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散文诗词-> 《随身带着如意扇》-> 第二八十六章千禧龙年
第二八十六章千禧龙年 作者:南州十一郎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2
  •     “你们在干什么?”
        陈老从房间出来,看到宋文和单天辰两人手握着手,而单天辰一头冷汗一脸狼狈的样子,不由出声问道全文阅读。
        看他出来,宋文慢慢松开手,笑着说道:“没事,我们只是互相打个招呼。”
        “天辰你没事吧!”陈老是成精的人物,哪还不知道自己战友儿子吃了大亏,连忙关心的问道。
        “没事,只是有点热。”单天辰镇定的若无其事的说道,只是脸上汗水唰唰直下,全然不像没事的样。
        陈老看了,连忙让他去洗一下脸。
        单天辰也没拒绝,进了浴室关上门后,摸着被捏得快要断掉的手,呲牙咧嘴的想道:如今这社会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扮猪吃老虎的多,莫非那小子也是那样的人,看那家伙个子小小的,力气竟然这么大,也不知他.妈.的是怎么生的。想着,心中不觉幽怨的看着自己被捏得青紫的手,本来想给人来个下马威,没想到却碰了个钉子,还有比这更倒霉的事吗?
        大厅中,陈老看着宋文,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要知道他战友的儿子可是部队中精英的精英,没想到竟然一照面就吃了亏,看来这小子也不是个普通货色。
        这时,电磁炉上烧着的水开了。宋文就拿出桌底下的陶瓷茶叶罐,从里面取出一包茶叶放入茶盏中冲泡起来。手法娴熟,有如自家一般。看得陈老直咋眼,心道到底谁是主人谁是客人了?
        陈老老妻和凰曦做好菜从厨房端菜出来,看到单天辰不在,就问道:“老陈,天辰呢?”
        “刚才说太热,去洗脸了。”
        “这天是热了一点,我们家也该开空调了,要不然非热死人不可。你去把他叫出来,该吃饭了。”
        “哦。”
        晚餐很丰富,有鱼有虾有家常小炒,更有凰曦喜欢吃的灌汤包。凰曦轻轻的从笼屉中夹起一个饱满的灌汤包放在宋文碗里,然后轻声细语的跟他说怎么吃,眼中的柔情蜜意,连十几公里的狂蜂浪蝶都闻得到。
        单天辰看得暗暗叹了口气,若是俩人只是男女关系的朋友,或者只是一方有情爱,他还可能下手。但如今看他们郎情妾意,一副你侬我侬,煞是情多的样子,叫他怎么下手。何况他也没法跟人家比,比钱,看这女人也不是缺钱的主;比文采,依他只会念“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的文化水平怎么比;比枪支器械或许自己会胜,但如今女孩谁会喜欢这些?况且女孩子都是小心眼的动物,喜欢就喜欢上了,死也不回头,根本无理可讲,叫他怎么掺入其中。看来这段情还未开始注定要胎死腹中。
        暗暗叹了一声,单天辰郁闷的埋头往嘴里扒拉着饭,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宋文依凰曦的介绍,轻轻夹起碗里的灌汤包,轻轻的咬了一口。一股鲜甜的汤汁顿时涌入口中,甜入心扉,非常的好吃。其实以前他在苏州的时候也吃过灌汤包,苏州本地的口味偏甜,这个应该也是那边的口味才是。
        “伯母的手艺真好,您应该是苏州人吧!”宋文吃下灌汤包对吴凤仪问道。
        “你怎么知道?”吴凤仪奇怪的往凰曦看去,难道是她告诉他的。凰曦摇了摇头,她可什么都没说。不觉好奇的往宋文看去,也不知道心上人是怎么知道的。
        “伯母做的灌汤包应该是苏州口味,苏州人吃的东西偏甜,却又清雅多姿,如同江南的女子一般,带着股江南水韵,灵气逼人,一颦一笑间,让人难忘。”宋文感慨的说道。
        当年在苏州时,无意间邂逅苏州美女,那欢声笑语,至今难忘。如今每到初春下雨时节,看着柳枝新叶乍放,他就会想起那湖边邂逅的女子。她举着一把画扇,着一身汉服,娉婷于细雨新柳之间,微风吹动,衣袂飘飞,直如神仙中人。他甚至没看到她的脸,但那一刻却已然为她的风姿所迷。
        “那苏州女孩漂亮吗?”凰曦在旁边好奇的问道。
        “漂”
        话一出口,宋文忽然觉得不对,转过头来,只见凰曦巧笑倩兮的支着下巴好奇的望着自己。倏然,宋文直觉一股凉气涌上心头,额头冷汗直冒,心道自己太过得意忘形了,怎么能在一个女人面前说另一个女人漂亮呢?急忙补救着说道:“苏州女孩漂亮是漂亮,但哪比得上你,你在我心里才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哪个女人不喜欢人夸奖。
        凰曦听了心里美滋滋的,但却又口不对心的说道:“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真的,比珍珠还真。”宋文指天誓地的说道。
        凰曦听得心花都开了,不过却没表现出来,只是白了他一眼,说道:“甜言蜜语的,也不知道骗了多少女孩子,谁会信你的话。”说着,又夹起一个灌汤包放在他碗里,“吃你的灌汤包吧!马屁精。”
        吴凤仪笑吟吟的看着俩人打情骂俏,看了一下,又往单天辰看去,不由暗叹一声,看来老陈的打算要落空了,看人家郎情妾意,怎么去介绍?那不是坏人婚姻吗?
