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散文诗词-> 《重孙媳妇》-> 第二百一十八章困境上
第二百一十八章困境上 作者:魔女ABC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2
  •     玉莲很生气,坐在上房里,房里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大气都不敢喘。秦易坤刚踏进院子就已经觉察到不对了。
        “爷!”翠竹迎上来才喊了一声,秦易坤便抬起手,翠竹立即止声。
        秦易坤走进台阶,低声道“大奶奶都知道了?”
        翠竹点了点头儿,是夫人说的,在房里坐着好一会儿了。
        秦易坤一听是母亲说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因玉莲现有身孕,好儿的事儿又没有定论,所以他一直瞒着。不想还是叫母亲知道了,还同玉莲说了。此时秦易坤心里头暗暗抱怨秦夫人就算不喜欢玉莲,也得想想她如今怀着身孕呢。
        抱怨归抱怨,过了眼前这关才是最要紧的。
        想到这里,秦易坤岍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全都散了。自己着快步进了上房。一进门就见玉莲端坐在面门的椅子上,那神情就是秦易坤看了都觉得三分寒意。
        福儿当地跪着,头低低的,就是秦易坤进来,也没敢抬起来一下。余下的丫头虽说是在一旁垂首站着,可那神情模样跪着的福儿都更显畏惧。
        “你们都下去吧。”秦易坤先开口道。
        福儿几个并不敢动。秦易坤见状道“怎么,你们是大奶奶陪嫁来的,我就是支使不动你们了是不是?”
        一旁站着的丫头,悄悄地相互看了一眼,又偷瞄上边坐着的玉莲。几个人低着头赶紧跑了出去。只有福儿还当地跪着。
        秦易坤走到她的跟前道“你也别跪着了,这件事儿主谋是我也是为吩咐你不许叫大奶奶知道的。与你没有任何相干。”
        听了秦易坤的话,福儿咽了口唾沫,稍稍抬头瞄了一眼玉莲,最后也撞着胆子爬起来退了出去。
        等到房里没有了闲人,秦易坤一改方才一本正经的模样,堆着笑脸来到玉莲面前道“你要是生气,就打我一顿出出气。”
        憋了一肚子火气的玉莲扭过头狠狠地瞪着秦易坤道“你明知道好儿是我最贴心的丫头,她出了事儿您竟然瞒着我。要不是今天夫人同我讲,我还当好儿去京城做千金小姐了呢。”
        秦易坤眼看着玉莲要落泪忙收来笑容,道“你别哭了,好儿的事儿并非像外人知道的那样,这里边儿有隐情。”
        “说,到底怎么回事儿。”玉莲道“不然我跟你没完。”
        “外人都以为好儿和高老爷乘的船翻了,事实上我使人去查,船是高老爷自己故意弄翻的。”秦易坤道“我瞒着你也是为了你好,前边小产没有几个月,眼下又有了,我是怕你为了好儿的事儿跟着着急再急出病来。就想等一切都查清了再告诉你。”
        “高老爷好端端的弄沉自己的船做什么?”玉莲不解道。
        秦易坤道“这个我还没有查出来,不过可见高老爷是在躲什么人,那日接了好儿出去后他便启程往京城去了。就是再急,也没有年关上启程的道理。”
        同样也觉得这件事怪的玉莲道“他怕什么人。虽说他是本地人,可十几年都没有回来了。如今又端得富商模样,就是从前得罪过什么人,过了这么多年,也成旧事了。”
        “所以啊,眼下咱们胡乱猜测这些都没有用。找到好儿和高老爷一问就知道了。”秦易坤笑着道。
