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科幻小说-> 《超级基因装甲》-> 第九十三章 赌注
第九十三章 赌注 作者:秒速九光年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5-04-30
  •     “主人和黑仑和刁胜水这两名拥有双星的高级基因战士之间,必有一战。”小白忧心忡忡道。

        叶川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叶川不是傻瓜,从来不是。

        进入塔雅基地第五天,叶川已经计划了四百三十九条离开的线路!

        除了叶川这个思维速度逆天的家伙,没人有这种效率。

        只是这一次,叶川必须谨慎,必须无比谨慎,因为要离开的极有可能并不止他自己一个人。

        “主人,你会不会记错了?或许后厨的人,并不是你一直以来在寻找的,毕竟已经过了那么多年。”小白说道。

        “五年零三个月,十七天又八小时,四十五分种多九秒。”叶川淡淡道:“任何时候我都会错,只有这一次,我绝不会错,也绝不能错。”

        小白一怔,轻轻叹了一口气。

        叶川的时间,是精确到秒的!

        即便是一直在叶川身边的小白,也从未见过叶川出现这种状态。

        什么学院联盟的使命,僵尸兽的威胁,叶川已经全部忘记,他的目地只有一个,安全的,从这里带走自己想要带走的人,除了这件事,叶川什么都不在乎。

        当叶川去探路的时候,有人骂他傻瓜,叶川不还口,有人随手给他两巴掌,叶川不还手。

        一个人,为了自己所爱的人,究竟可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叶川的回答是。

        任何代价。

        到了吃饭时间,每到这时候叶川就会变的很高兴。

        又一次,叶川舔干净盘子里最后一粒米,又一次,别人笑话他吃饭像狗一样,又一次,叶川无视一切人说的一切话,推开手里空空如也的盘子,心里只有幸福的感觉。

        没有失去过的人怎么能了解这种幸福,叶川一直以为,这种味道再也不会有了,但这种熟悉的味道却在最微妙的时间,以叶川不曾想过的方式出现。

        安妮出来收拾盘子了,轮到叶川的时候,安妮看着空空如也的盘子,噘嘴道:“你这怪人叫什么名字?每次都把盘子吃的精光,要是所有人都像你就好了,后厨连洗碗机也会变的轻松许多。”

        周围的人传来哄笑,即便同样是受困于此的胶囊师,也觉得叶川是个怪胎,有些瞧不起他。

        “我叫叶川,树叶的叶,山川的川。”叶川不动声色回答道。

        安妮耸了耸肩,默默记下叶川这名字,收拾盘子走了。

        虽然餐厅里有战士守卫,但谁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一个呆子般的胶囊师罢了,战士们已经习惯叶川总是低着头,恍若失魂的样子。

        ……

        “他说他叫叶川,树叶的叶,山川的川。”回到后厨,安妮把叶川的话悄悄说给叶小妙。

        唰~

        正在处理一叠青菜的叶小妙,手中刀忽然歪了一下,刀锋斜着切在了自己手指上,鲜血一下就流了出来,同时流下的,还有叶小妙的眼泪。

        安妮急忙拿起叶小妙的手,按住伤口。

        从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叶小妙就显示出远超过自己年龄的厨艺,厚厚菜刀在她的手里,从来都是服服帖帖,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意外呢。

        叶小妙哭的好厉害,压抑着自己的哭声,眼泪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不停下坠,把安妮吓了一跳,只是手指上小小的伤口,处理一下就好,叶小妙似乎也哭的太悲伤了吧。

        “哭什么哭!?”一向凶神恶煞的厨师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叶小妙和安妮身后,冷着脸道:“只不过流了几滴血而已,却毁了一案子青菜!知道吗?这些青菜的价值比你的贱命还贵!”

        “给你一分钟处理好伤口,耽误了南靳大人的晚餐,看我怎么收拾你!”

        “安妮!你干什么?叶小妙又不是没有腿,不用你扶着她!”

