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传说 作者:我是绿水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2
  •     i^%&*;
        就在这时.徒弟只看到老御医低下头去.对着昏迷不醒的玉妃娘娘说了几句什么话.因为太过小声.他沒有听到.然而却看到奇迹发生玉妃娘娘的手指动了.
        玉儿终于醒來.老御医不仅沒有被满门抄斩.五马分尸.而且被重赏了黄金五千两.提升为御医总管.
        这样的赏赐和嘉奖.让几乎所有宫里的人都已经明白了谁才是烈王心里最看重的那个女人.
        只不过.除了老御医之外.就只有他的徒弟心知肚明:真正唤醒玉妃娘娘.让她从活死人醒过來的.并不是什么九五之尊的心头血.那只是老御医的一个幌子.真正唤醒的她.是老御医那几句话.
        但是那到底是什么话.徒弟不敢问.
        他不蠢.
        他知道有些事.宁可永远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永远都不要再提起最好.
        瞳儿只看到醒过來后的玉儿.坐在梳妆台前.从老御医的袖子里接过了一封信笺.然后匆匆地看过以后.就小心地叠好了.放到了首饰盒里去.
        就到了这里.画面一下子跳了过去.
        瞳儿发现场景从古代变成了现代.
        在一艘巨大的豪华游轮上.一个高大英挺的背影站在那里.背着她手扶在栏杆上.仰头看着深蓝色的夜幕.
        瞳儿不知道为什么.光是看到这个背影就觉得心里一酸.
        几乎快要流下泪來.
        这个人.就仿佛是她至亲的人.却又偏偏因为什么原因跟她分开了.
        他沒有回头.瞳儿知道自己是做梦.但是她仍然忍不住对着这个背影大喊一声:“你到底是谁.”
        仿佛能听到她的喊声一样.这个高大英挺的背影转过了身來……
        就在这时.瞳儿却一下子醒了过來.
        她满头大汗地从床上坐起來.不觉头发都已经被汗水汗湿了.
        用手摸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她低声自言自语:“不管你是谁.请你不要再來了.我就要嫁给清逸哥哥了.我不知道你是谁.以后也不想知道了.请从我的梦里消失吧……”
        一阵风吹过.掀起了她窗户上柔软的窗帘.她汗湿的头发就在微风中慢慢地也被吹干了.
        一直过了很久很久.从凌晨一点多钟开始.瞳儿一直沒有再睡下去.只是坐在床上.维持着同样的姿势.低着头.
        直到天亮了.
        **
        半年后.
        x市的博物馆里.
        在一件展品前.隔着特质的玻璃.解说员正了正嘴边的麦.向面前两个贵宾介绍道:“这件文物是距今一千五百多年前的烈焰王朝传下來的……”
        站在解说员面前的两个贵宾.一个是身材极为纤细轻盈的少女.她穿了件白色的纱织长裙.纤细的右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低调却昂贵的钻戒.让人比对她手上的戒指更为赞叹和感兴趣的.是她清丽的容颜.
        那样小巧的脸上.一双清澈的眼眸仿佛是收藏了许多许多的星辰一样.无比动人.
        只是不知道这个清丽的女孩子曾经经历了什么样的伤心事.在她顾盼之间.总有一股说不出的淡淡的幽怨流露出來.让人看了都心生怜惜.
        而在她身边.穿着一袭白色西服.身材修长的年轻男子清贵无比.秀雅的脸庞比女孩子还要好看上无数倍.长长的睫毛垂下來说不尽的温柔秀气.
        “两位贵宾请看.”解说员大哥指着玻璃橱窗里.那个晶莹剔透.如同月光一样皎洁、温润的白玉莲花盏.“这个是白玉莲花盏是当时的君王.君临天下的烈王送给他的一个妃子玉妃的……”
        烈王……玉妃……
        解说员大哥的话音还未落定.他面前的少女就脸色发白.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倒是她身边的清贵的年轻男子挑了挑眉.有些好笑地问解说员:“这个白玉莲花盏现在看來当然是价值连城的古董文物.但是在当时.尤其是一个君临天下的君王看來.应该算不了什么稀罕的事物.怎么就送了这个给他的妃子的.”
        解说员大哥笑道:“先生您听我跟您讲哈.是这样的.这个白玉莲花盏在当时确实不算什么至宝.只不过它还附带着一个传说.”
        少女的脸色更加发白.好像已经知道了是什么传说一样.
        清贵的年轻男子倒是有些好奇:“哦.是什么传说.”
        解说员大哥要的就是贵宾的好奇.他一下子來劲了.那更是滔滔不绝了:“传说当年烈焰王朝的烈王陛下征战四方.降服了无数弱小的国家.他骁勇善战.强悍无比.唯独对一个玉妃情有独钟.这个白玉莲花盏本身并沒有特别之处.只不过它接过烈王的心头血.”
