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其他类型-> 《柯南之以吾之名》->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诡异
第一百六十四章 诡异 作者:从不冒泡的小鱼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3-18
  •     “你到底是谁?”

        耶斯卡修女一句话问出口,就再也没有出声。

        就算不睁开眼睛,我也能感觉得到,现场的气氛,有多么地僵硬。

        耶斯卡修女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想来现在的脸色应该是很难看了。看来刚才的那些对话,大概是击中她的命门了。

        有意思……

        “我是谁?我是……”僵持了好一会儿,月岛亚纪缓缓开口。

        然而就当我凝神屏息,准备仔细听听月岛亚纪的身份时,厨房的大门居然再一次被敲响了!

        “咚!咚!咚!”

        三次敲门声,在厚重的木板上激起沉闷的声响,不急不缓,声音也不是很大,不过在这寂静的环境下,这三道声响,不啻于三道闷雷。

        “谁!”耶斯卡修女如同夜枭一般的尖叫声吓了我一跳。

        本来,耶斯卡修女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和善的,慈祥的,看透人世百态的老修女,可现在,这尖利恐怖的尖叫声,让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果然是个巫女……

        虽然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把柄落在月岛亚纪的手上,才会让这个道貌岸然的修女如此地气急败坏,但从她的反应上,我可以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能见光的事。

        “啊,抱歉抱歉,是我是我,加里弗。”

        随着一声熟悉的惫懒声音,厨房的木门也被“吱吖”一声推开,一阵风随之吹进厨房,也拂过了我的脸颊。

        有点痒,挺舒服。

        加里弗跑到这里来干什么?他不是已经被月岛亚纪带去睡觉了么?怎么又跑出来了?

        “咦?小妹妹和修女都在啊,你们这么晚都不睡觉啊?抱歉抱歉,我好像打扰到你们说话了?”

        “……不会,怎么会呢,呵呵呵呵……”

        加里弗的突然插入,让月岛亚纪的笑声也开始变得僵硬起来了。

        我在脑海中脑补着两人此刻拼命对着加里弗摆出的尴尬而不是礼貌的微笑,险些笑出声来。

        “不知道加里弗先生这么晚到厨房来是有什么事情吗?难道您今天的晚餐也没有吃饱吗?”耶斯卡修女原本平和的声音此刻已经有了一丝不耐烦的意味。

        不过如果她指望着加里弗能读懂空气,还不如期待恐龙能复生比较靠谱。

        “我只是半夜睡不着,发现那个小鬼迟迟没回来,就忍不住出来转一圈,顺便抓他回去。”

        话音未断,我便感觉有一股力量,拉着我后颈的衣领,将我的身体提了起来。

        “这么晚了,实在是打扰你们了,非常抱歉,我现在就带着这个小鬼回去睡觉,你们还请继续。”

        喂喂喂,不是吧?正是一出好戏的关键时刻啊!

        加里弗这个笨蛋。

        “我知道你很想听下去,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息了这份心思吧,吃饭的时候你也发现了吧,那个小妹妹,可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只不过我没想到,耶斯卡修女,居然也有另一面,真是个大发现。”

        加里弗说着话,吹了个口哨。

        “你没想到的事多了,不差这一件。”既然加里弗开了口,证明我们已经离开厨房比较远的距离了,我自然也就没有必要装睡了。

        “放我下来,笨蛋,都是你害的,我午夜番剧都看不成了。”如果白眼能翻死他,他现在应该已经在我的眼中经历地十八个轮回了。

        “你是真的不怕死啊!”

        加里弗把我放到地上,顺手就在我脑袋上狠狠地敲了一下。

        “都惹了那么多麻烦的人了,还敢给自己找麻烦!自己都一屁股屎了,还有心思看别人上厕所。”

        “喂!你好恶心啊!”

        如果要我给自己身边的人评一个嫌弃指数的话,加里弗绝对是第一个了。

        运气够衰不说,嘴还什么都敢说,简直没有下限到了极点。真可惜了他那张脸了。

        “少说废话,跟我老老实实回去睡觉!”

