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历史军事-> 《帝婿》-> 155.鹬蚌相争
155.鹬蚌相争 作者:蜀中布衣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05
  •     话音刚落。

        那个说话的壮汉,就冷笑着拔出砍刀,照面一刀劈下。

        ‘飕!’

        尽管壮汉不是什么修士,但天生力大,又是杀人如麻的悍匪,这一刀下来,就是连牛都能劈死,更不要说砍死一个人。

        对于他们来说,杀人就是家常便饭,说杀就杀,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犹豫。

        萧白眉头一皱,他没想到这群家伙这么不讲道理,竟然直接对他动手。

        轻轻抬手,屈指一弹,直接将刀刃弹开。

        旋即萧白伸手一抓,直接揪住壮汉的衣领,把他从马上硬生生拉下来,扔出去十几米。

        ‘嘭!’

        壮汉重重砸在水边的石头上,当场口吐鲜血,呻吟不止。

        对于一群马贼,对萧白来说,还是不成问题的,只见他三拳两脚,就把好几个壮汉打飞出去,几乎没有人扛得住他一招半式。

        站在后面的虎爷,面色愈发沉重起来,终于按捺不住,猛地抽出背后开山刀,纵身跃起,凌空一刀劈下。

        刹那间,虎爷身上的气势暴涨,强大的杀气涌入刀刃内,整把刀充满了战意。

        “云飞玉皇!”

        就见虎爷凌空转动刀刃,每转动一圈,就在周围空气中,拉出一道金黄色的刀芒,紧接着,所有的刀芒汇聚过来,化作一道长达丈许的磅礴刀气,从天而降。

        ‘轰隆隆。’

        铺天盖地的杀气压下,地面顿时被砍出一道深深的刀痕,就像是沟壑一般,破碎痕迹,一直延伸到数十米外。

        这一刀蕴含的力量何其恐怖,即便是一般的化境武师在此,都要被一刀劈成两截。

        “什么!”

        可看清楚发生的一切后,周围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就见虎爷双手握刀,迎面劈下来,刀刃泛起白光,杀气腾腾,几乎都抵在了萧白的额头上。可萧白太双手,凌空将刀刃接住,任凭刀气如何强大,却再也动弹不得。

        ‘咔嚓’一声,刀刃竟然被萧白硬生生折弯。

        虎爷脸色一变,向后急退。

        “找死。”

        萧白两眼一眯,不耐烦地冷哼一声。

        他抬起右手,握成拳状,瞬间遥遥一拳轰出,打出一道璀璨的金色拳芒,直接砸在虎爷的胸膛上。

        ‘噗嗤!’

        虎爷连退十步,仰天喷出一口血雾。他胸口处被打出一个拳印凹痕,背后同等位置,也有骨头凸出来。

        “他妈的,阴沟里翻船...”

        虎爷破口大骂一句,声音却越来越小,最后直接往后一仰,摔倒在地,就此死去。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吓得面色惨白,不敢作声。

        他们虽然人多势众,可是看着自己老大都被萧白一拳给打死,谁还敢上去领死?

        就在这时。

        天边的夜空中,闪过几道璀璨的虹芒,就像是流星划破天际,接连从远处飞来,在空中拉出一道弧线,落在沙漠绿洲上。

        光影散去,浮现出十几名修士的身影。他们清一色穿着白衣,腰悬佩剑,为首的是一名老者,白发苍苍,气度俨然。

        “御剑飞行,这是青云宗的人来了啊!我们快跑!”

        见到此,一群马匪更是变了脸色,连同伴的尸体都不敢收,直接作鸟兽散。

        当这群剑修出现后,整片沙漠绿洲,暂时就被他们接管。

        “拜见大长老。”

        白衣少女从客栈出来,施施然冲白发长老行了一礼。

        大长老面色一沉道:

        “镜殊,临行前我怎么叮嘱你的?要你小心谨慎,等我们汇合,不要惹麻烦,外面这帮马匪,就是你惹来的吧?”

        “是他们先惹我的...”白衣少女撇撇嘴,解释道。

        她的名字叫傅镜殊,是青云宗的一名女弟子。

        “哼,别人惹你,你就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么?”大长老背负双手,冷哼一声:

        “幸好我们来得及时,要不然你恐怕会有麻烦!”

        “你别小瞧这群马匪,他们的老大叫虎爷,以前是霸刀门的高手,他的实力,在荒漠这一带,屈指可数!就是在中原那边,也能排的上好!以后单独行事时,小心一点知道吗?”

        老者苦口婆心地劝说,傅镜殊却不以为意,低着头道:

        “大长老,你说那个叫虎爷的很厉害,可我觉得,他也不过如此啊。如果他真是高手,怎么会被人给打死了?”

