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战地速写 作者:近卫红色枪骑兵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5-04-11
  •     “塔斯社的记湛”

        维克多·雷米莉诺维奇·斯卡雷特看着夏亚·雷递来的介绍信,一脸的将信将疑:这个一脸快活笑容的墨镜男一点不像是个理解士兵生活的人物,虽然他和士兵一样,穿着没有标识的红军制服。而他带的那个高加索妹子跟丁,穿着合身的皮夹克,猫耳朵耷拉着,例行公事一般地举着铅笔和笔记本,一副无精打采样,跟记者本人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但也绝不是令人信赖的人物。

        “关于采访的事情,团长已经打过招呼了吧?”夏亚把介绍信收回口袋里,“放心,我也算是接受过保密教育的人,不该拍不该写的东西是不会胡说八道的。”

        可是斯卡雷特连长似乎对上报纸完全没兴趣,他自顾自地转过身去,一边在翼子板上找地方搁屁股,一边把自己的手套挨个拽下来,塞进连体式坦克服的口袋里:“要采访为什么不去采访战斗机部队?——那里的姑娘们又精神又干净,哪像我们装甲兵:一身灰尘,满手油污,累得半死……”

        用“一身灰尘满手油污”来形容坦克部队的指战员,实在是显得过分淡定从容了——毫不夸张地说,装甲营几乎是一身征尘,满手血污。在之前的四月八日,也就是《机动战士高达》开播的第二天,名古屋苏维埃刚刚打垮了敌人的第一次大规模反扑:江户政权以现役军人为骨干,加上动员江户和京都地方的后备兵力,凑成第103,105两个师团,试图东西对进,绞杀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叶卡捷琳娜考虑到名古屋苏维埃的步兵部队不足以与江户军正面抗衡,便下令赤军把敌人放进地形平坦的名古屋周边平原地带,然后出动国际装甲旅侧翼钳击,将鼓噪而进的江户骄兵一举围歼。

        敌军两个师团的基层将兵多是世界大战前就参军入伍授训练的中年“胡子兵”,拖家带口并不顽强。他们脑海中的战争还是传统的拼刺投弹那一套,从未见识过机械化部队的威力,看到刀不入的T-54坦克滚滚而前,都被吓得呆若木鸡,没怎么抵抗便作鸟兽散。据俘虏口供称:他们接到的命令是讨伐“过激乱民”,从没想到会遇上精锐的战车部队。参与进攻的一万七千江户军被击毙六千,打伤五千,逃走五千,散掉一千。名古屋苏维埃武装力量打死敌人三个少将,活捉一个师团参谋长和一个步兵团长,解放了名古屋周边的岐阜,丹羽两个郡,酣畅淋漓地取得了起义以来的第一次大胜利。

        面对历下如此汗马功劳的得胜之师,夏亚当然不至于计较什么形象问题,他的话里面带着一丝恭维讨好的成分:“嘿嘿,装甲旅这次发扬优良传统取得丰硕战果,当然要好好宣传你们这个典型。至于歼击机部队当然也会去,不过上次在诺门坎的时候我已经报道过过第30歼击航空团,这一次就先让他们排在后面好了……不过,听准尉同志的话,似乎有些对革命和国际主义事业不那么热心的样子啊……”

        这位夏亚记者也许以为这胡萝卜加大棒的战术能够奏效。如果对手是别人,他扣的这几个帽子早已经把对方吓得规规矩矩了——可是正相反,斯卡雷特打定主意对这些毫不在意:

        “骸我参军热情最高的时候就是入伍之前,那时候自己还真是天真幼稚,总以为进了军队就能摆脱农庄里那群讨厌的大妈……”

        结果现在遇上了一群难缠的八嘎?——罗斯米特洛娃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嘴里道:“啊呀啊呀,准尉同志这是怎么说的,我们红军装甲兵一颗红心向着党和群众,全心全意为了正义与和平而奋战……”

