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散文诗词-> 《人物天赋系统》-> 第245章【故人】
第245章【故人】 作者:箫轻宇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3
  •     林南踏风般的迎出殿外,见到结萝那苍白的小脸,既是惊喜又是怜惜,赶紧迎了上来。
        “萝儿。”林南张手将她揽在怀里,不敢碰触她背上的伤口。
        “皇上。”结萝虽然还是很虚弱,连说话的力气都不太能提的起来,但眼泪却早已簌簌而下,哭的如海棠带雨一般,另人心疼。
        林南揽着她轻声问道:“救你的人在那,朕一定要重重的赏赐他们。”
        结萝轻轻依偎在他怀里,低声回道:“他们在外面。”
        林南忙吩咐侍卫:“把外面的两个百姓请进来,快!”
        两个侍卫闻个请字,不敢怠慢,慢答应着出去将两个中年夫妇恭恭敬敬的请了进来。
        两人一看见穿龙袍的人,知道是皇上,赶紧拜道:“草民夫妇参见皇上。”
        “快起来起来,你们救了朕的爱妃,朕该谢谢你们才是啊。”林南笑着扶两人起身,两夫妇对望一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来人,赏赐他们白银千两。”林南冲侍卫吩咐道。
        “千……千两……”两夫妇都只是普通渔民,连五十两银子都没见过,就更别说千两了,这下子真是又惊又喜,跪在地上连连叩头谢恩。
        “好好,你们快去领银子吧。”林南自从进城以来第一次心情这么舒畅,揽着结萝一路回宫,问了些经过,这才大概明白。
        原来结萝那日中箭堕河,漂流到下游时被这对渔民救了上来。但她伤势太重,本是活不了的。但正好一个怪人来买鱼。碰到结萝,问明情况后救了她,并且给她开了负药,这才使她起死回生。可等结萝再醒来时,那怪人却已经不知所踪,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怪人到底是谁,只知道他姓孙,常在这一代采药。也时常帮穷人看病,人称孙济世。
        “姓孙,莫非是当初救我那个神医?”林南想了一下,但也不敢确定,然而结萝没事才是最重要的,至于那怪人到底是谁,本就无所谓了。
        结萝还很虚弱。林南亲自送她到房间里睡下了,又叮咛嘱咐了一阵,这才在她额上一吻,重新回到殿里来。
        众大臣还在殿里等着呢,见林南红光满面的回来,知道他心情不错。急忙上来恭喜。林南哈哈大笑,坐到上首,冲众臣说道:“叛军的事,就招撒卿说的办,不过朕以为应该分成十几个部分。分别迁往各地,并且予以盘费。方保无虞。至于王世均一干人的踪迹,还要加紧逼问高士廉,并且四处查探才是。”
        “皇上圣明。”撒无忌带头,众臣依次拜倒。
        林南又看了看魏征道:“朕用人不明,忠谏不听,实是有罪,魏卿可带朕发罪己诏以正视听,公告天下。”
        “啊?”百官大惊,因为罪己诏一般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之举,历史上除了汉武帝之外,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皇帝给自己下过罪己诏。
        “皇上,这罪己诏一事,还容商榷。”魏征自己也觉得这么做对林南实在太过了,百官也都是一个意思,没人同意林南发诏。
        林南展颜一笑,上前拍了拍魏征的肩膀道:“朕时常说:天子犯法,与民同罪,朕如今以身试法,若不加处置,恐寒了天下人的心啊。”
        “皇上!”魏征感动的热泪盈眶,深深的拜了下去,百官也为林南的豁达而山呼万岁。
        “好了好了,既然事情都已经明白了,你们就都下去吧。”林南一笑,拿起茶杯来嘬了两口。
        “是。”百官退步而出,魏征拉了拉阿国,阿国却并没有跟他出去,仍旧留在了那里。
        林南把茶杯放下,抬眼发现她没走,微微有些诧异的问道:“你怎么不走?”
