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平台-> 《踏破仙宫》-> 第一百三十五章 灵药园,祭坛
第一百三十五章 灵药园,祭坛 作者:馨舞臻峰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5-04-22
  •     到得此时飞凌终于晓得《他心通》和《心神经》的不同之处,“他心通探查到的和感觉到的,是那一瞬间人们的心中所想。”而《心神经》“那是让飞凌的感悟加深。”明悟后的飞凌发现,此时的自己根本不用刻意去探查什么,不用施展《他心通》,却也好似在施展他心通。让飞凌欣喜的是,“心念珠不止是进出五色空间,原来先前对天舞施展的便是《控神术》,而心念珠还有一项技能《惑神术》”飞凌试着用《心神经》来催动“心念珠”探查周围环境,惊喜地发现要比用《他心通》来催动心念珠,探查的距离和范围增加一倍。发现冬梅和白杉没有追来,飞凌停了下来。想知道《惑神术》有何神妙,心念一动招出心念珠,大手翻转结出一个心神印,手臂一动“心神印”打在《心念珠》上,接着又结出个“惑神印”大手一挥,打在数丈外的一条长蛇头上。

        飞凌不住,“好繁琐,这要是用在战斗中,等打出惑神印不挂掉才怪。”看到被打中的长蛇飞凌的心狂跳,只见长蛇对着老树而舞如痴似醉,如颠似狂对于周围的一切危险全然不顾。就在这时飞凌看到一只猫鼬扑来,长蛇连躲也未躲便被咬死。

        飞凌抓着心念珠忍不住把玩起来,伤口上传出痛感才让飞凌回过神来,忙收起心念珠,盯着左肩上深可见骨的伤处眼神逐渐转冷。处理好伤口,抓出凌舞“那些净化之光,如果能保存起来该多好,需要时在用。”摇收起凌舞,一静下来飞凌变得极为压抑,根本不晓得凤儿身在何处,而自己又不知该如何离开此地。长长吐出一口气“不行,我要离开此地。”张开五色羽翼,身子凌空。五色羽翼一动,飞凌痛得直抽冷气,从空中坠落下来。一拳打在树根上,低沉咆哮“我该怎么办?凤儿,你到底在哪里?”

        渐渐冷静下来的飞凌盯着染红这片空间的残阳,“苏飞凌,你既然离不开此地,身上又有伤,该努力修练才是,担心惦记又有何用。”仰望天空好一会儿,拿出十一块祭炼过的子母水晶石布出师娘教的《小天机阵》。此阵无法御敌只起个隐身聚灵气之用,不过对于此时飞凌还是很有用处的。飞凌将十颗水晶石按十面埋伏方位掷出,最后一颗阵心放在身下,盘膝坐下,大手一挥一道天机印打出阵起,飞凌从这片天地间消失。

        飞凌缓缓闭上双目,感受到此地的天地灵气被《天机阵》引动朝此地汇聚。运起《天地心经》,随着飞凌的修练阵中的灵气形成数道漩涡,被其吸入身体。飞凌感受着灵气的增加,在构建心脏与身体内的天地间第三道通道。体内天地中的灵气在凌舞吞掉白兔后已达到归元三层中期,之所以没有构建第三层《天地归心》的通道,皆是因担心凤儿。到得此时就好似泄洪一般,可即便如此飞凌仍觉得通道的构建似龟爬像蜗牛一般缓慢。一修练便是数日,虽然此地的灵气依然不曾减弱,可身上的伤口一愈合,飞凌便无法静下心来。感受一下修练成果,飞凌暗暗“天地归心第三层通道,连初期都没能达到。”收起天机阵起身,“我得离开此地。”不住“不该山洞的,如果不是一时贪心,说不准已寻到神庙。”听着虫鸣兽吼,真的怀念烤肉的味道,虽然自从修练《天地心经》只要有灵气的地方,就算不服用辟谷丹也不用吃食物,也不会有不适之感,更不会觉得体力匮乏。飞凌想到五色顶,红色羽毛烤给他吃的虎肉,他自己也不明白是真的想吃肉,还是想念那种感觉,又或是滋味。

        飞凌的目光在这片间游赚“算去了!依然不晓得怎样离开,还是吃一顿好的吧!”张开五色羽翼,只数个呼息,回来时手中已多出一只山鸡,一只野兔,还有棵枯树。心念一动飞剑飞出,横竖数斩枯树变成树枝粗细的干柴。虽然已归元三层境,飞凌依然没学过火系术法,只得拿出火折子。兔肉和山鸡被烤得滋滋作响,飞凌一只手翻动树枝上的山鸡和兔子,另一只手拿出红色羽毛,怔怔盯着。焦糊的味道传出,飞凌一惊,抬头一看山鸡和野兔变成两团烈焰。

