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科幻小说-> 《我的捉鬼生涯》-> 第九十八章 尸衣之怪
第九十八章 尸衣之怪 作者:轩辕小令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4-06-21
  •     那个年岁稍大的干警,嘴里一边骂着门口的怪物,手里“乒乒乒”向着那个黑影连开了几。

        黑影在声中,身子向后一直退出门外,也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声金属磨擦时的“吱吱”声,接着干爹看到那个开的民警,脸色蓦地变成死灰,张开的两眼,全是恐惧惊骇。

        干爹讲,他没有看到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他可以相信,那个黑影所要找的人,就是他杨兴初。<br />

        <br />

        正当干爹,惊惶焦躁的梭寻着屋子里,有什么地方可以逃生。突然,一道白亮亮地东西,一下从门口射进,就在接触到拿干警的脸瞬间,那个白亮亮的东西蓦地张开,就象一大团鼻涕一样,啪地一声,摔在干警的脸上。<br />

        <br />

        就在那个干警手忙脚乱的在脸上乱抓乱扯,想着甩脱脸上这个粘腻腻的东西的时候,那个白亮亮的东西,猛地回缩,似乎有的吸力,硬粘着警察的脑袋,拖向了门口。<br />

        <br />

        “牢房”中所有的“犯人”,都炸了窝了,他们使劲的咣啷着铁门,疯狂的大吼大叫,叫那个拿的干警快把牢门的钥匙丢过来,可是那个干警早已经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哪有时间去扯腰里的钥匙。<br />

        <br />

        人们疯狂的拽着扯着铁门,更有两个登着肩膀去砸牢房上方,那两个穿着铁条的窗户。牢房中一阵大乱,而我干爹也趁着这个空档,从大板溜到地上,一伏身穿到床下。只是,他还是不放心,偷偷伏在床下,通过铁栏门窃视着外面。<br />

        <br />

        门口一个干瘪的人,扑通一下倒在门坎上。这是一个脸色苍白枯槁的人脸,两腮、太阳、眼窝都深深地干瘪进去,如同一个骷髅上包了一层干皮。他大瞪的两眼,张着黑的嘴,正冲着我,看着惊怵诡异,让人从心里发冷。而一个黑影,一步步外面走入。<br />

        <br />

        干爹讲,他真没看出那两条腿,是什么样子,因为那两条腿始终罩在一层黑烟之中。随着黑影的一步步逼近,干爹看到床外,那一双双脚掌,竟一步一步向后退着。<br />

        <br />

        干爹吓地往后蜷缩到床的最里面,也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牢门”哗啦一声轻响,接着一把巴掌大的大锁头,“铛啷”一声掉在水泥地上。而那道合四五个人,不能打开的牢门,竟“吱扭”一声,无风自开,牢门口一双笼罩在黑烟中的腿,已经踏进牢中。<br />

        <br />

        所有恐惧地脚掌,已经退到放置尿桶的最里面的墙边。干爹哆嗦着趴在床下,他害怕他恐惧,他生怕那个鬼东西一低头,自己立即就会变成一具干尸。<br />

        <br />

        干爹说到这里时,心有余悸的吁了一口气。从他的语气里,我只觉得房间,似乎一下降低了十来度,嗖嗖地阴风,让我从心底堵地慌。<br />

        <br />

        干爹接着说,就在我吓地要死的时候,突然,屋子里响起一声大吼:“X他奶奶!横竖是一死,老子和你这狗娘养地拼了!”<br />

        <br />

        随着吼声,一双满是的小腿,一下从地上跳起,向着那个黑影扑去!只是才奔出两步,那双满是的小腿,猛地停住了步子,接着响起一阵扑滋扑滋的声响。<br />

        <br />

        就在干爹杨兴初狐疑的时候,忽然,一道殷红的液体,划过床外的空间,淅淅沥沥落在水泥地上,红艳艳的血珠在水泥地上迸溅,并有几滴溅到床下。<br />

        <br />

        是——是人血!<br />

        <br />

        干爹差点叫出声来,而那两条满是的膝盖,缓缓地弯曲,最后双膝一软,竟然跪在了地上。<br />

        <br />

        干爹说到这里,他却抬起头对着张天师说:“那天!我觉得我是真完了!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群被关押的人,却真是好样的!”<br />

        <br />

        张天师捻着胡须说:“他们是不是一拥而上了?”<br />

        <br />

        “还就是一拥而上了!随着这几个汉子呜哇乱叫乱骂着,一齐扑向那个怪物,竟有一个身材干瘦的老哥,一把从地上提起那个臭哄哄的便桶,兜头一下,把满满荡荡一桶黄白之物,浇在那个怪物头上。”<br />

        <br />

        张天师笑着说:“也就是这一桶五谷轮回之物,救了你杨施主的性命!你也真是命大!”<br />

        <br />

        干爹苦笑了一声:“可能是吧!那时候我不知秽物破邪之说!造化弄人,原是不虚的!”<br />

        <br />

        原来,就在那一桶屎尿泼中那个黑影,那东西竟发出“吱啦”一声怪叫,瞬间这个黑影身上,冒起腾腾热气,就在人们恐惧围住那个黑影,干爹清清楚楚看到一条蛇一样的影子,蜿蜒扭曲从人们脚下爬赚瞬间溜出门口消失在夜色里。<br />