        阿国咬着嘴唇,左手拉着长长的发鬓慢慢跪了下来,低声道:“阿国不想回东赢了,想在皇上这里做一个女官,肯求陛下收留。”
        “女官?你们东瀛没有女官么,为什么非要留在这?”林南说着走下殿来。
        阿国摇了摇头,感叹一声,眼神里满是无奈。
        “东赢男人都把我们女人当成玩物,我们就像东西一样,可以随意的送来送去,他们有话也不会对我们女人说,因为在他们的心里就认为我们女人是废物,是没有用的,只不过是生育的工具。”
        她一口气说出这么多,显然是很哀怨,林南虽然早知道东瀛对女人的态度,不过没想到这个时代比以后更要差许多。想到这,顿时起了一阵怜悯之意,按理说隋朝宫里是有女官的,但那都是老妈子才当的差,林南倒真不忍心让她去干。想来想去,眼珠子一转,忽然笑了笑道:“倒是有个女官最适合你。”
        “什么?”阿国喜上眉梢,失声问道。
        “做朕的妃子,应该也算女官吧?”林南笑着在她俏脸上捏了一把。
        阿国顿时脸红,羞的低下头来,虽然这个想法她倒也可以接受,不过由林南之口说出来,总感觉有些轻薄。
        林南其实只不过是开玩笑,见她不答,便也不再问她,笑着出了大殿。
        木兰两姐妹出去逛了,结萝还很虚弱正在休息,众大臣各自都回去了,整个行宫里除了侍卫内监以及宫女之外,还真没什么别的人了全文阅读。
        林南有点无聊,闲庭信步之间随意走走,这个临时征用的行宫并不算大,林南不经意间就溜达到了后花园。无巧不巧,正看见一个宫女正在用辘轳汲水,隐隐约约间林南发觉那宫女的面相有点熟悉,便好奇的走了过去。
        “啊!”那宫女的眼神一缥,正看见林南走过来。吓的两手一松,辘轳急切的回转了过去。直到绳子滚到了尽头。
        “皇……皇上……”那宫女显得十分恐惧,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看他,身子也瑟瑟发抖。
        林南有点奇怪,正常来说她怎么也不至于怕自己怕成这个样子,除非是犯了错。想不清楚,林南就更好奇,走过来吩咐道:“你站起来要朕瞧瞧。”
        “是。”那宫女战战兢兢的起身,极不情愿的抬起头来。
        那是一张绝美艳的脸。也是一张极熟悉的脸,虽然事隔多年,林南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来,她正是前废燕王杨昭的爱妾云昭训!
        “你怎么会在这?”林南吃惊的问道。
        云昭训万念俱灰,在她的心里,林南还是当年残暴的奸污了她的人,还是那个杀兄轼父的凶手。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只是自己竟然还……想到这,既是气又是苦,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那种少妇的幽怨之色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改变。
        “你怎么不说话?”林南发觉她委屈的样子,心里倒真有些舍不得。
        “你杀了我吧。”云昭训此时也用不着在对她恭敬了。索性瞪了她一眼,眼神里满是狠意。
        林南没想到经过这么多年她还是这么恨自己,想起当年的事,轻声叹了口气道:“朕为什么要杀你。”
        “你……你不杀我?”云昭训眼神骤变,有点不敢相信。
        “世事人非。有些时候有些人和事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我不知道你如何做了宫女。但这都无所谓了,如果你不愿做,我可以把你养起来,就当是对你的补偿吧。”林南淡淡的说完,眼神正扫在那辘轳上面。
        “皇上!”云昭训说着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失声道:“求皇上放我出宫罢。”
        “出宫?为什么?”林南转眼看着她问道。
        “奴婢想见见自己的孩儿。”云昭训鬼迷心窍,竟然把这句话说了出来,等她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和前燕王的孩子林南怎么可能留他在世上?可再想狡辩,为时已晚,急的冷汗直冒,偷眼去看林南的脸色。
        林南乍一听到她说要去看孩子,倒真是吃惊不小,同时也知道他是思念心切,才走了嘴。便轻声问了一句:“是你和兄长的孩子么?”
        云昭训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俩手紧紧捏着衣襟,他知道如果说是燕王的孩子,这孩子必定会死无葬身之地,最终终于下定了心思,望着林南颤声道:“不是燕王的,是皇上的。”
        林南微微一笑,并没有显得很吃惊的样子,他知道云昭训是想保住孩子才这么说。自己和那么多妃子淫欢都没有留下子嗣,和她仅仅有一次,怎么可能留下自己的孩子。
        云昭训见林南只是笑,并不说话,心里便开始打鼓,她怕林南识破了她的谎言,也怕林南会迁怒于孩子。
        “既然是我的孩子,那你便带着朕去看看他吧。”林南依旧很温柔很平静的笑,但云昭训却吓坏了,他知道林南的笑里不知道隐藏着多少杀机,赶紧跪倒在他面前求道:“求皇上放过他,他才七岁,什么都不懂,以后贱妾会带着他远走高飞,绝对不会再让皇上见到他。”
