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平台-> 《破灭天道》-> 第七十六章 关于如何蒸熟敌人的探讨
第七十六章 关于如何蒸熟敌人的探讨 作者:赤虎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5-06-01
  •     云朵回答的很快:“这很容易,你可以把其中的一种符箓当做推进符,推动其他的符箓向前飞,等到箭尖触碰到目标后,在引发其他的符箓……

        苏芷,遇到事情不要老想着它有多难,应该把复杂的事情尽量简单化。如果不知道该怎么简单化,那就把复杂的事情一步一步的肢解开,然后我们针对每一个步骤,寻找最直接的解决方案。”

        两人说话的功夫,被困在幻阵中的两头一阶潴龙已经精疲力尽了,它们慢慢的放缓了动作,那头二阶潴龙还生龙活虎与困着它的幻境搏斗着,从它的动作看,这头二阶潴龙可能在幻境在遭遇了一头幻想的水蟒,那头水蟒似乎已经缠住了这头潴龙,故此潴龙身子挺得笔直,完全处于僵硬状态,唯有那血盆大嘴依然不停地撕咬着。

        苏芷掏出了一支爆炎箭递给云朵,云朵先在苏芷手上观察了一下这支雕刻爆炎符的箭杆,三楞的箭尖上刻画了一个微缩版的爆炎符,由于地方小导致这个爆炎符极不稳定,以至于箭尖显得通红,并隐隐散发着热气。

        云朵两个指头捏着苏芷递来的箭杆,另一只手捏住箭翎,让箭杆在掌心快速旋转。

        箭杆仅仅转了一圈,云朵已经想到了办法——他现在也是练气大圆满了,以前自己无法做到的事情,如今也能不借助任何设备完成。

        他快速地从储物脚镯里取出一块银版,在银版上很快的刻录了一个旋风符,这个旋风符只有一粒黄豆大小。虽然也是微缩符箓,但很明显,云朵制作的微缩符箓,稳定性比苏芷制备的要高得多,至少箭尖一点没有异常,呈现出金属本色。

        紧接着,云朵又快速的切割银版,将银版切成比箭杆更细小的三个细长条,而后他不借助任何缩放设备,直接在银版上雕刻了风翼符。

        最后,三枚刻好的风翼符,被镶嵌在一个类似老虎钳子的装置上,这老虎钳子张开虎嘴,夹住了箭杆,虎嘴轻轻一咬合,三块雕刻好的风翼符在三棱箭尖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痕迹,正好每个棱角被冲压了一枚风翼符……

        那三枚旋风符也被装在了老虎钳子上,虎口轻轻一咬合,在箭杆的尾部同样冲压上了三个浅浅的痕迹……

        剩下的工作,就是给这四张灵符灌输灵气了。这种活,如今云朵做起来轻车熟路,片刻过后,他把改造好的箭杆递给苏芷,怂恿对方射出这一箭。

        苏芷不敢相信的看了一眼云朵——如此简陋的制作符箓,你觉得真的感觉好吗?

        但苏芷没有拒绝的权力,她将这支箭搭上弓,对着那头二阶的潴龙,狠狠地射了出去。

        箭杆一离弓弦便旋转起来,因为旋转的力量过大,以至于箭尖上原先雕刻的爆炎符立刻被触发,箭尖喷出一口火焰,然而,同样是因为箭杆的快速旋转,爆炎符的威力并没有迸发出来,反而因为旋转产生的向心力,凝缩成针尖大的一个红点。

        仙人射出箭,速度超过了子弹速度,这支箭上一刻离开了弓弦,下一刻穿过了幻阵,钻入潴龙鼻孔中。

        苏芷射箭的本领果然不错,即使是为了敷衍云朵而射出的这一箭,依然准头十足。

        接下来,苏芷惊愕的看到,她射出的那支箭快速旋转着正中潴龙鼻梁,只一眨眼的工夫,整支箭旋转地钻入了二阶潴龙鼻梁,潴龙的鼻孔喷出一团火焰,那头潴龙连惨叫都没有发出,便轰然坠地,随后,它鼻孔、耳孔、眼孔甚至处,都往外冒出红色火苗……

        “就这么……,把它蒸熟了?”,苏芷张着嘴,惊愕了半天,直到嘴里发干,她才合拢了嘴,喃喃地说。

        回身望着云朵,苏芷欲言又止。

        她其实想问问云朵,之前云朵蒸熟的那几头潴龙,是不是也用的同样的手法。

        她却听到云朵很不满意的摇着头叹息:“箭尖的爆炎符,制作水平太差了,触发装置应该改动一下,不应该在箭离开弓弦时触发爆炎符,最好改成‘弹着点触发’,那才是正常的设计思路。”

        苏芷眨巴一下嘴,赶紧表示:“已经很好了……嗯,这样的威力已经很好了。”

        好吧,苏芷只是伪筑基,她面对二阶潴龙还是有一点差距的,如今自己一举击杀二阶潴龙,这份成绩已经让她很满意了。

        后退了半步,把云朵让在前面,苏芷小声说:“公子,这两头一阶潴龙是你的了,我就……不抢了。”

        云朵嘴角歪了歪,大笑着说:“一阶妖兽,我以前是凡人的时候,就已经杀顺手了,这东西,对我来说就是一盘菜。”

        话音刚落,云朵手一挥,两头潴龙,一声不吭的直挺挺躺倒,连一声哀鸣都来不及。

        苏芷终于憋不出了,她脱口而出:“公子,你怎么做到的?”

