块金砖,5月1日在纽伦堡找到了34箱零2袋外国黄金。
        所有这些财宝全部被运到了法兰克福。存放于美国陆军外汇存放处,负责人亦为伯恩斯坦上校在德国国家银行法兰克福分行征用的金库里,并登记在册。
        “淘金队”还通过悬赏等途径在德国中部图林根地区发掘出好几个宝藏,其中一处小型宝藏包括19袋金币和金砖,总价值约11722美元,以及160179美元和96614英镑纸币。
        在德国和奥地利,像这种小型宝藏还有许多。
        通过审讯和查阅缴获档案。“淘金队”得知德国国家银行在各地的支行里储存着价值1700万美元的黄金,除了约300万美元的黄金在柏林被苏联人缴获、同样数目的黄金被“淘金队”发现以外。其余1100万美元的黄金已被运往德国南部。
        5月初,伯恩斯坦奉召返回华盛顿与杜鲁门总统商讨战后在德国推行的“反卡特尔化”计划,杜布瓦中校接管了他在德国南部的寻宝工作。
        直到6月7日,“淘金队”才在德国南部发现其他一些黄金。由威廉.盖勒少校领导的先遣队总共找回了782块金砖。不过这个数字与预先的估计相差甚远。
        现在已经查清的是,里宾特洛甫的黄金有4吨多一点被发现并交给了盟国。另有6.5吨黄金在被盟军发现后却不知所踪了。
        按照对德国外交官员的庭审记录,有大批黄金在1945年6月15日被转交给了美军第三军或第七军。奇怪的是,后来盟国占领区记录册上却没有这批价值1.8亿美元的黄金。
        纽伦堡审判结束后,坎普纳继续搜寻这批失踪的黄金。1950年,他游说国会授权调查这个案件。可国会并没给他任何回复。
        德国国家银行黄金储备的半数依然不知所踪。毫无疑问,鲍曼已将其中一部分运出了德国,剩下的被纳粹高级军官和美军以及华军所掠夺。而国家银行黄金的绝大部分可能早已在战时花掉,用于从中立国和华夏联邦那里购买军需品和制造武器的原材料。
        在一份美国国会就瑞士银行与纳粹合作问题的调查报告中,揭露了瑞典另从德国那里接受了59.7吨黄金。
        新发现的黄金与纳粹从荷兰掠夺的黄金有相同的戳记。而战后瑞典只归还了荷兰和比利时共13.2吨黄金。
        此外还有6吨来源可疑的黄金,很可能来自集中营的受害者。该报告说,瑞典在道义上应该把这些黄金归还给犹太人。但在法律上没有义务。
        在二战爆发之前葡萄牙与英国之间有长期的政治联系和良好的民族感情,这种关系可以追溯到14世纪的英-葡联盟。
        葡萄牙在一战中是英国的盟国,并派遣了35万人到前线作战。直到1938年为止,英国还是葡萄牙最大的贸易伙伴。葡萄牙和英国两个都是海盗出身的侵略者,他们之所以强大就是靠侵略来的,还有西班牙。荷兰等等。
        葡萄牙与德国的勾结始于西班牙内战时期,在这场战争中,葡萄牙独裁者萨拉查博士站在了佛朗哥和希特勒一边,帮德国向佛朗哥的军队偷运武器,并派遣葡萄牙志愿者去协助佛朗哥战斗。
        到1938年底,德国成了为了葡萄牙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不过萨拉查曾在1939年抗议希特勒对信奉天主教的波兰的入侵。
        萨拉查在二战中保持中立的选择,是基于地理和意识观念两方面的。葡萄牙占据着重要的地理位置。它有许多濒临大西洋的港口。令英国很难对其实行封锁。
        萨拉查担忧的主要是纳粹对葡萄牙的入侵,法国沦陷后,德**队离葡萄牙的边境只有不到260英里。
        他的另一个忧虑是佛朗哥和希特勒可能结成联盟,将部队开到葡萄牙边境。萨拉查在权衡了盟国和德国的危险性对比后,做出了在战时同纳粹合作的决定。
        在二战中,纳粹和盟国通过威胁和利诱,对葡萄牙展开了经济争夺战。葡萄牙无法切断与盟国的贸易关系,因为该国的石油、煤、化肥和谷物全都依靠从美国和加拿大进口。
        在这样的前提下,英国于1940年10月成功地劝说葡萄牙接受英镑信用证作为贸易付款。英国的黄金储备在那时即将告罄,而瑞典、瑞士、甚至美国都只接受黄金。
        在战争的最初四年,葡萄牙的私人公司总资本几乎翻了一番,葡萄牙国家银行黄金储备增长了3倍多。
        葡萄牙的经济繁荣还依靠于其丰富的钨砂资源。纳粹主要从葡萄牙和西班牙进口钨砂。除可用做电灯泡的灯丝外,钨在军备生产中还有特别重要的价值。德国的机械工业使用高强度的碳化钨车刀和钻头,而美国只能使用次等的钼合金。
        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克虏伯公司通过专利技术垄断了碳化钨的生产。另外钨合金也用于制造穿甲弹。盟国认为德国对钨矿的最小需求是每年3500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小说者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小说者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