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捕鱼平台-> 《玄门封神》-> 第二十一章:归元塔
第二十一章:归元塔 作者:亲吻指尖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5-06-30
  •     修士要生死搏杀之时的斗法或为炫丽到极美,又或阴诡到你看都看不明白。然而当要破禁法之时,那便不同于生死相斗之时,不是将自身的修行的东西一股脑的在短短的时候之间绽放出来,而是要看你修行的底蕴了。

        涂元来时,看到竟是一群十余人围着那塔而无能为力。

        归元塔从远处看,只看到上面泛着一层清光灵韵,然而到了近处一看,才发现那清光灵韵之中是有着符纹如流水一般的呈现化生。

        有些符纹灵咒就如虫蝇飞鸟,又或如走兽游鱼,幻动化生之时,又时而盘结在一起形成山川河流之景纹。

        只见一个修士手中赤红的剑扭动着,涌动红色灵光,似流火一般的飞逝向拈魂塔。钻入塔上灵光的一瞬间,那一处地方瞬间化开,却又有一片灵光如水一样的将之包裹,一道符纹所化的鱼出现,一口便将那飞剑咬住了,竟是要往塔中拖去。

        那位手士脸色一变,双目圆瞪,却一声不吭,他的神念在努力将那剑收回。

        另一爆有一个修士拿出一面小幡,靠得那塔极近,直接朝那门而去,他手中的幡散发沉沉肃穆之意,在那幡下,那塔门前的灵光竟是在这幡旗之下破开了一个洞,那塔上的灵光竟是无法合拢。

        就在这时,那塔门之上高悬的那一面镜子震动,发出一道晦涩的光华,照在那幡旗之上,幡旗上的那层层灵光突然像是冻住了,随之时塔上的一片似蛾的符文涌下,瞬间将那那人淹没。

        那人身上虽有灵光乍生护身,却又瞬间灭去,随之整个人笔直的扑倒在地。

        一时之间,除了那些法器被塔上的符纹摄住的人还在做争夺之外,竟是无人再也动手。

        “他娘的,这个归元塔我还不信就破不了。”

        在那些人之中有一个大汉手持一对大锤,长着一脸的黑密胡须,他旁边有不少人,都似以他为首。

        他的那一对暗金大锤上面,符纹密布,整个人像铁塔一般。

        突然有人说道:“三哥,我前些日子认识一人,他手上有一样宝贝叫破法珠,应是能破这归元塔符阵,要不让他来试试。”

        那三哥诧异的看了看身边那个跟他说话的人。

        “小宋,你不错啊,有这样的朋友,怎么不早给三哥介绍介绍啊。”那三哥眼神微眯,他虽然整个人都显得粗犷,然而一双眼睛却实在说不上大,这一眯眼,就如一条缝,却散发着凶险的冷光。

        那位小心脸上有些惊意,却仍然是笑着说道:“三哥,我不这不觉得用不着他吗,本以为这小小的座塔,有三哥在,一定能够破得了,如果三哥不需要,当然不会去请他来,只是大伙儿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得些好处,若是万一到各宗主辙退之时,我们连这一座塔都没有打下,那就……白来一趟了。”

        他小心的说着,到最后声音小了不少,但也足够旁边的人听清楚。然而这话说的,旁边的一些人似乎也听出了其中有特别的味道,这小宋的意思就是三哥你现在破不了,现在大家都打了这么久,你说怎么办,我给你介绍一个能破这塔的人,要还是不要。

        进来的人虽然很多人,但是却分了一队一队,每一个小队都有一个领头人物,而这一个小队的领头人就是这个三哥。

        不过,这十余人面对着这一座塔,却似乎有些无能为力。

        “不错,不错,小宋你真不错,去把,把你那个朋友请来。”三哥眯着拍了拍那小宋的肩膀说道,小宋似乎很怕,但却笑着。

        然而他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说道:“三哥,我那个朋友说,如果是凭他的破法珠破开了塔上的符阵,里面如果有什么好东西,他要先选三件。”

        三哥突然笑了,笑的很冷,说道:“三件先选是吧?这是他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啊。”

        “三哥,你误会了,如果三哥不愿意,那我就不去请他来了。”小宋说道。

        三哥并没有再看他,反而是拿目光朝其他的人看去,这个时候都沉默着,旁边有一个人则是朝三哥说道:“三哥,既然小宋这么说了,那就答应他吧。”

        三哥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请来吧。”

        “是,好的三哥,等我一会儿,马上就回来。”说完小宋朝着山下跑去。

        三哥盯着离去的小宋,他的眼中有危险的凶光,在他看来,这个小宋是在挑战自己威严,同时也是在算计自己这一行人。

        三件好东西,一座塔中最好的三件被一个外人得去了,对于他来说就相当于白费一番工夫,有一种为别人做嫁衣的感觉。

        小宋背影消失,但是三哥却看到那不远处怎么多了一个人站在那里,之前并没有见过。

        “你是谁。”三哥问道。

        “我叫涂元。”涂元回答着,他已经到了一会儿了,也听到了三哥与那小宋的对话。

        “涂元?”三哥沉吟的念了一下这个名字,确定自己没有听过,问道:“你是跟谁一起进来的?”