        云朵看了一眼苏芷,欲言又止的样子,苏芷赶紧举起了手,发誓一样的说:“公子,你放心,我一定遵守门派规矩,绝不随意打听你的事,绝不外传你的事。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再问,但如果公子想说,我保证绝不外传——连首座那里我也打死不说。”

        想了想,苏芷补充:“是的,就是门派大长老来问我,我也不告诉他。”

        云朵笑眯眯的确认一下:“你确定你能做到?”

        苏芷坚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她听到云朵放缓了语速,拖长了腔调,似乎边考虑边说:“你有没有发现这样一个现象:有时候,即使周围的水汽非常浓郁的时候,你明明感觉到空气很湿润,然而,湿润的空气却没有形成雾,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芷摇了。

        云朵当然知道对方不清楚,因为对方的科学体系与他完全不同,所以他继续解释下去:“是因为这一团水气当中没有结晶核,如果他们有一个结晶核,比如一个砂砾,一粒灰尘,马上这些水气就会形成大雾……”

        苏芷迷茫的眨巴眼,问:“公子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对于你这个四灵根来说,你学习有些法术简直是得天独厚,比如你想释放某些法术,只要摸清了结晶核原理,你可以先在对方身上,放一粒无害的结晶核,比如一粒灰尘,一粒沙子,或者是一小撮金灵气,一小撮水灵气什么的。

        然后你再释放其他的法术,会让法术的威力变得非常大,而且……”

        云朵顿了顿,马上又抛出另一个问题:“你在释放火系法术的时候,比如释放一个火猫术,有没有发现这头火猫在奔跑的过程中,身上的热量逐渐散失,火灵气可开始飘散在空中……

        如果你与攻击目标的距离足够长,也许你的法术还没有攻击到对方,法术里面蕴含的能量已经丧失了。”

        苏芷眨巴了一下眼睛,回答:“公子话里的新词太多,不过大致意思我明白了,确实有这样的现象,比如当我越阶使用法术的时候,比如我勉强使用火象术,经常是火象还没有达到攻击目标身爆法术已经散逸了。”

        云朵马上接着:“那你把我刚才说的再回想一下——如果你施放法术,灵力不是从你身边开始凝结,然后让法术一路声势浩大的冲到对方的身爆而是反其道行之,比如直接在对方身上凝结法术,那会是什么效果?”

        苏芷歪着头,一脸神往的表情。

        云朵继续解释:“……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难,甚至更能节省法力,比如你把结晶核,放在对方身上,而后以结晶核为法术凝结点,直接进行法力震荡——这样一来,你甚至能够以炼气期的修为,纵筑基期的法术。”

        云朵给苏芷一段时间,让对方好好体会自己刚才说的话。等到对方目光重新清明,云朵继续解释:“我说用炼气期的修为,纵筑基期的法术,这个并不难,因为你纵的只是结晶核而已,你只要纵一个筑基期的法术结晶核,自身消耗不了多少灵气。

        当然,修为的差距依然存在,我已经发现了,想用我们现在的修为纵金丹期的法术,现在我还做不到,但也许我研究一下,做到这一点并不难……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苏芷两个眼睛瞪得大大的,亮闪闪的,她先咬一下下嘴唇,终于还是憋不住,低下头悄声回答:“这意味着,你虽然是炼气期,却可以打败所有的筑基期修士。”

        云朵点点头:“好吧,现在让我们回到你初始的问题,你刚才问我怎么把一阶潴龙蒸熟了,这个答案你想必已经知道了——你之所以没有看到我施法的过程,是因为我的法术是直接施放在目标身上的,这个,你想学吗?”

        苏芷咬着下嘴唇,两眼亮闪闪的重重点了点头。然而云朵跳过了这一个问题,反手从自己的储物脚镯里又拿出一个印章来:“这个印章,你很熟悉吧?”

        苏芷点点头:“是金刚符,周围画了很多威力叠加的符号……还有一些符号我看不懂,但我想,这应该是一张五阶金刚符。”

        云朵反问:“你学过如何制作符箓?”

        苏芷点头,云朵马上问:“那么你学的符箓制作手法中,是不是要求你反复叠加威力,以突破符箓原先的品级限制?”

        苏芷快速的回答:“当然是这样,一阶金刚符通过反复叠加威力,可以升级到二阶金刚符,当然在符箓内灌输更大容量的灵气,也能提高符箓的威力。通常,符箓的品级就是根据威力叠加的多少,以及灵气灌输的多少决定的。”

        云朵拖长了调门,说:“铁锅无论怎么压缩,也变不成铜锅了,铜锅无论如何锤炼,变不成金锅。”

        苏芷张了张嘴,她想问点什么,可是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在云朵面前显得好蠢。

        没错,云朵说的道理显而易见,自家铁锅无论怎么压缩与锤炼,都不能让它变成铜锅。

        以这个道理推测,难道符箓的力量,无论怎么叠加,只是造成一些数量上的变化,却不能让它的性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难道还有一种办法,让符箓的威力,不止产生数量上的变化,还是在性质上,做出更大的改变?

