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 惊蛰仙剑 作者:易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6-04-11
  •     鬼体化后的赤霞仙衣无风自动,自带邪神威压,有一刻竟逼得怀安喘不过气来。

        “这套仙衣果真适合你,亦正亦邪。”

        那有如何,怀安冷笑,随手一甩谷寒的银发,他真是越来越想得到谷寒的这具了。

        于是怀安他动了,大天师之威岂容法师境的谷寒冒犯!

        就在这时,谷寒嘴角一勾,突然就合起了销魂扇。

        “销魂竹扇第一重封印,解!”

        “代天惩恶,煞气,封!”

        “骸狂妄。”怀安冷含身体在谷寒的眼前消失了,等到突然觉得背后一股猛劲逼来的时候,谷寒向前扑倒数米,再滑出了一段距离喘息道,“怎么可能?”

        而怀安就端正地站在谷寒原先的位置之上,拍出一掌后,他仍旧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因果报应啊。”

        这一击谷寒本该死了,至少说能把灵魂给震的魂飞魄散,但是他快,有人比他更快!

        出现在青冢内的并不是陆丘陵早先一步藏在黑金鬼符内的陆高手,尽管他在谷寒倒地的一刻也感觉溜了出来,度了一丝煞气给谷寒。

        在危机时刻,惊蛰率先从五岳锦囊内跳了出来,挡在谷寒身后,尽数接下了怀安的这一掌,之后摔在骷髅爆吐出一口鬼气已经奄奄一息。

        三魂六魄已经破碎,怕是没救了。

        谷寒回头,瞪大了眼睛,竟难言一语,就连身上的伤痛也忽视了。

        “惊蛰?”她的心突然好痛,轻唤了一句仿佛全身力气被抽走了,再也说不出话来。

        “主银有令,你快同我离开这个地方,青冢可不是活人能待的。”

        陆高手架起谷寒,就要带她离开这个地方。

        “你滚,放下我。”谷寒猛地抓起掉落一旁的销魂扇,竟还觉得还有一丝希望。

        “快快随我走吧,捻灵童没救拉,你可别栽在这,你死了我也得魂飞魄散。”

        谷寒瞬间一个眼神撇了过去,瞪得陆高手浑身一颤,仿佛掉入了冰楷这是怎样一种眼神啊,阎王爷爷,你也得保佑我呀,倘若没死在主银手里,也别让我死在女主银手里。

        ‘噗通’一声,陆高手就给跪了。

        她撑开了销魂扇,使了遁术穿到了惊蛰身旁,缓缓地盖住了他。

        她生怕惊了她的孩子,即使看着地上易碎的小人,也显得如此的小心翼翼。

        “你,必须要陪在娘亲左右。”

        这誓言,她早就想讲了,不过现在讲,也不迟。

        本就没了意识的惊蛰忽然抬着脑袋,看了谷寒一眼,本能地唤了一句,“娘亲,我冷。”

        而后九字真言如股浩然正气,在青冢之内来回传荡,惊得天地一亮,惊鸿一瞥,怀安好似看见了故人。

        只见谷寒手作拈花,皓齿轻启,每个字都用了一息的时间极其漫长,又似是在眨眼的一瞬间,就将九字真言道完了。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盖住惊蛰的销魂扇发着赤红琉璃光芒,连带着惊蛰的小身子也泛起了琉璃色。

        之后有一股的吸力从销魂扇上传出,之所以是因为这是命运的拉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尚有一丝意识的惊蛰根本不去排斥赤红琉璃光芒,反而更加的享受温暖的照耀。

        等到惊蛰再次清醒的时候,发现他浮空在一个黑白空间内。

        “以血为祭,本法师要度你成为器灵,此后再不入轮回,与销魂扇生死与共,你是否愿意。”

        “不愿意,”惊蛰拒绝了,“惊蛰本薯身,我只愿守护娘亲一世安好。”

        谷寒的心一暖,看来自己的决定不会有错。

        重新有了器灵的销魂竹扇,真正的恢复成了一把仙器,它尚有最后一道封印,同时也是最强大的一道封印还没有解开。

        这道封印,也只有等谷寒自行的将其解除,同时赐名,结下因缘。

        “销魂竹扇第四重封印,解!”

        “因果轮回,惊蛰,现!”

        本为竹扇的销魂,逐渐化为流水融合在一处,拉长之后成了一柄流光剑。

        谷寒抬手,握住了剑柄,流光逐渐化入剑身,片刻后呈现在众人眼前的仅仅是把竹剑,形如之前的桃木剑。

        “我赐汝名,如同吾儿,惊蛰剑!”

        惊蛰剑猛地发出赤红色琉璃光芒,如同欢快般的喜鹊发出了尖锐的鸟鸣。

        谷寒将剑指向了怀安,一挥而去。

        大道至简,化一而行。

        仙剑之威,岂容侵犯!剑气扫到砖墙之上,斩出深深的一道裂缝,逐渐崩塌。

        周围的场景再次扭曲,竟仍然是阵幻觉。

        等扭曲停止了,谷寒的周身出现在了一个熟悉的环境内,月色不知何时竟悄悄爬上天空,这里仍然是珐琅寺内。

        在水闷山上跑了一圈,等到幻觉消失了,终究还是珐琅寺内。

        “你的鬼打墙很厉害,是我见过最厉害的。”

        “你这女娃,切莫打诳语,你才多大,能见过多厉害的。”

        这一击,怀安彻底败了,他捂着胸口,吐出了一口恶血。

        本就受伤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又岂能抵挡的住这一剑。

        只见怀安忽然佝偻着背,身上佛衣依旧,但他的脸孔变为圆而略扁,脸盘上布满金色短茸毛,活像老和尚的脸。

        “这便是你的真身么?怎么看,都像老和尚,难怪你自称怀安老僧。”

        谷寒收了惊蛰剑,举在身后。

        她发现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猴子,本身长得像个老僧,即使一件僧衣也难以掩饰它自身的形态,身上毛发长而密生,尾毛较身体其他部位的毛发更为长且蓬松,似狐尾,来回不断的摆动着。

        “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猴子。”

        怀安露出的真身,仍旧端正地站着,双手合十,声音细腻,“贫僧的本体便是僧面猴,跟随着主人不远万里来到了东方大地,并且在此处修行。”

        “为何而来?”

        谷寒不禁遐想,斗法之后她与怀安就像两位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在月色之下举杯畅谈,此时唯独缺了一壶美酒,甜甜的带葡萄的那种美酒最好喝。

        “因为贫僧的主人喜欢这里。”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