        玉莲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在他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把道。“你的人虽然个个都是好的可要论找人,盯梢那是阿贵的强处。再说好儿是我的丫头,自然也得我的人去找。你派人去查算什么。再着你当我白玉莲是什么人。难道就因为好儿是我贴心的丫头,她出了事儿,我就会方寸大乱,你也太小瞧我了。”
        秦易坤忙赔不是道“是我错,我这也是担心你。你不是还怀着身孕吗。”
        玉莲又狠狠地给了他一下。
        秦易坤身上吃疼,捂着胳膊道“既然你都知道了,就把你手底下那几个能盯梢是派给我吧,我这里正要用一用呢。”
        玉莲道“人我才已经分派出去了·你这里还有什么事儿瞒着我·趁现在自己讲明了,再敢瞒我半点·看我怎么修理你。”
        秦易坤打量玉莲并没有多大的波动,暗暗放下心来。对玉莲道“其实我这里查到的也不多。眼下要紧的事儿找到人。前几日金哥已经查到些线索了。不过这盯梢找人的差事他的确不如阿贵。现在有你出手·我想很快就能找到好儿了。”
        玉莲白了他一眼道“别在这里给我戴高帽子,等着件事儿了结了,寻回了好儿,我在同你算账?p>
        !?p>
        秦易坤并不怕玉莲找自己算账,而是担心她的身体,如今见她身上没有事儿,没有了担心。凭玉莲怎么样,他都不放在心上。连连点头儿答应着。
        自从好儿失踪,便悄悄暗中寻找的阿贵,找就发现了些线索,只是上头有秦大爷的吩咐,他不敢大动作。怕被玉莲知道了。如今是玉莲吩咐下来的差事,又是寻好儿,他当然会使出浑身的本事。同金哥一碰头,两下将知道的事儿说了一遍。除去那些无用的,挑出十分有用的线索去查。不出一天的功夫便将高老爷突然要回京城,又要弄沉自己的船的前后查清了。虽还未查明原由,阿贵和金哥商量后还是决定先回话,叫大奶奶安心些。
        已经过去一天了,玉莲虽没有慌乱,可好儿是失踪还是扰了她的心神。晚饭也没好好用,就叫丫头们给撤了。福儿隐瞒好儿失踪一事。玉莲虽说还没有罚,她自己却知道自己是戴罪之身,所以一旁伺候小心翼翼的。
        玉莲心烦不想吃晚饭,她也不敢使劲儿地劝,生怕再惹玉莲不高兴。
        玉莲瞧着她也觉得可怜巴巴的,可转念.想到她竟听秦易坤的话瞒着自己,又是一肚子火气。便也不给她好脸色。
        这时,金哥和阿贵两个人进来回话,还没说上两句,外头丫头慌慌张张地跑进来道“大奶奶快去瞧瞧表小姐吧,伺候的丫头说表小姐不好了。”
        玉莲听了赶紧起身往含香房里去。
        到含香房里时,含香房里已经是哭声一片了。其中哭得最凶的便是秀梅。见玉莲来了,秀梅一下子扑倒玉莲跟前,却没有抓到玉莲被丫头拦了下来。
        “白玉莲你的心肠怎么这么狠毒,竟然害死我家小姐。”秀梅挣扎着道。
        玉莲根本不理会她,径直来到含香的病榻前,见含香脸色惨白。头额上全都汗珠,此时她的身体正在不住地发抖。
        “不是风寒吗?怎么这么厉害了?”玉莲问一旁的老大夫。
        大夫躬身道“原本已经好了,小姐却顶着汗珠见了冷风,还同人起争执动了气。如今老夫也无能为力了。”那老大夫急着收拾东西就要走。
        当地站抹眼泪的丫头们见状上前拦着道“老先生,您想想办法救救小姐吧。”
        老大夫只道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了。
        玉莲见他的医术也实在有限。便叫丫头放走了那大夫。又对福儿道“你亲自往白家去一趟。说明了姑姑的病情,求我娘荐一个好大夫来。”
        福儿点了点头儿,赶紧转身出去。
        玉莲瞧含香浑身颤抖,又听她口里含糊不清地喊“冷”。立即吩咐丫头加被子,捧火炉来。又叫人去秦易天房里抱小月过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