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挨罚 作者:黑桃十一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22
  •     啪的一声脆响,是掌声打在脸上的声音。

        不是凤九的脸上。巴掌落在了凤十的半边脸,是凤九出的手。

        一只手拦下凤十打过来的手,凤十另一只手伸出去就那么干净利落的甩了过去。

        “你敢打我。”

        凤十尖叫着,一脸不敢置信的对上凤九的眼。

        眸子里全是恶狠狠的光芒,这个连娘都没有总是和她抢东西的小杂种敢打她?

        “我和你这个没娘的贱种拼了……”

        原来,这就是凤十的真面目和真正的心思了呵。

        没娘的贱种,杂种,小不要脸的。

        睁开眼看看清楚呀凤九,这才是人家那对母女真正的心思呢。

        什么母女情深什么姐妹手足都是哄你玩的!

        对着一头撞过来的凤十她挥手,啪,又是一掌结实的印在了凤十的另一侧脸颊。

        “啊,凤九,我要杀了你。”

        对着疯了一样的凤十,凤九眸子一咪,冷冷笑后退两步。

        芍药和春夏柳儿几个丫头早把凤九护在了跟前,凤九慢悠悠的自丫头手里接过帕子擦了两下,犀利的眼神如小刀子般嗖嗖射向凤十身后脸色难看的婆子丫头们,“你们再不敢十妹妹扶下去,一会夫人来了怕是都吃不了兜着赚何去何从你们自个可要想清楚了。”她的声音不大,甚至在凤十尖叫的声音里不过是最前头的几个丫头婆子勉强听的到,可就是这样,明明不带半点力道的话却让几人听的都是脸色一滞,最后还是侍女和凤十的贴身嬷嬷两人一咬牙上前挡在凤十前头,“姑娘咱们还是先回吧,一会夫人到了含兰轩寻不到姑娘怕是不好……”

        “给本姑娘滚开。”

        凤十是把怒气都发泄到侍书身上了,带着全身力气的一掌就那样掴在侍书的脸上。

        长长的指甲甚至在侍书脸上划了一道血痕!

        侍书疼的眼泪哗就掉了下来,又是伤在脸上,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能不难过么?

        只是现在的情景还容不得她想自个呀。

        “你们几个还不过来拦下姑娘?”

        在侍书和几个嬷嬷的连抱带拖下,尖叫怒喝不断的凤十终是被拖出了陶然居。

        眼看着一行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凤九朝着芍药淡淡的一眼看过去。

        “春夏把这里都收拾了,柳儿和芍药陪我去含兰轩探望十妹妹。”

        若她没猜错,上官夫人这会怕是已到了含兰轩。

        当妹妹的受了气生了恼,她这个当姐姐的如何能不过去探看呢?

        含兰轩。

        凤十气的把屋子里的东西砸了个稀巴碎,丫头们提心吊胆的守在外头,侍书给她拿了冰缚脸才那么一动便她被一个茶盅砸了过来,“你想疼死我啊,和你说了轻一点轻一点,故意那么用力想我疼是吧,不会做事给我滚。”

        “姑娘息怒。”

        侍书脸色一白跪了下去,咬着红唇泫然欲泣。却是让凤十看的更加烦,一脚把她给踹开,“滚滚滚,看着你们就烦。”凤十把脸上的帕子重重的摔飞了出去,站在屋子里气的转转团——

        气死她了。

        什么时侯她凤十都可以欺负了。

        凤五来她这里闹,凤九竟然敢出手打她!

        手指拂过有些红肿的脸颊,一时没注意力道大了些抽的她嘴角一抽。

        都怪该死的凤十。还有那个凤九……

        坐在榻上气啉啉的凤十眼露凶光,她早就和娘亲说了不能留不能留。

        娘亲非不听她的,还和她说什么要自己多和她亲近着些。

        看吧,这都打到她脸上来了。

        整个养虎为患!

        外头有丫头们的声音响起来,“见过夫人,给夫人请安。”

        门帘掀起来,上官夫人端庄的身影走进来,却在看到室内一片狼籍之后眉头唰的皱了起来,对上坐在榻侧脸色阴森神情阴鸷的凤十时眼神竟比平日多了几分凌厉,跟着出口的话也带了些寒意,“十丫头,你这又是在做什么。”

        “娘亲,你可是要给女儿做主,凤五和凤九她们联合起来污陷女儿……”

        “你给我住嘴。”不等凤十的话说完已被上官夫人一声怒喝给制住,接着她竟难得严厉的对着凤十冷哼了一声,“五丫头和九丫头都是你的姐姐,你就是这样称呼姐姐的么,没大没小,我平日教你的规矩就是这样的?”

        “娘亲,你也偏心。我才没有那样的姐姐,凤九她……”

        “来人呐,十姑娘不敬长姐以下犯上,没大没小性情暴躁,罚在含兰轩闭门思过十天,抄女戒百遍。”上官夫人在凤十张大了嘴,全眼瞪的大大的不敢置信的眼神里蓦的转身,抬脚向着屋外走去,却在即将迈出门坎时脚步微滞,冷严的眼神自屋子里各个丫头身上一一扫过,“我说的是让姑娘亲手抄女戒,如果你们谁敢帮她写,那就等着被赶出府去吧。”

        上官夫人来的快走的更快。

        满院子的丫头们还没回过神里,屋子里凤十唰的掀翻了面前的桌榻,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怒喝,“我和你们没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