        少女顿时脚下一滑.几乎摔倒.
        她身边的清贵年轻男子赶忙扶住了她:“瞳儿小心.怎么了.不舒服吗.”
        说着.抬起手往她额头上试了一下.
        解说员看着眼前这两个贵宾就猜想他们必然是一对.便非常老道地说:“先生.您的太太大概是有点不舒服.可能是天气太热了.您扶她去那边歇息一下吧.”
        这句“您的太太”真是说得太好了.太会看眼色了.年轻的清贵男子抬起眼睛來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好.谢谢.”
        便也不继续听那什么解说了.扶着少女走到一边去了.
        这清贵男子身后还有一个穿着黑色西服.戴着墨镜的保镖.还有一个穿着蓝色休闲服.眼睛大大的.乌溜溜的年轻男孩子解说员见多识广.要不然怎么说人家是贵宾呢.
        果然.这会看眼色的解说员话说得好.那保镖就上來给了他一把厚厚的小费.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丰厚.
        解说员心里窃喜且不说.韩清逸和瞳儿到外面的椅子上坐下來.韩清逸关切道:“瞳儿.要不我们先回去吧.”
        瞳儿从蓝宁手上接过一瓶矿泉水喝了两口.摇了摇头:“别.大概是天气太热.我有点中暑了.休息一下就好了.我们大老远地过來.别让我给扫兴了.”
        “你要是病倒了.我怪自己沒能照顾好你还來不及.怎么会有扫兴不扫兴的.”韩清逸又用手摸了她的额头一下.点了点头.“不过还好.”
        瞳儿根本就不是中暑了.只是有说不出的苦衷.受到了刺激而已.
        本來以为是荒谬莫测的梦境.想不到居然会是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人物和事件.她一下子也不知道该从何理清这个头绪了.
        最重要的是.那个玉儿可是长得和她一模一样.
        既然玉儿是历史上存在过的人物.而她又能猛地玉儿.而且感同身受地知道她所有的心情和情绪.那么……
        瞳儿用手捧着额头.不想再想下去了.
        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如果不是和清逸哥哥一起來x市旅游.一起來到这个最大最有名的博物馆.听到了这样的文物解说.她都要以为自己半年前经常出现的那一连串的梦境只是一个不明所以的梦罢了.
        半年了.自从她在那次梦到了豪华游轮上那个背影惊醒以后.她再也沒有做任何有关那些奇怪的场景的梦了.有时候连她自己都会觉得.也许真的是因为那段时间她大病初愈.才会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梦境吧.
        沒想到.半年之后.在x市的博物馆里.她发现那些梦境是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瞳儿.”韩清逸握住了她的手.“我们回去吧.”
        瞳儿抬起头:“清逸哥哥.我沒事了.我们继续看文物吧.”
        “真的沒事.”
        “真的.你看我.可健康啦.哪有那么病弱.”瞳儿站起來.给他握了个拳头:“你看是吧.”
        韩清逸被她逗得一笑:“真的很健康.健康得不能再健康.我猜你等下能吃两碗羊肉泡馍.”
        瞳儿眼睛瞪得大大的:“原來在清逸哥哥眼里.我一直都是个饭桶吗.”
        韩清逸忍俊不禁道:“饭桶倒沒有.不过饭碗倒有可能.”
        “饭碗……”瞳儿一脸黑线地说.“还好.是饭碗……”
        韩清逸又笑道:“就像我们刚刚在餐桌上看到的那个海碗一样的饭碗……”
        瞳儿一下子笑着叫出來:“好哇.清逸哥哥.你可真坏啊”
        她摔了一下手:“哼.爹地看不到我们.你就欺负我.我回去得跟爹地告状.还要跟韩伯父告状……”
        一边说.一边往走廊上走去.
        韩清逸笑着追上去:“好好好.公主大人.臣下知错.臣下有罪.但凭发落.绝对不敢有二话.”
        瞳儿扭头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
        哟.傲娇了.
        “饭碗等下去吃羊肉泡馍.你自己去吧.哼.”
        “公主殿下.臣真的知错了.求您开恩.让小的也吃一口吧……”
        “哼.”
        ……
        保镖和蓝宁跟在他们的后面.听着他们的各种玩笑话.保镖是万年不变的面无表情.蓝宁却是心里不爽到了极点切.那么高贵、骄傲的清逸少爷.怎么会说这种幼稚弱智的话.都是为了哄那个白痴女人开心.烦.
        一想到他们就要结婚了更烦.
        烦到不能再烦.
        小说者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小说者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