        <br />

        当人们拳打脚踢攻击那个一动不动的黑影时,谁知人们扭打的,只是一件脏兮恶臭的尸衣。有人认为,这件冒着死尸臭味的烂衣服,一定是哪个坟窟窿里的死人尸衣。今天人们遇到的,就是僵尸成精,只需把这件衣服烧了,才能消除一切后患。<br />

        <br />

        于是,人们把那件臭哄哄的衣服弄到院子里,点火烧了之后,才四散而去,而干爹也慌慌张张跑到葬场,见到鬼疯子徐老头子,把刚才发生的事向他诉说了一遍。<br />

        <br />

        徐疯子听了之后,他立即用梅花易术袖占了一课,只见他一边掐着指节,一边叹息,说着:“不好!大灾之象!唉!完了!完了!没法补救了!”<br />

        <br />

        干爹说,他那时还不通道术,只这个徐疯子说得十分匪夷所思,他不禁好奇的问了这个徐疯子,说着这些古里古怪的话,是什么意思,谁这个鬼疯子,用手拍着干爹杨兴初的肩膀说:“今天所有在派出所遇到那个怪物的人,全都活不过五更!”<br />

        <br />

        就在他刚说完,忽然从东南方向刮起一阵怪风,可谓是寒气袭骨,砂石乱飞,只听喀嚓一声,院子里一株碗口粗的青皮杨树,一下被风刮为两截。<br />

        <br />

        干爹说到这里,顿了顿才说,当时我还为这阵怪风感到惊奇,却没想到徐疯子脸色大变,他向干爹杨兴初说:“那东西现在来找你了,快——快跟我抬桌子摆法台!”<br />

        <br />

        说着他让干爹帮他把八仙桌搬进殡逸,在左右摆上花圈与纸人。然后,他将什么祖师像、香烛、香炉、符纸、朱砂笔、净瓶、散魂钟、晃魂铃、黑驴蹄、天师印、金钱剑、桃木剑、令符以及五色粮食等,一一摆上桌子。<br />

        <br />

        他一边摆放着法器,吩咐干爹赶紧躲入殓房里的空棺材里,并嘱咐干爹,无论出现什么事,他都不许出来。<br />

        <br />

        那时候,人们还没有真正接受火葬,所谓的殓房,其实很少放过尸体,有的只是两个大的存尸柜。<br />

        <br />

        再有,因为当地一些人还是习惯于土葬,使用棺材,所以火葬场中专门备了两口寿木,为的是在瞻仰遗容的时候,把尸体放到棺材中。这样家属的心才会好受一样。<br />

        <br />

        对于这个火化场里的殓房,干爹虽说在这里住了七八天,但这个存死尸的地方,甭管里面有没有死人,他都很忌讳。在他觉得,那些死人的东西,都是非常晦气咯应的。但徐疯子这么吩咐,那肯定有他的深意的,于是仗着胆子,竖着脖子后犹如刺猬毫猪一样的汗毛,哆哆嗦嗦,走进殓房里,站在墙根处三口黑漆大棺材跟前。<br />

        <br />

        据干爹讲,那些大棺材,都是三鼓腔十三段,仿老辈子寿木所做。三鼓腔前边咱们已经说过。<br />

        <br />

        而这十三段咱还第一次说,所谓十三段,就是十三段圆木料。盖用三段,左右帮各用三段,底用四段。盖的中间一块锯成方木后,宽度必须达到一超非粗大圆木不能用。<br />

        <br />

        自然,火葬场里的棺材,肯定不会和我上面讲的一样,但象不象作比成样。虽说偷工减料,但经三遍大漆一刷,前堵金粉写上五福捧寿,下堵用彩画画上莲花,所谓头顶福寿,脚彩莲花就是这么个理儿,最后放在殓房这么一看,嘿!甭提多晦气了!<br />

        <br />

        干爹选了一口比较干净的棺材,因为嫌里面盛过死人,他专门拿了一些烧纸,在棺材里厚厚铺了几乎层,他这才跳了进去。然后用手托着合上材盖,由于折腾了多半宿,刚一开始他还觉得有些胆小,可胜夫不大就听到自己的一声呼噜,随即睡了过去。<br />

        <br />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干爹忽然睡梦中听到棺材盖啪啪有人拍打。干爹在迷迷怔怔睁开眼后,立即想起徐疯子曾经嘱咐他的话,外面有什么响动都不要去偷看关心,现在突然有敲棺材声,说不定就是那个怪物。<br />

        <br />

        他想着,吓地浑身哆嗦,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也就在这时候,只听棺材又被人拍了两下,一个声音从棺材外传来:“臭小子!是我!快——快搬开盖儿!那东西——那东西现在走了!”<br />

        <br />

        薯疯子!干爹忙打开棺材盖,却发现一个枯槁苍白的老脸出现在棺材上面。他全身衣裳都已经碎裂成一条一块的,一个胸膛瘦骨嶙峋露在外面。就在干爹杨兴初坐起的时候,只见老头一张嘴,哇地一口鲜血又喷到棺材帮上。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