        陈老看了埋头吃饭的单天辰一眼,直怪这小子没那个福气呀!
        吃完饭,吴凤仪和凰曦收拾着碗筷,而陈老和单天辰、宋文在仿古联邦坐着泡茶说话,但大部分都是陈老在和单天辰在说部队里的事。宋文和他们没有共同语言,就和老人说了一声,站起来欣赏厅中的摆设。说真的,他对一些古老的东西比较偏爱,感觉这些东西身上不仅仅有着历史的见证,更有着浓厚的人文和乡土的气息。
        四处看了下,他发现厅中摆设的东西原来都不是古物,只是市面上卖的仿古家具而已,不由有点丧气。这玩意儿在南州有很多人做,一套好的也不过才一万左右而已,也就懒得再去看,打算回去泡茶。忽然看到旁边一个矮几上摆着一个花瓶,看起来挺漂亮的样子,就走过去拿了起来。
        花瓶底色是金黄色,带着一股逼人的贵气。
        宋文拿在手中感觉颇重,敲了一下,铿铿作响,看来是铜的。金黄色花瓶的瓶口瓶颈和瓶身上均有彩绘,瓶口瓶颈都是绘着各种纹路,瓶身是一副牡丹图,彩色的牡丹衬着金黄的瓶身,给人一种雍容富贵感觉。瓶肩处还镶嵌着两只金黄色的龙兽,也不知道是不是纯金的。
        看到宋文拿着瓶子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着,在厅中泡茶的陈老惊出了一身冷汗。那可是他好不容易买来的古董花瓶,要是被打坏了那还得了,连忙走了过去。不过宋文是客人,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婉转的问道:“怎么样,我这花瓶漂亮吧?”话虽然这么说,但他眼睛却直盯盯的看着花瓶,一刻也没分离,就怕花瓶出了意外。
        “是挺漂亮的。”宋文点头应道。忽然,他看到瓶内底部的纹路好像串成几个字,不觉惊咦出声。
        “怎么了?”陈老听了问道。
        “瓶子里好像有字。”宋文仔细的看着瓶子说道。
        陈老听得心里一咯噔,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连忙问道:“什么字?”
        “这里光线太暗,看不清楚。”
        “到那边去看。”
        陈老就引着宋文来到大厅,打开大厅中的巨大吊灯,一时厅堂大亮。宋文借着璀璨的灯光往瓶子里看去,却发觉还是有一团阴影挡住瓶内的纹路,就对老人问道:“有没有手电筒。”
        “我这有。”
        旁边单天辰从口袋里拿出一根小手电筒来。
        宋文瞄了他一眼,心道这家伙出门还带手电,真是傻帽。不过也不管他,拿起小手电往瓶中照去,只见瓶底边缘部位的一些纹路交杂成几个汉字,不由念出声来“千禧龙年贺”。
        “什么,你说什么?”老人听了,惊声问道。
        在厨房洗碗筷的吴凤乙和凰曦听到声音,走出来看,发现他们三人围在一起也不知在干什么,就问道:“怎么了?”
        老人没有回答。
        “这瓶子里面有字。”单天辰指着宋文手中的花瓶说道。
        “什么字?”吴凤仪走到三人身边问道。
        “千禧龙年贺,五个字。”宋文在旁说道。
        “啊”吴凤仪也不知怎么了,也叫了起来。
        陈老也不知怎么了,脸色倏忽变幻,忽然破了大骂道:“混账,真是一群混账。”说着,一把抢过宋文手中的瓶子就要往地上砸去。宋文小说者,连忙抢回来,开玩笑,这么漂亮的东西,砸了多可惜。
        看到东西被宋文抢走,陈老狠狠的瞪了宋文一眼,也没说话,走进书房“嘭”的一声把门关上,再也没了声息,连吴凤仪在外面叫也不吭声。
        “伯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凰曦奇怪的问道,她都被刚才的事情弄蒙了。宋文和单天辰也是一样,也投来闻讯的目光。
        “唉,都是这瓶子闹的,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到如今不说也不行了。”吴凤仪怅叹一声,坐在联邦上说了起来。(未完待续。请搜索[.138.看.书.],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小说者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小说者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