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官方网站-> 《全球首富》-> 0766 高楼难容落拓客
0766 高楼难容落拓客 作者:欧派魔人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9-09-10
  •     “王起,你还是太天真了……”

        王羽微笑。

        胜利者的微笑。

        尽管王起已经是态度卑微到令众人错愕,但王羽并没有任何松懈。

        或者说,不会轻敌!

        他也好,王尊也好,对待如今的王起,除非王起变成彻头彻尾的废人,否则单单是这般卑微态度,无法改变什么……

        顶级望族出身者,必然不会是什么城府无渊之辈。

        王起也是微笑,只是将所有的心绪全部藏锋,给人一种淡淡的挫败印象,无锋芒!

        不管王羽如何猜测,他王起,必须保持着维护着这个“态度”!

        “下作!”

        王羽眉头一挑,冷笑,眸色一冷,不再跟王起废话什么。

        只是朝宋惊云微微躬身,客气几句,便率众人行去。

        这,只是一个正常不过的下马威……

        王起当然也清楚,想要麻痹,或者说让王羽等或明或暗的敌手放下防备,不会那么简单!

        不会那么简单的意思,是自己要付出一些代价……

        武道修为!

        心爱的人!

        如今的他,从回到燕京之后,在跟沈鸣离别之际,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一切,以活下来为重!

        宋惊云安静地站在一旁,

        而王羽刚离开没多远,一个电话已经打来。

        赫然是刘少卿!

        在王羽这方面,如今可谓是高歌猛进势头正猛,或者时髦一点,堪称“都回来了”!

        只不过,刘少卿的语气,却是有些严肃。

        “……嗯,二少爷,虽说眼下我们的形势很有利,但不可掉以轻心,对了,霍家那位陈先生,你有跟他接触吗?”

        王羽微微皱眉。

        显然,刘少卿的思路,哪怕是手把手教导,王羽也未必能跟得上思路。

        少卿者,本就是王天看好的得意门生,绝非尔尔。

        “刘主任,这……这个时间点,我跟霍家的人接触,不大好吧。”

        电话那头,刘少卿呼吸稍微重了些,不知是澳城的气候他不大适应,还是对于王羽的这个质问,多少是有些失望。

        “二少爷,你别忘了,王起他现在的武道修为已经不是小打小闹……就我得知,已经踏入了灵武境,这是什么概念,也许二少爷你不清楚,这么说吧,燕京好些个豪门供奉的武道客卿,就算要杀王起,也不是那么轻松!”

        这话一落,王羽内心不由得一紧。

        乖乖!

        果然是刘主任,如果不提这茬,他王羽还真有些疏忽了。

        蓦地,王羽重重点头,内心大为叫好。

        借刀杀人,还得是刘主任心思缜密!

        如果是王家内部人出手,必然还得是绕不开老爷子那一关,就算老爷子的态度已经明显,但王起毕竟是王家的血脉,真要死伤,这事不好办!

        但如果是出自霍家那位陈先生的手,一切,就都可迎刃而解了。

        且那陈北,可是跟王起有仇呐!

        可王羽刚以为自己摸着了脉络,刘少卿的话音传来,又是再次让王羽啧啧不已。

        “……二少爷,杀他,不急于一时!谁都想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但是……这个话题,我且不说,想必你也有底儿,话说回来,我希望二少爷你跟陈先生接触,不是为了要王起的命,而是摧毁他最后的一道屏障!我本身也是修武之人,只不过天赋有限,但关于武道方面的事情,还算是了解的!”

        “二少爷,陈先生虽摆在叶家那位人物手中,但本身实力强悍,这么些时日休养,估摸着应该恢复不少!我希望二少爷你跟陈先生接触之后,让陈先生出手,摧毁王起的气海,只有这样,我等才算是真正的高枕无忧!到那时候,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废人一个,翻不起什么风浪了……杀他,也许,根本不用我们出手,且我相信你爷爷也不会因为一个废物,而再去浪费什么精力……”

        “二少爷,这是其一!还有,闽派现在处于风头浪尖之中,说实话,这股势力如果就这么烟消云散,有些可惜了……”

        说到这,刘少卿及时打住。

        王羽的胃口直接被吊起!

        很简单,刘少卿的能力和目光,是王羽相当认可乃至崇拜的。

        且就他对刘少卿的了解,此人如今站在自己这一边,有些话,断然不会随便开口,既然说出来了,就肯定有其缘由。

        只是,王羽一时半会的,也是有些错愕!

        听这意思,刘主任是不希望闽派彻底摧毁?!

        “刘主任,如果是关乎闽派,我本身似乎做不得主,就算我爸方面没意见,可你也知道,闽派这次倒霉,是我爷爷的意思,你这……”

        “二少爷,我只是暂时有这个计划,具体的,等我从澳城回到燕京再详谈……还有,二少爷你似乎忘了一个人……”

        “谁?!”王羽目滞!

        “齐静春!”