        “别拽我!我自己会走!诶,你说,她俩今天晚上不会死一个吧?”

        “撒,最好她们两个互捅一刀,全死光了才好呢!我倒是省心了。”

        “你这家伙,真是无情。”

        “明知道会出事,还在一边装睡等着看戏的家伙才是无情吧!”

        一路和加里弗拌着嘴,我走进了月岛亚纪给我们安排的房间——一个上下铺的小房间。

        ……

        当早晨的阳光照进教堂的时候,我看着和玻璃彩画上圣母玛利亚的笑容如出一辙的微笑着的修女耶斯卡,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看来月岛亚纪不是死了,就是跑了。可惜这么好的戏,我却没看到。

        “哟,醒了?早上好啊,昨晚睡得还好吗?”

        随着一声元气满满的问好声,我被一把拉入了一个人的怀抱。

        软绵绵,香喷喷,还带着一丝温暖柔软的感觉。

        然后是两条温柔的手臂,如同两道钢箍,绕过我的小腹,将我紧紧地勒紧。

        等等,钢箍?

        “啊~果然太郎是最棒的了!”

        嗅嗅,嗅嗅。

        一只小巧玲珑的鼻子,仿佛小狗一般,在我的脖颈间一下一下地翕动着。

        紧接着,便是两条“巨蟒”盘上了我的身体。

        “不要闻我的脖子!好痒!不对!好疼!好疼好疼!腰要断掉了!喘不上来气了!好痛苦!救命……”

        我拼命地向外挣扎着,努力地用力呼吸,但小腹的两条手臂却好似两道钢筋,不但没有放松,还越来越紧!

        糟糕,喘不上来气了!头有点晕,是缺氧了吗?

        要死要死要死。

        “喂!要杀人啊你这女人!”

        “砰!”

        随着加里弗声音的响起,一只白皙的拳头也随之落到了正在禁锢我的人的脑袋上。

        “好~~痛!!!”

        一声痛呼,我背后的“野兽”终于如同被猎人的猎枪打伤了的狼一般,一边哀叫着,一边松开了我的身体。

        得……得救了。

        我抬起头来,看着差点“杀死”我的罪魁祸首,捂着脑袋上的“蘑菇”的月岛亚纪,不由得有些惊讶。

        “月岛姐姐,你怎么……没去上学啊?”

        一张嘴,我差点把“你怎么还活着”问出口,好在我反应快,及时改了口。

        “因为今天是周六啊,学校放假。”月岛亚纪奇怪地看着我:“太郎你睡糊涂了?”

        “这小鬼一向都是糊里糊涂的。”还没等我回话,一只大手按在了我的脑袋上,来回地揉弄着我的头发。

        “放手啦加里弗!头发都被你搞乱了!”

        “有什么关系,反正小鬼都是乱糟糟地长大的。”加里弗丝毫不在意我的抗议,嘴里不着调地胡说八道着。

        “好了,各位,请抓紧时间洗漱,我们七点钟就要开饭了。”一直在一边微笑着旁观我们玩闹的耶斯卡修女,终于出声提醒我们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事情的缘故,我现在怎么看,怎么感觉耶斯卡看我的眼神,慈祥中透着一股子阴狠的味道。

        让我有些不寒而栗。

        七点钟,教堂的众人齐聚在餐桌旁,除了我、加里弗和月岛亚纪以外,还有四名年轻的修女,和我们一起用餐,分别是三十六岁的艾卡、三十一岁的格洛丽亚、二十八岁的泰莉莎和十八岁的罗宁。

        虽然都是外国名字,但四名修女中,除了泰莉莎有英国血统以外,剩下的三个人,都是纯正的日本人,他们的名字,也都是教名,并不是本名。

        现在这所修道院,算上耶斯卡修女自己,一共只有这五个人。月岛亚纪只能算是编外人员,打工仔。

        耶斯卡修女坐在长条餐桌的主位上,引领着众人进行例行的餐前祷告。

        “感谢仁慈的主,赐予我们阳光、食物和水,愿主的慈光,引领天堂的使者,敲响羔羊们沉闭的心门。阿门。”

        “阿门。”

        虽然只是例行公事,但随着大家一起沉声应和,声音在空旷的教堂中来回地激荡,层层回音涤荡着教堂中的空气,让这里的气氛,莫名地多了几许神圣的感觉。

        “笃笃笃。”

        正当大家准备动手解决早餐的时候,教堂的门突然被敲响了。敲门声在祷告刚刚结束的寂静氛围中,显得极为刺耳。

        “天使真的来敲门了啊。”我瞥了加里弗一眼,发现这个混蛋,居然已经快吃完了!

