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三章 作者:jiuquan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3-21
  •     此人一脚踢去,不是踢别人,正是踢的明翁,这正是一招隔山打牛,鬼尸受了震动,松开了明翁的手。

        明翁俨然只剩下一口气了,被胡子扶住,一口暖气流向了明翁体内了。缓缓地张开了眼睛,笑道:“我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就死了。没想到你会变得那么狠心啊,我为义党劳一生,你却这样的对待我啊。”

        “恢复大明并非我的愿望,而且义党现在已经变质了。为非作恶的人很多,我必定会除掉的。”胡子话语一落,慢慢地将总舵主的眼睛闭上,原先这一句话说完,明翁才慢慢地睡觉了。他死了,不死的人也死掉了。

        两人的话语很神秘,无人听到,胡子站了起来,叫道:“总舵主有冤屈,他说公子不是他杀的。”

        赵客笑道:“你是什么人在这里胡说八道的啊。”

        “哈哈。我若没说假话,该怎么办啊?”胡子大声笑道,颇有些好奇地看着赵客。

        赵客淡淡地一笑:“只要你说得对,我就不会为难你啊。”

        胡子将身上的风衣一盏,缓缓地将脸上的胡子摘掉,露出原本年轻而又稍显成熟的脸庞,此人正是何夕,青眉原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变化,但是却还是死湖上面传来一丝微风而已。

        赵客的脸完全发生了变化,笑道:“原来诗子啊。”

        “赵客,你还认得我吧。”何夕大声笑道。闹来闹去,场上的变故发生的如此之快。

        唐小丫忍不住大声叫道:“这才是何夕大哥,全身散发着是活气,没想到现在倒有不少的魄力了。”落落笑道:“你现在看一看吧。等现在发生什么事情再说吧。”

        落落的话没有说错,毕竟这等任由义党内部纷争的事情,已经不是单纯的何夕能够做出来的了。

        赵客忍不住地往后退了几步,笑道:“公子此刻正好掌握好大局了。”

        “赵当家吧。你是不是很想我死的吧。”何夕笑道。

        赵客不料棋差一招,青眉带回来的人头居然不是何夕的人肉,而当自己做出这等假公子的事情的时候,结果真正的居然跑出来了啊。

        赵无忌笑道:“公子,你现在回来了,都是这青眉做的鬼,你可不要怪罪我们父子啊。”十八个分舵主此刻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毕竟现在第一次见到所谓的公子,这个公子是不是和传言之中的那样厉害,还不一定,此刻只能看看一看如何处理这等变故了,若是他真的能够处理了这个变动,倒时候才拥护不迟的了。赵客笑道:“公子大人大量的啊。”

        “公子,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和赵当家没有任何关系的啊。”青眉忽然大声地说出来了。何夕转身盯着了青眉,道:“是你做的吗?”

        “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要杀了你,那时候你将我姐姐杀死,我就要杀死你了啊。”青眉淡淡地说道。

        落落在心中忍不住地叹气,道:“看来此刻真的要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

        “我见到你姐姐的时候,她已经是一个鬼魂了啊。”何夕侧着头,回味着两人第一次的话。

        “我当时找你要黄金宝藏的下落的时候,你却不愿告诉我,那个时候我却下了杀心了。”青眉接着说道。

        “你居然有这等想法,为何不早早告诉我的啊。”何夕疑问地说道,随即从身上取出一块羊皮纸,朝青眉丢去,岂知在这个时候起了一阵风,将羊皮纸吹落在人群之中了。人群快速地松开,但是羊皮纸已经散开了,只见上面写着宝藏几个字,人虽然不敢去捡起来,但是更多的眼睛看着那里,尽量把起伏的山脉看在眼中,记在心中。

        “是的。我贪图万两黄金的。没想到没杀死你啊。”青眉还是冷静地说道。

        赵客道:“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了,居然做出这等事情啊。”赵客生怕青眉再多说,此刻这个时候正好掩饰自己的,此刻要下手了。赵客一掌就击向了青眉,何夕怒喝一声道:“无需你出手了啊。”

        何夕一掌就朝青眉打出,青眉没有躲闪,眼前的冷静的少年到底是因为什么忽然变得不冷静起来了。

        “不要……”落落叫道,整个人急忙跃出去,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之中的还有几个人跳了出去,正是盲先生和白梦月和洪复生,还有相思和大胖和尚。

