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官方网站-> 《捡漏》-> 2894 磨心,磨人
2894 磨心,磨人 作者:高架红绿灯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2
  •     将带回来的是一个纸箱子割开递了一块给张老三,又把新买的毛笔和墨汁递了过去,让张老三自己写下磨刀两个字。

        从来都没有用过毛笔的张老三费尽全部的力气才把这两个字写出来,自己都

        金锋也不吱声,只是沉静的坐在塑料凳子上,压低鸭舌帽,似乎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旁边的王老四围满了人,而张老三这边却是根本无人问津,一左一右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张老三憋了一肚子的火却是不敢有丝毫的表露。

        集市集市,都是买卖,磨刀在这集市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生意。

        越在这里待得越久,张老三越发难受,就跟千百万只蚂蚁在啃噬子自己的肌体。

        王老四那边的生意越好,张老三这边越发的觉得耻辱。

        每当王老四卖出去一把刀,张老三就被无形的一把刀砍在身上,砍得自己的都快要痛死过去。

        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脑海越来越混乱,思绪越来越迷惘,张老三几乎怀疑起了自己的信仰。

        金家军里一个个的怪人每一个都比自己厉害,就连那哑巴郭延喜、聋子憨哥都比自己的强上一百倍一千倍。

        还有那赛过电影明星的青仙子,竟然让金家军所有人都听命于她。

        听说金家军里还有一个最厉害的人在终南山闭关修炼,不过才三十一岁。

        相比他们,自己就是垃圾中的垃圾,还属于那种不可回收的垃圾。

        金总那么尊贵的人,万亿大富翁,民族大英雄竟然陪着自己来历练,自己却是连着两天都没赊出一把刀去,自己简直就是没用。

        一点点的用都没有!

        自己,活得太失败了!

        我根本就不是做赊刀人的料呀!

        我他妈还不如一死百了,死了也不会给金总,给金家军丢人!

        渐渐地,张老三萌生了死的念头。

        当这个念头慢慢侵占自己大脑,死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张老三径自慢慢的陷了进去。

        也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个粗暴的声音:“一把断线钳都要三百三。怎么不去抢哩。”

        “逗是嘛。猪吃桃胡子想的脆。哈怂逼!”

        “你个把屎吃起的墙逼。老子给你们几个怎么说滴。”

        “叫你们拿好滴断线钳好夹电缆甲钢筋,就是不听老子的话。”

        “现在怎么办?”

        “叔。莫事。咱们用钢锯。”

        “啊。莫了断线钳,今天就白瞎了。损失一千多,你们给老子赔起来。”

        “今天要是完不成这条线路,老板追究下来,老子扣你们所有人的工钱。”

        一群人中,打头的一个安全帽包工头说到怨恨处,拎着安全帽回头就给人砸了过去,嘴里骂骂咧咧叫道:“钢锯,钢锯你个龌所。吊吊灰。”

        “175的钢绞线,你拿钢锯锯你的屌蛋。”

        包工头点着烟气得不行,将手里的大号断线钳扔在恨恨扔在地上,左右看了看大手一挥:“回去,买。买两把!老子自己掏钱。”

        也就在这时候,包工头眼睛一转停留在某处:“磨刀!”

        “嘿——”

        跟着包工头大步走了过来,直奔张老三跟前大声叫道:“磨刀滴。断线钳能不能磨?”

        粗暴如雷的吼声将梦游状态的张老三惊醒过来,足足三秒之后才看清楚了眼前的包工头。

        等到包工头说了第二遍之后,张老三本能的点点头:“我,先看看。”

        那一米三长的超大断线钳落在张老三手里,钳刀口处已经崩了好几十个细密的口子。

        就算是拇指用力的摁上去也感觉不到一点点的锋刃。

        这种钳子别说夹电缆,就算是夹普通的十号钢筋都成问题。

        这是明显的刃口损坏所导致的结果。

        张老三将另外一把断线钳拿过来也看了半响,终于点头:“能磨!”