        如果是这样,那么传统的符箓制作方法,就要全部颠覆了。

        当然,如果让云朵来回答这个问题,他会说:颠覆传统才是进步。

        “好吧,我们暂且不讨论这只符箓上的变化,苏芷,你确定你看到的是一阶金刚符吗?”

        苏芷咬咬后朝牙,斩钉截铁的回答:“当然,这只金刚符,虽然在外围上有了一点改变,但它的核心还是金刚符,我确信它就是金刚符。”

        云朵扯起苏芷的袖子,一翻手,把这枚印章盖在苏芷的袖子上,等到云朵拿开印章,苏芷盯着袖子上的金刚符,感觉不认识了——印章上刻的东西,章子盖下去,里面的图形与文字都是反转的。

        “这这这……”苏芷凌乱了。

        云朵也不忌讳,他直截了当的解释:“我差点拜黄山门的流月仙姑为师,我曾经与流月仙姑讨论过如何制作符箓,这枚图章就是流月仙姑帮我篆刻的,当时我还是一个凡人,在坚硬的金属上,刻花不了图案,所以我画画,流月仙姑帮我画的线条刻出来……

        这枚印章刻好的时候,看印章的画面就是金刚符,拓印出来,却是一个反转的金刚符,当然,这个反转图案,还需要经过一次反转,然后才能使用。

        因为不是最终产品,所以流月仙姑并没有要走这个符箓图章,她在反转图像上有很多纠结,不过她倒是顺嘴问了一句——她问我,反转的金刚符有什么用?

        我当时没时间研究这一个问题,当然,那时我还是一个普通人,也没有能力研究反转的金刚符能起什么作用,等我炼气期后,我试验了一下……你猜,它有什么效果?”

        苏芷回答:“你这么问,想必它的效果大家都可以猜到,我猜,它能破解别人的防御,是不是这样?”

        云朵点点头:“没错,反转金刚符专门破解防御,由此推广下去,你有没有想过,某些法术翻转过来会是什么样子,比如春风化雨术?”

        苏芷想了想,回答:“春风化雨术,虽然是低阶法术,但如果逆运经脉的话……不行,即使是低阶法术,逆运经脉也很危险,弄不好会死人的。”

        云朵:“苏芷,你的思维被固化了,你怎么就以为逆运经脉会死人,这是谁规定的?难道你就不能把经脉想象成道路?

        我一直认为经脉只是灵气运转的道路。你看看哪条道路上,不是有走出去的人,与走回来的人——只要是道路,你朝哪个方向赚都是能行得通的。”

        苏芷想了想,轻轻的:“公子,我不敢试。”

        苏芷眼睛一转,马上反问:“莫非,公子你试验成功了?”

        云朵点了点头:“我刚开始学春风化雨术的时候,马上就想到了这个法术是利用空中的水灵气凝结成水雾,然后水雾化成水滴滋润大地——但如果这个法术逆转过来会怎么样?

        不是给予水,而是夺取水——比如,从空气中夺取水灵气,那又怎样?”

        不等苏芷回答,云朵拖长了腔,提醒:“无论动物与植物,都是由水组成的,哪怕最干枯的植物,体内也含有水分,甚至一些岩石,也是含水的氧化结晶物……”

        后一个话题已经涉及到化学内容了,苏芷恐怕理解不了,所以云朵快速跳转话题:“各种妖兽的身体都是水组成的,如果把妖兽体内的水全部抽赚那么妖兽就变成了一团泥土——完全不含水的泥土,或者岩石,它的生命就彻底消失了……”

        晴天霹雳!

        云朵顿了一下,这才缓缓倒出:“我把这个法术称之为‘离水诀’。”

        苏芷的眼睛亮起小星星,她低下头,生怕云朵看到自己眼中的小星星,低声自语地说:“公子能够独创法诀,这已经是宗师才能了,这样的人,独自开门立派也足够了,但……公子现在还是炼气士哟。”

        云朵点头:“没错,这事我们谁都不能告诉……其实我已经试验过了,妖兽的身体非常坚固,想必修士们的道基法体也是同样。

        估计越是高阶修士,身体里边的水越是稳定坚固,一般的法术难以撼动。我在三阶潴龙身上试验过,用离水诀夺取它们身上的血肉非常吃力,而这个法诀对于四阶妖兽几乎没有效果,所以——无论这法诀威力多大,我们现在都很弱小,不能让别人知道。”

        苏芷低头悄悄的说:“这已经很厉害了,这法诀简直是残酷的绝杀,一击之下,筑基期修士身上的血肉全失去,变成了枯木与顽石……公子,你这个法术如果当众施展,别人会以为这是魔派法诀,弄不好要群起而攻之的?”

        魔派?云朵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一个词,但想一想就可以理解,道魔之争,源远流长,既然有修道之人存在,那必定有修魔之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