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散文诗词-> 《血刀英雄传》-> 第二十七章 风云聚变 上
第二十七章 风云聚变 上 作者:白客凡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4
  •     陈佩之皱眉道:“那么李公子你们打算想怎样救出我大哥和你师父?”李幕颜道:“我们在总坛也有本想探出云公子他们的所在伺机潜入总里应外合救出云公子等人。//更新最快78xs www.//但现在他们竟然先声夺看来白卓是想尽快泷固自己的势力。我怕现在去救人并非最佳时刻。”
        陈佩之道:“我怕待到他巩固势力大哥他们恐怕就不保他们现在不杀大哥他想来也是想要拿大哥他们的性命来要挟我们。”众人都默然不陈佩之所言有谢过道:“我们硬碰硬显然不是他们的对只有想一个完美的计才是最佳选择。”
        寒夜漫宵露沉在一个玄旁的山坡那坐着一个黑衣女虽然面容娇美无但却锁着深深的忧她身后几米多不知何时站着一个风度翩翩的白衣男挂着微一眼不眨的望着黑衣女子的背影。
        许那黑衣女子终于开口:“道不相不为你来干什么?”白衣男子轻轻一道:“你还在生我的气么?”黑衣女子冷冷道:“谁生你的你我不相我为何要生一个陌生人的气”口中虽说不生但气味却是十足。看最新章节
        白衣男子自是云黑衣女子便是雁云。他追着雁云一路来到这云尘走了过一屁股坐在雁云身雁云却远远挪了开嘟着小一脸不满。双眼始终不瞧云尘。云尘支吾着侧着脸瞧着她。
        雁云道:“你别这么瞧我好不好?”云尘轻轻念道:“水目流波池底微言轻叹抹古笑如桃花红粉病比西子胜三分。”雁云听得脸上不禁一有些嗔道:“你是在说我么?”云尘点了点笑道:“怎么?你不高兴?”
        雁云道:“那得看我的心你我是不是最美的?”云尘道:“这世上最美的姑娘是诗姑娘。”雁云嗔道:“那你干嘛不去追她?要跟我来干什么?”云尘道:“可你在我心里却才是最美的。”雁云低声道:“胡说八道。”隔了半才道:“你认识一个叫云剑的人么?”
        云尘道:“自然认怎么了?你见过他?”雁云微微摇道:“不过我听爹爹说他说云剑的父亲是他的大仇人。他这次赶来就是要杀了云你还没跟我你和他是什么关系?”云尘道:“我是他堂哥。”
        雁云啊的一道:“那你我岂非仇家?”云尘道:“倒也不父辈之可不能怪罪在子女身上。”雁云皱眉道:“俗话说杀父之仇不共戴父辈之做子女岂可不报?”云尘道:“凡事在一个理我的父亲若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他被人杀我也不会替他报仇的。”
        雁云哼道:“你是在说我爹爹?你的意思可是在我爹爹十恶不若是被你杀叫我不能来报仇是么?”云尘苦笑道:“我不会杀你父所以你也不必来找我报仇。”雁云道:“但若是我父亲杀了你堂弟呢?”
        云尘皱眉道:“我不会让他得手的。”雁云道:“你要找我父亲?”云尘道:“我早就想找他了。”雁云道;“为什么?”云尘道:“我要找他说说问他为何要亲手杀害自己的师弟。”雁云道:“我爹爹的师弟?可是云剑的父亲?”云尘点了点将云剑的身世说了起雁云一直默默听忽地冷笑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云尘一道:“我。”雁云倏然起厉声道:“你若是妄想让我背叛我爹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我不管他在别人面前是不是大魔在我心中永远是我的好爹爹”
        只听得一个声音道:“云你不必和他说跟爹爹回去罢。”一个赤衣男子来到两人面这人身材魁面容凶悍。正是雁北天。雁云忽地哇的一声哭了出扑在雁北天的怀哭道:“爹爹”雁北天沉声道:“他欺负你了?”雁云哭着摇了摇头。
        雁北天对云尘道:“你上次救过云儿的性这次放过你走吧。”云尘道:“你带我去一个地方。”雁北天道:“哪里?”云尘道:“明教总坛。”雁北天道:“你要去救云剑?”云尘点了点雁北天道:“你放我会给他一个机会和我公平对决的。”
        云尘摇头道:“他不是你的对和你打只有死路一条。”雁北天冷冷道:“那你呢?”云尘道:“你杀不了我。”雁云忽地止住哭转头冷冷道:“那加上我呢?”云尘一怔怔的不知如何开口。
        雁云道:“你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走”云尘摇了摇道:“你若真的想杀我我也不会还手但是我今日决计不走。”他转头看向雁北道:“我外公本想亲自出来杀了但是最后他并没有你可知是因为什么?”
        雁北天冷笑道:“你莫不是想说要给雁某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那你大可去告诉你外叫他只管我找雁某雁某人一生做事从来不会后即便时光倒退十几我也会照样杀了云涯。”
        云尘摇头道;“不外公说因为徐萧该死。”雁北天一道:“你说什么?”他从来都没有认为徐萧该死。云尘道:“我外公说徐萧收徒不不会教你天生资质超虽然武功厉但却不会做行事唯己所任意妄纵然你可但其中徐萧也有过错。他虽在武学一道给你指点迷但在做人的道理上却没有给你好的指他说你是从小给他收一人本性再也可改他没能改变便是该死。”
        雁北天沉默不静静听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最后自嘲冷笑道:“万众同各自为这就是他当年教我的。”云尘叹了口雁北天道:“今夜听了你这番我也想去和云涯的儿子说你若想见便和我来罢。”云尘微微一道:“求之不请”
        雁北天冷冷一拉着雁云的手便走雁云回头一只见云尘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嘴角始终挂着一丝有时令人讨厌的微笑。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