        林南叹了口气扶着她道:“你想多了,朕只是想看看这个外甥,并没有要杀他的意思。死者已矣,当年的恩怨又何必牵扯到下一代去呢。”
        云昭训一时不敢相信林南的话,林南则拉着她道:“朕今口谕言,绝对不会伤害这个孩子,你放心就是。”
        云昭训捏了把汗,这才稍微放下心来,万福谢道:“皇上大恩,贱妾莫齿难忘。”
        林南一笑,微微翘起她的下巴颏儿,望着那一对饱经沧桑的大眼睛幽然道:“这么多年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漂亮,难怪当年燕王他对你如痴如醉。”
        云昭训黯然低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林南则不再提这些,只问道:“朕的外甥叫什么名字?”云昭训低头答道:“杨过。”“杨过?”林南对于这个名字倒真希奇,虽然此杨过非彼杨过,不过读起来总感觉有点意思。
        云昭训不知道林南对于杨过这个名字为什么会这么希奇。这时林南又问道:“孩子现在在那,洛阳么?”云昭训知道再难欺骗。只能答道:“是。”
        林南听到这里越发有许多问题,比如云昭训怎么成的宫女,而孩子又是什么时候生的,等等一系列的事。而这些事不是一会儿可以说的完了,看看时候也不算早了,林南便笑着看着她道:“走,到朕的行宫去说吧。”
        云昭训脸煞时间红了,她想起来当年的事。只可惜人事变迁,当年的自己可以义无返顾的去死,而现在自己和孩子的命却捏在他的手里,连反抗的信心都没了。
        没办法只能随着他到了行宫,林南摒退左右,和她对坐下来,便把这些问题都问了一遍。云昭训则娓娓而答。
        原来当年林南杀了废燕王之后,他的家眷本里也要一并处死,但宇文素的弟弟宇文约看上了她的美貌,便留她做了妾。后来宇文素满门被杀,而宫中正好缺宫女,禀笔太监和悦把银子中饱私囊。私自将宇文约家的一些女眷充入宫中,这些人大多入了浣衣院,平时基本和外界隔绝,没人愿意和她们说话。
        后来她怀孕了,浣衣院的总管心肠不错。帮她求了撒蓉蓉,撒蓉蓉可怜云昭训。便另她将孩子生了下来,交由外面的一对夫妇抚养,而他也被调离了浣衣院,成了内庭的宫女。
        这一段辛酸往事虽然云昭训说起来很平静,但林南知道她心里有多苦,一个燕王妃沦落到浣衣院去给太监宫女洗衣服,普通人恐怕早已经自杀了。
        “哎,人生无常,是朕当年对不起你。”林南叹了口气,亲自倒了杯茶递给云昭训。
        云昭训没想到林南变了这么多,一时不敢去接,两人四目相对,都生出一阵异样。
        虽然经历了这么多年,但云昭训的美貌却始终没变,而且还散发着一种伤感的悲情,是林南所有妃子都不具有的。
        “以后你就随着朕吧。”林南一拉她胳膊。
        “贱妾不敢。”云昭训抽出胳膊跪了下来。
        “你还怨朕是么?”林南凑上来双手扶起她。
        云昭训低着头轻声道:“妾身已与倡家无异,若不是为了过儿,此命早归黄泉去了,承蒙皇上不弃,妾只愿从此终老荒山,再无他想。”
        “你……”林南正要说话,忽然听见外面传来几声惨叫。
        “怎么回事!”林南向外面喊了一声,这时忽然有几人破门而入,为首的是个蒙面女子,手中提一柄剑。其余的几人也都着夜行衣,并且各执兵刃。
        “有刺客!”这时外面人声鼎沸,无数侍卫冲进院子里来,那女子冲几人娇诧道:“先拿下杨羽!”
        “大胆!”林南将云昭训往旁边一推,顺势从床边拔出龙泉剑来,那女子一个箭步上前长剑直挑林南眉心,其余几人也各执兵刃上来围击林南。
        “快救皇上!”这时闻讯而来的高德弘,呼延赞,秦彝几人也和外面的刺客们交上了手,虽然侍卫人数众多,但刺客也有上百人,而且个个都是高手,两下交兵,三人竟然冲不进来。
        这边林南勉强抵挡住这几个人,但使剑本来不是他强项,敌人逼又太紧,卡片一时间也无法腾出空来激活,所以渐渐处在下风。
        那女子看出门道,低诧声道:“抓活的!”
        “是!”几人得令逼上来,虽然不取林南要害,但也要挑断他两跟筋,叫他有力使不出来。
        林南知道在这么下去自己肯定被活捉,他看的出来这群人是以那个女子为首,索性一纵身就奔那女子扑过来。几个刺客没想到他不退反进,都吃了一惊,而那女子也有点慌乱,连退了几步。
        林南要的就是这个机会,他迅速的激活了李小龙卡片,使出截拳道里面最常用的脱逃招式,地滚式。这招虽然很难看,但却实用,他这一滚正好到了门口,趁势砍倒了一个刺客就冲了出来。
        这个时候门口的刺客已经死了大半,其余的都和侍卫交着手,无暇顾及林南。眼看刺杀计划要落空,这时忽然听见房上有一个男人大喝道:“杨羽,你看看这是谁!”
        林南忙抬头去看,只见一个道士架着结萝,另一个满脸胡须,膀阔腰圆的男人用剑横在她脖子上,情势十分危急。
        小说者小说者www.bookzx.org
        小说者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小说者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