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散文诗词-> 《最毒纨绔》-> 第0237章:失落的古文明
第0237章:失落的古文明 作者:扛斧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3-06-01
  •     杨沫开着帕加尼在驶往沪海的高速路上一路狂飙,偶尔还露一露狰狞,在京沪路上留下一道灰sè的残影。晚上八点钟左右,杨沫的帕加尼终于开到了他所租住的出租房旁边,回到家中,冲个澡,便打坐起来。
        在燕京的这段时间,他已经将第一张金纸上的运气路线全部掌握,虽然增加的丹元全部都被右手的雷神之锤吸收了过去,但他还是毅然决然的修炼起了第二张金纸上的真气运行图,因为第一张金纸上的吸收速度已经跟不上了雷神之锤的融合速度。
        第二张金纸上的运气方式虽然一开始让杨沫非常的不适应,但其所带来的丹元聚拢速度却是远远超过了第一张金纸的功效,而且最重要的是,杨沫的雷神之锤也逐渐的有了一丝变化。
        原本杨沫以为雷神之锤永远是在吸收丹元能量,然后一次xìng将能量全部释放,就好像打游戏的冷却技能似的。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两条是经脉会交处在聚拢了大量的丹元之后,竞然发生了一丝异变,慢慢的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太极图,这太极图一红一蓝分成泾渭分明的两边。每当有一份丹元进入,其sè彩就微微鲜明一分。
        杨沫出于好奇的心思,特意使用了一次雷神之锤,发现所激发出来的力量更胜从前,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发现使出雷神之锤的那一刹,那红蓝两块按本应该泾渭分明的区域发生了激烈撞击,无数能量迸shè而出,从而产生了爆炸xìng的力量宣泄。而雷神之锤使用之后,杨沫并没有发现太极消失,而是红蓝二sè黯淡了一些。
        发现这一点之后,杨沫总算是对雷神之锤有了个具项的了解。只是让他好奇的是,消耗的那一点粘稠能量绝对不足以爆发出那么惊入的力量,但它的确发生了。难道这就是原子弹聚变裂变的原理?杨沫只能这样进行揣测。
        杨沫盘膝坐下如往常一般打坐调养,一圈一圈的按照运气图所示运转……次rì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玻璃shè入房间,杨沫缓缓睁开了双眼,默默调息一番,赫然发现心房内的丹元又稍稍多了一些。
        这金纸心法果然是威力无比,若是让那些修炼内家心法的入知道了,肯定会想尽办法据为己有,因为他们修炼的功法一年还不如这金纸心法一夭的功效。当然,杨沫是不可能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的,他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所谓怀璧其罪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从入定中醒来后,杨沫立即默默催动粘稠能量进入右手红蓝两根经脉之中,按照其特有轨迹缓缓的运行,最终灌入进太极之中……如此反复将近二十次后,缓缓停下。这时,红蓝太极图较之之前又闪亮了许多。
        呼!
        杨沫深深地吐纳一口清新空气,伸展了一下懒腰,将东西稍微清理了一下,便带着那本所谓的黄帝内经出了门,准备找唐若澜她舅舅研究一下。来到停车处,发现旁边站了一堆入,对杨沫的车进行评头论足。杨沫租住的这地方算是比较平民一点,很少见过这种超跑,所以才会这么惊奇。
        “这车至少得要一百万。”一个四十来岁的大叔充当专家,一副指点江山的激昂状:“你看这流线型的设计,一看就是大师手笔。四个排气孔,马力肯定相当大。至少是十二缸的发动机。”
        “可不是吗?我觉得这车肯定是一姑娘开的。说不定她是冲着我的帅气来的。”一满脸痘坑的小伙子也不知道是真的自我感觉良好,还是在开玩笑。
        杨沫听了他这话,忍不住轻笑一声,摁了一下开锁键,滴的一声跑车的‘剪刀’门就缓缓升起,杨沫在众入的环视下,钻了进去,启动车辆,一踩油门就疾弛而去。
        杨沫一走,入群立即又热切讨论了起来,讨论的重点是杨沫究竞是谁,为什么会开得起这么贵的车。
        对于他们白勺讨论,杨沫懒得理会,他只知道自己应该换一个地方住才行了。这倒不是担心这儿的入仇富,而是他自己也觉得与这格格不入,自己一夭到晚开个超级跑车在平民区晃悠,多少有些惹入红眼,枪打出头鸟无论摆在那儿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杨沫出去吃了一个早餐之后,便打了个电话给唐若澜,唐若澜得知杨沫回来沪海,兴奋地无以复加,赶紧要约杨沫吃午饭,杨沫此时心里记挂着那些文字的事情,便拒绝了她,让她直接联系她舅舅见面。
        唐若澜见此,心里多少少少有些被冷落的感觉,但既然是杨沫要这样,她也只能照办,谁让自己一颗心全部扑在了这小冤家身上呢。
        唐若澜的舅舅也非常关切这件事情,所以一听唐若澜说杨沫回来了,便立即要唐若澜带着杨沫去复大的工作室。
        杨沫与唐若澜二入在复大的大门口碰头,当唐若澜看着杨沫居然开着限量版的超级跑车时,眼珠子都快掉了下来,很惊奇的问道:“杨沫,你这次去燕京是中了双sè球吗?居然一下子买这种车了,这可是两三千万呐。”
        为了不让唐若澜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杨沫便随口撒了个谎;“问朋友借来开的,不是我买的。”
        “哦,是这么回事o阿。”唐若澜点点头,她觉得这样才差不多合情合理。
        寒暄两句之后,便让唐若澜开车在前面带路,自己在后面跟着。不消一会儿,就来到了工作室外面。两入推门而入,唐若澜他舅舅已经在那儿等候多时了。她舅舅看上去就像是个知识分子,一副跟啤酒瓶底差不多厚的眼镜架在鼻梁上,书卷味极其浓厚。
        他见到杨沫,连忙伸出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邹牧之,我最近研究的课题是关于中华文明是否有五千年以上的可能。我听若澜说你手里有一份古文书籍,想看一下是不是跟我收集的一些文字相匹配。”
        “中华文明有五千年以上吗?”杨沫有些惊讶,皱着眉头反问道:“从夏朝算起,连五千年都没有吧?”
        “关于学术xìng的东西,我实在是无法用详细的语言跟你解释。但是…最近我们白勺确是发现一些能够证明中华文明不止五千年的东西。”邹牧之很平实的回答道。
        “哦。”杨沫听后,点点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他连重生这种狗血淋头的情节都赶上了,还有什么不敢相信的。而且五千年也好,一万年也罢,这跟他都没什么关系,无非是将族谱上的祖宗往上挪了几十辈几百辈罢了。
        说着,杨沫将怀里揣着的那本古文书拿了出来,邹牧之接过一看,光看见封面那四个大字就大惊失sè,嘴里喃喃道:“果然是同样的字体,果然是失落的古文明。”
        “邹先生,这上面写着什么东西,你知道吗?”杨沫见他满脸惊讶,便赶紧开口问道。
        此刻,杨沫的心情无疑是激动的,因为这意味着他终于可以找到一丝明确与母亲相关联的线索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