        这家伙,绝对是趁着大家闭目祷告的时候,就开始一个人偷吃了!

        “格洛丽亚,麻烦您去告知一下来访的人,教堂要早上十点才对外开放,请他们稍后再来。”耶斯卡修女放下刚刚那起的刀叉,对着格洛丽亚说道。

        “好的。”

        格洛丽亚整理了一下自己衣裙,站起来冲着耶斯卡微微一示意,便朝着教堂的大门走去。

        就算穿着修女的修道服,格洛丽亚美好的身材依然没有被掩盖住,在庄严的修道服下,是肉眼可见的“波涛起伏”,只不过,她脸上沉肃的表情,总是容易让人忘记这一点。

        过了一小会儿,格洛丽亚回到了耶斯卡修女的身边,对着耶斯卡修女耳语了几句,并且朝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

        我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耶斯卡,等待着她给我答案。

        “外面有一个小朋友,说是来找一个人。”耶斯卡修女说着话,看向了我:“那个小朋友说,他要找的朋友,有一双红色的眼瞳,名字叫江户川明辉。”

        呃……

        此言一出,餐桌上所有的人都看向我,只有月岛亚纪一脸懵懂的表情。

        “红色的眼瞳?那不就是在找你么太郎?可是,你也不叫什么什么辉啊。”

        “不管怎么样,总之,先把客人带进来吧,别让人家在门口等太久,太失礼了。”耶斯卡修女朝着格洛丽亚吩咐了一句。

        不一会儿,格洛丽亚就领着一个小男孩走到了我们跟前。

        只见这个小男孩,脸上带着一个超大尺寸的眼镜,领口带着一个红色的蝴蝶领结,不住地对着教堂里的布置啧啧称奇。

        “柯南!”看到来人,我忍不住一下子站起身来:“你怎么来了!”

        这家伙,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还好意思问我?”柯南走到我面前,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一遍,然后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

        “只是让你出去买个药而已,你倒好,直接玩失踪?你知不知道,昨天小兰差点没急死!”

        说着话,柯南的眼神无意中扫过坐在一边的加里弗,瞳孔不经意间收缩了一下。

        看来,加里弗的身份,是被柯南认出来了,毕竟在之前,柯南和他有过接触,能认出来,也不意外。

        “呃……抱歉抱歉,一不小心就……”

        面对柯南的横眉竖目,我就只能小心地赔不是了,谁让我理亏呢。

        “小朋友,你吃过早饭了吗?”耶斯卡修女和颜悦色地对着柯南问道。

        “还没有呢。”柯南摇了摇脑袋,对着耶斯卡装出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

        “那你在这里稍等一下,我去给你拿早餐。”

        “不用了不用了,修女奶奶,我们马上就回去了。”见耶斯卡修女想要起身,柯南连忙阻止道。

        “不行,这里是主垂视的神圣之地,我怎么能让小孩子挨饿呢。”耶斯卡修女罕见地以严肃的口气拒绝了柯南的话。

        “小朋友,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这……”柯南的目光转向我,我不留痕迹地点点头。

        “那好吧。”见我没有意见,柯南终于勉为其难地点了下头。

        “耶斯卡修女,我来帮你吧。”

        月岛亚纪说着话,也同样站起身来,向着耶斯卡走去。

        耶斯卡的眼神很明显地闪烁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那就麻烦月岛女士了。”

        看来这两个人的关系,远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嘁。”

        这边刚安排柯南在的身边坐下,眼见耶斯卡修女二人走远,四名修女中,年级最长艾卡就撇了撇嘴,发出了一道不屑的哼声。

        “这么殷勤,简直就是惹人笑,都是无用功而已。就凭她,想成为正式的修女,是不可能的,你们说是不是。”

        听到艾卡小声嘟囔的话,我不禁有些惊讶。

        刚才这女人在耶斯卡的面前,可还是一副虔诚的小羔羊的样子,这么一转眼就变成狼了?

