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其他类型-> 《逆光日记》-> 第七七章 番外二
第七七章 番外二 作者:九月一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5
  •     番外二

        满心以为战争胜利后,国内同胞可以安居乐业,林耀庭又跃跃欲试地想要回祖国看看了。哪知萧冥羽突然生了种不知名的怪病,终日食欲恹恹病榻,让他的回国计划迟迟不能成行。

        实际上萧冥羽没病,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也只是心病,他只是装病在拖延时间罢了。因为太清楚不过一件事,随着抗战的胜利没有了共同的敌人,两党之间的矛盾和分歧就日益显露出来了,第二次国共内战一触即发。相信,这是林耀庭绝不愿意见到的,他只是不想对方回去之后才无奈的发现战争并未真正结束。

        抗战胜利不久后两党签订的《双十协定》并没有起到预期中的理想效果,两党间的谈判与军事冲突交替进行着。萧冥羽在躺了三个多有后,林耀庭就基本已经叹息着暂时放弃了回国的打算。只守于取消计划这事,萧冥羽还不知道。

        入夜,萧冥羽又鬼鬼祟祟地下了床,偷偷溜进了厨房,小老鼠一样打开装饼干的铁皮桶偷了两块饼干。正叼着饼干把桶盖上,轻手轻脚的双手举着放回橱柜上面的时候,冷不防厨房灯光大亮,害他吃了一惊。牙齿一用力,把叼着的饼干咬成了两半,掉在地上糟蹋了。

        林耀庭双手环胸靠在门爆挑了挑眉没说话,只用玩味的眼神盯着萧冥羽鼓着腮帮子叼着两个半块饼干的囧样,活像只大号松鼠。

        偷吃被发现了,萧冥羽眨巴了下眼睛,飞速把嘴里的饼干嚼嚼吞了下去。然后做僵尸状伸开双臂,眼神直直地梦游般往外厨房外面溜。

        路过林耀庭旁爆毫无意外地被一把揽住了腰,对方狠狠地在他还留有饼干屑的唇角亲了一口。

        “几岁了还玩偷吃?”

        换上种一脸懵懂的表情,萧冥羽眼神中透露着纯真无邪,认认真真地想了一下后才数出了三根手指伸给林耀庭看:“山睡!”

        “我叫你三岁!”忍俊不禁地隔着睡裤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把掌,林耀庭又存心占便宜似地捏了一下:“饿了怎么不吃蛋糕?两块饼干又吃不饱。”

        “蛋糕比较大,偷吃会被发现,饼干少两块看不出来。”知道不能再隐瞒下去了,诚实的好孩子如实回答。

        苦笑着摇了,林耀庭拥着人到餐桌前坐下,自己过去端出蛋糕放到了他面前。

        萧冥羽也不做戏了,拿起一块就狼吞虎咽起来。他这三个月装病,每天要弄得自己好像食欲不振的样子,其实背地里已经饿得两眼发花,到了种看谁都长得像面包的地步了。

        又给他端了杯水过来,林耀庭在他对面坐下,这样的坐法,应该是为了方便谈话。萧冥羽用余光看到了,仍做埋头苦吃状,不主动开口。

        “傻瓜。”看着爱人的吃相,林耀庭觉得心都疼了:“不想回去,直说就好,何苦这么委屈自己?难道你还不懂自己在我心里的位置?”

        “懂。”依然低着头,萧冥羽把手里的最后一口蛋糕放进嘴里。

        “那为什么这次这么不坦白?”

        “因为不想让你觉得我们意见有分歧。”

        “有分歧并不是问题,留着分歧不解决才是问题。”

        “可这一次我不想妥协。”

        “那我来妥协就好。”从桌子对面探过手来,握住了萧冥羽搭在盘子边缘的手指:“冥羽,你该对我更有信心一些。”

        萧冥羽自然清楚他们都把彼此看得比自己更为重要,惟其如此,他才想用迂回的方法打消林耀庭回国的念头,而不是直接跳出来生硬的反对。不过林耀庭此刻的眼底有着小小的受伤,让他觉得或许他在不想离开的这个问题上的确应该更坦白一点。

        “对不起,我应该跟你商量的。”

        “是我该说对不起,我应该早一点看出你的想法。”抱歉地握了握他的手,林耀庭抿了下唇:“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分歧了,回去的事情再议吧。看到这段时间国内时局的变化,你的心思我怎么会不懂呢?你所不愿意见到的那些,也是我不愿见到的。”

        懂,也只是懂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的那部分,萧冥羽真正担心的那个年代,对方是不会真正懂的。因为他这个“过来人”也仅仅只是知道而已,根本无法真正了解那种疯狂。不过目前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林耀庭说他不想回去了。

        “你什么时候决定不回去的?”

        “有段时间了。”

        “有段时间了?”咬牙切齿地瞪过去,萧冥羽饿着肚子迁怒于人:“那你不早说,害我饿得半死!”

