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散文诗词-> 《玉琢》-> 第二百三十八章 相见
第二百三十八章 相见 作者:坐酌泠泠水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1
  •     杜安停住了脚步,没有走过去。
        对于这个很少在家,对父母态度冷淡的靖王爷,他心里有些发怵。
        杜浩然在那里足足站了有一盏茶的功夫,这才似乎下定了决心似的,转过头来,对跟在他身后不远的杜忘低低说了一句什么话,便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杜忘站在原处并没有动弹,直到杜念跟着杜浩然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他才上前拍响了院门。
        “谁呀?”门里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紧接着院门打开,一张清丽的脸露了出来。当看到杜忘时,那脸上露出万分惊喜的表情:“怎么是你?杜忘大哥TXT下载。”
        “秋月,最近还好吧?”见开门的是秋月,杜忘的脸上也露出欢喜的表情。
        “嗯,很好。”秋月随口应着,伸头便朝巷子张望。她自是在寻找杜浩然的身影。
        “我家公子在青云巷的宅子里,他让我来请你家姑娘过去说几句话。”杜忘见状忙低声道。
        秋月本是聪明之人,再加上跟了叶琢这么久,更是心思灵透。她听了这话,心里一动,望向杜忘的目光里透出了几分狐疑:“杜公子可是跟着瑞王爷一起来的?”
        杜忘自然知道秋月有了什么想法。不过杜浩然向来磊落,这也直接影响了杜忘和杜念的行事风格。更何况杜忘也不觉得公子的行踪有什么值得隐瞒的,老实答道:“不是,我家公子刚到。”
        秋月的脸色沉了下来:“瑞王爷来提亲,你家公子不知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家公子有什么心思,向来不跟我们说的。你唤叶姑娘出来吧,有什么话让他们自己说去。”杜忘道。说完又补充一句:“最好先别惊动家中老人。”
        “好罢。”秋月再不高兴,也知道这件事不是她能做主的,微沉着脸对杜忘道:“你先去,我们一会儿来。”说着“嘭”地一声。当着杜忘的面把门给关上了。
        杜忘苦笑一下,摇摇头,转身去了。
        说实在的,他跟杜念这一阵也暗地里嘀咕过许多次,两人都觉得自家公子对叶姑娘是有情的,就是猜测不出他为什么不光不主动向叶家提亲,还一听瑞王来提亲就快马加鞭地匆匆赶来。看这样子,似乎是要阻止这门亲事。两人旁敲侧击地问过他几次。结果不光得不到答案,还每次都惹得公子心烦意乱,无缘无故地挑他们的刺。
        跟着过来的杜安在最开始时没有现身,后来又觉得冒然出现很不妥当,只好躲在墙角里,等着杜忘走了这才跟了过去。一直到青云巷那处宅子前才停住了脚步,看着杜忘进了宅子,便找了个地方呆着。
        而秋月关了院门,却不急着去找叶琢,站在那里平息了心情。这才进了厅堂。
        此时顾尘已坐在厅堂里数落叶琢好半天了。照她的逻辑,就算杜浩然对叶家有再造之恩。也可以选别的方式报答;而大皇子那里,车到山前必有路,有麻烦再解决就是了。在婚姻上,一定要坚持一生一世一双人。
        叶琢只坐在那里陪着笑,也不跟顾尘争执。
        她前世,何尝不像顾尘所说的,执着地去追求深挚的爱情?而她与他。也曾一度传为佳话。可结果又如何呢?
        生活绝不是到了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就可以结束了的,它的故事,还很长很长。有些东西。经不起岁月的侵蚀;璀璨的烟火之后,是无尽寂寞的永夜。
        所以这辈子,她绝不会再去追求那虚无飘渺的爱情。
        更何况,顾尘自己说了那么多,她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失败的例子呢?想当初,她一定觉得自己跟聂仲昆的爱情是天底下最美好的吧?后来怎么样?那男人为了权势,还不是把她给卖了?