        青眉没有躲闪,反而朝着掌冲了过来。

        爱情令人盲目,这原本都是气话,最后居然要上演这一幕惨剧,正是所有人都无法躲避的场面了。

        青眉死了……

        被何夕打死了。

        直到看到青眉嘴角沁出鲜血的那一刻,青眉的眼角露出幽怨的眼神那一刹那,何夕就后悔了,紧紧地将青眉抱在怀来,青眉的身体已经变黑了。

        原本在她体内的毒性已经发作。

        原来那绝情蛊的解药从来就没有解开过,而且还有另外的毒药在青眉上来之前就吃下去了,今日她原本就要将赵客和明翁给揭发出来的打算了。

        可是她从何夕的眼睛里面看到的是失望,所以她决定要做一件事情:让何夕后悔一生的事情。

        她要死在何夕的手下。

        鬼尸见了跃上来的相思,笑道:“我找你很久了,今日我就要把你吃进肚子里面了。”相思没耐性地看着鬼尸,笑道:“你还没死啊。”鬼尸已经如同一只魔鬼朝相思越来。

        柳生慧已然跃了下来,不为别的,正是为了去抢何夕丢下去的那一张藏宝图了。

        围观的十八个分舵主早已暗暗心动了,此刻台上一乱,的人已经开始抢夺藏宝图了。

        何夕接连送了几口真气去青眉的体内,都如同泥沙入海,毫无半点反应,青眉的身体已经慢慢地冰冷了。

        何夕眼睛一扫,却见赵客和赵无忌两人跑远了,正是去寻找马匹,何夕仰天长啸,从台上跃了下来,躲跃过人群,暴喝一声,赵客和赵无忌的座骑被这一声暴喝吓得已然魂断当场了。何夕身上早已散发出戾气。远处百米外的马匹都不安地嘶叫起来了。

        盲先生大叫道:“不好,这一次死书的力量完全解放出来了。”大胖和尚道:“阿弥陀佛。只怕今日这里要血流成河了。”可是的人早已厮杀起来了,藏宝图上面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的鲜血了。

        何夕两掌推出,完全将赵客和赵无忌打得粉碎,身上沾满了鲜血,争夺的人都停在了当地。

        相思和鬼尸纠缠打斗,此刻也不见踪影了。何夕又是一声暴喝,一脚眼眼前的几人踢到在地,眼角的位置流出了黑色血液了。

        阿玉见了这等情形,不由地好似想起了什么,跑上前叫道:“何大哥,你来找我了啊。”何夕一个抽搐,眼前却看了模糊的身影。

        盲先生叫道:“和尚,神剑,我们去把他挡住,其他人快点去撤走吧。”

        花神剑和大胖和尚唯有点头,藏宝图此刻早已被人撕碎了,别八个人各自拿在手里,此刻见何夕如此恐怖,盲先生的一声喝叫,早已跑得很快。

        何夕伸手就要去抓,他要把人都撕碎了,所有生都是不合理的。花神剑抖动剑花,朝何夕刺来,却不料在何夕的体内形成一层厚厚的黑色的保护层,一把宝剑刺在何夕的衣袖上居然断开了。

        大胖和尚叫道:“让我来。”大胖和尚上百年的功力,一掌击出,大胖和尚忍不住往后退了十步,自己吐出了一口鲜血,这一掌耗掉了十年的功力,只怕要留下内伤了。

        盲先生也是一掌,但是力量悬殊太大……

        阿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何夕的面前,将手慢慢地伸了出去,居然慢慢地透过黑色的气息触摸到了何夕的脸庞。何夕也是一惊,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阿玉整个人悄然地立在原处。落下了泪水。

        白狐落泪……

        何夕楞了一会,手掌还是推了出去,手腕处的鬼泪珠正在不断地发出叫秒叫声,正是为了控制住、从不远处冲出一人,全身散发着侠气,正是丁老。

        手中正持着一把弯刀,一刀劈下,另外一只手将阿玉抱在手中。

        一刀劈出,神刀再现。

        将何夕震退几步,原先身上的黑气也慢慢地散去,这原本是一把魔道,一击之下力量十分惊人。刀身忽然断了,丁老者干呕了一口鲜血,勉强站住,将断刀收好。阿玉笑道:“我认得你,你是个我们家门口卖麦芽糖的老爷爷。”

        丁老者也是一笑,道:“我就是。”阿玉回到童年的家中。

        魔刀破了何夕的黑气,死书的力量暂时退去,何夕一跃而起,将倒在地上的青眉抱了起来,又跃过人群,消失在尽头。没有人拦着他,因为事情已经不重要了。

        亲手打死亲爱的人,这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

        这份痛苦也只能一个人独自去享受,或者独自一个人承担了。唐小丫泪水流了下来,叫道:“你从此只怕会后悔死的啊。”

        九月初九,流血日,情断时。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