        “我怎么知道你会这么孩子气的不吃饭装病?”说起这个来林耀庭真是觉得自己非常无辜,他每天为了让萧冥羽多吃一口,变着法的换菜色,现在光汤都会煲三四种了。

        “”好像有了点自作自受的感觉,萧冥羽把空盘子往前推了推:“再给我一块。”

        “饿了那么久,一次不能吃太多。”盘子被没收了,林耀庭削起了苹果:“吃个苹果吧。”

        “那甭削了,你那手艺削完就剩果核了,我连皮吃还能多吃两口。”没挨过饿的人绝对不会真正明白浪费就是犯罪的道理,萧冥羽又成长了。

        “别瞧不起我,我手艺进步多了。”炫耀似的把果皮完整的削成一条没有断,林耀庭递过来:“我现在是上得战场,入得厨房。”

        说到上得战场,刚刚缓和了一点的气氛又稍稍有点降温。林耀庭把刀子放下,装作去丢果皮背转了身子。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维持不住笑容了,不想让萧冥羽看到而已。

        身手上来说,他的确还上得战场,但内战的战场

        “总会好起来的”

        被从后面环住了腰,林耀庭才发现他自己拎着果皮站到了窗边。

        “月亮很圆啊!”这是地道的“天凉好个秋”的心态,总有些东西,是可以“识尽”却无法说尽的。

        月适乡明,可如今的故乡也是个“未休兵”的状态,以他们的身份,若是回去,必将进退两难。这个现实,他们两个都明白。

        “走吧,上去睡吧!”

        虽然上了床,可两个人都没了睡意。听着林耀庭在旁边不断的来回翻着身,萧冥羽突然轻轻地叫了他一声。

        “嗯?”林耀庭应了一声转回身来:“怎么了?”

        “我刚才起来吃东西以前做了梦。”萧冥羽也转了过来,黑暗中两个人面对着面,在被子互相把手搭到了对方的身上,半拥着彼此。

        “梦到什么了?”

        “梦到了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时的样子,我们变成了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妖怪。”

        林耀庭在心里稍稍计算了一下,若真活到到辛亥革命百年之时,他们都已经是鲐背之年了,果然够老了。

        “那时你牙齿差不多已经掉光,不能再半夜跑去厨房偷饼干吃了吧?”

        “你好像忘记自己比我更老的事了吧?”突然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萧冥羽笑了一下:“那时你牙齿掉得更多,说话漏风,再也不能这么牙尖嘴利了。”

        想象了一下萧冥羽描述的样子,两个九十岁的老爷子坐在门廊下的摇椅上晒着太阳斗口,也未尝不是种幸福呢!

        “那我现在更得多说了,免得到时说不过你。”被子下的手把萧冥羽拥得更紧了些,林耀庭探头吻了下他的额头:“我们变成什么样子都不重要,只要祖国可以变得强大起来,于愿足矣。”

        “会的。”

        “一定会的。”林耀庭的语气中充满了期待。

        黑暗中萧冥羽没有再接话,社会当然是会不断进步的,国家也会越来越富强,但那一切也许会跟林耀庭所想象的有些出入。至少大陆的未来,与他怀有深厚感情党国没有关系。而这些,还是在时间的推移中让现实一点点告诉他吧!

        “说说你的梦里除了看到我们两个老妖怪以外,还梦到什么了?”刚才的话题让林耀庭心情好了许多,无论目前国内的局势怎样,他都坚定地相信着祖国最终一定会强盛起来。

        “你真的想知道?”

        “不会是你嫌我那时太老又去找了个八十岁比我年轻的吧?”

        “当然不是!”萧冥羽立刻否认:“我去找了个十八的。”

        “呃”同情地拍了拍萧冥羽的背,林耀庭语带惋惜:“这是又做上梦了吧?”

        “可不,还大战三百呢!”

        “”沉默了片刻后,林耀庭才低低地开口:“你这是在暗示我这段时间让你欲求不满了么?”

        说老实话,他们至少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处于禁欲之中。萧冥羽天天装病躺在一副半死不活无精打采的样子,他纵然有心,也舍不得下手。而对于萧冥羽来说,饱暖才思淫|欲,每天饿得头晕眼花,他哪还有那个心思?估计真要看到林耀庭那根,搞不好会当香肠咬上一口也未可知。

        “反正我刚吃饱睡不着,运动一下也不错。”

        已经说得这么直接了,再不行动就不是男人了。不过一扑上去,林耀庭立刻后悔了,他怕把萧冥羽给压坏了。

        “太胡闹了,看你现在瘦的。”

        “那明天给我做点好吃的。”一想到吃的,萧冥羽注意力又转移了。

        “你想吃什么?”林耀庭觉得是得给他好好催肥一下了,他可不喜欢一摸全是排骨的手感。

        “包饺子吧,玉楼喜欢,叫他一起过来吃。”

        “你倒是挺惦记玉楼啊!”

        “甥少爷吃醋了?”

        “我一般都用喝的。”

        “好醋量!”

        “过奖过奖。”

        “”

        不知道怎么说着说着就离题万里了,早上萧冥羽顶着熊猫眼在林耀庭臂弯里醒过来的时候恍惚了一下,好半天才回过味来,原来两个人聊着聊着睡着了。

        其实本来还想着如果昨晚林耀庭再继续追问他那个辛亥百年梦的话,他或许可以跟对方描述一下孙先生的巨幅画像在知名度最高的那个门的广场上矗立的样子。

        不过,也许真的可以在辛亥百年时跟他一起去看也说不定。毕竟随着社会的发展,医疗各方面的条件都会越来越好,活到百岁的也大有人在呢!

        憧憬着那样的画面,忍不住给了身边人一个早安吻。

        林耀庭闭着眼睛接受了这个吻,手却不老实地在被子探进了萧冥羽的睡衣里。

        “你醒——唔”

        后半句的声音被吞掉了,林耀庭刷地睁大眼,目光奸诈地扑了过来。以实际行动告诉他的恋人,昨晚没做成的事,现在要继续!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