        巴格拉米亚慢吞吞地傻笑道:“……如果要是准尉同志不喜欢接受采访的话,就由我们三个来代劳……”

        卡图科娃已然是原形毕露,迫不及待了:“如果有照片的话啊,请一~定~把我们拍得漂亮一点?……”

        夏亚隐藏在墨镜后面的目光逐个落在三个八嘎身上,似乎把她们挨个打量一番,然后宣布说:

        “不好意思——你们几个全都不能上报道。”

        “为……为什么?”三八嘎大失所望。

        夏咽作姿态地宣布:“因为你们都是诺门坎战役的英雄,国内的名人,要是你们上了报纸,全世界都会知道

        ‘志愿军’是有红军现役的精锐部队组成的,会造成外交上的困境……”

        “那……那要采访谁?”卡图科娃一副不甘心的样子,破罐子破摔地争辩起来,“我们这可不是一般的连,人人都受过表彰,个个都是模范,想找出个生面孔都不容易,总不能只拍坦克不拍人吧?”

        夏亚又是一番装模作样的考虑,还环顾四周,仿佛真的要从目力所及之处找出一个生面孔来再说。正在这时,坦克营的扶桑语翻译上坂早苗费力地掀开装填手舱门,迫不及待地向新鲜空气探出自己娇小精致的头颅:

        “果然……果然是不同凡响的空气смерть……”

        可是看她现在大口喘息的样子,却是正急于把从战车里面吸入的那些“不同凡响的空气”全部吐出,代之以稀松平常的氮气,氧气和二氧化碳。夏亚扭头发问:

        “这是谁?”

        斯卡雷特漫不经心地回答:“一个扶桑大学生,现在是翻译……”

        “很好——就是她了。”夏亚的墨镜上泛出一道精光。

        “什么?”众人一起叫了出来——斯卡雷特是单纯感到意外,三八嘎大概还有不服气的成分。

        “一个投身革命的进步青年,与志愿军并肩作战——宣传威武之师,促进相互理解,弘扬国际主义精神,彰显无产阶级大团结,激发正能量,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夏亚理所当然地解释道,“这可是绝对的主旋律题材啊。”

        说罢,记者和他的助手便大步流星走上前去向说明来意了。三八嘎一脸的愤慨,而斯卡雷特满不在乎地说:

        “不外就是《真理报》上面常见的八股文嘛……”

        ——————————————分割线——————————————————————

        “……不必那么紧张。”

        “——嗨咿!……”

        “……可以放松一点……”

        “我……我明白了!这就放松,马上放松……”

        虽说这样一再保证,上坂早苗却还是僵硬地坐在椅子上,或者说,是以正襟危坐的姿势抖个不停。看来上报纸这个事情对她造成了过大的精神压力,不管夏亚问她什么,她都只能用一种机械的平板声音作答,好像嗓子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

        夏亚见势已至此,决定采取迂回策略,他打定了主意:

        “那么,这样好不好——格鲁曼,这一段不用记。从现在开始,你说的一切内容,我保证绝不做任何的泄露。采访是一回事,作为一个普通的苏维埃公民,我也希望能够了解扶桑革命群众的情况。我们可以先随便聊聊,作为地位平等的两个革命者……”

        “啊,这个……如果能够这样当然不胜荣幸,可是……”

        “还是你觉得人太多有点不好意思?——那么这样吧,格鲁曼你先回避一下怎么样?我们两个人单独聊聊。”

        记者的跟丁虽然摆脱了不热心的职务,却还室着一副无聊的表情离去了。随着房门在面前关上,上坂早苗觉得自己的心脏稍微变得轻盈了一些,可是却跳得更厉害了——现在自己是在独自面对夏亚·雷……

        万幸对方是一副宽容的态度:“那么,我就先不问你啦——你可以随便问我,不管是苏联国内的事情还守于我的事情都可以问,聊天嘛……”

        “那个……有个请求十分冒昧,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但说无妨。”

        “……雷同志总是带着那副大墨镜吗?平时都不摘下来的吗?”