        “我先失陪一下。”

        没有人理会艾卡的埋怨,格洛丽亚起身,向众人说了一声,便也离开了餐桌。

        “哼哼,估计又是想要私下里跟耶斯卡修女求情,想要让耶斯卡修女放她出去结婚,你说是不是,泰蕾莎?”

        见没人理自己,艾卡转过头来对着泰蕾莎说道。

        泰蕾莎安安静静地吃着自己面前的食物,对艾卡的话充耳不闻。最小的罗宁,则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机,开始玩了起来。

        一连两次都没有得到响应,艾卡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唉,一个个的,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东西,这样下去,这个修道院早晚都要倒闭。”艾卡又忿忿地嘀咕了两句,也便不再说话了。

        “喂。”柯南不动声色地用手肘顶了顶我的腰:“这家修道院,感觉有点不对劲啊。”

        何止是不对劲?简直就是没有一个对劲的。

        听到柯南的话,我真的有一种想要捂脸的冲动。

        五个修女,一个是水货,一个是八婆,一个看起来想要出去结婚,一个万事不关心,最后剩下的那个,完全就是小孩,五个人,完全没有一个像是修女的。

        这个世界上,大概再也没有一个修道院,比这个修道院更加诡异了。看似平静的场面下,总感觉下面有种莫名的暗流在涌动。

        耶斯卡修女,说不定是这个修道院里面对主最虔诚的人了吧?

        想到这里,我的脑海里不禁又回想起昨夜,她和月岛亚纪对峙的那个场面。

        不由得对柯南嘱咐道:“一会儿东西来了快吃,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咱们得快点走。”

        是非之地,早走早安心。

        “嗯。”柯南环视了一下众人,对着我点了点头。

        看起来,柯南似乎也不想招惹太多的麻烦。

        过了一会儿,耶斯卡修女和月岛亚纪一起回到了餐桌,手里还捧着一大堆的食物,牛奶,面包,鸡蛋,土豆泥,应有尽有。

        不一会儿,刚刚起身离开的格洛丽亚也回到了餐桌旁,于是,早餐正式开始。

        加里弗那个混蛋,已经在开始吃第二份了。

        “各位客人,我们接下来还有祷告要做,就不陪着各位了,各位是留下参观,还是向主祷告,请各位自便。”吃过早餐,耶斯卡修女冲着我、柯南和加里弗微笑着说道。

        “您太客气了,耶斯卡修女。”加里弗一边没形象地剔着牙,一边对着耶斯卡笑道:“多亏了您的款待,我们才得以没有露宿街头,这个人情,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主的光辉,笼罩着世间每一只羔羊,如果你真想感谢我,那么,就向主祈祷吧。”

        说完话,耶斯卡冲着我们微微鞠躬示意,就要转身离开。

        “修女!”大家刚要四处散去,格洛丽亚突然叫住耶斯卡:“我还有话……”

        “格洛丽亚修女,我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有什么话,请过后再和我说。”还没等格洛丽亚说完,耶斯卡便打断了她的话。

        “求您了!最后一次!请您务必听我说一下!”

        格洛丽亚快步奔到耶斯卡面前,深深地鞠下躬去:“就这一次!”

        耶斯卡修女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的神情,眼神不经意间瞟过我和柯南还有加里弗,大概是碍于外人在场,耶斯卡修女终于不得不勉为其难地点了下通知头“那你和我来吧。”

        “谢谢修女!”得到回答的格洛丽亚喜出望外,再次向着耶斯卡鞠了一个躬,然后跟着耶斯卡修女的脚步,亦步亦趋地离开了教堂。

        ——————————————————

        PS:要死要死要死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