        “什么?虎爷被人打死了?”大长老听了一愣。

        傅镜殊指了指旁边空地。

        老者转过身看去,果然看到地上躺着一具冰凉的尸体,脸上一道疤,正是赫赫有名的虎爷,身边还插着一把断刀,死状无比惨烈。

        “......”

        大长老的眼皮跳了几下,没想到荒漠上的第一高手,来自霸道的刀客,竟然在这里被人给杀了!

        “是谁杀的他?”大长老面色沉重道。

        “是那个人。”

        傅镜殊指了指水边。

        只见在月牙泉的边上,坐着一名白衣青年,盘膝而坐,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大长老盯着萧白看了一会,缓缓走过去,拱手道:

        “在下青云宗敬汉卿,不止阁下尊姓大名?深夜来此,是不是也是为了天降预兆?”

        “什么预兆,我没听说过。”萧白背对众人,淡淡地道,“我只是路过这里,无名无姓,无宗无派。”

        说完,他就不再解释任何。

        见到萧白的态度那么冷淡,身上的气质也很神秘,让人捉摸不透,青云宗这边也不敢随便招惹。

        “此人年纪轻轻,却能杀虎爷,修为绝对不低,搞不好是从哪个大宗门来的天骄。这种人,我们青云宗招惹不起!”大长老沉吟道。

        “大长老,这个人,我看他有点眼熟,总觉得好像见过一样...”傅镜殊走到老者身边,喃喃地道。

        “你自己想想?”大长老循循善诱,“是在什么情况下见过的?”

        “想不起来。”

        傅镜殊摇了摇头,她的印象实在模糊,只有一层薄薄的记忆,除此以外,什么都记不清。

        “此人的立场不明,嘴上说是路过,但也未必,搞不好和我们目的相同。假如这样的话,终究避免不了冲突。”大长老想清楚其中的利弊关键,看了一眼傅镜殊道:

        “镜殊,你今天的首要目标,就是替我们盯住此人,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其余的事,我们来应付。”

        “好。”

        傅镜殊领命。

        就这样,傅镜殊单独坐在不远处,一直盯着萧白,关注他的行动。

        至于其他的青云宗门人,则都聚集在一起,跟随大长老,站在水边,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哈哈哈哈,又有朋友来了。”

        大长老突然低笑两声。

        随着他开口说话,就见远处的山丘彼端,突然飞过来一片金光璀璨的虹芒,虹芒落在月牙泉畔,现出一群慈眉善目的僧人。

        “礼赞无量寿佛。”

        领头的是一名白眉老僧,一手握禅杖,单手合十,低诵一声佛号。

        紧接着,夜色中突然响起清脆的铃铛响声,声音无比清脆,无比悦耳,听得让人心神一荡。

        等大家回过神来,就看到远处的水边,站着十来个衣着光鲜的年轻女子,每个人的身材和容貌都无比妖艳,容颜俏丽,妩媚动人。

        “青云宗的敬汉卿师兄,法华寺普智真人,小女子有礼了。”

        一名鹅黄衣衫的美妇,冲两边遥遥一稽首。她周身环绕着一条红色绫带,虽然没有风,领带却在空中飘荡着,衬托出她清丽出尘的气质来。

        “凌波仙子客气了。”

        一身僧袍,手杵禅杖的普智,微微点头道。

        自从普智真人,凌波仙子相继出现后,青云宗大长老敬汉卿的脸色就阴晴不定,站在水边,目光扫视双方。

        “大长老,您猜得不错,法华寺和玄音阁都来人了...”一旁的弟子小声说道。

        敬汉卿面色沉重,没有说话。

        这时,远处的黑夜里,突然有一团黑风席卷过来,这团风是漆黑一片,仿佛是一块黑幕般,横扫过整个荒漠,在沙丘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一直到了月牙泉,黑风才停下,现出几十个黑衣修士的身影来。

        相比起其余三方来说,这群黑衣修士身上的气息,显得无比的深沉,更加深不可测,隐隐要压过他们任何一方。

        “黑榜冥主!他怎么来了!”

        看到这一幕,青云宗、法华寺和玄音阁,三方都是脸色一变,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边。

        “呵呵。”

        一声淡淡的低笑传播开来,就见一名穿着黑色长袍,气质阴邪的男子,一步步走到水边,遥遥看向三人道:

        “你们能来,我便不能来么?谁规定这里是你们三家的地盘?”

        原本月牙泉只有他们三方,不论是实力还是人数,都非常接近,隐隐是三足鼎立的局面。

        可是伴随着黑榜冥主的加入,局势瞬间发生微妙的变化。

        青云宗、法华寺、玄音阁以及黑榜,分别占据着一个方位,时刻提防着另外三方,逐渐演变为四强争霸。

        几乎每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可他们却都沉住气,保持住这微妙的平衡。

        只有萧白,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们四边,嘴角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看来又是一场鹬蚌相争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