        “啊,这个啊。”夏亚轻松地说,“其实我的眼睛有点天生的疾病,受不了紫外犀所以带着这个略做防护的。”

        “实在抱歉!非常抱歉!”上坂早苗的脸一下子因为惶恐而憋得通红,“我实在是不应该……多嘴多舌打探您的隐私!——请您还是……”

        为了打消对方的歉意,夏亚赶紧补充:

        “啊,其实倒不用随时都严防死守……只是戴的久了就成了习宫平时也不摘下来而已,如果这样能让你轻松一点的话……”

        然后夏亚就把自己的墨镜摘了下来,露出一双快活而有点清秀的黑眼睛。没有了墨镜的遮蔽,上坂早苗这才发现夏亚记者长了一张有点女性化的面孔,她看着对方的真面目,一时间甚至有点发呆了。直到夏亚笑着发问:

        “我的长相很有趣吗?……”

        “不,没有……失礼了。”夏亚发现她还是满口敬语,不过态度却随和了些,“我只是想,雷同志明明是尤克托人,可是却长得和东洋人一样呢……”

        “哈哈哈……我在国内的时候同志们也这么说我。”

        “那么,那么”上坂早苗开始不加掩饰地表现自己的好奇了,“十分冒昧地追问一下:雷同志的家乡是在哪里啊,难道说真的是……”

        “不不不,”夏亚笑着摆了摆手,“其实我不是东洋人也不是西洋人。”

        “诶?”

        “我是NEW-TYPE啊。”

        夏亚·雷带着煞有介事的笑容说道。

        “这个……”

        “完全的新种族,不属于地面上的任何一个族裔,之前生活在外太空,最近才来到地星的表面,和被重力束缚的精灵们呆在一起——怎么,不相信吗?”

        上坂早苗还未来得及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她的脸上已经不由自主地挂上了兴奋的神色:

        “相信!我完全信啊!……死过以!赛高DAZE!NEW-TYPE什么的设定卡酷咿смерть!”

        就如同鲨鱼闻到了血腥味,生理上的兴奋让上坂早苗顿时不能自己——夏亚的发言不但让她到了振奋,也使得她隐隐感受到一种找到了同类的欣慰。原来并不是只有自己才爱好这些出奇的事物和不同凡响的展开,同好其实分布在世界各地,连遥远的尤克托都有的嘛!上坂早苗一时间忘了双方的身份,赶紧追问道:

        “难道真的像《高达》里面说的那样,在宇宙生活就会成为NEW-TYPE吗?”

        夏亚点着头回答:“虽然不能完全肯定,但是去了宇宙的话,精灵是有很大的几率成为NEW-TYPE的。”

        “那么——那么!”上坂早苗的双眼已经开始放光了,“苏维埃国家能够取得这样的建设成就,果然也是因为受益于NEW-TYPE的缘故?”

        “大部分是NEW-TYPE的缘故。”夏亚以一种狡黠的坦诚回应着上坂早苗的激动,“虽然《真理报》上总说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造就了这一切,但是实际上支撑这个国家的是超前的科学技术和历史预见性。没有NEW-TYPE,这些都不能成立……”

        上坂早苗不可能察觉到夏亚语气中微妙的自嘲成分:为了宣传苏维埃政权的优越,为了建立群众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信心,自己是一再地给无产阶级祖国涂脂抹粉。先前扯的谎就要用弥天大谎去圆,说出的大话就要用更大的牛皮去补救,现在夏亚都已经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在为劳动人民的解放事业而奋斗,还是在单纯地维护自己强行捏合成的那个光辉灿烂的革命事业的形象……

        “——这真是太帅气啦!”

        上坂早苗的星星眼已经逼到了夏亚的面前,他的注意力也只能从思绪中移开,被迫转移到对方身上。

        “夏亚同志……我,我也想成为NEW-TYPE,这个做得到吗?”

        夏亚·雷顿了几秒钟后,释然地笑了:

        “可以做得到的——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机会,我一定为你争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