        “二少爷,你别忘了,闽派先前,虽然是吴老九和王起掌控,但齐静春这个家伙,实际上也是掌控着闽派的一部分能量,如果我们能利用好此人,可以达成共赢!毕竟,闽派只是一个叫法罢了,如果我们能推齐静春一把,让如今的闽派能量被此人掌控,换个名字罢了,到时候,只要我们行事漂亮一些,想必老师是不会有什么异议的,顶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刘主任,高呐!”

        王羽有些激动,当场拍了下大腿。

        这简直是一箭双雕!

        齐静春本身就是王起和吴老九的死对头,如果齐静春能将如今混乱的闽派掌控,就算今后未必完全归顺他王羽这边,最起码也能彻底压制王起!

        这才是真正的杀人诛心呐!

        蓦地,王羽甚至觉得有些胆寒。

        幸好刘少卿是站在自己这一方,如果刘少卿当初选择王起或是王尊,自己这一方,仅凭自己父亲以及武老等人助力,根本是希望渺茫。

        且如今的他,跟霍家那位大小姐霍中雅,也是渐渐疏远,方方面面的,真不再是之前那般风光了。

        更不用说前段时间,说是离开王家去历练,其实说难听点,就是如同丧家之犬,不受重用……

        心绪一收,王羽当场拍板。

        “好,刘主任,等你回来再议!明晚是除夕,我顶多会跟尊哥联手,让王起在王家抬不起头来,毕竟老爷子在,我也不能太过!这之后,我会尽早通过中雅这层关系,跟陈先生接触,到时候,我倒是想看看,所谓的武道‘气海’被摧毁,是什么个情况……”

        王羽微笑,笑的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刘少卿那边也是长长松了口气。

        “那行,二少爷,齐静春也在澳城,我尽快跟此人讨论具体事宜,一切,等我回京再说。”

        电话挂断,王羽目光闪烁,望向花园那一头。

        王起,说到底,你是弃子出身,终究是成不了“正统”!

        ……

        ……

        半个小时后,燕京的夜景,比起平常,多少显得有些清冷。

        春节,本是华国传统节日最重要的一个,时值春运尾巴,各种交通要塞,港口,机场,高铁等等,都是开始由密转疏……

        某三甲医院,一道身影出现,寸头,胡子拉碴。

        身上的衣服,也是临时在服装店买的,全身上下,几百来块。

        手上拎着一袋水果,仅此而已。

        虽说他名下的卡,资金不低于三个亿,这还不包括老城区项目带来的长远丰厚回报,以及闽派的一些可调动的流动资金……

        但王起知道,所有的这些,很快就会被王家的人冻结……

        未必是老爷子授意,但就算不是老爷子,王羽和王尊等人,也是不会放过这些“战利品”!

        守不住!

        这才是关键!

        好好活着,更是重中之重。

        说白了,哪怕是他现在出现在这家医院,想要见一见公输南和公输朵,都是一种冒险!

        但,这算是他彻底伪装自己之前,想要了结的一件事……

        他来的正是时候,公输南跟一众手下,正忙着办理手续,准备将公输朵带回蛇流……

        王起只是站在病房外头,瞥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他多希望那女子能活泼明朗地出现在自己眼前,甚至朝自己扮个鬼脸,又或者掐一下自己的胳膊……

        都说女子最好看的时候,是她想笑,却是憋住的时候……

        王起见过这个样子的公输朵,也见过吃醋冷眸的公输朵,但现在,他见不到,且连踏进病房陪一下公输朵的想法,都是显得奢侈……

        他不能逗留太久!

        跟青南派系龙头接触,于他,于公输南,都不是什么好事!

        “南哥,以后尽量不要跟我联络,至于大圈龙家那些势力,本身就只是合作关系,我不会太过在意……”

        公输南就站在王起跟前,两个爷儿们对目,话少,直至王起率先开口。

        只是公输南本以为会说及自己的妹妹,却没想到会是这般言辞……

        毕竟,就算公输南消息渠道如何强大,在妹妹陷入这种情况之下,多少是有些兼顾不来……

        “发生了什么?”

        公输南这才回神过来,发现王起变得不大一样。

        有些东西,变了就是变了,也许王起对着镜子,都未必看得出来,但熟悉的友人眼里,却是很明显。

        “……如果小朵醒过来,告诉她,那个伤她的人,我已经解决了……”

        “南哥,对不起!”

        王起深深一躬,表达了歉意,旋即将手中的水果袋塞进公输南手中,就此大步流星离去。

        “你小子就这么走了?我妹妹她……”

        公输南火气有些上来,手一抬,就想将手中的水果袋给狠狠摔了。

        我妹妹她对你的心意……

        却是猛然一怔!

        印象的王少,何曾是这么个印象……

        旋即,公输南调动渠道能量,不久之后,整个人呆如木鸡……

        惊天巨变!

        原来,王少这是想让青南派系离开风暴中心,避免牵扯到伤及到……

        ……

        ……

        王家,已经豪车如云,尊朋阔客。

        总得有下人帮忙准备酒桌事宜,摆放碗筷,端茶递水,跑腿,泊车,传话等等……

        人群中,有青年在帮忙摆放碗筷。

        寸头!

        态度谦卑!

        高楼之下,总有落拓客!

        落拓客,只想好好活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