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燕王 作者:丁墨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1-18
  •     我平生最后悔之事,是于十七岁时放走了一个女人。自那以后,终我一生,再难以见她一面。

        年少时知她中意于他人,以为放她自由便是对她好。所以那一晚,虽知身后有人,我还是去找她。

        可那一刻舍不得放她赚我的确迟疑了。

        却换来一生伤口。至今风雨夜晚,还会隐隐作痛。

        如若换做今日的我,战清鸿,呵呵,折断你的翅膀,大约也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掌心。

        人终究还是会自私一点。

        大燕终于立国,我戴上了死去的叔伯们梦寐以求的王冠,已经十年。大约我这个皇帝,做得还是不错的,与赵、晋都保持若即若离的良好友邦关系,努力发展农耕,鼓励商人贸易,秘密练兵,比之十年前,燕国强盛已不输赵、晋。

        我的生活,忙碌而平淡。

        这一日,宫廷画师献宝似的送来十余幅画像。打开一看,竟是我这些年的样子。知道竖舅刻意讨好,赏了。却只拿出我十五岁时画像,那时,原来我是这样子的么?

        清俊的少年的脸,明朗的笑,不羁的眉。扬着马鞭,立于马背上,神韵灵动。这画师技艺倒是高超非凡。

        心情便好起来,顺手便拿回了寝宫。皇后派人送来些精致糕点,说是亲手做的。虽然周身疲惫,我还是得去看看她。她怀了身孕,我数日都去别的宫。于是她又是画像又是糕点,便是对我的提醒。我不能不表示一下。

        拥着娇美皇后,两个皇儿在我身边乖巧的背着诗。待奶娘带走他们后,我忍不住在皇后面颊上一吻。她面色绯红,娇艳动人。

        其实当日立后之日,我有三个选择。三个权臣的女儿或外孙,都到了适婚年纪。娶是都要娶了的,只是立谁为后,对我来说,并无多大差别。直到那日,见到了我今日的皇后,不同于关外女子的硬朗,她是柔弱娇小的,却骑射武艺非凡。追问之下,原来是大将军纳来的江东女子,诞下的女儿。

        有几分像那人,便纳她为后罢。

        “皇上!”她在我怀中娇喘连连,“臣妾有身孕,你应当去临幸别的姐妹……”

        “不!”我小心翼翼拥着她,“有你已经足够。”

        其实只是偶尔的时候,才会想起战清鸿。想起那个英姿勃发的女子,美丽的,机灵的,刚强的女子,武功盖世的女子。

        想起数年前我们初遇,她对我肆无忌惮的调侃;想起当日她看到我,似乎想起了另一个男人,紧盯着我半响,那时的我还会面红耳赤;虽然后来我知道那个男人背离了她。可是又怎样?她身边有林放,那个于江湖的男人,却怀有隐秘的不输任何一国的庞大势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最不能忘的,是在土堇城外与她再次重逢。还是很漂亮的样子,眼角还有些疲惫,眼神却一如既往的亮。那一晚,我听见我的手下武士都在讨论这个女人。我听着他们讨论她的漂亮她的传奇,我却不发一言。

        她既已单身,可不可以?不知我可不可以?

        土堇城外狩猎,我为救林放身中一掌,见她持刀焦急赶来,我想我帮了他们,她该欢喜吧?却未来换来她的冷眼——只为,只为林放受了点轻伤。

        于是便不想理她,这个蛮不讲理的女子。

        却偏偏又想见她,她却去了天山。

        待她回到土堇,等待我的,却是诀别。

        也有的时候,会特别想她。我也不明白,为何她在我的生命里,会留下如此深的烙印。只是随着国力强势,我纳的妃子越来越多,每见到一个新的女人,我就会想:这个女人,没有武功;这个女人,不够可爱;这个女人,太过温顺……

        每一个,都不是战清鸿。不过无所谓,我握有如此江山,并不差一个战清鸿。

        只是有的时候,当国事不顺时,我气急败坏,便会失去理智,发出一些指令:找,去找一个叫战清鸿的女子!如果找到她,就带来回来!