        “老金。”涂元回答道。

        三哥再一次的想了想,依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眯着眼审视的看着涂元,再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的了?”

        “他们都死了,现在外面的龙池天宫的弟子都没了,有的只是躲在这样的塔里,所以我来这里看看。”

        “哦,看你这身穿着应薯王宗的吧,我在鬼王宗有个朋友叫梁臾,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他?。”三哥问道。

        “你可能记错了,我是万化宗的,并不认识你的朋友。”涂元说道。

        他知道,这个三哥是在盘问自己,确定自己的身份。不过,既然他还在盘问,那么就说明自己之前的回答没有错。之前他在想,万化宗既然是圣灵教的一个分宗,那么就还有其他的分宗,既然如此,那里面的人肯定都不能够相互熟悉。

        最主要的是,涂元发现他们的衣服都非常的整体,这些人包括那离去的小宋虽然衣服有区别,但是胸口都有一块朱紫色的绣章挂着。

        在涂元现在所穿的这一件黑袍的胸口有一朵白色的花。

        “哦。”三哥恍然般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是我记错了,万化宗我也有一个朋友,叫柳长生,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涂元只是,并没有回答。

        三哥哈哈一笑,说道:“那么多人,不认识很正常,不过既然和你一样进来的人都死了,那就跟我着我吧。”

        “反正无事,那就跟着三哥了。”涂元笑着说道。

        “来来,涂兄弟,你看看这塔,可有有什么想法。”三哥将涂元招过去问道。

        涂元看着那灵光流韵的归元塔,心中暗惊,想不愧是传承久远的大派,即使是山门被人攻入了,弟子躲入这样的塔中竟是能够让敌人无法越雷池一步。

        “三哥尚且无法,我又能有什么想法。不过,据我所知,这样的一座塔上的符阵,想要常久的保持着,必定是需要大量的灵气的,而灵气来自于这个天地。”

        涂元的话一出,这三哥笑道:“原来涂兄弟对于符阵还有研究啊,继续说。”

        “这龙池天宫的大阵地汇集八方灵气到归于那湖泊之中,而这些塔上符阵的灵气之源都是来自于那的湖泊,所以,我们要想办法截断这塔的灵力之源,便能够破得了这塔上的符阵。”涂元说道。

        三哥还没有说话,旁边便有一人说道:“你这话说了便如没说,谁不知道,但这里山山相连,脉脉相通,若是有能截断这灵脉之法,早就破了此塔。”

        涂元看看那说话之人,只见他的眼中有着一种警告的意味。

        涂元没有再说话。

        三哥也站在那里的着拈元塔,似乎在想着什么。突然,他提着自己手中的一对暗金色的大锤,朝着拈元塔而去。

        一步一步,随着他的走过去,他身上的气势越来越盛,脚下突然出了声间。

        “嗵……嗵……嗵……”

        每一步踏出竟是都像是击鼓一般,涂元只觉得他一步都踏在自己的身心上,看在涂元的眼中,只觉得他像是一头洪荒巨兽一般,手中那一对暗金色的大锤燃烧起了烈焰,整个大锤就像烧红的烙铁。

        他手中的巨锤高高扬起,一锤便击打在拈元塔的符阵上。

        “轰……”

        那符阵竟是一阵摇晃,塔上符光所化的飞鸟鱼虫在锤下散去,但时却有海浪在翻涌,一波一波,虽然那符阵看上去不稳,但却并没有一点破碎的感觉。

        不过随着他手中巨锤连续的击打,那些被符阵陷吸着的法器都被他们的主人给夺了回来。

        突然,自拈元塔上有一道符光飞逝而出,竟是直接脱离了那塔上的灵光,化为一柄剑。

        那剑上灵光似星辰之光,蓝汪汪,清而盈,有着一股万邪不侵的意味。

        随着那飞剑的出现,归元塔上的那些飞鸟鱼虫竟是突然摆脱了塔身,朝着三哥涌来。

        刹那之间,一片光华交织如网。

        那些飞鸟鱼虫都是法符,各种各样,被归元塔中的人驱御着朝三哥身上落去。

        三哥大喝一声。

        手中的锤一震,只朝虚空捅,虚空震荡,狂风乍起,附近的树枝都只的东倒西歪。涂元盯着看,只觉得那锤震荡的最中心处,像是那小小的一块虚空直接被锤碎了,就像一块好好的大地被一锤击成了荒芜沙漠。

        他不心的感叹,这天下修士,强者当真是层出不穷。

        随着这一锤震动,朝着他涌来的法符得瞬间散去,化为一团风雨。

        而那剑在锤下直接被他另一锤砸断,跌落尘埃。

        人群之中爆发一阵赞叹声,涂元看到其中那位说过自己的眼中似乎有一种特别的神色。

        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涂元并不知道,他并不想管,只是猜测这些龙池天宫弟子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有这在哥的存在所以躲在归元塔之中不敢出来。

        就在这时,那个小宋回来了,喊道:“三哥,人我请来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