        飞凌不住,将山鸡和野兔投入火海,便欲转身探一探能否找到离开此地的路。就在这时,飞凌探查到有数人,正朝此地奔来。心念一动,展开五色羽翼,朝峰顶飞去。一到峰顶,飞凌收起五色羽翼,落在一珠松树上。探查到来人是两女四男,当探查到其中一女飞凌一愣,紧接着心思活络起来。这一次直接用《心神经》催动心念珠,探查过余下几人,飞凌又是一惊,紧接着一喜。这六人中有三人,飞凌是识得的。其中一人赫然是天舞,至于另两位便是苏成龙和他的妹妹苏蓉。

        “嗯——竟然被他逃掉了!天舞,你是怎么此地的,还有什么人进来了?”苏成龙盯着火堆。

        “我怎晓得,我是误入山洞,谁知其中便被飓风带到此地。”天舞的目光也是落在火堆上,看着山鸡和野兔化成骨灰的尸体,总有一种熟悉的味道。一想到飞凌探查山洞前的场景,嘴角微微上扬。

        “苏成龙这妖女还是杀了吧。别让她坏了我们的大事。”宋千秋语气没一点波澜。

        “宋大公子,好大的口气。”天舞看向苏成龙“苏公子,你真的要听这蠢货的话,对我出手吗?”

        “宋千秋,我的事,不劳你心。”看向天舞“怎么会,哥****你还来不急呢!”身子靠向天舞。

        苏蓉白眼看天舞,宋千秋一声冷含飞凌听到几人的谈话,只觉心中添堵。苏蓉看向火堆问道:“天舞,你进来时洞口真的一个人也没有吗?”

        “没有——”

        苏成龙和宋千秋眉头齐皱“你是怎么上得山来的?”宋千秋的目光好似万年寒冷。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看见你我就觉得很讨厌。”天舞的目光扫过四周。

        “天舞妹妹,能告诉哥哥吗?你是怎么上得山来的?”苏成龙也同样关心这个问题。

        “嗯——我是自己上来的,怎么了?”

        “你有看到少阳山弟子没?”苏成龙闻言大急。

        “你问的是活的,还是死的?”天舞目光扫过宋千秋。

        “快点讲——”苏蓉和宋千秋同时招出法宝。

        “死的,都是死的,没活的。”看到苏蓉和宋千秋招出法宝,天舞双目闪过怨毒“也有少阳山和天山弟子的尸体,只是没几个。

        宋千秋和苏成龙皆是一阵心惊,互望一眼“走——我们在试一次,若是还打不开,就直接去那里。”宋千秋开口道。话音一落,大手一挥,阴风翻滚三张恶鬼面,直扑向天舞。苏成龙见宋千秋对天舞下杀手,一声冷哼“没我的允许,我看谁敢伤她。”食指一点,接连写出三个封字,封字直击向恶鬼。宋千秋一看到封字,忙收回恶鬼。

        “苏成龙,若是这女人坏了我们的事……”一咬牙,迈步行出。

        飞凌探到几人心中所想,双眼发亮。见几人离开,等了一会儿,便欲追上去。在心中自语“灵药园,祭坛……”

        “受死——”一声轻喝,一男一女拦住飞凌的去路,女子正是曹丹,飞剑直斩向飞凌。男子头戴银圈,生得鼻直口方大下巴“念在同门份上,交出《千层珠》饶你不死。”霸王指着飞凌。

        “我没时间理你们,滚开。”苏成龙一行人御剑而去,飞凌担心耽搁太久失去几人的下落。并未直接迎向曹丹的飞剑,心神经催动心念珠,方圆数十丈尽皆掌控。《千叶剑峰》凝出的银叶,从斜刺里击出,打在飞剑上,撞得飞剑朝一边飞去。

        曹丹和曹阳皆是心惊,曹丹有一种感觉,几日不见飞凌又变强。曹阳一抱拳“在下曹阳,《千层珠》并非小妹所有,是我巫族之物,还请师兄归还。”

        飞凌看向曹阳暗恼,可也不想与二人纠缠“想要千层珠,就快些闪开,待我几日后有时间,我们再谈。”展开五色羽翼就要越过二人。

        “千层珠,还请师兄归还,否则别怪师弟……”霸王飘在身前。曹丹立在曹阳身侧,虎视眈眈。

        飞凌探查到曹阳书元中阶修为,不过此人给人一种其人,便如其身前那杆长一般锋锐无比,有着一种剌破天地的气势。瞥了一眼曹丹“你们一起出手吧!三招,若我胜,你们让路。想要讨回千层珠,等能战胜我时在来找我吧!”

        “好——君子一言,四马难追,我应下了!”看向曹丹“小丹,你退后。”

        “哥——不可大意。他的话不能轻信……”

        “我让你让开——”曹阳喝道。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