        那包工头顿时嘿嘿笑出来,扔给张老三一颗烟粗声粗气叫道:“给我磨好。五十块!”

        张老三身子一震,眼睛闪过一抹光亮重重点头。

        当下张老三开始做起了自己赊刀以来最大的一笔单子。在两个工人的帮助下拆掉断线钳刀头拆卸下来,先用粗磨刀石狠狠磨砺,再上细磨刀石出刃。

        第一把断线钳在二十分钟后完成,组装完毕,就着工人手里拎着的钢绞线做了实验,一刀下去,175的钢绞线啪嗤一声脆响应声而断。

        顿时那包工头就哈哈哈大笑起来,挥手叫工人们扛上断线钳赶紧去开工。

        亲自点上一颗烟塞在大汗淋漓的张老三嘴里使劲的拍着张老三的肩膀:“兄弟,有本事。谢了。”

        “嘿嘿,我他妈还从没见过能磨断线钳的磨刀人。你有前途哩。”

        第二把断线钳刀头伤得更加厉害,这回足足花了张老三半钟头才弄出来。

        这时候,旁边的王老四已经开始收摊。

        自己带来的三十多把刀具卖出去了一大半,从他的脸上也能看出他对今天生意的满意和愉悦。

        这时候王老四看见了正在磨特大号刀具的一幕,顿时露出几许的惊奇。

        看着张老三专心致志磨刀的样子,王老四在微微诧异过后又露出满满的嘲讽和不屑。

        汗水一滴滴滴在断线钳刀头上,张老三的手越来越稳,呼吸越来越匀称,每一下出去都是耕耘,每一下回来都是收获。

        视线凝聚在刀刃上,慢慢地张老三也有了些许的明悟。

        磨刀,不是磨刀,是在磨心。

        辛辣的烈日打在刀刃上,随着自己的推送一道又一道的白芒刺入自己的眼瞳,给自己带来从未有过的感受。

        从小到大所受到的欺凌和侮辱,前三十年经历过的种种磨难,都随着这一刀一刀的推送回收清晰回放又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跟父亲母亲在一起最美温暖的回忆。出现在脑海中,是和金家军们相处短暂却又永不会忘的美好时光。

        这一瞬,张老三明白了过来。

        磨刀,不是磨刀,是在磨心。

        磨刀。不仅仅是磨刀,也是在磨人!

        当张老三莫名其妙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的刹那,突然间双手停顿了下来。

        眨眨眼,张老三迷糊的偏头看了看还在沉睡的金锋,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东西戳了自己脑后勺一下。

        再偏头过去看了自己的仇家克星王老四一眼,似乎,这个人在这时候并没有那么讨厌。

        虽然王老四还在用最鄙视的眼神看着自己,但自己也没那么恨他了。

        跟着,张老三又开始恢复继续磨刀。

        这个瞬间在张老三脑子里感觉过了十年那么久远,但在包工头眼里看来却是弹指一挥。

        在王老四的眼里,张老三就根本没有停过一下。

        “兄弟,累了?累了就歇会。这种活我清楚。全靠体力。确实累。”

        说着包工头又给张老三点上一支烟,嘴里絮絮叨叨的给张老三讲着自己工地上的故事。

        张老三在停顿之后再开工的那一刻,只感觉自己有了些变化。

        那种变化自己说不出来,但却是能清楚的感受得到。

        手里的家伙什轻了,手上的力道重了,看刀刃的眼睛也清晰了,甚至还能看到另外一半磨好刀刃的不足之处。

        而在这时候,金锋也懒洋洋坐了起来,点燃一根烟斜眼瞥了张老三一眼,嘴角轻然一翘。

        一直关注张老三的王老四在这时候终于露出了一抹讶色。似乎对张老三的神速进步感到惊讶。但随即又露出几许的鄙视和鄙夷。

        当这半刀头圆满完工,张老三拿起另外一把刀头重新处理了起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