        不过叶琢知道,顾尘之所以苦口婆心,是把自己的理想寄托在了她的身上。自己得不到的,便希望她这个后辈能帮她实现。
        所以,她只由得她说,并不辩驳。
        “姑娘。”秋月走到叶琢身边,低低地唤了一声。
        叶琢将脸转了过来,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凝重,还特意眨了眨眼,便知道她有事要禀。
        好不容易等顾尘的话声告一段落,叶琢便笑道:“师父,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了。不过这些聘礼既然已收下,便是应允了亲事,不能再反悔了。而且我刚才也说了,进瑞王府一趟,不过是权宜之计,一来报恩,二来避祸,进去一趟再出来时,我再去追求您说的那种生活也不晚嘛。”
        见叶琢笑嘻嘻地只管拿这话来搪塞自己,顾尘也无可奈何。更何况她也知道,只要她一回现代,叶琢便没了护佑――二皇子跟叶琢毕竟不相识,对她不会照顾得太尽心。叶琢嫁进瑞王府,确实是最好的选择。
        她长叹一口气,丧气地一摆手:“算了,你铁了心要嫁,我也不做恶人了,随你吧。”说着站了起来,“我回去了。”
        叶琢也不留她,将她送到院门口,很干脆地道了一声:“师父慢走。”
        “哼,看来你是嫌我罗嗦了,巴不得我走呢。”顾尘嗔怪地看她一眼,转身出了门。
        看着顾尘和樱嬷嬷她们出了门,秋月舒了一口气,正要拉着叶琢说话,却不想关氏在一旁道:“琢儿,你看这事是派人跟你娘说一声呢,还是你亲自去走一趟?我看你还是去一趟吧。你娘知道你订了这样一门亲事,心里着急,在家肯定坐不住。你去一趟也免得她东跑西跑的,叫人担心。”
        “是。”叶琢应道,转头看了秋月一眼。但见顾尘都走了,秋月仍不开口,只是满眼着急。她不由心里暗暗纳罕,不知有什么事情让秋月连关氏都要瞒着。
        “我现在就去。”她转头对关氏道,又唤秋月,“秋月咱们走吧。”
        “等等,我前儿买的燕窝不错,你拿给你娘。”关氏道,匆匆回了屋子。
        叶予期送了顾尘便回屋里去了。此时院子里只剩下了叶琢和秋月,秋月这才凑近叶琢,悄声道:“姑娘,刚才杜忘来了,说杜公子要见您。”
        “什么?”叶琢瞪大了眼睛。
        “杜公子现在在青云巷的宅子里等您。”秋月又接着道。
        叶琢怔怔地看着秋月,半晌方缓缓地抬起头来,望着青云巷的方向,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我知道了。”
        秋月都能想到的问题,她怎么会想不到呢?在下聘之前,杜浩然并没有来见她,现在都已订亲了他才提出相见,可见他是刚刚才到的南山镇。千里迢迢的追了来,一来就急急想要见她,不用想她就知道,他约她见面,不是因为情深挂念,而是想要解除婚约。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涌上一种又酸又涩的滋味来。
        杜浩然,你不愿意跟我成亲,是因为生病不愿意耽误我的终身,还是因为不喜欢我?时日不多,不会是一个拒绝的借口吧?
        “呐,包好了,秋月拿好。”关氏这时提着一包东西过来,交给了秋月。
        “姑娘,咱们走吧。”秋月道。看到叶琢那表情,她心里堵堵地也很不好受,急急地拉着她出了门。
        好在出了院门要走一小段路才到巷口。待关氏把院门关上后,她们便又绕了回来,往青云巷那条路走去。隔不多远到了相熟的人家,秋月把那包东西寄放在了那里。
        一路上叶琢默然不言,秋月也没有说话。长长的巷道里只有她们两人轻微的脚步声,还有那透过雕花屋檐和马头墙撒落到地面上的斑驳的阳光。
        “姑娘,到了。”秋月咬了咬唇,望着杜浩然的宅门,轻柔地出声。
        “叫门吧。”叶琢脸上的表情倒是极为平静。
        秋月走上前去,还没等她拍门,院门就“呀”地一声开了,杜忘恭敬地站在门口,对叶琢道:“叶姑娘,请。”
        叶琢微一颔首,走了进去。
        依然是绿树繁花,池塘亭榭,只有荷花再不是当初的小叶初展,而是热热闹闹地开了满满一荷塘。
        树下,依然坐着那个高大的身影,依然是清雅的天青色长衫,茶香氤氲,就仿佛他从未离去,两人昨日才在一起喝茶下棋、赌石闲聊一般。叶琢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带着一抹从容的微笑走了过去。
        “你来了?”杜浩然抬起头来,微笑道,“坐。”
        刚才他抓紧时间洗了一下脸,换了一身衣服,一路的风尘和疲惫便藏了起来,目光明亮,精神抖擞,一如往昔的他。
        叶琢微一点头,盈盈坐下:“杜公子一路还顺利吧?”
        “还好,就是太阳有点毒,骑在马上不好受。”杜浩然拿起茶壶,亲自给叶琢斟了一杯茶。
        “谢谢。”叶琢用手指轻叩了一下桌面。
        杜浩然满腹心事,并未注意到叶琢这个动作。他将茶杯斟满,便放下壶子,端起自己那个茶杯,转过身去,面对那一池荷花,轻轻地吐了一口气。
        其实自打叶琢进门起,他就知道她来了。可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来,看她一眼。
        他不敢看。
        他生怕这一看,就动摇了心思。
        p:  谢谢东方风云打赏的蛋糕,谢谢猪ay、指纹蓝、广寒宫主a、eley的粉红票!
        小说者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小说者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