        过去,每当叶小妙被厨师长训斥的时候,总会很伤心。

        她已经相当努力的工作了,以她稚嫩的肩膀,承担起繁重的劳动,却永远也不会让他满意。

        而这一次,叶小妙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厨师长的怒吼,他的心里只有一个亲切的名字,哥哥,那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哥哥啊!

        叶小妙拧开水龙头,任凭冰冷的水打在自己的脸上,分不清那些是水,还是眼泪。

        “哥哥依然还活着,而且还距离我这么近,好想像小时候那样,懒懒的躺在哥哥怀里。”

        “哥哥已经是胶囊师了,真了不起!”

        “不对,哥哥为何会在这里?这里是塔雅的基地,哥哥在这里岂不是很危险?”

        “不行,我一定要警告哥哥,让哥哥尽快逃出去!”

        “可是胶囊师毕竟不是战士,哥哥要怎么才能逃出去呢?”

        “他不会是来救我的吧?这可怎么好呢,怎么能因为我,让哥哥处在这种危险之中!”

        “求求上帝,保佑我亲爱的哥哥吧。”

        叶小妙的思维彻底乱了,整个下午,她都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

        亲人近在咫尺却不得相见,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痛苦。

        但让叶小妙更痛苦的是哥哥很可能也和自己一样失去自由,甚至,死亡。

        善良的叶小妙宁愿自己死去,也不愿意看到哥哥落入和自己一样的境地。

        她绞尽脑汁,努力的想啊,想啊,想着如何才能让哥哥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可惜,她还是个孩子,又能想到什么办法呢?

        “我们的主厨叶小妙说了,高汤里加入罗勒叶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她还夸你挺会做饭呢。”安妮又一次收拾碗筷的时候对叶川说道。

        尽管叶川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当他真的听到叶小妙这三个字的时候,叶川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心脏在这一瞬间仿佛被刀狠狠割了一下,刺骨一样的疼。

        “你们有几个主厨?”

        “一个。”

        叶川和安妮之间简单的对话还在继续,没得到任何一点有用的信息,都会让叶川欣喜不已。

        “我晚上会学习到很晚,餐厅有加餐吗?”

        “有,高师傅掌勺,他是负责夜班的,小妙只负责一日三餐还有几位主管的特餐,无论多晚,只要几位主管有要求,小妙主厨都会爬起来做饭,很辛苦呢。”

        “怎么从来没见过几位大厨?饭菜不错,我还想当面道谢。”

        “他们都是走后门的,离宿舍比较近。”

        “这几天的食物很丰盛。”

        “据说基地要来一位大人物,所以后厨准备的比平时更多。”

        时间又过了几天,叶川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信息,这些信息一条条汇总起来,成为模模糊糊的脉络。

        之所以说模模糊糊,是因为叶川能够接触到的范围毕竟很有限,几次他想要装傻进入厨房,却发现后厨的防御比基地其他地方要严密的多。

        或许是那些塔雅组织里的人害怕别人在食物里下毒,除了餐厅的工作人员,没有人能够穿过那扇门。

        胶囊师们虽然抱怨,工作却不得不去完成。

        基地里渐渐有了新的气象,各处都被打扫一新,准备迎接那位神秘的大人物。

        就连战士们也穿上了新式天狼星装甲,毕竟这种装甲是目前地球上最强的基因装甲型号,塔雅的战士,也明白新型装甲的好处。

        叶川很满意这种大规模新式装甲更换,对于工作,叶川决不推辞,他甚至在很努力的工作,别人每天制造一套天狼星就好,而叶川每两天制造三套。

        有了叶川做对比,其他胶囊师不得不也加快自己的速度,毕竟连年轻的叶川也能在两天内做出三套装甲,年纪更大的他们做不出来,会被认为是偷懒的行为。

        胶囊师们开始在背后骂叶川,孤立叶川,对于这种声音,叶川一点也不在乎。

        在叶川眼里,每当又有一名塔雅的战士穿上了自己开发的装甲,他距离成功,就更接近了一步。

        “为什么是后天?”小白听完叶川的计划,不解问道。

        “因为明天是那位大人物的视察,这段时间基地的防御会很严密,但是,等这位大人物走了,基地的战士们精神会突然放松下来。”叶川冷静道。

        “运气够好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做到。”小白道。

        “不能指望运气,我们再推演一遍一百三十七号方案。”

