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轩城绝恋》->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繁华落幕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繁华落幕 作者:柒钥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5-09
  •     不才的《化身孤岛的鲸》推荐给大家,打开音乐静心码文。

        日夜更替,唯有以静区分,当双眼

        异于常人的五感在失去了视觉之后突然变得迟缓,就好像落入了混沌,伸手摸不到边际。

        看不到光,听不到声音,闻不出气息,尝不到滋味,便连握在手中的都无法认知,就仿佛整个人死了,不存在了,留下的不过是一丝残念罢了。

        门被撞响了一下,又顿住。

        夏夜的虫鸣在寂静中愈发鲜明。

        无瑕睁开双眼伸出手,摸索着床榻边沿慢慢下了地。

        “谁。”他的声音很轻,透着一种不确定。他不知道是自己的幻听,还是门口的确传来了声音。他反手摸到枕边的玉簪握入了手里,起身朝着门的方向而去。

        房内摆置的桌椅都已归到墙角,因为他曾撞到数回,且倔强的不许任何人留在这里。

        “赟谦……”唤了一句,才想到赟谦入夜已经受召离去,他计算着床到门口的距离,却还是一不小心撞了上去,他自觉不痛,可外面的人却一把将门推开,他不及防备向后仰倒重重着地。

        糟!

        下意识的支撑让手中玉簪被抛出,他回过身去慌乱的摸索,空荡的房间突然间大到无法企及,他如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伸出双手寻找着依靠,无助到让人生疼。

        空气好安静,静得能听到呼吸。

        他感觉有人从身边走过,可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伸手试探一无所获后,他的心底突然涌起了一种愤怒!

        “说话!”

        那声音大到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愤怒,或许是因为对周遭的无法掌控,又或许是因为从未有过的无助让脆弱被毫无保留的暴露,他不允许如此不堪一击的自己。

        “说话!”声音愈发尖锐,脚步却有了凌乱,他想要辨清那人的方向,可是做不到,他踢到脚踏,撞到桌角,摸向了燃烧的蜡烛。

        手被人握住,然后一支玉簪被放入了掌心。来人没有出声,握住他的手在颤抖,一股浓烈的酒味蹿入了鼻间,他知道了来人是谁,想要开口,却突然间哽住。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那人满含愧疚与痛苦的呢喃响在耳侧,距离近到无法逃避,心酸层层侵入内心,十多载的爱恨情仇早非

        只字片语便能撇清道明。

        “澈轩呐……”

        那一声呼唤令郑澈轩潸然泪下,看着无瑕曾经清澈灵动的双眼变得晦暗而空洞,他的心仿佛也被掏空。

        他不知道究竟是怎样走到了这一步,曾经他也骄傲的认为自己能够得到所有,可原来不爱就是不爱,他越是努力,就越是让珍爱的人一次又一次陷入深渊里。

        执念如噬心的魔掌控着一切,让他为赢得无瑕而不择手段,他从未觉得自己有错,可现在才发现自己已经越走越远,再难回头。

        “我……来看看你。”

        看本该被我放在心尖疼惜着,如今却遍体鳞伤的你。很多时候我知道是自己错了,可是,回不了头,纵被撞得鲜血淋淋,却还是义无反顾的扑上前去!这辈子做了那么多伤害过你的事情,愿下辈子,我们的相遇不再如此。

        无瑕,我还是放不下,放不下,与其让你我受折磨,不如……

        不如……

        “我让寇云在想办法,你一定不要放弃。无瑕,我以后可能没办法再好好照顾你了,不过还好,还有赟谦……”

        “澈轩?”

        “嘘……别说话。”伸手将无瑕抱住,郑澈轩含着泪笑了:“让我再抱抱你。你说,为什么不管我怎样做,你都还是很瘦,抱在手里轻飘飘的,都不敢太用力。”话虽如此,拥抱却十分有力。

        千般万般的不舍,到现在也该放手了!我强迫不了你的感情,也欺骗不了我自己,我欠你的,让孟白炎为你讨回来。

        无瑕,我对你的爱是真的,从始至终,不曾欺骗……

        脚步交错,终渐渐远去,风吹入,扬起了帷幔轻纱,那靠墙的桌面上一页纸笺飘飘荡荡,落下地面。

        无瑕看不见,所以无从知晓,他摸索着踩过了纸笺,那不大的笺上只寥寥写着几个字——明夜子时,孟白炎取道浦江入城劫人。

        无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或者将要发生什么,澈轩来得突然也走得突然,那一页纸笺被放在桌面没有带走,因为无瑕已经看不见,藏起来没有意义。

        孟白炎终究要来了,所有的纠葛也要有个了断,不管最终的结局如何,他都已做到了坦然。

        “或许,这便是我的劫数吧……”

        爱过,痛过,笑过,哭过,挣扎过生存的底线,登上过权利的顶峰,体会了人生百味,历经了沧桑坎坷,相比起普通人来说,已经足够。

        “元辰。

        ”

        “臣在。”

        回头又看了一眼城楼的方向,郑澈轩默默地吐了口气,许久,收回满眼的不舍,毅然决然的往前走去。

        “带上你的人跟朕走。”

        “皇上要去哪?带多少兵马?不要通知云将军吗?”

        “呵,不用。”这是我与他之间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插手。

        无瑕为他付出的一切,希望他能担得起!

        “可是皇上!”

        “走吧。”转身即为别离,往日种种如浮烟散去,不复回还。人生第一次没有了负担,走得从容而又简单!

        “元辰,元辰……”无瑕坐回床头呆了一会儿,突然间像想起了什么,他唤元辰不得回应,于是起身朝着门的方向奔去。

        往日重兵重重的城楼上竟无一人对他回应,他的心头涌起了不安,为方才澈轩的言语和从未有过的平静。

        “澈轩……澈轩……”

        他顺着栏杆跌跌撞撞向下,黝黑的夜里却无人与他应答,广袤的天地让他感到了自己的渺小,无论伸手向哪,都是空荡一片。

        “澈轩——澈轩——”

        虫鸣与他唱和,旋即消失在夜色里,他奔着,跑着,突然间泪如雨下。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来回应我……”一种说不出来的疼痛在心头蔓延着,他无助的站住脚步,泪眼婆娑中昂起了头。

        澈轩,你究竟要去做什么?为何逐字逐句都在与无瑕道别,无瑕真的不值得你们这么做!不值得!

        “皇上,您为何要将孟白炎过浦江劫人的消息传给郑哲主呢?咱们派人在浦江伏击岂不更好?”

        琥珀色的美酒顺着杯口被倒向地面,支着下颌斜靠软榻的那人勾着唇笑着,一双鹰眼中满是嘲讽。

        “那你说,是杀孟白炎一人好呢,还是杀了他与郑哲主两个人好。”

        “可是——”

        “郑哲主是不会轻易撒手的,不管怎样,他与孟白炎之间总要分出个胜负,咱们作壁上观也好,黄雀在后也罢,等看完那一场好戏——”

        “咔嚓!”一声,酒杯被握得支离破碎,刘劭康歪着头看着掌心渗出的鲜血,挑着眉头邪魅的笑了。

        “便送他们一起上路!”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