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平台-> 《十劫散仙》-> 第一百八十六章 祭品
第一百八十六章 祭品 作者:万衍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5-07-01
  •     声音一落,周围的文武百官都渐渐的退到了雁道上面,地面也开始向两边裂开,出现了一条长长的地下通道。坐在最上方观礼的十几名筑基修士将目光落了下去,就看见的龙道之上,一名身穿淡黄色龙袍的青年踏着阶梯,一步步的走了上来。

        燕皇!

        已经八十多岁的燕皇,此刻看起来就和二十岁的青年一样,一头黑发随风飘飞,龙袍的长袖伴随着他的行走而飘动。

        “这气息?!!”

        “是筑基后期!”

        燕皇并没有掩饰筑基的修为,在他出现的一刹那,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他的实力,见到这一幕,在场的几名散修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就连镜花门的蒲冲亦是眯起眼睛,很显然他也没有想到,燕皇竟有如此修为,筑基后期,连他都不一定是对手。

        不过很快众人心头又生出疑惑,筑基后期固然强大,可如果说仅凭这点后手,是绝对不可能击败驻守燕国的三大长老。特别是苦老头,筑基圆满的实力,拥有在金丹老祖手中逃生的实力,那种修为,绝对不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可以暗算的。

        燕皇走上来之后,目光扫了一眼坐在台前的十几名筑基修士,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多谢诸位道友前来参加我大燕的祭祖大典。”

        “谢就不用了,我等也不是冲你来的。”另一名血魔派的长老很显然不是什么善茬,燕皇刚一开口,他就打断了,语气也是阴阳怪气的。

        “倒是燕皇道友,你隐藏的倒是十分的深啊,筑基后期的修为还在一个凡间王朝称帝,整个元海域,上千帝国,恐怕也就你燕国这一家了。”

        镜花门的蒲冲亦是睁开眼,冷冷的看着前面的燕皇,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他并没有直接出手。

        “蒲师兄,干脆直接动手擒下此贼,我就不信他一个凡间帝王有何等手段!”

        “就算侥幸将修为提升到了筑基后期的层次,没有与之想匹配的法术神通,也一样是一个废物。”

        两名镜花门的长老忍不住了。

        他们此行的目的一个都没有完成,反倒还被烟雨家的家主给暗算了,实在是丢脸,这让他们这些一直高高在上的仙宗长老脸面何存。

        “不急,我此行的目的是找到王长老的下落,解决燕国隐患只是顺带的。”

        说道这里蒲冲抚摸了一下手中的方镜,正是这块镜子给了他如此的自信。因为这面镜子是一件法宝!

        法宝的威力,远超法器,哪怕是极品法器也不可能是法宝的对手,举个简单的例子,在炼器师的手中,可以炼制上品法器的人,被称之为器师,而能够炼制法宝的人,则会被称为器宗。每一件法宝都值得筑基修士拼命去抢夺,哪怕是镜花门这种仙宗大派,门内也一样没有多少法宝。蒲冲的这面法宝镜子,是他从镜花门的祖地当中得到的,当初也正是凭借着这面镜子,他才可以力压其他同门,称为掌教的第二人选。

        和镜花门的人一样,道衍宗的玄长老也是静坐原处,没有说话。相比起来,剩下的五名散修就不同了,其中好几个人眼神闪烁不定,想来以散修的谨慎,见到这种局面已经嗅到了一些危险。

        对上面十三名筑基修士的反应,燕皇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在他看来,这些人已经算是死人了。

        转过身去,燕皇恢复神色,对着身边的太监说道。

        “去吧。”

        老太监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向着高台的文武百官走去。

        先前原本静无声息的文武百官在看到老太监的一刹那,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特别是站在最前面的那个老人,面色剧变,下意识的就想逃走。他身边的数人也都发下了不对,只是逃走的念头刚一升起,他们就发现自己好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一股如同山岳一般的力量当空镇下,压的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老太监一步步的走了过去,站在原本属于皇帝的龙台之上,神情漠然的扫过下方的众人。

        “算上那些士兵,应该够万人之数了。”

        听到老太监的声音,百官最前面的老者终于忍不住了。

        这老者一把挣脱了压力,开口求生。

        “皇上,您说过不杀老臣的!”

        “杀?”

        听到最前面老臣的声音,原本不明所以的百官全部色变了。用不可置信的目光向着最上面的燕皇看去,只见燕皇立于高台之上,神情冷漠,直接无视了百官的目光。

        “不可能!”

        “祭祖不是祈求风雨,苍天保佑吗?陛下如此做,莫非是想逆天而为,犯下无边杀戒?!”

        上方的燕皇听到此人的话,冷漠的目光扫了下来,随即又抬起头,看向上空昏沉的天空。

        “苍天保佑?呵呵。”

        语气冷漠而又嘲讽,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

        “若把我们都杀了,谁来治理燕国?昏君!莫非你想毁了燕国?”

        站在高台之上的燕皇伸出两只手,掌心向天,开始一点点的太脯一团青色的气体浮现在了他的掌心。大地之上,那些看不见的符文一一显露了出来,和插在周边的旗幡连接到了一起,形成了一种绝强的势。

        “燕国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等走好。”

        燕皇并没有回应他们,反倒是站在最前面的那个老太监帮助燕皇回答了他们。

        “你这阉狗,定然是你蛊惑了皇上!”

        “宦官乱政,大燕不存。先祖啊!!”

        一些忠孝的文官忍不住跪了下来,对着先祖坟墓哭叫了起来。

        而老太监则是露出一丝冷意,只见他上前一步,左手手指如刀划破了掌心,同时整个人蹲下身子,一把按在了地面之上。血液从掌心渗透出去,好像瞬间活了过来似的,一些隐藏在地下的纹络如同人的精血脉络一样,开始浮现,由石头的颜色变成了暗红色,并且不断的向周边蔓延。

        “皇上!老臣对皇室的忠心,日月可鉴啊!”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最前面的老臣一把挣脱了束缚,爆发出了独属于修真者的力量,这股力量几乎达到了半步筑基的程度,任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干枯的老头,竟然拥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太师,一路走好。”

        燕皇侧目扫了老臣一眼,淡漠的回应了一句。

        ------------------------------------------------

        兄弟们,明天上架了,有能力的兄弟一定要来支持啊,老万也不求什么好几块的月票,就求个几分钱的首订。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