        “又推演?已经推演过一百多遍了。”

        “还不够。”叶川摇了摇头道。

        “那要推演多少遍才够?”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任何时候我都可以犯错,只有这一次,我不能有任何错误,否则,我永远也不会原谅自己。”叶川顽固的说道。

        距离叶川定下的时间越来越近了,他就像一个疯狂的赌徒,压上了这辈子最疯狂的赌注,一个自己永远输不起的赌注。

        与此同时,叶小妙越来越害怕,因为哥哥表现的实在太淡定。

        安妮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哥哥,哥哥却什么也没有说,好像不认得自己一样。

        哥哥会忘了自己吗?

        叶小妙轻轻摇了摇头。

        那他为什么会变的如此沉默?

        叶小妙脸色一白,记起了在自己小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情。

        那时候他们一家人还生活在北方,没有足够的食物,日子是难熬的。

        街道两边有许多榆树,每到四月里五月初的时候,榆树上会长出好吃的榆钱。

        面黄肌瘦的大人和孩子会爬到高高的树上采摘,而母亲做的一碗香喷喷榆钱饭,是叶小妙童年时候珍贵的记忆。

        街坊邻居里面,叶家是收获最多的,别人家都是白天去树上采摘,叶川却总是选择晚上。

        夜深人静了,叶小妙揉揉眼睛,嘟嘟着小脸,跟屁虫一样跟着哥哥到高高的榆树下,看哥哥灵巧的爬上去,将一把一把的榆钱扔到树下。

        叶小妙挎着篮子,高兴的捡啊捡啊,一边捡一边想着好吃的榆钱饭,小嘴里流着口水。

        这个年代任何食物都是珍贵的,几个年龄大一点的孩子在清晨的时候拦住了叶川和叶小妙。

        装着满满榆钱的篮子被抢去了,叶小妙被推到在地上,伤心的抹着眼泪,而叶川,则一言不发扑了上去。

        自始至终叶川都没有说一句话,他抓住那个年龄最大的孩子,摁在地上,一拳又一拳。

        其他的孩子打叶川,用石块去砸他,把他的脑袋都砸出血了,叶川还是不说话,挥舞着拳头,对准那个年龄最大领头的孩子,像一条咬住猎物就永远不撒口的疯狗。

        到最后叶川遍体鳞伤,而那个年龄最大的孩子,伤的更厉害。

        那天的叶川,也是和今天一样的沉默…

        “该怎么办呢,哥哥不会去做傻事吧?”叶小妙想到这里,心揪了起来,叶川的沉默,给了叶小妙不祥的预感。

        ……

        奇怪的是,当叶小妙想起小时候那碗来之不易的榆钱饭,基地另外一边,躺在床上叶川也在想着同样的事情。

        那一天,遍体鳞伤的叶川领着妹妹回到家。

        熬了一晚,又担心受怕的叶小妙很快就在母亲怀里睡着了,她并不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叶川面对着向来严肃的父亲,准备迎接一顿训斥,可父亲却叹了一口气,沉声道:“你没有做错,叶家的人,就是要护犊子!保护妹妹,是你这个做哥哥的责任。”

        父亲让母亲给叶川擦伤药,这个时候,被叶川打伤的孩子,他的家人找来了,母亲让叶川去睡,叶川躺在床上却没有睡。

        就听着外面先是争吵,很快又打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母亲在外面给父亲擦起了伤药。

        “你都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干傻事?”

        “有些事,明知道是傻事也要干,和年龄有什么关系?我护着你们,等将来我们俩不在了,叶川也会护着小妙,这才是一家人,亲人这种存在,就是要护犊子的。”

        虽然已经很多年过去了,父亲那些话却依然在耳边,眼角渐渐有些湿润,叶川在床上翻了一个身。

        此时,已过凌晨,距离赌上兄妹俩命运的一战,还有四十七小时二十一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