        可是我派出去执行有关于战清鸿任务的人,从未回来过。

        林放早已在她身边织下密密麻麻一张网,不允许任何人窥探。林放无声的,向我发出警告。

        可我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忍不住去找她。

        其实我或许,又见过她一次。约莫是三年前,赵国与晋国又打了场仗。我也派出一支军队,佯装成晋军,在赵、晋两国边境作壁上观。那次,我带着九岁的太子也去了。

        未料部下竟然出了大纰漏,引来真正的一只赵军袭击。那时我身边只有二百余人,赵军却有两千。

        于是余下的人拼死搏斗,我带着太子和数十亲卫狂奔逃命。却仍有百余赵兵尾随而至。那是在一处山谷入口,四周都是悬崖峭壁,险要非常。我记得那时我并不慌,只是想着大约是要将太子留在他们手中了,日后再重金赎回。以我的骑射功夫,应该足以只身逃进山谷……

        就这么眼睁睁望着追兵出现在百丈外山坡。我抓住太子肩膀,心中痛忍难当。

        就是再那个时候,一队蒙面约莫八人,穿着普通武士服,似是从天而降。只是八人,顷刻间将那一百赵兵,杀得干干净净。

        整个山头都是鲜血。为首的武士走到我们面前:“请问诸位是那位将军麾下?”

        熟悉的声音,仿若惊雷,响彻我的耳际。似她,又不似她!

        我猛然抬头望着那武士,他也恰恰看到我。我看到他双眼的震惊。

        “哦,我知道你们身份了。我知道你们不便透露,代我向你们主人问好!”他快速说道。我点点头。

        “你们朝那边走。”他指了一条路,“那边没有赵军。”

        三年了,我时常想,那时的人,是不是战清鸿?十年前她的声音她的眼睛,我似乎记得很清晰,又似乎什么也记不起;三年前那个人的印象,竟比十年前更模糊。

        原本国舅、丞相等重臣,一直说要攻晋,我都不同意。十年隐忍,换来燕国如今的安康富强。而如今,我已经年近三十,燕国已是与赵、晋鼎立的国家。我说,攻晋吧,国舅、丞相皆强烈反对。

        可这也阻不了我,十五万大军,挥师南下。

        并不是为了战清鸿这个已经陌生的女人。作为一个皇帝,有生之年总要打打仗的,百姓才会更爱戴你。

        而且我不是温宥,甘愿孤独的守着晋室半壁江山,没有女人没有孩子,我几乎可以看到多年他一个人孤独老死。我不会如他一般。我妻妾成群儿孙满堂。而如今三十岁的我只是总觉得吧,这日子着实无聊。凭什么战清鸿林放,他们就可以活得那么自在快活?

        我被子民们奉为最伟大的燕君,我也要,自在快活。

        所以,挥师南下吧。

        大军南下,我却不会傻乎乎的御驾亲征。大部分御驾亲征的皇帝,都死得很难看。我只是在土堇城里等待着前方的消息:

        他们已抵达两国边界;

        第一次偷袭得手,夺下晋国边境三城;

        晋国强烈反扑;

        ……

        我坐在未央宫中,看红日西沉。这日子,越发无聊了。我竟然想起了许多年前我跟随叔叔闯江东的日子。如果叔叔没有死,如今这个皇帝,一定比我当得更好吧?

        刺客来时,我正躺在长椅上微眯着眼。直到冰寒的刀搭在我的脖子上。我睁开双眼,陌生的蒙面男子站在落日余晖中,居高临下望着我。

        “燕国皇帝?”他沉声道。

        我没做声。

        然而他却不再追问,只是傲然道:“无论是燕国王宫,还是你的十五万大军,我们取你首级,易如反掌!”

        他刀光一闪,长臂一探,我才发现他手握一缕黑白相参的发——那正是我的。

        “今日我来,只是个警告。我家主人让我告诉你——过往这些年,你一共派人来了二十三次,我家主人忍了你二十三次。这一次,如若你还执意南征,莫怪我主人不念旧情。”

        我大怒,竟然威胁我!

        那男子几个起落,已不见踪影,却听风中传来一声缥缈的声音:“她,也不会再当你是弟弟!”

        呵呵,弟弟么?这是林放的话,还是战清鸿的话?在位十年,已从未有人敢威胁过我。即使赵、晋两国君主,也要怕我三分。林放,战清鸿,你们居然敢威胁我!

        我猛然站起,厉声喝道:“来人!传令下去,增兵十万!我要晋国,生灵涂炭!”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